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灰兔
洛鱼2019-11-20 14:512,563

  “你继续摘呀,快点啊……呵呵!”

  银铃般的笑语声,来自身着彩裳略显孩子气的琥珀。

  一株小果栽上挂满红色鲜果,小灰兔蹦哒一下摘一枚,琥珀便蹲在旁边抢一枚,还边抢边嬉笑。

  小灰兔许是着实眼馋那红果,被抢了只能干瞪眼,随后继续蹦哒继续摘,当然也继续被抢。

  如此情形七八次过后,小灰兔该是气红了眼,因为果栽上能够着的红果已经被摘完了,自己却一个没落着,便跃起跳到琥珀手臂上咬了一口,然撒腿跑了。

  随后便传来了琥珀那震彻鬼宫的嚎啕大哭。

  “二公子饶命!”

  厅中婢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惶恐道,而婢女们身前坐着的是一个全身黑衣黑布遮脸的男子。

  “你们俩是自己来,还是由我代劳,或者等师傅回来亲自动手?”

  黑衣男子冰冷的话一出口,婢女们瞬间脸色煞白。

  说话的男子名为暗夜,是鬼婆的二弟子,除了见小姐琥珀之外,平时从不轻易露面,每次见琥珀也大多是单独的,所以除了鬼婆之外,无人知晓暗夜的长相、年纪、本体以及修为,通常能这般让暗夜出面的人,也都是个死。

  可比起暗夜,婢女们又更害怕鬼婆,若是鬼婆未出山的话,她们俩现在怕是已经消失了,鬼婆的狠,在佘山所有妖的眼里,都是一种致命的恐惧,这一点,曾在鬼婆的大弟子破风身上见证过。

  不过鬼婆的狠又与琥珀是息息相关的,狠也狠在所有对琥珀有半点伤害之人,至于这中间有何关联,旁人便无从得知了。

  涟溪跪着不语,比起害怕,她更多的是自责没有照看好主人,公子若真要处罚她也无怨言。

  “二公子饶命,奴婢未照看好主人是奴婢该死,但还望二公子以大局为重,现山中由二公子做主,主人受伤,婆婆也定会处罚二公子你的。”

  着褐色衣裳的灵音就一向较胆大、机灵,明白此次之事本是生机无望的,但因鬼婆不在山中,所以有可能在九死一生中找到一丝回旋的余地。

  暗夜端着桌上的白瓷杯,晃了晃茶水,慢悠悠言道:“你管得太多了。”

  灵音紧了紧汗湿的手,“奴婢该死,但奴婢讲的也确是事实。”

  “把事情处理好,师傅回来我自会领罚,无需你替我操心。”道完暗夜瞧了眼灵音,颇有城府的一只百灵鸟。

  “奴婢不敢,可…可二公子即便不为自己着想,至少也该先查清楚是何人咬伤了主人,到时再处置奴婢们也不迟,如此奴婢也能死得明白。”

  暗夜默了片刻,道:“好,不过你应当明白,在佘山不论何人,该死的我都不会让她有活着的机会。”

  其实暗夜晓得灵音在拖延,但暗夜不在乎这片刻时间,让她们死得明白些也好,反正在佘山该死之人,暗夜自认没人可以逃得掉。

  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暗夜带着两个婢女到内阁找琥珀询问情况,岂料琥珀的回答竟是……

  “一只老鼠!”

  暗夜回过头瞧了瞧两名婢女,在佘山修炼的种类繁多,自己显少露面,所以不怎么清楚都有哪些妖兽。

  灵音立即会意,便告知佘山中修炼的老鼠只有苍应,妖丹中期的修为。

  “把他带来,活的。”暗夜似有意的强调了后两个字。

  灵音顿了顿,道了声是便已前去。

  暗夜瞧了眼站在一旁未开过口的另一名婢女涟溪,问道:“你不去?”

  暗夜会如此问,是因为灵音也只有妖丹中期的修为。

  未料到二公子会突然问自己,涟溪一颤,“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去。”

  暗夜却又摆了摆手,“算了,那么聪明的人,若真要动手,应该也不需要你。”

  涟溪不懂暗夜的意思,可也不敢多问。

  在暗夜看来,灵音聪明又有城府,在同期的对手面前,若是真动起手来怕也绝不会吃亏,倒是眼前这个有妖丹后期修为的涟溪,修为够高却软弱胆小,颇有些让人失望。

  未等多久,灵音便带着一个灰衣老者前来,老者进来便先向琥珀见了个礼,见称「姑娘」。

  这是鬼婆的规定,在佘山除了暗夜唤「小姐」,涟溪、灵音唤「主人」外,其余见过琥珀之人都唤姑娘,因在鬼婆眼中他们未有唤琥珀为主人的资格,修真界向来是论修为说话的,尽管琥珀是个凡人,无太多灵智也无修为,可鬼婆如此护着,无人敢不从。

  “不知前辈召苍应前来是有何事?”

  苍应这声前辈是指暗夜,虽看不出暗夜修为,可当年暗夜与破风大战时,多数在山修炼者都曾目睹,苍应相信暗夜的修为绝对在元婴之上。

  但更恐怖的是暗夜竟远远不敌破风,可鬼婆一出手,片刻左右便灭了破风,之后还在众人前亲手将破风抽魂炼魄,直至他灰飞烟灭。

  所以,鬼婆的修为是最让人摸不透的,而鬼婆的狠毒也是最让人胆颤的。

  在佘山,任何人都不敢对鬼宫之人有半点的放肆,尤其是眼前这位姑娘。

  “可是你咬伤了小姐?”暗夜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实则若苍应承认,暗夜绝不会再给苍应任何说话的机会。

  苍应一听,吓得两腿一哆嗦跪在了地上,他怎敢咬伤姑娘,当年破风不就是因为无意伤了姑娘才会有那般下场,即便破风是鬼婆的大弟子。

  不过还未等苍应回答,琥珀便抬起头,摇了摇头意示着不是苍应,然又低头轻轻的吹着自己手臂被咬处,她不明白为何暗夜不肯让婢女来帮忙处理一下伤口。

  暗夜正疑惑,一旁的涟溪弱弱的站了出来解释道:“回二公子,有一回奴婢陪主人玩耍时刚巧碰到了苍应,奴婢告诉主人苍应是只老鼠,主人好奇,所以那时见过苍应的本体。”

  苍应听到那段过往,倒吸了几口凉气,涟溪未讲的细节当然是姑娘非要他现出原形,然抓着他的本体玩耍了很久,又捏、又扔还拔了不少的毛,伤是没伤到什么,就是吓了个半死,自己好歹也是妖丹中期的修为,在山外大部分人眼中,那也是跺一跺脚地动山摇的,可在佘山……唉!

  “既不是苍应,小姐又何以确定咬你的是只老鼠?”暗夜又转头向琥珀问道。

  对于眼前的小姐,暗夜很伤脑筋,小姐灵智极少,说穿了就相当于一个智障孩童,可关键是她脑子又时好时坏的,所以一方面小姐的话你不得不信,另一方面小姐的话又着实让人信服得很难为情。

  只见琥珀认真的比划了个大小的手势,然坚定的答道:“它同老头变的老鼠一样,这么大。”

  暗夜微叹了口气,脸色有些无奈。

  灵音讲佘山的妖兽中只有苍应一只老鼠,这点她们绝不会弄错,那关键便在于琥珀认错了,鬼婆为琥珀的安危着想,显少会让她走出鬼宫,而琥珀记住的兽禽草木也甚少,以至于许多兽禽她也无法分辨出究竟是何物。

  暗夜对苍应道:“下去吧。”

  苍应道了声“是”,便战战兢兢的退下了,起身时腿还在哆嗦。

  下一章(破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