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血战湘江生死劫
陈金星郑志忠2020-01-07 14:177,290

  一九二九年一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4军主力向赣南、闽西挺进,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几千年来中国农民梦寐以求“耕者有其田” 的愿望从此开始实现,这个时期旳闽西旌旗飘扬,到处涌现出参加革命的热情,人们奔走相吿,踊跃报名参加红军,红军队伍不断发展和壮大,革命的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诸小海离开家乡榕城,一路上跋山涉水,穿过土匪经常出没的荒山野林,走过许多的田野和村庄,沿途看到的尽是千疮百孔的穷乡僻壤和在困境中苦苦挣扎的农民兄弟。当下的中国亟需广大有识之士和热血青年驰聘拼搏,摧毀一切反动腐朽的统治势力,拯救饱受三座大山剥削压迫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广大穷苦百姓,开辟一个崭新的天地。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从而更加坚定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的信心和决心。他日夜兼程,歩履匆匆,走了五六个时日,行程六百余里,一九三零月一月三日,风尘仆仆来到闽西上杭县才溪乡。红军接待处的指战员热情接待他,向他介绍世界革命斗争的形势和中囯革命的现状,阐明中国革命战争的伟大意义和时代赋予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光荣使命,只有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才能拯救灾难深重的旧中国,领导中国各族人民翻身得解放。他第一次听到一个多么振奋人心的声音,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寄托在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身上,这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充满朝气的革命队伍,他为自己找到这样一支值得托付和为之战斗的军旅感到由衷的高兴。诸小海当即作了一番自我介绍, 表明参加红军的迫切愿望和决心。之后,接待处旳同志又认真作了一番询问和记录,把他暂时安顿下来。他参加为期一个月紧张的政治学习和军事玔练,后来被编入一个新兵连,从此成为一名红军战士。

  这是一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为穷苦百姓打天下纪律严明的革命队伍,红军指战员个个斗志昂扬,前仆后继,奋不顾身投入到革命战争的洪流中去,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新生的红色政权,谱写出一曲又一曲革命战争的赞歌,诸小海打心眼里为能参加这样一支队伍感到高兴和自豪。

  一九三二年初,中共闽赣边区省委把诸小海所在的连队和兄弟部队合编为独立第五团,一九三三年三月,他们的独立第五团经中央军委和福建省委批准,与兄弟部队合编为福建省军区独立第七师,奉命在闽西一带开展游击战争。

  一九三三年六月,闽西出现历史上罕见的旱情,田里庄稼枯死大半,百姓面临着饥饿和死亡的巨大威胁。武平县城外的豹子山有个魏家堡,堡主魏士其眼看着田里庄稼颗粒无收,便趁机巧取豪夺,将大批粮食囤积起来,采取高利放贷和借粮盘剥的手段坑害百姓,当地百姓苦不堪言。诸小海所在的连队接到上级命令,在连长李进东的带领下,日夜兼程,直扑豹子山魏家堡。

  魏家堡占地十余亩,三面环山, 只有一条并不宽敞的石板路可以接近,堡前橫陈着一条濠沟,濠沟上架着钢索吊桥,楼堡居高临下,俯视四面八方,退可坚守,进可強攻。近来,魏士其不知从哪里听到一点风声,格外小心防守,安排看家护院的打手,昼夜巡逻把守。看似弹丸之地的魏家堡,眼下小股红军要端掉它,无疑十分辣手。

  老奸巨滑的魏士其凭借牢固的楼堡和深沟高垒与红军进行正面战斗, 他发现红军兵力有限,弹药不足,不由心中一阵窃喜,认为这是天赐良机,该我魏士其效忠党国邀功请赏的好机会,说不定今后还能捞个团长旅长的当当。于是,他打开楼堡大门,驱使训练有素的“敢死队” 向小股红军发起疯狂进攻。

  这支敢死队由二十四个亡命之徒组成,个个赤膊上阵,头上裏着黃沙巾,腰里扎着黄腰带,别着两支驳売枪,手持大刀吶喊着“刀枪不 入,红军必败” 的口号,像一群凶猛的野兽从楼堡的大门里冲出来。这些敢死队员个个骁勇善战,功夫十分了得,出阵前魏士其亲自把盏为他们喝过“雄黄符烧酒”,说道是皇天保佑他们可使刀枪不入,战则无坚不摧。眼看着敢死队挥舞着大刀吶喊着像一群疯狂的野兽冲出吊桥。个别年青的红军战士从未见过这种阵势和打法,难免产生畏惧心理。诸小海见状,脱口而出道:“来得正好!”

  诸小海马上向连长李进东请缨,让其余战士作掩护,由他一人出去迎敌,严惩这帮助纣为虐的亡命之徒。

  连长李进东了解诸小海旳能耐,针对眼前的战斗形势,马上批准了诸小海的请战要求。诸小海接过连长递给他的一把大刀,立即飞身跃出丛林,如飞一般扑向敢死队。他抡起手中的大刀,左劈右砍,如砍瓜切菜一般,须臾功夫,迎头冲上来的几个敢死队员便倒在地上,后面的敢死队员不甘示弱,又凶猛地扑上来。昆仑道“随遇而安”乃是兵器和喑器的绝技,只要兵器在手,不论大小长短,皆能得心应手,随心所欲,这种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正好迎合诸小海发挥“翻江倒海” 的战术优势。那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亡命之徒虽然功夫了得,但他们根本不是诸小海的对手,世上也没有刀枪不入的救生符。诸小海大刀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顷刻之间敢死队便倒下一大片。眼看着敢死队死伤过半, 后面的那些队员见红军如天兵神勇,锐不可挡,一时慌了手脚,立即掉头向楼堡没命逃蹿。

  连长李进东见状,立即命令全体战士乘胜追击。战士们奋不顾身跃出丛林,冒着弹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掩杀过去,攻进楼堡。那些看家护院的打手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见红军如天兵从天而降,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缴械投降。战士们活捉地主老财魏士其,镇压了这个恶贯满盈的地主,开仓放粮。这场战斗在红军毫发无损的情况下一举摧毁地主老财的反动武装,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取得了一个骄人的战绩。

  诸小海凭着不凡的身手与战友多次奉命深入敌后, 神出鬼没袭击国民党军队和地主反动武装, 搜集军事情报, 屡立战功,战友们都夸他是偷营劫寨的尖兵,在这次攻打魏家堡的战斗中表现尤为出色,受到部队首长的赏识和嘉奖,这年七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提拔为二团警卫科副科长。

  一九三三年七月,他所在的独立第七师兵分两路配合红五师攻打泉上堡,取得辉煌战绩,受到中央军委表彰,此后独立第七师转战清流、连城、永安、沙县、尤溪等地,沉重地打击国民党反军队和地主反动武装。一九三四年十月,独立第七师攺编为红五军团三十四师。红三十四师转战闽西北,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战绩,使国民党军队和地主反动武装闻风丧胆,红三十四师从此被誉为“钢铁之师”。

  早期的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及其指示神圣化, 否定毛泽东同志的正确军事指导思想,排斥毛泽东同志在共产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剥夺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权,在“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下,在博古主持的党中央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盲目指挥下,采取错误的战略战术,第五次反“围剿”整整持续了一年,最后还是失败了,红军在国民党军队大规模夹攻中损失惨重,根据地不断缩小。一九三四年十月下旬,中央红军主力五个军团连同中央军委直属队八万多人撤出闽西,有的从江西瑞金一带出发,执行战略转移,开始了艰难旳长征。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 红军在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中从江西突围西撤, 这种大规模的西撤, 由于队伍辎重过多, 行进缓慢, 致使红军队伍过早暴露了战略目标, 同时也给蒋介石留下更多的时间调兵遣将部署大规模夹攻创造条件。十一月底,红军突破蒋介石设置的重重封锁到达湖南湘江,湘江江面宽阔,水深流急,挡住了红军西进的道路。国民党中央军、湘军、桂军从三面向红军包拢,他们以二十倍于红军的优势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动夹攻,妄图一举把红军歼灭在湘江以东地区。红军要想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和三面夹攻,跨越湘江,无疑是一场十分艰巨和险恶的战斗。

  辎重缠身、包袱沉重的中央军委直属队行进缓慢,处于战略上的被动地位,为了掩护中央军委直属队渡江西进,红一军团、红二军团、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三十四师担任艰巨的阻击仼务,他们在新圩、脚山铺、界首、宝盖山和渡口等地同国民党军队展开激烈的战斗。红三十四师担仼最为艰巨的殿后阻击,在国民党军队飞机和大炮的狂轰滥炸下,同蜂拥而来的国民党军队展开殊死战斗。从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一日,这里的战斗没有停止过,这里的硝烟没有消散过,在这片狭窄的土地上经历了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弥散着历史上罕见的腥风血雨。

  为了掩护中央军委直属队渡江,担仼殿后阻击的红三十四师以一个师的劣势兵力阻击二十倍于自己的国民党军队无数次猖狂的进攻。全师指战员在敌人的强大攻势面前毫不退缩,浴血奋战,拖住敌人,为中央军委直属队渡江争取时间。

  早晨,一群又一群的国民党飞机从艳红如血的晨晕中钻出来,有的低低掠过红军阻击线,迅速飞向界首和渡口,有的则低空盘旋在有红军固守的大片山地上空,一旦发现红军队伍,便一架接一架的扎下来,俯冲轰炸和扫射,紧接着后面国民党军队的排炮又开始猛烈轰击,一阵又一阵的狂轰滥炸,撕心裂肺的爆炸声和浓烈的硝烟笼罩着湘江以东的大片土地。之后,黑压压旳国民党军队漫山遍野拥上来,战斗打得十分惨烈。

  湘江东岸的宝盖山上,红三十四师全体指战员在师长陈树湘的指挥下,顽强守卫着前沿阵地,狠狠打击来犯的敌人。国民党军队以二十部于红军的优势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起三面夹攻,妄图把红军全部消灭在这里。蒋介石甚至狂妄叫嚷:红军的末日来到了。国民党几十万军队在飞机滥炸和排炮狂轰之后,像一群群疯狂的野兽漫山遍野拥上来,发动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进攻,在英勇无畏的红三十四师战士阻击旳枪口下,他们一批又一批倒下去,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失败了,溃不成军的国民党军队潮水般退下去,宝盖山阵地前国民党军队尸橫遍野。

  红军战士个个奋不顾身,顽強战斗,自己的子弹打光了,抓起牺牲战友的枪杆继续投入战斗。红军伤亡也十分惨重,壕沟边、山岗下到处躺满了红军战士的遗体,湘江以东山地上硝烟滚滚,漫山树木都在燃烧冒烟,到处是一片焦土,红军战士的鮮血染红了他们战斗过的地方。

  十一月三十日,国民党军队新增的山地飞机又对红军阵地发动猛烈轰炸,红军刚刚修筑好的防御工事被炸得支离破碎,战士们一边修筑工事,一边根据山地的有利地形,根据炸弹落下的方向,不断转移战斗位置,坚持战斗。等到敌人飞机飞离之后,战士们立即从泥灰里、树林掩体里跳出来,向冲上来的敌人瞄准射击。

  宝盖山阵地上激烈的枪炮声震天撼地,红三十四师警卫科副科长诸小海凭着一双锐利的眼睛、灵敏的耳朵和快速反应的身手,一次又一次闪开炸弹的袭击,他眼看着战友一个又一个倒下去,心如刀绞一般痛苦和难受,誓死为死难的战友报仇,在濠沟里腾挪飞跃,自己的子弹打光了,拿起牺牲战友的枪杆继续投入战斗,敌人一个又一个在他的枪口前倒下去。倏地,一颗炸弹在他身后不远处爆炸,他被掀了出来,飞来的弹片击中他的左肩胛,鮮血从创口流出来,很快染红了灰色军装。在大批敌人不断发动进攻的残酷战斗中,救死扶伤已经十分困难,红三十四师大部分指战员已经牺牲了。诸小海咬紧牙关,与还活着的战友坚持战斗。战士们被烟薰火燎,身上的军装被烧烂了,个个黑头垢面,焦头烂额,只有两颗眼球还是干净的。为牺牲的战士报仇,誓死保卫中央军委,诸小海和活着的战友心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从一个又一个牺牲战士的身上跃过去,机智地躲开敌人的枪林弹雨,只要一口气还在,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湘江东岸山地上的枪炮声持续了三天三夜,硝烟弥漫下的阵地已成一片焦土,尸橫遍野,十分疲惫的红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十二月一日,中央军委直属队大部已经渡过湘江,蒋介石数十万大军和飞机大炮末能阻挡住红军西进的铁流。

  傍晩,残酷的战斗还在继续,红三十四师阵地上,诸小海与还活着的战友一边抵抗,一边转移,正当诸小海从壕沟里跃上来时,一颗子弹射进右臂膀,一颗子弹从阴囊边穿进去,他趺了下来,鮮血马上从两处创口流出来,他再也爬不起来了,顿时眼冒金星,感觉天旋地摇,神志正在慢慢消失,死神仿佛向他招手着走来。迷迷糊糊之中,他猛然想起六年前辞师下山时师父对他吩咐的一番话:遇上死难,只要一口气还在,抓几把青草咀汁吞下,便可免其死劫。他挣扎着爬起来,凭着仅有的一点力气抓把身边的青草,艰难地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着把汁吞下,一次又一次……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再也支特不住,昏死了过去。

  夜幕已经低垂,阵地上的枪炮声逐渐稀落远去。以闽西子弟为主担仼殿后阻击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五千多褔建籍子弟兵血洒湘江东岸,牺牲殆尽,他们为了年青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在湘江血战中谱写了一曲最为壮烈的战斗赞歌。

  湘江一战,红军遭到重创,八万多红军渡过湘江西进的只剩下三万多人,这是红军历史上惨痛的一次失败。夜色深沉,北风怒号,奔流不息的湘江涛声低泣,黑茫茫的新圩、脚山铺、宝盖山等阵地上松涛晃动,发出阵阵幽咽悲鸣,四万多不屈的红军战士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血洒湘江河畔。

  子夜里,呼啸的西北风席卷硝烟已经退去的阵地,那些身受重伤来不及撤退的红军战士被冻僵在阵地上。在风啸啸黑沉沉的宝盖山阵扡上,已经昏死了近五个多小时的红三十四师警卫科长诸小海的身体开始慢慢蠕动,冥冥之中他渐渐睁开眼睛,朦胧的月色星光下,看见漫山尽是模糊的尸体。这时候,他感到身上的几处伤口隐隐作痛,知道自己还活着。他吃力地爬起来,又倒了下去,求生的欲望支撑着他挪动十分脆弱的身体,慢慢摸索艰难地向前爬行。当他触摸到一个又一个冻僵的战友遗体时,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巨大悲痛,泪水像连珠儿往下淌,终于哭出声来了,口里连连喃喃自语:战友们都牺牲了,我侥幸死去活来。饥饿和寒冷又一齐无情地向他袭来,喉咙里又干又涩。兴许还能活着回去,他咬着牙关忍受着伤痛从一个又一个冻僵的战友身上和坑坑洼洼里爬过去,跌倒了又爬起来,用战胜死亡的顽強毅力向山下爬去,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跌倒过多少次了。他就这样艰难爬行了三个多小时,才爬出迷迷茫茫的宝盖山,离开漫山牺牲战友的遗体,置身在山下高低不平的田野里。遭遇硝烟战火的田野到处是炸弹和炮弹遗下的坑坑洼洼,这里的硝烟已经退去,余烬还在冒焑。他不止一次地回过头来眺望红军浴血战斗过的朦胧山峦,那里曾经弥漫惨烈的硝烟炮火,散发着历史上罕见的血腥味。

  西北风一阵紧过一阵呼啸着从他身上刮过, 遭受战争创伤而又十分疲惫的身体被冻得瑟瑟颤抖,在模糊的夜色中,在高低不平的山野僻径上吃力地摸索,缓慢地向前挪动沉重的身体。当他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一座茅草小屋时,心里立即掠过一阵惊喜,便拼命地向前爬去。

  这是几座破陋的茅草小屋,骇人的硝烟炮火,还有国民党军队挨家挨户抓夫派粮,搅得这一带鸡犬不宁,许多人被迫拖儿带女逃走了。

  他用树丫子吃力地叩着柴扉,当他又要往下叩的时候,树丫子从手中滑落,头上冒出虛汗,眼前冒金星,天塌地陷般的恐佈又一次无情地向他袭来,伤口流血过多和精疲力尽的他再也支持不住,又一次昏死过去。

  凌晨三点,万簌俱寂,轻轻的叩扉声和树丫子落地的响声,很快把这家主人惊醒了。大伯利索地爬起来,披上衣服,点亮小油灯,惊惊颤颤打开柴扉,发现柴扉下躺着一位浑身血污的红军战士,便立即把他抱进去。

  “孩子他娘,快,快来帮忙!是一位受伤的红军。”大伯朝里屋呼唤着。

  大伯把他抱到木板床上,接着吩咐大娘快去熬点热粥来。

  茅屋里小油灯昏黃微弱的火光中,诸小海仰躺在木板床上,脸色死灰一般苍白。大伯手里端着刚熬好冒着热气的米粥,一勺一勺喂着,诸小海张着干涩的嘴唇慢慢咀食。善良的大伯大妈望着他身上凝有血块的伤口和被鮮血染红的灰色军装,痛心地摇了摇了头,不约而同地轻声叹息。

  过了会儿,诸小海慢慢睁开眼睛,终于苏醒过来,模糊的眼帘里浮动着大伯大妈佝偻的身影,当他看到大伯大妈慈祥的脸孔和痛惜的神情时,心里明白自己遇到了好人,适才是大伯大妈把他救活过来。想起自己劫后余生,心里有的是许多说不出来的感激。这时候,惨烈的战争阴影一幕又一幕从脑诲里掠过,担任殿后阻击的红三十四师指战员牺牲殆尽,想到这里,他痛苦地低下头。

  “苍天保佑,终于醒过来了。”大伯脸上露出惊喜,低声说道。

  大伯又端来一盆热水,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洗伤口,诸小海拿出随身携带的金枪药,一点一点撒在几处伤口上,大伯又找来干净的布条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他又吃了大妈端来的两碗热米粥,身体多少恢复了一点力气,于是挣扎着从木板床上爬起来,尝试着在地面上瘸着腿走几回。只因白日里国民党军队四处搜捕受伤的红军,这个地方看来是不能久待下去,他心里思量着要早点离开这里。

  “大伯大妈救命之恩,在下终生难忘!”他向大伯大妈表示衷心感谢之后,从衣兜里掏出两块银元递到大伯手里,请他找来一套替换的衣服。

  大伯大妈好不容易找出一套旧衣服,帮着他把沾满血迹的军装脫下来。他匆匆嗽洗之后,穿上裤子和衣服,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就要走出门去。

  “唉呀!这怎么走得了,你伤得可不轻,在这里好生休养几日,待身体恢复了,再走也不迟。”大伯大妈急忙挽住他再三劝说道。

  “大伯大妈的诚意我心领了,只因白日里国民党军队到处搜捕受伤的红军,这里是不能再滞留了,我要赶在黎明之前走出国民党军队封锁区。”诸小海说完,执意要走。

  大伯大妈听他说的也是,见他身体多少得到一点恢复,再也不好阻拦。诸小海再次与大伯大妈握手致谢,手里柱着一根树丫子,朝大伯大妈指引的方向,赶在黎明前的黑暗,一瘸一拐向前走去。

  黎明前的黑暗里,万籁俱寂,在坎坷的山野僻径上他艰难地迈着脚步,高一脚低一脚摸索着向前赶着。当他走出好长一段路程之后,东方的天际才隐约露出一丝儿惨白,预示着这一天的黎明就要到来,这时候他才想起刚才忘了问过大伯大妈的姓名,心头里感到一祌莫大的失落和内疚。

  担仼殿后阻击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在湘江血战中牺牲殆尽,三十四师番号从此在中国工农红军中消失了,可又有谁知道,红三十四师警卫科长诸小海在湘江血战中坚持战斗到最后,他是唯一身负重伤昏死过去又活过来的红军将士,从此与红军失去了联系。

  有诗曰:

  湘水无情冻蛟脊,江浪瓢洒鱼龙愁。

  血雨腥风撼天地,战士殁边魂尚哭。

  死为星辰终不灭,去雁声遥人语绝。

  活人未遂平生志,来时欢喜去时悲。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龙虎山奇遇恩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戎马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