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花藤屋
文抱忱2019-11-26 09:202,183

  彩蝶最先发现吕岩失踪了。吕岩到花园赏花后,没有回家。吕家两天没见他了 。彩蝶觉得事情蹊跷,问题可能是出在自家花园了。花园很是神秘莫测,彩蝶曾睡在花丛之中,自然了解其中的一些神秘未知之处。

  彩蝶在花园中转来转去,可是并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只好闷头回屋了。

  花藤屋中,白牡丹穿上衣服,喂吕岩喝了解药茶,给他扣好衣襟,扶着坐起来。吕岩好一会才醒过神来。白牡丹拉住吕岩的手,温语相告。

  “郎君这两日和为妾相伴相怜,真是情投意合,既已比翼双飞,连理枝生,何不就此做个长久夫妻,三媒六聘将妾身娶回家去。”

  “……”

  “妾身一定天天伺候郎君起居,叠被铺床,沐栉饮食。妾身貌虽丑陋,却也温柔体贴,倾身侍奉,总能让郎君快乐。”

  “……”

  吕岩喝了迷魂汤,意识模糊,恍兮忽兮,如堕雾中,只当白牡丹是一个柔情女子,对自己百依百顺,就伸手将白牡丹抱住,同时亲吻她的俏颊、眼睛,再不肯放松一丝。白牡丹见吕岩喜欢自己,快活死了,也抱住吕岩。吕岩被白牡丹美色所迷,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她,年轻后生爱美色,也是人之常情,又是被迷魂汤灌了,自是丧了本性,只是一味由着自个性子来。

  又寻了一日,彩蝶终于发现了花丛中的花藤屋,花藤屋圆圆的屋门掩映在花丛下,很难发现的。花藤屋屋门紧闭,没有声息,彩蝶走上前去,用力敲门,却没人应门。圆圆的门上有一个牡丹花形,彩蝶知道这一定是白牡丹花妖作怪了。前次,花妖们惩治杨衙内,立了大功,彩蝶心中是感激的。可是白牡丹花妖这次是走远了,怎么能把吕郎霸为己有呢?别的不说,这花园是药王、彩蝶每日辛勤浇灌,才生出这许许多多鲜妍的花朵来的,岂有自家的花儿抢女主人情郎的道理?

  彩蝶越想越气,用力敲门,还呼喊白牡丹的名字。白牡丹正解吕岩的衣襟,想成其好事,没想到女主人叫门来了。白牡丹放开吕岩,跺了跺脚,恨自己太优柔寡断,前一日本就可和吕岩生米煮成熟饭,成为事实夫妻的,怎么就羞答答的,没做下事来呢。

  白牡丹打开花藤屋的屋门,向女主人拜了下去,彩蝶不理他,直冲进屋去,看到吕岩没事,这才放心。彩蝶看吕岩精神恍惚,就推他倒下,让他好好休息。彩蝶走到屋门口,呵斥白牡丹离开,白牡丹又拜了两拜,这才恋恋不舍走出花藤屋去。

  彩蝶关上屋门,回到床前,温情无限地看着吕岩,她摸了摸吕岩的额头,发现没有没有发热,这才放心。吕岩顺势握住了彩蝶的小手,再也不放开,彩蝶羞怯地想抽出手来,却又舍不得离开吕岩温暖的大手。

  吕岩因为迷魂汤药性未失,心依然迷着美色,就坐起来,将彩蝶抱入怀中,热烈亲吻起来。彩蝶轻声呻吟,娇羞无限,她早就心慕吕岩,如今得情郎如此爱怜,怎能不喜,怎能不爱?

  ……

  得到彩蝶的一切后,吕岩喝下的迷魂汤药性大半解掉了,他看到彩蝶躺在自己怀里,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荒唐事了。

  吕岩药性去后,十分后悔,他还在爱着青梅竹马的钟铃儿,怎么就在迷梦中把彩蝶当做钟铃儿,铸成了大错?

  吕岩面如土坏,跪在地上,恳请彩蝶原谅。彩蝶听吕岩一再道歉,跪地不起,就明白他不爱自己,心中还是爱着别人。彩蝶十分伤心,痛哭起来,匆匆穿上衣服,飘然离去。

  吕岩深爱钟铃儿,却误了柔情女儿彩蝶一片深情,他和钟铃儿的爱真是矢志不渝,当得“钟笛和美,两情不渝”八个字,有一首新词《鹧鸪天。钟笛情韵》写得正是两人千古罕见的眷眷深情:“明月疏星人去远,少年尚酌酒不干。风前怨笛咽林木,醉里泪零倒衣冠。人犹在,且消闲。蝶影梦踪可追欢。红颜白发相牵挽,夜夜相思寒星天。”

  钟铃儿红颜已逝,吕岩少年白头,寒星缀空,望空思人,夜夜相思其苦可知。

  吕岩从花园深处花藤屋中走出,无颜面对药王,遮面奔出。药王只看到吕岩一个影子,心中疑窦丛生,爱女也不见了,药王心中空落落的。

  十天了,彩蝶还是杳无音讯,药王到吕家询问,吕岩只好说出自己有负彩蝶,使她气恼出走。吕岩跪下,连磕响头,求药王原谅自己。药王长叹一声,拂袖离去,心中好不难过,这次可是真的走失了爱女,心中如油煎,如刀割,真是痛到了极处。

  吕岩后来每日到江边游荡,烦心时,就取出笛子吹奏一曲,原来的《凤求凰》再也不愿吹奏了,一时悲伤钟铃儿之死,二是累彩蝶出走不归,怎么还能吹奏一句呢?

  吕岩心中悲苦,又演绎出一首新曲——《蝶恋花》,将药王花园、花藤屋、彩蝶献身、飘零而去等等情景融入其中,每日翻来覆去吹奏不歇。

  人言道这吕岩是何苦呢?钟铃儿已死,美丽温情的少女彩蝶真心相爱,以身相许,他怎能不动情,怎能不怜惜,怎能舍得彩蝶孤身出走呢?两人岂不是又一个好姻缘,何必自苦、自悟,何必自伤、自怜?

  时光由春到夏,又由夏到秋,彩蝶还是杳如云鹤,没半点音讯,吕岩斑白的头发,又白了一层。药王的头发全白了,思念女儿,他大病了一场,吕岩到床头伺候,天天说话,给他开脱,慢慢才将养好了。药王拉吕岩的手,劝他娶了女儿,一旦女儿回来,就娶她进门,一对情侣从此再不要生变故了。吕岩为了哄药王欢心,就答应了。可是彩蝶根本就没有消息,让人思之发狂,让人愁生白头。

  吕岩写了一首悲词《江城子。晚秋眺远》,抒发心头恨憾——

  “霜林醉红动离愁,雁过头,泪难收。无字锦书,碧水撼孤舟。江心携手岛上行,定情处,长空悠。 衰草芦花鸟啁啾,楚天秋,恨不休。夕照残红,鸥鸟落荒丘。便是海潮衷肠洗,醉醒后,盼回眸。”

继续阅读:第9章 赛刘伶和贱三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