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桔皮鹤
文抱忱2019-11-21 10:363,140

  从此,吕岩天天来到江边,吹笛和编钟合奏,吹着吹着就落下泪来,一天天过去,吕岩鬓角的头发都白了。吕岩吹奏的笛音越发喑哑,越发低沉,人听着都会心酸陪泪呢。

  钟洪听说了这件事,就到江边来劝慰吕岩,让他不要再来临江亭了,这样下去,只会自寻烦恼,情能醉人更能杀人,还是自寻善果为好。吕岩不听,还是天天过来,吹奏的笛音越发凄凉,云为之遏步,雨为之播洒。

  四方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偷偷来听,叹为妖异,也赞他为情种,只可惜丧魂落魄、太过痴迷,恐怕会丢了性命。

  侯爷和姬妾到临江亭游玩,看着江水东去,白云满天,很是逍遥得趣。姬妾中受宠的孙美人最为妖艳,依仗侯爷宠爱,谁也不放在眼里,心中又有一万个算计,总想着坑害他人。

  侯爷正好看到吕岩吹笛与编钟合奏,他眼中冒火,大发雷霆,下令推倒、砸坏了编钟。孙美人一句话,让人把编钟扔到江中去,好绝了这情种的痴念。侯爷拉住孙美人的手,赞不绝口,还是美人生了七窍玲珑心,这样一来,妖异必除,还治好个情痴,功德无量啊。

  眼睛红了,吕岩投江,潜水去摸编钟,江水汹涌,将吕岩卷到江心,吕岩呛了几口水,就要被江水淹没了。幸亏钟洪赶来劝导吕岩,看到吕岩投江,就拼死游到江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救上岸来。彩蝶也正好赶来,就和钟洪一起把吕岩送回家去。

  钟洪雇渔人打捞上来砸坏的编钟,抬回了家中。钟洪抚摸着自己亲自浇铸的编钟,一个个熔入爱女肉身的编钟,老泪纵横,泪水滴滴答答洒在编钟上,编钟上血色浸染,像是有了感应。

  “铃儿,铃儿,你总算回家了,”钟洪念叨着,“从今往后,你再不要和老父分离了,吕岩公子为了捞起你来,差点丢了性命啊。”

  等钟洪再到吕家打听吕岩的情况,吕岩竟然在当夜失踪了,四下寻访,杳无音讯。吕家的人都很伤心,以为吕岩一定是再次投江了。钟洪好生安慰一番,说吕岩不会做那样的傻事的,他还要给铃儿报仇,他一定是又去云游了。

  彩蝶听到吕岩失踪的消失,非常难过,多次到江边寻访,可哪里有吕岩的一点影子呀。彩蝶心里装着吕岩,就是在莳花除草之时也在念叨吕岩的名字,默默为他祈祷,愿他平安归来。

  吕家人、钟洪、药王父女时常相聚,也从未断了寻访,可是吕岩一年未归,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心焦、神伤,唯恐他真出了意外。

  第二年冬天,大雪纷纷,吕岩云游回来。吕岩人变了样,成熟洒脱了许多,头发灰白的更多了,眼角有了鱼尾纹,可是眼睛晶亮,看你一眼,似乎能将你看透一般。

  吕岩路过街头,正看到众人围观赛刘伶。光着膀子的赛刘伶夸下海口,自己能喝十坛酒不醉,还能让百花在严冬大雪天盛开。这个赛刘伶是个油嘴滑舌之辈,喜欢胡吹大气,天下没有他做不成的事,不过,为人还算仗义,爱出头,爱打抱不平,不畏权势。听不惯赛刘伶胡吹嘘,吕岩讲好和他在醉仙楼斗酒,一人十坛,谁先醉倒谁就服输。赛刘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却是满口答应,绝不当众服软,绝不当逃兵。

  汉钟离下凡来,到江城转悠,云里来雾里去,这一天正坐在醉仙楼粱上摇着扇子,查访往来之人。汉钟离看到吕岩气度不凡,生成仙骨,便有意点化他。

  汉钟离是一位了不起的神仙,是一位仙姥点化成仙的。汉朝年间,有一个姓钟离的员外。他为人慷慨大方,乐善好施,经常拿出金银接济穷人。一家四口,夫人贤惠善良,儿子正直孝顺。员外有两个儿子,长子名简,次子名权。有一次钟离权路见不平,打死了一个地方恶霸。员外不但没有责怪他,还倾尽家财,救下了儿子的性命。出了这事以后,钟离家日渐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仍一如既往地帮助穷人。这天,门外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婆,站在风雪中,浑身冻得直抖。钟离兄弟一见,赶忙把她搀进屋里,员外夫妇热情地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端来热气腾腾的粥,让她进食。谁知乞丐婆一住就是一年,根本没有走的意思。平时,她在员外家像主人一样,指手画脚,还把钟离家的东西拿去接济穷人。员外一家对乞丐婆的举动,不但毫无怨言,反而十分尊敬她。没过多久,员外夫妇和钟离简先后亡故,钟离权痛苦万分。就算这样,他对乞丐婆的态度仍然不变。乞丐婆被钟离权的行为所感动,找到他说:“自从我到你家,你家就一直倒运,我很不安,如今你家钱财已经散尽,我也该走了,日后你如果经过太姥山,千万别忘了来看看我。”乞丐婆走后,钟离权四处漂泊,除恶安良,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民间称它为义侠。一天,他来到太姥山下,正逢一个樵夫被猛虎追赶,马上就要葬身虎口。钟离权舍身上前,杀死猛虎,救下了樵夫。事后,他突然想起当年乞丐婆的话,找遍了太姥山,终于在鸿雪洞见到了她。两人见面,情同母子。乞丐婆盛情款待钟离权,泡了上好的绿雪茶,然后又取仙果给他吃。钟离权在山上逗留了一天,第二天执意要下山,乞丐婆一看他去意已决,也不强留。钟离权按原路下山,可是山上一切已经面目全非。路边的小树已经长成两人合抱那么粗了,山下原是一片沧海,如今已变成良田。他以为走错了方向,问耕田的农夫:“这是什么地方?”农夫告诉他,这里是太姥山的半山腰。他又问:“你听说过钟离权在这里打虎的事吗?”农夫听了哈哈大笑说:“钟离权打虎的事迹人人皆知,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至今已有两百多年,这个故事还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钟离权一听惊讶万分,忽然想起“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说法,知道那乞丐婆不是一般人,应该是个仙姥,便转身回到了鸿雪洞。还没到洞口,钟离权远远就看见仙姥和他的父母、哥哥,一家人正笑眯眯地站在洞口迎接他呢。仙姥告诉他,自己是太姥娘娘,奉天命点化他们一家升天。钟离权十分高兴,从此跟随仙姥修道,后来羽化成仙,人称“汉钟离”。相传他升天时留下的肉身,后来化作“钟离岩”。

  汉钟离笑吟吟看着吕岩和赛刘伶斗酒,一言不发,扇子轻轻摇动,阵阵清风生在梁间,两只燕子被惊起,翩翩飞出窗外。

  赛刘伶耍滑头,喝酒时把酒用飞快的动作泼在后面,吕岩装作不知。在一边旁观的贱三爷揭穿了赛刘伶耍滑头,自己捧杯灌赛刘伶。

  这个贱三爷在当地名头很是响亮,为人滑稽、多智,许多达官显贵都着了他的道,也是个市井中人,扶危济困,饶有侠名,最看不惯权贵欺压良善,哪里有危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有贱三爷灌酒,真刀真枪干过百杯以后,赛刘伶醉了,吕岩却是面不更色,谈笑风声,还在捧酒豪饮。活泼可爱的辛雪妹嘲笑赛刘伶输了,为吕岩喝彩,指着东倒西歪的赛刘伶哈哈大笑,大伙也跟着笑起来。贱三爷插科打诨,指着赛刘伶说了一些笑话,大伙笑得东倒西歪,气氛更趋热烈。

  众人正闹着,汉钟离变成一个老道士从梁上一跃而下。汉钟离向辛老板要酒喝,眨眼间就喝下一百杯,几坛酒见了底。慷慨大方的辛老板让人端来几十坛酒,让老道士尽得一醉。老道士千杯过后,还是若无其事,从小篮中取出一块桔皮,在酒楼墙壁上画了一只鹤。这只鹤脚高颈长,羽毛披拂,活灵活现,一阵风吹过,就会落地起舞一般。众人看了,不由啧啧称奇。

  老道士对吕岩说:“你百杯不醉算得什么,千杯不倒才是神仙中人,你还在这酒色财气圈里,扰扰尘世之中混得什么?”

  说完,扮作老道士的汉钟离走出酒楼,飘然而去,眨眼没了踪影。人们瞠目结舌,知道这是神仙人物,下凡点化凡人的。

  吕岩站在醉仙楼门口,看了又看,却寻不到老道士半点踪迹,不禁叹服,跪在地上,纳头便拜。

  吕岩在醉仙楼中坐下,望着桔皮画就的仙鹤,心潮起伏跌宕。吕岩心想这老道士仙风道骨、道貌岸然,飘然而来,飘然而去,自由自在,乐得逍遥,哪像自己为情所困,为仇所囚,终日不得安宁。如果自己真是与老道士有缘,修得仙法,去世独立,脱离尘网,真是可喜可贺,如同重生。只可惜老道士绝尘而去,自己终是无缘跟随。

  从此,吕岩心中有了一番计较,心念仙缘,放下俗事,终日读那黄庭古卷、道德经书,对什么都淡了许多。

继续阅读:第6章 牢狱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