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力量
俗银2019-11-16 17:515,005

  易凡在黑夜中奔跑着,穿过一间又一间的牢房,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由于没有穿鞋,脚步上的轻盈并没有引起牢房中小孩们的注意,而且现在处于半夜,看守人也处于忽睡忽醒的状态。

  但是终究还是被发现了,但是万幸的是黑指已经跑到了第十八层,看守人的呼喊越来越近,易凡心跳扑通扑通直跳,每跑一步易凡的心脏都像是被弯刀绞了一下,黑指在情绪上已经坚持不住了,眼泪不断地从眼睛和鼻子里流出来,呼气声和哭泣声夹杂在一起。唯一坚持他继续跑下去的就是乐天对他说的:不停的跑,不要回头!

  很近很近了,易凡看到了那个打开着的窗户。他跳了一下才勾着窗沿,爬了上去,一眼望下去让黑指冷汗直流,但是与其被守夜的人抓住,黑指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现在跳下去。窗户下的纹路一条连着一条,黑指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也许爬到一半就会体力不支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吧。

  寒风在塔周围缠绕呼啸,易凡的手冻得快失去知觉,手上的皮也被蹭掉流出血,也正是这种疼痛感让易凡的手还有感觉,不至于毫无知觉的松手掉下去,可以使劲地抓住纹路。

  时间过得很漫长,警报声这时才响起,一时间守夜人的声音炸开了。原来乐天帮助易凡之后,又接连熔断了二十一层的一些牢房。小孩们都往下面逃,有一个居然也逃到了十八层的窗口正准备爬下来,却太晚了!易凡突然感到一阵强风从上往下呼啸而过,带着连续的尖叫声在耳边从远到近,再越来越远!接下来一声啪!原来是守夜人见小孩从窗户想爬下去,直接推了下来。

  易凡不敢爬下去了,绕了塔一圈,看到了第十层的窗口,他爬了进去,即使这样被抓也好,他放弃逃跑了!

  然而当他爬进塔内时,却发现到了一个房间内,房内摆放各种仪器,还有一张床,一个枯瘦老人正看着他。黑指在这个房间内感受到一丝安全感,此时他算是彻底奔溃了,易凡蜷缩身体躲在柜子后面,想起他所经历的这一切,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庇佑。一下从天堂到了地狱,为什么总是有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自己。

  老人一切都看在眼里,自言自语道: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

  咚咚咚——门被敲响,黑指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起身走了过来,老人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藏好。回过头打开了门。

  一个身穿白色长服,头戴官帽的人走了进来。“游顾老爷子,今晚有几个小鬼逃了出来,你知道怎么逃的吗?”

  老人冷哼一声,道:“刑城仗,你的人连小孩都看不住,来问我干什么!”

  刑城仗哈哈大笑,随后又严肃了起来。“顾游老头,帮助那些小鬼逃走的人今天才被选去进行实验,而他熔断钢牢,身上都是天水溶,我没记错的话,是你说实验失败了,我才把他放回牢里的。”

  游顾老人不紧不慢的说:“实验确实失败了,那孩子的身体承受不了这股能力。”

  刑城仗听完脸色有点难看,他已经知道老头想干什么,“顾游老爷子阿,你想救他是吧?可惜他已经被自己身上的天水溶腐蚀干了!”

  顾游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易凡听到乐天已经死了,虽然捂住了嘴,可还是发出了声。

  “什么声音!”,刑城仗四处张望,走近房间,离易凡越来越近,易凡紧紧咬住手指,不敢再发出声音。

  “算了,我不管你想搞什么鬼,你可是知道的,你的孙子还在我手里,你不要忘了!”说到这刑城仗双手紧紧抓住老人的双肩,“军团长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都是听命于人,赶紧把那东西做出来!一旦军团长等不及了,你我还有你孙子我们全都活不了!”

  刑城仗用力一推,顾游老人摔倒在地,门被重重的关上。

  黑指见状,站起身来过去扶起顾游老人。

  顾游此时深深的自责起来,没想到为了自己的孙子去害了这么多孩子。顾游把黑指叫到身边,“孩子,早上那个叫乐天的孩子是你的同伴吧?而你叫易凡?”

  易凡惊讶地点头。

  “他跟你一样,不把我当成坏人。”游顾欲言又止,说道:“你想逃出去吗?”

  黑指愣了一下,他知道这个老爷爷不会伤害他,点了点头。

  “孩子,你别害怕,我可以帮你逃离这里,我可以赐给你力量,但是你要帮我一个忙,帮我救出我的孙儿!”

  黑指疑惑的看着顾游老人。

  顾游深吸一口气,讲起了过往。顾游是个普通人,却娶了天风族的圣控师,他凭借自己在圣控师上的遗传研究成果,成为周天枢神兵门的一员,也取得了天风一族的尊重,顾游的妻子生下了儿子,儿子又生下了孙子,直到八年前,第二个孙子出世了,按照惯例,除长子外所生下来的孩子是不允许生长在圣控师家中,只能交由周天枢寄养,顾游深知普通人在圣控师中的地位,但是也不愿意让孙儿就这么被随意处置,一怒之下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孙儿离开了天风家,为了让孙儿获得应有的地位,顾游在五年间进行了多次实验,终于成功的让孙儿拥有可以得到的圣控之力,不料在三年前被盯上,抓到了这里。

  顾游老人叹了叹气,“我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离开天风家,也许我的孙儿可以找到一户好的人家寄养,不用因为我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顾游老人抹了抹眼泪,风霜在老人脸上洗刷过的痕迹显现了出来。

  “孩子,你知道吗?他们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完成了,可是我不能交给他们,一旦我交给他们,这里所有的孩子都难逃一死,现在你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你明白吗?”

  易凡听完直摇头,“爷爷,我太弱了,我办不到。”

  顾游老头摸了一下易凡的头,“乐天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告诉我他想救出这里的人。他知道我能给予普通人强大的力量,但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他却说:‘只要能救出他们,我愿意牺牲生命。’于是我将天风一族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可是最终还是没办法控制。”

  易凡这时才明白乐天的用意,深深受到感动,虽然遭受到这么多的磨难,但从小家人对他的爱,乐天用乐观感染了他,让他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易凡跪在游顾面前,重重的磕了头,“爷爷,我想救出被抓到这里的人!”

  顾游激动得站了起来,心想也许这个孩子能做到。“我汇集了三家之力所造出来的圣控能量,它比我给予乐天的那股力量更加凶猛,可能你会和乐天一样被这力量吞噬,你愿意承担吗?”

  之前易凡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生死,这次他想要努力活下来。

  十根暗黑色的短针一股钻心的疼痛向易凡袭来,易凡牙齿紧紧闭合,避免发出声音。很快便结束了,顾游老头帮黑指包扎好了伤口。

  顾游老人语重心长的对易凡说:“孩子,从今以后,你的力量会不断增强,它会指引前进,而在这个期间里,要耐心等待,等待到力量足够强大,打败这里的人,救出所有孩子,还有我的孙儿。”

  易凡现在还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那我现在应该去哪里呢?”

  顾游老人想了想,脑子飞快的运转,他知道易凡想要爬到外面在逃跑,可是他知道这里位于沙漠中心,易凡不可能活着到周天枢边境。“孩子,回到牢笼中!”

  易凡哪肯答应,这可是乐天牺牲生命为他创造的机会。

  顾游老人看得出来易凡的顾虑,小小年纪考虑的还挺多,顾游感叹了一下。“回去吧!我会告诉看守的人你是我的实验对象,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当你力量大到可以撕碎牢笼,就是你救出所有人的时候。”

  这一说打消了易凡所有的顾虑,黑指擦干眼泪,眼神中带着些许坚定。“我会救出所有人!”

  就这样,易凡在顾游的帮助下返回了本来属于乐天和自己的牢笼中,现在只有自己。每过一段时间,看守人便会带他去顾游那,最后又被放了回来,他慢慢发现自己的力量愈加强大,虽然自己还是很瘦弱,这力量就如同天神降临般,易凡变得坚强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从被抓进这里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易凡需要每天被安排到下二层进行农活,塔内的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农夫干农活,而孩子们依旧被关押着,随时面临死亡。

  这三年对于刑城仗来说并不好过,自己奉命在此进行秘密工作,至今却毫无作为。不幸的是实验的首脑顾游在三个月前已经去世了,其他人也是毫无进展。在临终的三天前,易凡见了顾游最后一面,顾游看着这个孩子长大,他确信顾游可以做到解救自己的孙儿,所以临终前更是把孙儿托付给了易凡,并告诉易凡他孙儿的名字:天风氏姤无灵。

  在今夜两位客人的到访让刑城仗紧张不已,一次决定生死的对话在第四层刑城仗房内展开。

  师百真看起来瘦瘦高高,而铁家标体型魁梧高大,两人都穿着极其普通的衣服坐在长座上,刑城仗只能站着。

  师百真这时开口了,“城仗,军长想要的东西,你的人研究得怎么样了?哪怕有一点希望也是可以的。”

  刑城仗绷紧脸,并没有回答师百真的问题。

  铁家标虽然看似粗鲁,其实细腻得很。“刑城仗,别以为军长很器重你,军长若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你纵使有十条命也活不了!”

  刑城仗内心颤抖了一下,身为刑氏一族的人,他能够随意控制物体的重量和大小,而这塔也是他的家传宝物,却被用来做这种无耻之事。但是顾游到死也没研究出来,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回去汇报了,没想到军长居然派人过来。他只能如实回答,“两位大人,顾游已经去世,军长要的东西可能要缓一缓。”

  师百真和铁家标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刑城仗也松了一口气,看来军长还是信任他的。

  突然两人停止了笑声,变得严肃起来。师百真一只手搭在刑城仗的右肩上,说:“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帮你捉来你想要的各家姓幼子,你给我们的回报就是这个?”

  听到这,刑城仗肺中的一口气差点没呼出来,“真是可笑至极,难道做的这些事情中有一丝一毫是为了我自己?”

  “为军长办事,能够全身而退即是你的福分,不是吗?你在这的一举一动,军长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背叛了军长!”师百真将手搭在刑城仗的肩膀上,“我们就不跟你说太多了,计划已经变了,军长让我们来的原话是杀掉所有人,回收实验录本和姤家后人。”话音刚落,刑城仗的右手像被地面吸引一般,瞬间被一股奇力卸了下来。疼痛感尚未袭来,头部就被如同铁锤砸中,倒地不起。

  师百真看了看躺在地上,头顶不停地冒出鲜血的刑城仗,他头颅上的头皮被削了大半,瞪了铁家标一眼。“我还想听听他临死前的痛苦尖叫声。”

  铁家标摸了摸头,假装很懊悔,又是恍然大悟。“我怕惊动到上面的人哩,我们就这样一层一层杀光他们,你有的是机会听的。”

  师百真露出奸笑,“走!”

  第二十一层内,易凡此时正端坐在床上,这七个月来不断的修习圣控之力,一开始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同样是凡人的顾游也不懂得如何引导出这股力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没有反噬易凡,并且这颗种子已经种下,总会有发芽的一天。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第三个月的某一天,易凡才发觉自己能够控制双手的力度,并且在慢慢超越常人的极限。

  男人的哭喊声从下面传了上来,接下来是小孩的哭喊声。“为什么连我们也要杀?我们尽心尽力地监视城仗。”两个倒地的看守人一个脑袋开花,死了过去,另一个胸口被击穿,眼珠似乎陷进去般,呻吟着。师百真手插在口袋中,从看守人身旁走过去。铁家标也跟随着,眼珠撇向看守人:“你们只是些臭烂人,用完就丢。”

  易凡意识到不对劲,下层守夜人也跑了上来,对上层的人说:“不好了,老大已经被他们两个干掉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怕什么,一起下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两个!”大多数守夜人拿起武器冲了下去。易凡对他们大喊:“喂!把门打开啊!把这里的人放出去!”易凡看了看对面牢房的人,都呆坐着,仿佛外界和他们无关,当初和易凡一起被抓来的小孩已经长大了不少,但是大都目光呆滞,脸上毫无生气。易凡已经能够捏碎石块,掰断金铁,在先前曾多次想要破开牢门,却担心要对付的人太多,自己可能会因此去杀人。顾游也告诫他不能操之过急,要等待时机。“如果没有乐天和顾游爷爷,我也只能这样了吧,顾游爷爷说的时机应该到了。”

  双手抓住钢牢门上的其中两条,手不断地发力,牢门的钢条每一根都极细,却坚硬无比,易凡将圣控之力集中在双手上,一股厚重感紧接而来,用力一掰,一个大缺口呈现在眼前。易凡走了出来,其它牢笼的人纷纷看向易凡这边,眼神依旧的空洞。易凡也环顾一周,“他们说的两个人究竟是谁,我还是先弄清楚了,在来救你们。”

  “我数数,这是第八层,姤家后人在二十二层。”,铁家标看着满地被击打致死的守夜人和小孩,边揉肩膀边说。

  师百真脸上表现出一种无奈的表情,“军长还是英明,刑城仗这混账,抓了这么多人还没弄出来,还让顾游死了,还真不好和军长交代。”师百真往地上吐了吐口水。“走吧,去第九层。”

  “等等,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个人影。”铁家标指了指在楼梯口阴暗处,一时间不敢上去一步。

继续阅读:第八章 承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