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终章
雷锋姐姐2020-04-25 01:1815,746

  高考在6月7日这天如约而至,高三年级的所有老师全部穿上了红色的衣服来送考,意愚着开门红。赵老师手里握着两卷硬币向正在排队等待进场的一班队伍跑来,气喘吁吁的说:“来,孩子们,我们每个人拿一个五毛钱的硬币,我们一起去学校前门的喷泉那里许愿!”

  队伍里爆发了一阵欢呼声,一哄而上。“慢点慢点!每个人都有!”赵老师一边兴高采烈地给每位同学分发硬币,一边不厌其烦地嘱咐着:“都要记住啊!拿到试卷先写名!先写名!不许抢答啊!”

  “有没有信心!”赵老师手上的硬币已经分发完。

  “有!”大家齐声大声回答,引来了旁边的班级队伍的目光。

  “那我们出发!”赵老师大手一挥,就像带着士兵出征一样,气势雄雄地带着一班同学们去往喷泉旁。

  汪卿握紧着手中地硬币,“这一天终于来了。”是时候给自己一个交代,给高中画上一个句号了。

  “走啊,停着干嘛。”杨俊双手推着在原地发呆的汪卿往前走。

  汪卿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从队伍中间被落在了队伍后面。“松手!”汪卿有如蚯蚓钻土一样灵活的扭动着身子,一个转身就摆脱了杨俊打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一转身,就撞上了站在四班队伍中的林梓的紧盯着自己的目光。他一直看着汪卿,面无表情,也只字不说。

  一看见他,汪卿就走不动脚了。

  “走啦走啦你看看队伍都到哪了?”杨俊看见汪卿和林梓在众目睽睽下暗送秋波,实在是看不下去。快步走向她,抓其她的手腕催促着她追上队伍。

  汪卿就这样被拉走往前走,目光却一直不舍得离开林梓,不时回头看向他,直至走远,每一次的回头,他也一直在看着汪卿。这一刻,何其温暖。

  汪卿像个木偶被杨俊拉着来到喷泉旁,她盯着手里的五毛硬币,若有所思,突然灵光一现快步走向赵老师。

  “老师。”汪卿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背对着自己的赵老师的后背。

  赵老师转过身来,手上还握着剩下的硬币。

  “能不能?”汪卿低着头,指了指赵老师手里的硬币,试探性的问:“能不能再给我一个硬币?”

  赵老师低头看看手里的硬币,有抬起头看了看汪卿,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帮谁许愿啊?”赵老师边调侃着边把手中的硬币递给他。

  汪卿快速接过硬币,“谢谢老师!”汪卿激动的给赵老师鞠了一个标准的90°的躬,刚准神准备一个箭步飞出去的时候又停住了。

  “老师,”汪卿一脸谄媚,“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差点就忘了小七,汪卿啊汪卿,你真的是见色忘义啊。

  赵老师一头雾水,汪卿除了要帮杨俊许愿还要帮谁?现在的小孩啊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明白了。赵老师摇摇头,无奈再给她递过去一个硬币。

  “谢谢老师!”汪卿这声洪亮的道谢把赵老师吓得一激灵,说完就心满意足地跑开了。

  汪卿来到喷泉旁,手里的三枚硬币攥得紧紧的,目光寻找着最佳的位置。“来啦啊!”赵老师拍掌让大家围着喷泉站成一圈,准备一番慷慨陈词,“今天就是你们上战场的时候了,我们现在呢就把手里的硬币丢到这个许愿池里,虔诚一点,严肃一点,说不定你家的佛祖能在考场上认出你,帮你多做对一道选择题呢。”

  大家都被赵老师的一番话逗笑了,没想到有一天还能从老师的口中听到佛祖保佑这种话。

  大家双手合在一起,虔诚的把自己的心愿全部寄托在着小小的硬币里。汪卿也闭上眼睛,“我的心愿有点多,希望佛祖不要嫌我烦。”想说的话太多,此刻千言万语都比不过一句高考加油,“汪卿加油!林梓加油!小七加油!”汪卿在心里默许,眼前浮现的是一幕幕她和小七,和林梓每一个弥足珍贵的瞬间。睁开眼睛那一刻感觉到有洪荒之力在体内涌动,她仔细瞄准,把手中的硬币往最高处丢,不偏不倚,一切都是刚刚好,三枚硬币就落在了最上面。

  “希望这几枚硬币也能为你们带去好运。”汪卿心满意足。

  清脆的硬币声在耳边环绕不绝,磨剑12载,此时不待,更待何时?

  广播里在提醒大家进考场了,“出发!”赵老师振臂一呼

  “出发!”

  所幸少年,12载苦读,无畏艰难,不言放弃;我们相信,水不试不知深浅,人不拼怎知输赢;我们相信,缘起缘落,黄天不负有心人,每一份努力和付出都将被善待。

  当地理考试结束的广播响起,两天就这样结束了,一切就像梦一样,那样不真实。

  汪卿合上笔,没有超常发挥的感觉,但也能做到问心无愧。她看着老师把桌面上的卷子收走。

  监考老师清点完卷子,说:“现在大家可以离场了。”十二年,就这样随着六张试卷一起封印在牛皮袋里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整个校园都沸腾了。汪卿踏出教室,许多同学在走廊上狂奔,放声大笑,老师们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汪卿也被这快乐的气氛感染,一路小跑去找小七。

  “恭喜你们,毕业快乐。”广播里传来了年级长的声音,汪卿停下脚步仔细听着。从前一听到年级长的声音就觉得烦躁,现在怎么觉得还怪好听的呢。汪卿为自己的矛盾而感到好笑,昂首挺胸往前走,人吧,就是在快要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

  不远处小七在向汪卿招手,汪卿一路小跑过去,和小七紧紧抱在一起。

  “考完了考完了终于考完了!”小七激动的在汪卿的背上中中拍了几下。

  汪卿感觉自己的后背承受了生命不能有之重,急忙推开小七,“考完了那你是准备把我拍死嘛?”

  小七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控制好力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欸,今晚的毕业典礼,你准备穿什么?”

  “我没有自己的衣服在学习欸,我全部带回去了。”汪卿懊恼不已,痛恨自己不合时宜的积极,怎么能不留一两件漂亮小裙子在学校参加毕业典礼呢?!

  “啊……”小七看起来比汪卿失落。

  “没事啊,我可以穿校服嘛,而且明天我们拍毕业照也要求穿班服。”汪卿说。

  “人家还期待着你穿的漂漂亮亮的然后让林梓情难自已向你告白呢。”小七打趣道。

  “原来你没安好心啊,我就说呢。”一提到林梓,汪卿总是不自觉红了脸颊。

  “哟哟脸红了呢。”小七蹭了蹭汪卿,“前两天可是很多人看见你们在路灯下一起背书呢。”

  “什么?!”汪卿惊讶不已,觉得那个地方已经算是很隐蔽了,“很。。很多人都看见了?”

  “对呀。”小七回答,“哎哟那个开心的哦我们都不好意思去打扰”

  汪卿汗颜,学校这种地方这么小,走哪都能碰见熟人,那些小情侣是怎样做到谈恋爱还不被抓的,我明明没谈恋爱却偏偏每次都被装个正着。汪卿简直欲哭无泪。

  舞台已搭好,音乐已响起,毕业典礼的意义大概就在于它用仪式感告诉我们这一段的旅程已到站,是时候开始下一段旅程了。

  大家都十分卖力的表演,但要说最让人动容的表演,必属老师们再次穿上第一天送考的红衣服,倾诉着他们的苦心和对我们的喜爱。

  汪卿看着台上的老师,思绪拉回到了刚入学那会儿,一切仿佛是昨天,却没想到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一路上,有过迷茫,有过成功的喜悦,也有不想学习的时候,好在在太多人的帮助下,一切都在向好发展。庆幸的是,遇见了当下最重要的人,小七和林梓。一切一切,都让自己的高中变得完整。眼泪在眼眶打转,身边的很多人都已经悄然泣下,离别的日子在心中明明很清楚,却还是忍不住难过和不舍。

  晚会落幕,年级长最后一次发言,大家也都听得无比认真,身边不少同学已经哭红了眼眶,拥抱,安慰,让这个夏季显得更加难忘,更加与众不同。

  年级长发言结束后,各班主任也要说一番。赵老师作为公认的年级“最唠叨的班主任”,没有之一,居然早早就结束了他的发言。

  汪卿目光在操场上寻找着四班的队伍,看见了夜色下的何老师站在队伍前面,褪去往常的严肃,笑意盈盈。汪卿悄悄走到四班队伍后面,这个曾经陪伴了自己两年的班主任,总是用自己直男的倔强做一些我们看起来很古板的事情,抱怨之中,我们却忘了他也是为我们好。汪卿低头浅笑,想到要不是何老师把林梓安排给她做同桌,自己和林梓现在应该也只是点头之交吧,这么想想,还要好好感谢何老师才对。

  四班也很快就散了,小七一眼就看到站在队伍后面的汪卿,汪卿也微笑着向小七挥手。

  “怎么啦?看着有点伤感?”小七看着汪卿泛红的眼眶。

  汪卿瘪瘪嘴,“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一想到明天拍完毕业照就要离开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总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争气的眼泪就要溢满眼眶,汪卿越说越哽咽。

  小七抱住汪卿,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没事没事,我们放假的时候可以回来呀。”

  汪卿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伏在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小七肩膀上,终于忍不住眼泪,小声抽泣,“可是你说,”汪卿断断续续的抽噎着,带着哭腔,“林梓他怎么还不向我表白啊,他不会不喜欢我吧?”

  小七被汪卿情绪转换的速度逗笑,推开汪卿,“别哭啦,他不表白你你就去表白他呀。”

  “这……”汪卿犹豫极了,难道真的要自己出马吗?

  “喏。”小七指了指汪卿背后,面带微笑,“你的林梓来啦,我先撤了。”

  汪卿听到林梓来了,急忙擦干眼泪,转过身去,林梓确实安静的站在后面。

  他早就来了,头一次看到汪卿那么委屈,那么伤感,林梓心疼却又不知所措,只能站在后面等她发泄完自己的情绪。。

  “我撤啦。”小七像兔子一样跑开了,留下了汪卿和林梓,两人看着对方,气氛有点尴尬。

  “那个?”林梓率先打破了寂静,“吃热狗吗?”

  汪卿抽抽鼻子的鼻涕,哭腔还没有褪去,明明伤感得不行,听到热狗还是两眼放光,“吃!”

  林梓走上前,一只手又开始蹂躏汪卿得头发,笑着的说:“哭啥哭啊,又不是见不到了。”

  “你这么冷血的人懂什么!”汪卿一把打开他搭在自己头上的手。

  林梓看着汪卿,没想到平时那么嚣张跋扈,哭起来还真的就是一小孩子啊。他看着汪卿在一旁擤鼻涕,因哭泣的抽噎还没有停止,忍不住嘲笑她,“你真的只比我小了一个月吗?我怀疑你是从幼儿园跑出来的。”

  汪卿不甘示弱,回给他一个大白眼,“热狗还吃不吃?”

  “跟上。”林梓故意迈开大步子,汪卿只能一路小跑跟上他。

  “阿姨,两根热狗,一根辣一根不辣。”林梓打开手机微信扫码付款,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你不吃辣啊?”汪卿疑惑。

  “你不是不吃辣吗?上次谁个吃了一点辣椒肚子火辣辣地烧了一个早上。”林梓鄙夷看着汪卿,这个小孩,真的自不量力。

  汪卿内心暗爽,原来他一直都很关注自己。可是,她现在急需辣来刺激自己的味蕾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能那么伤感。

  “阿姨!也帮我擦点辣椒吧。”汪卿探头过去说。

  “阿姨她开玩笑的。”林梓一把撑住汪卿探过去的头,汪卿抬头看着林梓冷冷的眼神,觉得那眼神杀自己千百遍都可以,只能乖乖的被安排不敢吱声。

  两人背靠大树,并肩而坐。汪卿一直在觊觎着林梓手中那根擦着辣椒的热狗,林梓斜视了一眼蠢蠢欲动的汪卿,像安抚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别看了,你吃不了的,它真的很辣,没骗你哈。”

  “哼。”汪卿转过头。

  “喂。”林梓用手肘碰了碰汪卿,“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对啊,还有点舍不得呢。”汪卿把腿往前一伸,把身子往林梓那边靠了靠。

  “我们啥时候能再回来看看?”林梓看着汪卿,真诚的发问。

  汪卿脑子一片空白,他?他的意思是?是想和我一起回来吗?汪卿除了会盯着他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干嘛?考完试傻啦?”林梓看着发呆的汪卿,好气又好笑。忍不住用手打了一下她的脑门。

  “没。”汪卿揉揉脑门,“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快的有点让人害怕,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的,比如人和人。”汪卿意有所指,讲完这句话的时候偷瞄了林梓好几次。

  林梓若有所思,沉默许久,“同桌……”

  汪卿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了,他都好久没有叫自己同桌了,“干嘛突然又这么叫我?”汪卿不解,但“同桌”两个字,又能轻易把他们拉回到属于他们的那段时光。

  “我……”林梓欲言又止

  汪卿期待的看着他,一点也不想收敛自己眼中的热情,左手的拳头 不由自主地握紧。他想要说什么?是要跟我表白了吗?汪卿紧张地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我觉得……”林梓十分纠结,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合适的时机,告个白怎么那么难,他埋怨自己的不够勇敢。

  “嗯?觉得什么?”汪卿尝试去顺着他的话题,“林梓,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不一定能再见到了,错过就是错过了。”怎么着?他这个懦夫还真要我来亲自表白吗?汪卿内心欲哭无泪。

  “我就是觉得……”林梓眼神闪躲,汪卿穷追不舍,“我们明天可以一起拍几张照片,刚好你不是有拍立得吗?”林梓试图用笑容来掩饰尴尬,他松了一口气,“找机会再说吧。”他告诉自己。

  汪卿失落极了,敷衍的嗯了一声。他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汪卿有点生气。

  “那回去吧,不早了,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拍照。”林梓站起来,拍拍裤子后面的尘土,十分自然的把手伸向汪卿。

  汪卿气鼓鼓的坐着,看见他伸过来的手,除了砍掉没有别的想法,她自己站起来,头也不回就往前走了。

  林梓看着汪卿不搭理自己,默默把手收了回来,注视着她的背影。“我的天啊!”他用拳头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后悔莫及,“不就一句话的事情吗!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回到宿舍,汪卿用力的把书包往床上一扔,“拍照拍照,谁想跟你拍照啊,什么都不说!”她嘀咕着,可是口嫌体正直汪卿,还是比谁都勤快地把拍立得找出来放在包里,生怕明天忘记了。

  已经是半夜一点钟了,两个人都各怀心事,辗转难眠。

  林梓睡不着,坐起来打开手机,翻着和汪卿的聊天记录,看到好笑的地方还差点笑出了声音。一幕一幕,滴滴点点,似乎全部都是她。林梓忽而笑起来,忽而又叹气,“可是……异地恋很难的。。”林梓关掉手机,仰起头来,心事重重,“她那么好,我们肯定考不到一个大学,她会碰见更多更好的人的。”他双眼紧闭,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几乎整夜未眠。

  第2天, 林梓的步伐有些沉重,他很晚才离开宿舍,因为他还没想好怎样面对汪卿。汪卿则是一直在拍毕业照的地方寻找着林梓的身影。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终于看见林梓慢悠悠地出现,汪卿一路小跑迎上去,“你看,”汪卿洋洋得意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拍立得,“我刚刚换了相纸,我们可以多拍几张哦。”

  林梓看着汪卿一脸求夸奖的表情,“真的就是个小孩啊”,他说:“那好啊,呆会拍完班级毕业照我们还是在这里见。”

  “嗯嗯嗯嗯嗯。”第一次和林梓拍照,想想就很激动。

  “来啊,一班的,三二一我们就喊茄子啊!”每个人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当下的喜悦和曾经的迷茫,不舍和向往,全部都定格在一张照片里了。

  林梓在一旁看着正在拍照的汪卿,看见她的笑容,林梓觉得世界都明朗了。这个女孩,毫无准备的闯入自己的生活。原本以为学习好的人处处精明,可是她呢,对人简单、对生活认真、爱笑、还是一个别人说什么都会信的傻小孩。最重要的是,我好喜欢她,她恰好也喜欢着我。短短几分钟,林梓心中走过了漫长的独白,回想起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连吵架的时候都是有默契的。可是一切还没有定数,谁又能向谁保证些什么呢?

  轮到四班了,林梓把书包递给汪卿,“我先过去拍照。”

  “嗯好,我就在这里。”汪卿接过他的书包抱在怀里,乖巧的点头。

  “我很快。”林梓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就跑过去了。

  “切,是你说能快就能快的吗。”汪卿看着他跑开,小声嘀咕,心里却甜得冒泡,转身准备去超市买两瓶水。

  林梓拍完照,回到原地,却看不见汪卿。他四处走着找她。

  汪卿拿着两瓶可乐走回来,就看见林梓在一旁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嘿!干嘛呢!”汪卿在背后拍他的肩膀。

  “你去哪了?不是说在原地等我吗?”他着急得有点生气,以为汪卿已经去班级聚餐了,以为连一张合照都没办法留下。

  “喏,”汪卿给他递去一瓶可乐,“我去买水啊,太渴了。”

  林梓不说话,也不接可乐。

  汪卿意识到自己犯事了,扯扯他的衣角,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对不起嘛,我不该乱跑的,请你喝可乐。”汪卿观察着他的脸色。

  林梓接过可乐,啪的一声打开,给汪卿递过去,把她手里没打开那瓶拿过来。

  汪卿开心的接过来,小小抿一口,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林梓。突然意识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小七!”汪卿看见向正在和其他同学拍照的招手。

  “咋了?”小七跑向汪卿和林梓。

  “帮我们拍张照。”汪卿把手中的可乐递给小七,着急地从书包里掏出拍立得。

  “哟。”小七一脸八卦,“你们要拍合照啊?”

  汪卿和林梓对视了一眼,拍照留念不是毕业季的正常操作吗,怎么事情从小七嘴里说出来都变得那么暧昧。

  “对。。对啊。”汪卿被说红了脸,眼神闪躲,“哎呀快来拍。”

  “好好好,快来快啦。”小七示意两人做好准备。

  汪卿和林梓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看了一眼对方,都僵在原地。

  汪卿往他身边靠近,主动去拉近两人的距离。林梓看汪卿有所行动,也往汪卿那边靠近。他迈出了更大的一步,因为林梓的海拔比汪卿高不少,汪卿侧过身子,把肩膀抵在他的胸口上。两人都满足的笑了。

  “一,二,三。好啦。”小七把从相片拿给汪卿。

  汪卿迫不及待接过来,照片里,两人亲密无间,笑容灿烂,这就是她一直认为的她和林梓最好的样子。

  “给我看看呀。”林梓凑过来。

  “喏,你看,还挺好看的吧。”汪卿说。

  “程小七,你再给我们拍一张。”林梓边端详着照片边说。

  “噢~好说!”对于撮合别人这种事情,小七向来是最积极不过的。

  “干啥?不是有一张了吗?”就只有汪卿还不懂。

  “就只有你有我没有有意思吗?这张照片里面是两个人,我是不是也得有一张才说的过去。”林梓真是要被汪卿的超长反射弧气傻了。

  “哦哦好。”汪卿低下头,害羞地又凑过去。

  两人摆了和之前一摸一样的姿势,连笑容都完美复制。

  “能不能换个姿势?”小七看不下去了。

  汪卿和林梓呆滞住了,汪卿急忙说:“哎呀就这样快拍快拍。”

  “等一下可以抱一下吗?”面对镜头的林梓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汪卿还是听得很清楚。

  汪卿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是我幻听了吗?”汪卿想着,她不敢相信也不知道作何回应,“一定是我幻听了对对对我幻听了!!”

  林梓看汪卿不回答,以为她用沉默拒绝了自己,心情复杂,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汪卿看着两张照片,十分满意,她把其中一张递给林梓,”收好哦,这全球仅此两张呢,珍贵得很嘞。”

  林梓被逗笑了,接过一张,又把手机递给小七,“拿我手机再拍几张。”

  “合着你们是把我们当你们的摄影师了是吗?”小七问。

  “帮帮忙。”汪卿上前撒娇。

  “来来来,快点,我还要去拍照呢。”小七受不了这两人的腻腻歪歪,又不是见不到了,直接在一起不就好了,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后面两人慢慢习惯了,拍照时候的互动也就多了起来。

  汪卿和林梓坐在阶梯上,仔细地翻看着他手机里地一张张合照,两个人都很满意小七地技术。因为照片里……两人?看起来很配?哈哈哈汪卿越看越抑制不住自己的笑。

  “可是,他怎么还不表白?”汪卿真想把他的脑子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只有足球。

  “汪卿……”林梓终于说话了。

  汪卿心跳加速,无比期待。

  “你参加完你们班的毕业酒会就回去了吗?”我喜欢你都到嘴边了,林梓又把它咽回去了。

  汪卿目光一下黯淡了下来,“嗯。”她失落的点点头。

  “嗯。”气氛有点尴尬,“那你注意安全。”他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参加完班里的毕业酒会,汪卿的爸爸来接她回家。汪卿撑着下巴,心事重重。她掏出手机,急忙给悦姐发去消息求助,“悦姐,他没有跟我表白啊,怎么办啊。”

  “没道理啊,种种迹象看来,他是喜欢你的没错啊。”小悦百思不得其解,刚刚汪卿发来的照片两人不是还挺亲密的吗?怎么就?

  “他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啊?”汪卿越想越难过,一想到他不喜欢自己,觉得世界都快毁灭了。

  “别瞎猜,瞎猜是会让自己陷入自我怀疑的。”小悦不愧是汪卿十二年的朋友,对于汪卿的下一步的情绪会发展到怎样真的是把握的死死的,“他不表白,那你就先表白啊。她也喜欢你,那你们就可以早日在一起万事大吉;不喜欢的话,你也能早点摆脱这种天天对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做阅读理解一样。”

  汪卿觉得小悦说得在理,她没等来他的告白,那她就先迈出这一步呗。

  汪卿点开林梓的聊天框,思前想后,手中敲下的每一个字,都是她内心最深处的声音。

  “林梓,我喜欢你。反正总要有人先迈出这一步,那我来迈也一样。我们一路走来那么久,我不知道你对我的印象如何,反正我对你是从最开始的不了解到越来越喜欢,我真的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你,也希望未来的每一天都能有你在。”打完这段话后,汪卿小小声的念了一遍又一遍,起码告白的时候不能有病句和错别字吧。确认无误后,一副装饰赴死的表情,快速发送后,汪卿就把手机关机了。林梓种种表现,让她心里没底极了。

  一整个晚上汪卿始终没有开机,“他回我了吗?”汪卿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他应该不会拒绝我吧?他拒绝我了我要怎么办啊?”

  另一边,林梓把汪卿这短短的几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他怎么会不喜欢她呢。只是,汪卿成绩那么好,肯定会考的比自己好不知道多少,如果两人不在一所大学,真的能撑过异地四年吗?林梓不敢轻易回应她的心意,每一个决定都要能对她负责。

  “可是,这次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林梓自言自语,犹豫不决。

  汪卿第二天醒来,一看闹钟已经是九点了,”九点了,过去一个晚上了,他回我了吧。”

  汪卿把手机开机,紧张的点开QQ,刷新,全程屏气,“怎么回事,一个晚上了都没有看手机吗?”汪卿看着毫无变化的聊天记录。

  九点零三分,看一眼,没回复;九点十分,看一眼,没回复;九点半,还是没有动静。汪卿像等到着被宣判判决的人,行不行倒是来个痛快话啊,等待是最可怕的折磨啊!

  十点二十四分,消息提示音响了,汪卿一把抓过手机。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这句话通俗易懂得不给汪卿留下任何存留一丝幻想的空间。

  汪卿直勾勾的看着,直到视线越来越模糊,模糊到这句话像是蒙上一层雾气。

  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林梓不敢去看手机,从书包里拿出两人的合照,“我撒谎了,对不起。”

  两个人都体会到了心如刀割的感觉。汪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个早上,他有喜欢的人了,可是不是我,我不该去破坏别人的感情,是我一厢情愿了。

  林梓呢,像长在椅子上了一样,从昨晚就一直坐在这里,一言不发,拿着照片看了一天。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小悦发来消息。

  汪卿直接截图发过去。

  “啊?!”小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当下,安抚好汪卿的情绪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去毕业旅行吧,忘掉这些事情,你不是一直想去旅行吗?”

  “没心情。”汪卿什么都不想做。

  “去吧,忘掉这个够男人,去玩一下就什么都忘了。”小悦说。

  “呵,真的是狗男人。”汪卿心想,“嗯。”她答应了,总是这样,被家人看到了又该问东问西了。

  一星期后,汪卿和小悦开始了去重庆的旅程,在飞机上,汪卿还是情绪不太高涨的样子。

  “汪卿,”小悦动了动她,“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事情不简单。”汪卿几乎是机械性地回答,她满脑子都还是林梓有喜欢的人了。

  “我觉着吧,林梓是心里有顾虑,才拒绝你的。”小悦说。

  汪卿听到林梓,身子一下挺直,整个人来了精神,“什么顾虑?”

  “他会不会是觉得你们没办法在同一所大学,觉得你们走不长久,所以干脆不要开始?”小悦说。

  “可是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汪卿不知道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了。

  “笨啊你!”小悦很铁不成刚,“那么多电视剧你白看了都,这不就是拒绝人的套路吗?”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小悦的猜测而已,但汪卿真的很希望就是这样,“那。。咋办?”汪卿急忙求救。

  “你们6月底不是要开报考指导大会吗?到时候你们当面聊聊呗。”

  “对哦,当面聊。”汪卿坏情绪瞬间一扫而空,“谢谢你谢谢你悦姐,我真的爱死你了。”汪卿撒娇的在小悦的肩膀上蹭来蹭去。

  林梓看见汪卿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复过自己,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也一直告诉自己该向前看了。可是他,却总是忍不住去看汪卿有没有发新的东西,没有新的东西时,就把QQ推送的关于她的每一条“那年今日”都看一遍。少了她在旁边叽叽喳喳,总觉得生活也随之黯然失色了。

  正坐在车上的汪卿也刚巧看到QQ推送的“那年今日”,“他会不会看呢?”汪卿暗想,点开了浏览记录。

  “悦姐悦姐!!”汪卿激动的摇醒小悦,“你看你看!”汪卿在一边高兴得蜷缩成一团了。

  “看见了看见了,行了吧。”小悦无奈,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汪卿经过小悦一番点拨,整个人豁然开朗,吃嘛嘛香,看啥啥漂亮,玩的那一个叫不亦乐乎,乐不思蜀。

  林梓始终闷闷不乐,自从他拒绝了汪卿之后,汪卿就再也没有回过他消息。短短几天,他已经不知道把两人的聊天记录翻看了几遍,把那张合照藏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又忍不住拿出来。

  林梓刷着汪卿的QQ空间,看见照片上的她笑得那么开心,就像最初认识她的时候那样,悲伤也好,高兴也罢,从来都是藏不住的。“这样也挺好的,起码你没有因为我而很伤心。”林梓长按照片,保存到手机里。

  汪卿旅游回来的第二天,高考成绩就出来了。汪卿看着手机上的分数,570分。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平时模考再不济也在580以上,现在怎么??而且这次的题也不难。但是,后期冲刺的时候心事重重,学习也一直不在状态,能考到这样似乎也还过得去。汪卿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分数,她滑动着好友列表,一一给小悦和小去发去“问候”,“你们考的咋样啊?”汪卿发去语音。

  继续滑动,目光最终还是停在了林梓这里。“我要不要问一下他?可是他才刚刚拒绝我,会不会让他觉得我太上赶着他了”汪卿把手机抵在下巴,若有所思,“问问又不会掉一块肉,而且,我本来就是很上赶着他啊这不是事实嘛”她激动的发去“你考得咋样?”,之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待,看自己成绩的时候倒是内心毫无波澜,等他的成绩的时候倒是紧张的不得了。

  “575。”林梓秒回。

  屏幕一亮,汪卿一把抓过手机,“575!!耶!!”汪卿激动得从地上蹦起来,在房间里跑了好几圈,比自己考好还要开心。冷静下来,汪卿左思右想,“我们差了五分,那悦姐讲得顾虑是不是就没有了。”她越想越开心,嘴角疯狂上扬。

  林梓也被自己的分数惊到了。他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一直连及格线都是只能勉强够到的英语都上了100分线上。

  “不能在这么胆小了林梓。”他握紧了手中的手机,暗暗鼓气,“你要拿这个分数去赌最后一次。”他也在担心汪卿不会再给自己机会了,但是,青春不就是不怕失败吗?最好的青春不就是不留遗憾吗?为什么要在18岁的青春韶华承担着30岁的人的多愁善感呢?

  大家都是第一次报考,人人小心谨慎,不想出现掉档的事故,所以很多家长也陪同着一起来听报考指导大会。由于学校的会议室座位有限,所以指导大会分两场举行。文科班被安排在了第一场。

  汪卿被假期养出了听不见闹铃的习惯,一觉醒来的时候第一场已经开始了。她慌张的从床上爬起,“完了完了”,汪卿急得赤脚在地上打转,“林梓不会听完第一场就直接走了吧。”她懊恼的揉搓自己的头发,“昨晚就不该追剧到那么晚的啊!!”她欲哭无泪,以最快的速度简单收拾就冲向车站。

  她站在校门口外,看见门外还挂着指引考生前往考场的横幅,明明只是大半个月前的事情,却仿佛恍然隔世。她伸出手,去触碰墙上的条幅,感受着残存着的气息。一路走到会议室前,里面正在进行第一场指导会,赵老师的声音借着麦克风传到外面,“不得了啊不愧是带出两个文科状元的老师。”汪卿感叹着,赵老师虽然有点啰嗦,但是这带学生的能力还是不容置疑的,不然怎么能在高三一线连续三年担任重点班班主任呢。汪卿望着紧闭的会议室的门,当真正脱离出来那个让人压抑的环境氛围后,再回过头去看,一切都是自有安排,一切都是那么幸运,连当初耿耿于怀的事情,当初看不过眼的某个人,现在都觉得弥足珍贵。

  这或许就是回忆的力量。

  汪卿坐在会议室前的阶梯,静静等着下一场的开始。

  第一场结束了,人群像蜂窝一样全部涌出来。汪卿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密集恐惧症,人数远远比她想得多得多。

  汪卿看人出来的差不多了,起身准备往里走。“怎么刚刚出来那么多人,都没有看见林梓呢?”汪卿低着头走着,百思不得其解。

  “砰”的一声闷响,汪卿又撞上了人,而且听这声响,那人应该也被撞得不轻。

  “对不起对不起”。汪卿捂着额头。

  “出门又不带眼睛?”

  这熟悉的声音不是???汪卿缓缓抬起头,看见林梓也捂着胸口,他也被撞得不轻。

  汪卿站直了身子,林梓眼神飘忽,一个表白,一个拒绝。按照套路来讲,应该是最好都老死不相往来,不然见一次就是尴尬一次。

  一旁的老高从汪卿撞上林梓就笑个不停,“欸,”老高笑得连话都接不上,“你这一撞,颇有排山倒海的气势啊,林梓差点就要被你撞到百米开外了。”他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你吃什么啊头这么硬?”

  “想要我这么硬的头啊?给钱我就告诉你啊。”汪卿说。看见林梓苦瓜一样的表情,“他不会还在犹豫什么吧?!”她猜测,越猜越心烦意乱,径直往前走,头也不回。

  林梓目光一直追随者汪卿的身影,“她应该还在生我的气吧。”林梓低落站在门口。

  “喂,走啊?!站在这里挡路了。”老高勾上林梓的肩膀,把他拉走了。

  林梓走到阶梯突然停下,“那个,我在这里等人,你们你先去玩,我晚点过去找你们。”

  老高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是不是惹汪卿了,她今天像吃了炸药包一样,你们两个也是。”他走到前面,戳了戳林梓的胸口,“气氛怪怪的。”

  “对,我惹她生气了,所以我得补偿人家。”林梓不耐烦的赶他走,“你快走吧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球队其他人都在等你呢。”

  “你说说你,”老高被林梓推着往前走,却还是执着地数落着他,“都毕业了你还惹人家干嘛啊你说说你,这就是你的不懂事了。”

  “对对对我不懂事,你快走吧。”林梓听不下去了。

  林梓长呼了一口气,终于把老高送走了。他看了一眼手表,第二场应该也差不多结束了,他一路小跑回到会议室前,坐在阶梯上等汪卿,他一定要亲口告诉他,他喜欢她。

  林梓听到里面传来鼓掌声,应该是要结束了,他立马站起来,站到门口前。人群陆陆续续走出来,林梓东张西望。“汪卿!”他喊了一声,朝她的方向挥手。

  汪卿看见他还没走,先是惊了一下,紧接着心跳加速,她告诉自己要冷静,面无表情地走向她。

  “程小七,把汪卿借我一会。”林梓看着汪卿说。

  小七看看汪卿,再看看林梓,像是看懂了些什么,坏笑着说:“送给你都可以。”说完还把汪卿把林梓地方向推去。

  汪卿猝不及防被推了一把,脚下站不住,整个人往林梓地方向倾,林梓伸出手抓住她的肩膀避免他摔倒。

  “亏我把你当朋友。”汪卿对小七说。

  小七拍拍林梓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讲人话知道吗?”说罢就识相地跑开了。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我们去另一个地方说话。”林梓拉起汪卿就往前走。

  汪卿和林梓来到小卖部,高一高二年级的同学还没放假,卖热狗的阿姨也还在。

  “阿姨,两根热狗,一根辣的一根不辣。”林梓又去买热狗了,汪卿在一旁静静看着他。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来。”汪卿看着他,接过热狗。

  “去外面的大树底下吧,那里有阴影不太热。”那棵大树,是林梓第一次准备跟汪卿告白的地方,“上次没有完成的事情,这次一定要做完。”林梓小声嘀咕。

  汪卿没有听到林梓嘀咕了些什么,跟着他走到大树底下,“这里,”汪卿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跟天台一样,承载着许许多多专属于他们两人回忆的地方,所以的昔日场景像老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在毕业晚会那个晚上,也就是在这个地方,她告白的话差点就是破口而出,没想到都过去大半个月了。汪卿释然的笑了。

  “你……”

  “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而后相视一笑。

  “我先说吧。”林梓准备抢占先机。

  “嗯。”汪卿点头。

  “汪卿,我听小七说你想去读行政管理,你选择的学校在广州。”他有些迟疑,“我想读法律。”

  “嗯,然后呢?”汪卿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选择的学校在北京。”林梓声音越来越小。

  汪卿没有回答,林梓没了底气。

  “你选择什么都可以的啊,为什么要跟我说?”汪卿想着,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不能在一起,那解释那么多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很喜欢你,你真的很重要。”林梓终于说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都被点亮了,像是盛满了浩瀚星河,“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决定你都能参与。”林梓真诚的看着汪卿。

  汪卿还没从他那一句“我很喜欢你”里缓冲过来,感觉兴奋已经冲昏了自己的头脑,她连该做什么反应都不懂了。

  “我想说的是,之前我担心我们成绩差异大,异地恋撑不了多久,我怕我会耽误你。可是我拒绝你之后,你从我生活里慢慢淡去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心里缺了一块。”林梓说得无比真挚,可是一旁的汪卿却觉得信息量暴增,脑子一片空白。

  “可是,”汪卿想起了什么,“你不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我我。。”林梓急得都快结巴了,“我那是借口,真的!我没有喜欢别人!”

  “天哪,悦姐是上帝视角吗?居然猜的全中!”汪卿内心暗爽,却还是要告诉自己绷住,不能那么快缴械投降,虽然她很想把自己捆成俘虏送上门。“凭什么啊?”汪卿故作生气。

  “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第一次告白是我一个女生来,然后还被拒绝了!”汪卿气鼓鼓的说,把身子背向他。

  他急忙站起来走到她面前,“那我现在重新给你答案还来得及吗?”他委屈巴巴的看着汪卿,像是做错事的小朋友一样。

  汪卿看着他可怜的样子,嘴角的笑意都快藏不住了,“那你说我看看满不满意吧。”

  “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是你。”他像是在试探,可目光里却满是真诚和喜欢。“还……还满。。满意吗?”他害羞的低下了头。

  “还行吧。”汪卿说,她也站了起来,耸耸肩,“那还是异地的事情怎么办?”

  “活在当下,不要被未知的未来而错过了当下的美好。”林梓一本正经,而后他又像是明白了汪卿的意思,“那你是???”他笑意藏也藏不住。

  “还好你这次没有磨磨唧唧,不然啊你真的是错过我了!多可惜啊!我这么好一女孩!”

  “是是是!”林梓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还好还好。不然我得后悔死。”

  汪卿把手搭上林梓的手臂,眼里的笑意折射出的是幸福,林梓也把手从她的脑袋上移开,拉上她的手。他们沉浸在对方的笑容里,大概美好也不过如此。

  如果是在感情里,只是一个人在付出,那叫爱得卑微,会让人失去自我。最好的莫过于我向你走去,你恰好也在向我走来,在感情里,互相成就,才能共同成长。

  林梓坚持要把汪卿送回家再去和老高他们玩。一路上,他们的手始终没有松开,汪卿总是时不时看着林梓傻笑。

  “笑什么?傻啦?”林梓拍拍她的脑袋,满眼尽是宠溺。

  “没有,就是我以为我们没可能了,没想到你还是被我收服了,唉,感叹啊,世事无常啊。”汪卿摇摇头地感叹着。

  林梓看着汪卿一脸傲娇的样子,也无奈的摇摇头,却加大了握紧她的手的力度。

  “欸!!”汪卿拍他的肩膀,指着公交站牌对面的文具店,若有所思,“走!”她像是在预谋什么,拽着林梓就往前走。

  他们来到文具店,汪卿拉着他走到手表区,拿起一对情侣表,仔细端详,“我之前一直幻想着我能和你带上这个表呢。”她把其中一个递给他。

  林梓接过来,“嗯~这表好看是好看,但是就是……”

  “就是什么?”汪卿眨巴着眼睛,怎么还吊人胃口?

  “高中学校对面的文具店,怎么还卖情侣表呢?”他装作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身体却很诚实地把表往自己手上戴。

  “因为。。”汪卿坏笑,“因为说不定很多人都像我们一样在上学的时候就眉目传情,暧昧不清,”她故意往林梓身边靠,用一只手遮住嘴边,贴近他的耳朵,鬼鬼祟祟的小声说:“老板这是特意留了一手呢。”

  林梓被汪卿逗笑了,无奈地摇摇头,“就属你的脑回路最清奇”,边说边从表盒里拿出另一只,三下两下就给汪卿戴好了。

  “当当当~”汪卿把手表在林梓面前晃了晃,“真的很好看呢。”她心满意足的说。

  “喜欢吗?”林梓问,看见汪卿这么容易就满足,他再一次确认汪卿就是从幼儿园出逃的。

  “喜欢。”汪卿点头如捣蒜。

  “那就买啦!走!”林梓一边手把汪卿环绕在自己臂弯里。

  结完账走出来后,汪卿把手表东看西看,喜欢得不得了。

  “这个表又不是什么特别贵的手表,你至于吗?”林梓看不下去了。

  “它不贵又怎样,”汪卿自得其乐,“它跟你的是情侣表呀,这就够了好不好。”

  林梓无奈,只能顺着她点点头。“能遇见一个互相珍惜互相喜欢的人是多难得的事情啊,好在你出现了。”林梓看着身旁蹦蹦跳跳的人,仿佛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路上,林梓突发奇想,和汪卿各自拍了一张手表的照片,发了空间和朋友圈。

  汪卿配文:我的手表有点点好看。

  林梓配文:我的手表也有点点好看。

  同时发出。

  林梓像是阴谋得逞,得意洋洋的牵着手送汪卿回家了。

  汪卿回到家后,林梓就去和老高他们会合了。回到房间里,汪卿又开始端详起手表,看着看着就不自觉笑起来,觉得整个空气都是甜腻腻的。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看见她和林梓的评论区都炸成一片了。

  老高评论林梓:我就说你们有情况吧~抛弃兄弟,见色忘义。

  小七:????我后悔了,我不想把你送给他了。

  林梓回复小七:晚了。

  小悦:怎么谢我??

  从前跟林梓和汪卿同班的同学都在评论区表达了他们的惊讶,还有一些是“我早就看出来啦”。

  汪卿翻看着一条一条评论,心里像蜜糖一样。

  “我的手表很好看!!”林梓突然发来消息,随着而来的还有林梓和手表的合照。

  汪卿也很配合,也和手表自拍了一张,“因为和我的是情侣款所以好看。”

  汪卿蹦到床上,激动的滚了几个圈,最后成功的把自己滚下床。

  学生时代的爱恋,没有太多的世俗气息,或许少一分稳重,但它最纯真。再便宜的东西,只要是和你有关的都能喜欢得不得了。我设想过千百遍我喜欢的人是怎么样的,但是遇见你之后才明白那些我所想的样子全部都是你的样子。因为是少年,不在意你能给我多好的生活,在意的只是你对我有多喜欢。喜欢你也不是喜欢你能给我多少东西,只是恰好你的少年感,撩拨了我的少女心。一个眼神一句话语,不用胭脂也能红了脸颊,简单存粹,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怀恋学生时代的爱情的原因吧。

  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汪卿林梓还没有遇见千万人,也没有见识过千万年,但还好,感谢你的出现,温暖了最美好的时光。遇见彼此,何其幸运,深感温暖。

  ----完结

  (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她是我同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她是我同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