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预谋
俗银2019-11-16 10:274,185

  屋外,在所有人熟睡之际,一个人从卧躺姿势慢慢地坐了起来,他拿出白纸,用毛笔蘸了点口水,记录这一天所发生的一切。接着,缓缓站了起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尖下巴与布满沟壑的面庞,一声极为霸道地怒吼,屋里外所有人都被吵醒,纷纷醒过来,有人惊得大叫道:“快跑!是军团的人!”

  他拿出一卷预先准备好的红纸,展开后大声念到,“我乃兵令府兵符部书下侍员师千狂!现宣读周天枢至高法,在此的人经过查实求证!皆以通外金藩,逾规贩卖,私商罪与通敌叛国罪论处,两罪并罚!因其暴力拒捕,执行员师千狂万不得已,当场击杀!”

  在师千狂宣读罪行之际,大部分人早已开始四处逃窜。师千狂读完后冷笑一声,“一个都别想跑。”四顾扫了一遍逃散的人群,五指并拢,双手如同刀片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击向每一个人,空气呼啸撕裂声四处响起,无论那些人跑的多快,都被一股坚韧的力量穿过身体,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一!二!三……二十一!”师千狂双手抱臂,闭上双眼,大声念到。念到二十一时,师千狂猛一睁眼,还差一个!不可能!不可能有人能在我眼皮底下溜走。

  就在师千狂仔细回忆时,屋内的声响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指间对准木门,轰隆一声!紧锁的门被从外到里炸了开来。君巧冲了出来,双手紧紧抓着师千狂的衣领,眼圈发红,嘶声力竭的叫道:“把我的易凡还我!”

  原来君巧在刚才醒过来后,发现易凡不见了踪影,认为被这个男人捉了去,在和弘方让另外两个孩子跳出窗外后,师千狂弄开了屋门,君巧哪管得了那么多,直接冲出来想要回易凡,弘方也拦不住。

  师千狂任由她拉拽,面无表情的看着,君巧也没办法让他移动半步。弘方在屋内拿出一把刀也冲了过来,只可惜人力难为,君巧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让自己如同下落般往后摔了几步,接着师千狂避开弘方砍过来的刀,手掌击向弘方腹部,一声闷响,弘方瞬间撞到里屋墙上,君巧不顾疼痛,奔进里屋,弘方口吐献血,没了气息,君巧哭声震天,抱着弘方不停地颤抖。窗外也出现两声尖叫,原来是易增和易惜还没逃走,君巧痛苦的站起身,“快把你妹妹带走,你们快逃跑!”她早已哭得脸色惨白,用尽力气从窗内推易增,易增也哭着拉扯妹妹往小溪跑去。

  “我应该说过,没有人跑得掉了。”师千狂走进屋内,桌上仅剩的一支蜡烛随风摇曳着。

  君巧瘫坐在地上,听到后支撑着站了起来,怒视着师千狂,不过她已经无能为力了,什么也做不了,凡人在圣控师面前连蚂蚁都不如。“到底是为什么?”君巧在死前想问个明白。

  “你想知道?那告诉你也无妨,不说出来的话,我也憋得慌。不过等会你就成了一堆白骨,我的行动过程也会被处理掉。”师千狂说完奸笑起来,其音如牲,让人怒火中烧。“你可是玄家最后的血脉,不过你的记忆早就被修改。自你过后,玄家所存在的足迹也会被消除干净,我奉命来清除你这个最后的血脉。”

  君巧稍稍冷静下来,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是生活在富人之家,后来被遗弃,与弘方相遇后来到这个地方生活。不过这已经对她来说无所谓了,她唯一想做的只是拖延时间,让孩子能够尽量逃得远点,她继续问到:“那又与那些人何干?为何要带他们过来,再杀害他们?”

  “真是善良的一家,你的男人救济想要杀他的人,而你还在为别人抱不平。我师千狂实在佩服!”师千狂说着竟真的作起揖来,这个动作做完后本来笑嘻嘻的表情又突然黑了起来,“周天枢的律法可是没人敢违背的,更何况是军长大人的领地,人命可值钱了,怎么可以没有理由的随便杀害?因此我故意将他们带到这,借他们的罪行来处决你们。”说到这师千狂想起了什么,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哎呦,我这记性啊!根据周天枢律法,执行刑罚前必须宣读罪犯所犯罪行,你丈夫是听不到了,就由你来接听判罚。”

  巧君此时已经风中残烛,抱着弘方强撑着,对师千狂所说的听不进一二。

  师千狂抬起左手,一字一句的念道,“地水军团任务执行官师千狂!现宣读周天枢至高法,嘉盛乡农户一家五口,接应叛国人员,实属同罪,处以极刑。由执行员师千狂行刑。”话音刚落,师千狂的左手也随之向下一挥。“孩子们应该已经跑远了,母亲和父亲以后不能在照顾你们了,你们要好好活下去!”君巧抱紧弘方。

  一股强力带着风声从天而降,压碎屋檐,生活着一家五口的房屋瞬间成了碎片,站在中间的师千狂毫发无损,他将手里那带着微弱火光的蜡烛,扔向废墟中,点燃了碎木。

  “这女人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她的想法吧,还想拖延时间。我师千狂居然心软给了她一丁点儿希望,罢了,算是报答她的晚饭,只不过等会我得慢慢折磨那三个烂种。”师千狂回想起君巧死前那微笑,越想越作呕,锁定完三个孩子的位置后,慢悠悠的走着。

  易增拉着易惜一路走着,“不准再哭了!我们要快点离开。”易增用手捂着易惜的嘴巴,不让她哭喊得太大声。到达了小溪边,易凡正平躺着看着夜空,听到声音后爬了起来,看到了哥哥姐姐。“你们怎么也来了?”易凡渡步走了过去,待到易凡走到跟前,易增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半边脸变得红肿,易凡摸了摸火辣辣的脸,红着眼哭了出来。

  易增强忍泪水,怒视着他,“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瞎跑,害死了父亲。”原来易增认为刚才如果母亲不是为了找易凡,那么大家都可以直接逃走了。

  易凡听到父亲已经死去,脑袋瓜一阵炸响,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扯着喉咙哭了起来。易增和易惜也都跪倒在地上,大声哭喊。

  师千狂捂住耳朵,脑门上直冒青筋。“都给我闭嘴!”

  易增听到声音后赶紧站起来,抬头看到了师千狂,他已经走到了跟前,易增两只手分别拉起易凡和易惜,准备逃走。

  “别走啊!你们的父亲还活着呢,你母亲正在照顾他,一切都是误会。”师千狂笑吟吟地说道。

  易凡听后,睁大眼睛,“真的吗?我父亲还活着?”

  “别听他的,他是我们的仇人,我们快跑。”易增拉着易凡想要跑。

  易凡用力挣脱开来,“让我回去看看。”说完便开始往回跑。易惜也半信半疑,同样想要回去看看。

  易凡跑过师千狂,来到他的身后,师千狂扬起嘴角,左手摆向易凡,抬起手指。易增感到不妙,在师千狂屠杀那群人时,易增就在门缝偷偷看到整个过程。

  “白痴!快回来。”易增大喊之际,冲了过来。师千狂猛一回头,对着易增轻轻一弹,一股极小却凶猛的力量击中了易增的脑门。易凡回头时,易增已经倒在他面前。

  易惜看到此情此景,尖叫一声,一时喘不上气,昏死了过去。

  易凡颤抖着扶起易增,他不停地抽搐,右手挥舞着击打易凡。“我错了!哥哥,我在也不到处乱跑了,你醒醒!”一切都晚了,易凡用手挡住易增伤口处不断流出来的血液,浸湿了易凡的手,慢慢地,易增挥打的力度越来越弱,最后停了下来,也没了呼吸。

  师千狂似乎很享受这一切,微笑地看着,双手抱臂,左手食指很有节奏地击打右臂。

  “那么开始下一个表演吧!”师千狂提起晕死过去的易惜,易凡见状立马爬起来攥紧柔弱的拳头跑了过来,带着哭声大喊,“放开我姐姐!放开我姐姐!”喊到撕破了喉咙,只可惜自己举起手臂还勾不到师千狂的腹部。

  师千狂低下头,“本来你们可以和那些叛国的废物一样到处逃窜,然后很舒服地死去,只不过你们这家杂碎竟敢反抗,这就怪不得我给你们额外的赏赐了。”

  师千狂将易惜往天上用力一抛,易凡赶紧往后退,想接住和自己个子差不多的易惜,可是易惜如同从天而降的陨石一般,极快地冲向地面,眼见就要砸向易凡。

  轰隆一声!一个人影先落地,脚下的石土凹陷下来,易惜停在了半空。师千狂见到有人破坏自己的娱乐节目,怒气冲天,握紧拳头打向半空的易惜,只见那个人跳到半空,挡在易惜面前,巨力随之而来,正正地打中了他,冲击波带起的狂风卷起地上的沙土,易凡也在范围之内,被风吹倒在地。待到气浪散去,那个人已经抱着易惜站在易凡身前,原来是原先救下掉落水中的易凡,自称为潜龙的人,师千狂见他竟然毫发未损,暗暗感叹,眼前这个人高深莫测,不好再与其动手,便问道:“我是周天枢执行官地水氏师千狂,在此地执行任务,你到底是谁?是哪个家姓的?”

  潜龙没有理会他,而是轻轻放下易惜,而易凡被气浪刮到,处于半昏迷状态,嘴中喃喃道:“娘亲!爹爹!”

  潜龙转过身来站在两人身前,师千狂这才看清他的模样,不过他的目光不在师千狂身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呆若木鸡,活脱脱的就一傻子,也不回自己的话,便往地上吐了口水,骂道,“原来是个痴呆。”话虽如此,师千狂却不敢上前一步,只能过过嘴瘾,暗暗的调动自己的圣控之力,同时开始警惕周边环境,还不清楚他是掌握何种能量的圣控师。

  过了一刻,潜龙一动不动地站着,师千狂也不敢轻举妄动。“难道他在虚张声势?”师千狂暗道。他决定使出最强一击,将双手高高举起,接着手掌向下,猛地往地上一拍。只可惜还没触碰到地面,潜龙就瞬间闪到他面前,稳稳地抓住他的手。

  “放开我!”师千狂奋力想要挣扎开来,却无能为力,一种四肢的无力感向他袭来。这时潜龙松开了手,师千狂赶紧往后撤了十步远,感觉到自己刚才像扯线木偶一般,他就冷汗直流,双手也不停地颤抖。

  “第二十二个人。”潜龙忽然说道。

  师千狂想起来了!他是那群人中的一员,“原来那个消失的人是你。”他没想到有人悄无声息的离开而不被自己发觉,师千狂越来越不理解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时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想必你也是和我一样的人,怎么样,对我这么折磨他们看得很过瘾吧?现在在这装什么道义?”

  潜龙不回他的话,说道:“放过他们两个,我放了你,你可以回去交差,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你说你会放过我?”师千狂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心理念叨:任务未达成,如何去交差?他想要杀我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却选择放过我。他就不怕我回去禀告此事?此次任务没完成,还招惹这么个怪物,回去我也活不了。无数个疑问不断从脑海中冒出,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的意识已经接近奔溃。他勉强挤出一点微笑,话锋一转,说道:“我堂堂地水家千字辈,被你如此羞辱!那我有何脸面回去?”

  “周天地的纷争早已与我无关,放心去吧。这个孩子不应该死在这种地方,我不会杀你,将来自有人取你性命。”潜龙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昏倒的易凡。

  潜龙的话解开了师千狂的疑虑。这两个杂碎看来是杀不得了,而这个男人也应该不会泄露出去。将来谁杀我又何妨,我自当捏碎他的头颅。师千狂用手抹干脸上的汗珠,自顾离去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