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铜鹤
文抱忱2019-11-29 16:081,914

  吕岩回到家乡后,先去钟家看望钟洪。钟洪苍老了很多,脸上皱纹越发密和深了,钟洪和蔼可亲地看着吕岩,看着这个成熟起来的英俊少年,心中百味杂陈,心里想如果钟铃儿还在,两个孩子如今一定成了婚,肯定是一对神仙眷属的,可叹世事弄人,钟铃儿已死,吕岩还是难忘旧情,孑然一身,自己衰老不堪,很可能不久于人世,真是应了那句话“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两个人开始下棋。吕岩很久也不下得一字,思路再不像以前那么敏捷了。几个时辰后,一局终了,两个人下和了。

  钟洪看吕岩消沉,就耐心劝慰吕岩说:“世事如棋,人亦如棋,人如棋可活可死,人死不可复生,棋死不可再活,世事变幻如浮云,棋局输赢重来过,人不可因输了这一局,就不再来。人世是有煎熬,人生也有磨难,熬过去就要豁达起来,磨过去就要畅快起来,攀上山峰,必看四下山景秀美如画,越过心坎,也必看以后生活甜美如蜜,所谓苦尽甘来呀。”

  吕岩仍然黯然无语,目光躲闪着老人的目光,身子微微颤抖。

  钟洪自觉下了大狱并痛失爱女后身体大不如前,把那组砸坏的编钟取出来,重新铸成了颈上挂着一个铃铛的铜鹤。钟洪怕吕岩知道,把铜鹤藏在小屋中,每日抚摸,伤心落泪。不自觉,钟洪病了,日益危重。吕岩得讯,过来服侍,每日煎药、哺汤,殷勤无比,比亲生父亲还要周到几分。

  钟洪自知时日无多,派街坊偷偷找来醉仙楼辛老板,让他取走了铜鹤,唯恐吕岩看到,为此伤情。又过了半月,瘦骨嶙峋的钟洪在吕岩怀中死去。吕岩大哭一场后,尽极哀荣,风风光光地安葬了老人,又在坟前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才回了家。

  吕岩到醉仙楼饮酒,辛雪妹照顾吕岩非常周到,经常用含情的眼睛看着吕岩。吕岩和小表妹谈天说地,有时还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对她的心意只是装作不知道。辛雪妹心里爱恋吕岩,恨不得明日就嫁了表哥,可是看着表哥日渐消瘦,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好不痛心,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辛雪妹在醉仙楼的储藏间发现了铜鹤,觉得很漂亮,就偷偷拿了出来,放在吕岩的酒桌上,给吕岩看。

  吕岩看到了铜鹤,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那铜鹤好似和自己前世有缘一般,自己想是养鹤人、控鹤人,每日与鹤为伍,每日喂鹤、放鹤,画鹤、写鹤。吕岩胡想了一通,就是觉得这鹤亲切,与自己相能相得。

  辛老板看到辛雪妹把铜鹤拿了出来,让吕岩看到了,想到钟洪的嘱托,就狠狠斥责了辛雪妹一顿,辛雪妹被训哭了,才算作罢。

  从此吕岩每天坐到铜鹤前饮酒,喝到很晚才离开。一天,吕岩喝酒时,竟发现铜鹤眼中滴下泪来。吕岩心中酸楚,想到自己孑然一身,钟铃儿悲惨死去,想到钟洪病死,也大哭起来。又取出韩湘子所赠的玉笛,吹奏了一曲《凤求凰》,缠绵悱恻的爱情乐曲响起,鹤眼中泪流得更快了,后来泪水竟然变成了血色。吕岩哭罢,大杯痛饮,最后喝得大醉。

  在毛女洞中过了一段时日,彩蝶和毛女处得很好,亦师亦友,两只绿毛龟也凑趣贪玩,给她平添不少乐趣。可是有一天,彩蝶想念老父,想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甚是可怜,就向毛女告假,要回家看望老父。彩蝶告别毛女回到家中,照顾药王起居,好生伺候,药王得慰,饭吃得多了,觉睡得足了,身体强健起来,又开始灌园侍花,每日在园中赏花、弄药,做起老本行来。彩蝶偷偷打听吕岩的消息,得知他最近很是消沉,每日对着一只铜鹤吹笛、饮酒,衣、发肮脏,面容憔悴,了无生趣,彩蝶听了心里很是难过,总想着怎么安慰他一番,怎么帮助他渡过难关、心坎。

  药王知道女儿的心思,那一日晾晒药材,趁便向彩蝶讲起中药来。

  药王说:“中药有君臣佐使四味,相生相克,良药苦口却利于病,人生有苦辣酸甜咸五味,情味最苦,却又最甜,吕岩尝过最甜之情,又经历最苦之事,日后必然会苦尽甘来,或者看透世事。哎,彩蝶你也应该看透了,最苦处却是最甜处,百味尝尽还是苦味最得悠长,你要明白啊。”

  彩蝶听了父亲的话,心胸为之一开。

  彩蝶开悟说:“药味虽苦,却能治病,加一分即是毒药,少一分却无用处,情苦,情苦,情味最苦,情毒,情毒,情即是毒药,减去一分,却为良药,却是良方。”

  药王看女儿想开了,开怀一笑。药王父女每日灌园、侍花,采药、捣药,却也自得其趣,自得其乐。

  彩蝶偷偷去醉仙楼看了几次吕岩,却没敢露面。彩蝶看到吕岩头发又白了不少,衣衫不整,面容枯黄,眼神痴呆,和街头的疯男疯女倒有几分相似,不禁心焦、伤神,为吕岩洒了不知多少次泪,想劝吕岩看开些,却又不好出面,不好开口。

  一首《踏莎行》,正说出痴男怨女情苦乃至情毒之处:

  “鹤唳云霄,幽楼肠断,落霞觑手中残卷。啼痕重血浥诗篇,月华可记同心愿。桐影斑驳,兰花香淡,薄衫月下芳魂现。夜雨淅沥点心愁,相思可入幽冥殿?”

继续阅读:第13章 石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