第18章 悬丝诊脉鉴古董
有聊的鱼2019-12-08 17:312,342

  陈宇仔细观察一番青铜兽面纹方尊捧,用手去抠上面的铜锈,却发现根本抠不动。

  正常来说,无论物理方法还是化学方法制成的新锈,都不结实,很容易抠掉。

  唯有历经千年风霜,自然形成的铜锈,才会牢牢长在上面,难以清除。

  陈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可能啊,距这方尊问世不过几十年,它怎么生有这样真实的铜锈?

  赵家俊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怒喝道:“抠什么抠,这东西价值好几千万,弄坏了你赔得起吗?你收一辈子破烂,也换不来上面的一块铭文。”

  陈宇没有理睬这种得志小人,又将方尊翻转过来,继续寻思。

  古人制作青铜器,主要采用范铸法,器体上留有范线,有时夹有垫片。而现代或用翻砂法,则粒粗胎厚;或用失蜡法,没有范线。

  范与范之间不可能严丝合缝,总会有小小缝隙。铜汁在浇铸时侵入这些缝隙,就会在器物表面形成范痕,很容易被人忽略。

  想着,陈宇伸手去摸,很快又失望的发现,在方尊内侧摸到了范痕,简直以假乱真。

  “别特么摸了!”赵家俊更加得意,骂的也更欢。“想让我和宋校花等到什么时候,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似的,快点说你到底能不能看出来?”

  店掌柜老范看陈宇的眼神,也充满了轻蔑,别说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就算是他这样的老手,第一次这个青铜兽面纹方尊,也看走了眼。

  “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我刚看了不到三分钟,你若等不及,这场赌局可以作废。”陈宇沉声反驳道。

  “现在想不赌,已经晚了,赶紧乖乖认输,把玉玦还给我,我还可以让你保留一些颜面,在宋校花面前,给我磕头认错就行。”

  赵家俊咄咄逼人,当着宋妍的面,把陈宇踩在脚下,才能彰显自己,令宋妍刮目相看。

  宋妍却不满道:“你能不能尊重点别人?鉴别古玩需要时间,很正常。”

  被怼了一句,赵家俊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暗骂他一个捡破烂的,有什么值得尊敬的地方。

  他表面讪笑道:“我这不是怕他耽误宋大校花的宝贵时间嘛,如果宋校花不着急,请跟我去看看店里其它珍品古玩,保证你大开眼界。”

  “不必了,我要等陈宇的鉴定结果。”宋妍冷淡的拒绝道。

  赵家俊吃了个闭门羹,心里咒骂不已,对陈宇的恨意又增加几分。

  而陈宇眼睛传递的信息,告诉他方尊是假的,那便真不了。他看不出来,说明造假的水平很高,否则光凭近代仿造的工艺,也不可能值十万。

  可方尊的破绽又在哪?最常见的两种鉴别方式,已经用过,没有效果,只能另辟蹊径。

  忽然,陈宇脑海中灵机一动,来了灵感,自言自语道:

  “讲授青铜器鉴定时,牛教授除了讲解寻常方法外,说过有一种‘悬丝诊脉’法。但是操作难度太大,除非有大师级的水平才能施展。

  当时牛教授只是提了一句,我好奇心强,特意去图书馆,查阅过‘悬丝诊脉’法的资料!”

  “什么乱码七糟的,悬丝诊脉,你当自己是医生啊,真是可笑。”赵家俊又抓住了机会,可劲嘲笑。

  他仗着自幼接触古玩,鉴赏素养强,平时上课并不怎么认真听讲,压根不记得牛教授提过悬丝诊脉法。

  陈宇恰恰相反,因为没有得天独厚的良好条件,所以学习格外认真,对老师讲述的每一个知识点都不肯放过。

  “我要是能治病,肯定第一个把你脑子里的浆糊抽出来,或许那样你能聪明不少!”陈宇反唇相讥道。

  宋妍眼前一亮,觉得陈宇不会胡说,悬丝诊脉这种医学上的方法,用来鉴赏古董,还是第一次听说,顿时来了兴趣。

  “你的脑子里才全是浆糊,我懒得跟你逞口舌之争,看看你怎么悬丝诊脉,丢人现眼!”赵家俊怒气冲冲的回呛道。

  “那你瞪大眼睛看清楚!”陈宇针锋相对,转头客气的请老顾帮忙,找两根棉线,三十厘米左右,一定要等长,柔韧性高。

  赵家俊目光短浅,老顾却听说过悬丝诊脉法,心里预感不妙,少东家今天可能要输。

  奈何赵家俊一脸小人志得的讽刺陈宇,压根儿没注意到老顾不断使眼色,他无奈的摇头,取来两根棉线。

  陈宇接过棉线,试了试柔韧性,稍微用力没有扯断,承受十几二十斤的重量,应该没问题。

  他让赵家俊和宋妍,分别抓住棉线的一头,力道保持适中拉直,两边平行等高。

  让两根棉线保持水平等高,是‘悬丝诊脉’的基本前提,否则后面的验证也不会准确。

  赵家俊不明白陈宇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极其不满被使唤,但是能跟宋妍配合一次,倒是非常乐意。

  他再次鄙视了陈宇一眼,哗众取宠,等会儿你还鉴别不出来,看我怎么让你丢人现眼!

  老顾也没闲着,陈宇让他张开双臂,在棉线下面接着。

  前期工作准备好,陈宇拿起方尊,将底座小心翼翼地放在两根棉线上,叮嘱道:“保持力道拉住,千万别松手。”

  “卧槽,你要干什么?”方尊的重量全压在了棉线上,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来摔碎,赵家俊极其败坏的骂道:“摔坏了青铜方尊,让你去卖血卖肾,天天做牛郎也赔不起!”

  宋妍皱了皱眉头,对赵家俊如此没素质的骂人,表示非常鄙视!

  “放心吧,有我在旁边扶着,范掌柜在下面接着,肯定摔不坏!”陈宇做好了安全防范措施,直到方尊在两根线上立稳,才轻轻松开了手。

  但没敢完全松开,保持一厘米左右的距离,避免掉落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宋妍不解的问道。

  陈宇示意仔细观察方尊,讲解道:“青铜器铸成功,泥范被去掉以后,留下的小金属垫片有可能会被烧熔留在器物中,造成微小空腔。

  尤其是这件方尊,造型美观,工艺复杂,垫片很多,很容易混入空气,产生气泡,造成空心。越是复杂的造型,空心越多。

  现代工艺非常高超,即便极力模仿,也无法做得如古人那般粗中有细。最为明显的标志,便是空心会少很多!

  也就是说,真货质地不均,应该是一边轻一边重,压得两条棉线无法保持水平状态;唯有赝品,才会四平八稳!

  而这顶方尊立很稳,没有出现左右偏差,所以我断定是假货、近代仿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