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辛家
洛鱼2019-11-20 14:412,199

  ​“小姐,你不是一直想飞起来么,我可以教你。”

  “当真?”

  “当然!”当然是假的,琥珀一个无修为的凡胎怎能御器飞行,给她一个法器飞上天,她也准能摔下来,权宜之计,分散琥珀的注意力罢了。

  “喏,这个给你,这可是个宝贝。”暗夜边道边递予琥珀一把小木剑,“你只需拿回房中去好好参悟参悟,等悟透了便立马能飞起来了。”

  琥珀用了一种甚是复杂的眼神瞅了瞅暗夜,又瞟了眼小木剑,又再瞥向暗夜,然摇了摇头。

  暗夜冷不丁的咽了下口水,若不是自己瞧着琥珀长大的,就琥珀适才的那个眼神,差点让暗夜怀疑自个才是个傻子。

  “那……要不我出山去给你买些好吃的?”暗夜忙又道。

  “你带我去么?”

  暗夜坚决不行的表情很明显。

  琥珀脸一拉,“我就要你那个发光的东西。”

  暗夜哑口,忍了忍仍是再接再厉道:“除了出山和发光的东西之外,小姐要什么?”

  “我要告诉婆婆,你偷看我洗澡。”

  暗夜一手撑着桌边,一手抚了抚胸口,无形的内伤最是严重,得压压血先。

  如此僵持了半刻,暗夜虽千般不动,但琥珀又万般威胁,好在快要提刀抹脖子之前,让暗夜想到了一出或许能引开小姐注意力之计。

  “对了小姐,我来时路过清池正好瞧见你养的那只乌龟正在生蛋呢,适才一忙便忘了同你讲。”

  琥珀头一偏,有些蹙眉道:“可那只乌龟是公的呀!”

  咳、咳……,暗夜一口鲜血卡在喉咙,失策吗?不不不,是丢人现眼。

  暗夜此时的心情别提有多糟心了,在琥珀面前自己活的不如龟啊!别人何时见过这么孙子的自己,自己都不曾想过有这么一日,惭愧,甚是惭愧!

  “灵音告诉我所有公的东西都不能生娃娃的,原来下蛋是可以的呀!”琥珀眨巴着眼睛道完便欢快的跑了。

  这边还未惭愧完,那边又莫名奇妙的走了,暗夜觉得绝对没有比这更糟心的感觉了。

  可是好巧不巧,抬头才发现,涟溪愣愣的站在门外,暗夜一惊,自己装孙子的一面让这名婢女瞧见了?

  那是肯定的,从涟溪那憋红的脸上便可看出,她是有多想笑啊!

  暗夜强忍着掐死涟溪的念头,恢复以往的严肃冷声道:“事情查得如何?”

  “回二公子,已经查到了,都在殿外等候二公子发落。”涟溪低头回道。

  “带进来吧!”

  暗夜瞅了瞅涟溪,终是忍住了想问的那句「来了多久?」只怪自己大意,因为琥珀的胡搅蛮缠乱了心神,以至于一个妖丹后期站到门口都未发觉。

  “是”,涟溪也松了口气,手心全是汗啊,真怕二公子会问自己来了多久,因为自己真的来了好一会了,不然腮帮子怎么会憋的生疼呢!

  涟溪与灵音领着辛家五口,辛免、其夫人还有两个儿子和一只未幻形的灰兔一起进入大殿中。

  辛家见到暗夜便齐跪于地,辛家之主辛免开口就道:“前辈饶命,夫人前些时日产下一胎,但无妖根,所以我们便将其弃之山中,让他在佘山自生自灭,不曾想他竟然跑到鬼宫咬伤了姑娘,看在我们不知情且主动坦白交出的份上,望前辈能饶我们一命。”

  在灵界,无论是人或是飞禽走兽,如果生下来无灵根或妖根,便等于是个凡胎,若未有什么好的际遇,也就如凡世的普通人或走兽一般,生老病死,六道轮回。

  暗夜未理会辛免的话,只淡淡的瞧了眼被藤条捆绑起来的灰兔。

  辛免忙又道:“这孽畜咬伤姑娘后便跑回家中告诉了夫人,小人猜想那被咬之人许是姑娘,便马上押着这孽畜前来交予前辈处置,刚巧在半路遇到两位姐姐。”

  辛免在佘山多年,自然也是晓得咬伤姑娘是何等严重之事,一旦被查到,可能全家都逃不了魂飞魄散的下场。

  幸得此次鬼婆不在,由暗夜前辈做主,自己主动交出,更甚至等会自己亲手解决那只孽畜,那样前辈兴许就不会再怪罪其它人,即便怪罪也应当罪不至死,总归会有一线生机。

  辛免是这样认为的。

  暗夜蹲于灰兔前,伸手放于灰兔的头顶暗施一丝灵力,若是一只普通的兔子自然受不住灵力的灌入,应该会当场死去,但若它真的无意食了琥珀的血液,身体上应该会有某些变化,自己便能察觉出来。

  暗夜心中一紧,果不其然,本可致兔子于死地的灵力非但没有杀死兔子,反而被反弹了回来,身体中似乎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虽然小,但很强。

  “很好。”暗夜轻道了声便站了起来,未让任何人瞧出自己的试探。

  一旁的婢女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二公子为何会表现出一副宽宏大量的神态来。

  但辛免却因为此话放下心来,只以前辈是认同自己的表现,如此看来自己应当就不至于受牵连了,便道:“这孽畜胆敢咬伤姑娘,死不足惜,小人不敢劳烦前辈动手,就让小人代为处置。”话落,辛免便已厉掌出手。

  一旁的夫人眼眶泛红,嘴角欲张,即便是只未有妖根的兔子,终究也是自己怀胎生下的孩子,总少不了那一份母性,只是没得选,最终未开口。

  相比不同的是辛免,未有任何不舍,满眼都是致他死的狠毒,还有旁边嘴角带笑,抱着看戏心态的两个所谓的哥哥。

  辛免这一巴掌终是未能打下去,因为暗夜不会让任何人察觉到那只灰兔的体内已经起了变化,即使那些人等会都将成为死人。

  “不知前辈为何拦住小人?”

  暗夜的出手阻拦让辛免很是不解,一只普通的兔子罢了,一巴掌拍死,便可以了结此事了。

  暗夜淡然问道:“你杀死自己的孩子,就未有一丝不舍吗?”

  “这孽畜本就该死,再者又无妖根,留有何用,当初若不是夫人阻拦,出生时小人便捏死他了,如今也不至于闯祸连累全家。”辛免眼瞧着兔子恶狠狠道。

  下一章(密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