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暗夜
洛鱼2019-11-21 11:312,317

  鬼婆猜测过可能与那镇天刀有关,镇天刀是把残兵仙器,它的威力极大,甚至传言有破开异界的能力,可就算是因为那夜段孤天的一刀无形中破开了异界,鬼婆也想不明白,未有接引之力,琥珀的魂魄又怎能重回真身?

  此时的琥珀虽然思维换主不再痴傻,却又算不得真正的醒来,因为还差了那个最关键的天魂,可偏偏怎样都寻不到那个魂魄的所在之处。

  “婆婆……”见鬼婆一直望着自己不语,琥珀心里怵得慌,只能挥手唤了句。

  鬼婆回过神,道:“你在这鬼宫可还习惯?”

  琥珀叹了口气,正要向鬼婆诉一诉这鬼宫的百般无聊与灵果的难以下咽时,又听得鬼婆悠悠道来一句:“不过也没关系,待个几百年也就习惯了。”

  琥珀:……

  “这些时日,你可有想起些自己的过往?”鬼婆又问道,其实鬼婆心里又如何不知琥珀已思维易主,只是想看看她是否记得凡世之事。

  琥珀摇了摇头。

  鬼婆瞅了琥珀一眼:“不记得也罢,那我便同你讲讲吧!”

  呃!琥珀一愣。

  “怎么,你不想晓得自己的身世?”

  琥珀瞟了瞟鬼婆那即便是虚影也透着严肃的脸,心虚的回道:“想,自然是想的。”

  讲真,对于身世之事,琥珀原本一直在纠结,虽总觉得哪不对劲,可到底也未想起些什么过往,便也就不太放入心上了,反正日子照过着。

  不过初时琥珀也有想过要同鬼婆讲自己的感受的,只是在与涟溪多次谈及鬼婆的话语中,早已一点点磨灭了那个想法,自己还是安生的当自己就是琥珀吧!

  “你是我二十多年前在外山中捡回来养大的,那日在鬼宫误闯了禁地被传送了出去,等我找到你时,你便是如今失忆的模样了。”鬼婆言简意赅道。

  琥珀点了点头,看似认真的听着,可心里却有点犯愁,这样的身世自己真的是未有任何印象,总觉得同自己脑海中模糊的画面有出入。

  不过关于身世之事,鬼婆道了这么一句后,似乎也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打算,而是另问道:“可还有其它想知道的?”

  琥珀想了想,“我……是人是妖?”

  方才鬼婆讲自己是被捡回来的,但并未说明自己是人是妖,琥珀晓得涟溪是妖,也晓得在佘山修炼的都是妖,所以也曾一度怀疑自己同样是妖,只是问了涟溪发现她竟然不清楚,那此时正好问问。

  鬼婆默了默,“你不是妖,若是未有其它问题,那你歇着吧,这些时日你且先在鬼宫待着,等我出关了会替你做好安排的。”

  “别走~~”鬼婆正要化符而去,琥珀却急道。

  鬼婆诧异的盯着琥珀。

  “呃、那个……您把暗夜放了吧!”这两个多月来,琥珀没有一日忘记过涟溪讲的暗夜其人。

  “有何事要吩咐他?”

  琥珀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没,只是觉得他怪可怜的。”

  鬼婆无声的瞟了琥珀一眼。

  瞟得琥珀甚是心虚,但还是矜持的道:“我听涟溪讲是因为把我弄丢了您才会罚他的,你看我这不都回来了么,想来也就没有再罚他的必要了吧!”

  “无碍,小惩罚而已,几年便好。”

  咳,琥珀一口老血飙了出来,“我饿,想吃饭。”

  …………

  凉亭中,琥珀倚在栏边发呆,脑海中还在想着今早被惊醒的梦,一个自己感觉即熟悉又陌生的梦。

  似乎是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一段若有似无的摇铃声,然后熊熊烈烈的大火肆虐的吞噬,漫天火光似血般映红天际,琥珀感觉自己仰面倒进了大火中,而眼睛却紧紧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高台上,那个墨绿长袍的背影。

  他,究竟是谁?

  视线越来越朦胧,身影越来越模糊,一片血色的花瓣掉落在脸上,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凄凉,然一声带泣的悲鸣惊醒梦境。

  “主人,你为何一直心神不宁的在发呆啊!是等二公子等得不耐烦了么?”

  涟溪的话,拉回了琥珀的思绪,鬼婆昨夜虽只是用张符露了个脸,但好在最后答应了免去暗夜的责罚,所以今日应该是不用再吃那该死的灵果了,琥珀拍了拍脑门,挥散掉脑中的梦境,问涟溪道:“这暗夜怎的还不出来?你说他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琥珀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可涟溪却急道:“不会的、不会的,应是有其它事耽搁了,主人召见,二公子怎敢怠慢。”

  琥珀一愣,突然发觉这涟溪在讲起鬼婆时,除了惧怕便是更惧怕,但提起暗夜其人时,涟溪的眼里是惧怕中又带一丝的眉眼含笑,平时倒并未怎么注意,可今日涟溪脸上那一丝情愫却好像甚是明显。

  琥珀拿起一个灵果啃了一大口,又仔细瞧了瞧涟溪,嗯,着实是如此!

  从涟溪这娇羞的神情来看,琥珀想涟溪多半对暗夜有那么些倾心之意,而涟溪虽为婢女,年纪也老了点,不过模样却长得十分娇小灵秀,因此琥珀觉得能让涟溪瞧上眼的暗夜,怎么着也应当是那种身高八尺、衣冠楚楚、相貌堂堂之人。

  而这类男子向来注重衣着仪表,碰巧今日的暗夜又迟迟不见出来,因此琥珀认为暗夜可能也是好一番拾缀去了,等刻意装扮了一番过后,会用一个很优雅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虽然涟溪未提过,但琥珀是如此猜测的。

  一身黑衣黑布遮脸的暗夜缓步走来,琥珀蹙了蹙眉,这与预料的完全相反,连长什么模样都瞧不出来,真是失望啊!

  于是,琥珀朝暗夜扔了个果核出去,以示自己小小的不满,只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果核竟然让暗夜跌了个狗吃屎,涟溪你真的确定这就是你眼里那个很强大的暗夜公子?

  呃……强大、果然很强大,由此可见琥珀此刻那溢于言表的失望之情,和眼中加杂着的对涟溪深深的同情之意。

  “小姐,你可还好?”情形虽然有些难堪,暗夜却还是从容的站了起来,眼神中也未有丝毫埋怨。

  见暗夜上前便询问自己是否安好,完全不提方才之事,琥珀又生出一丢丢的愧疚之感,便和气的答道:“蛮好的,吃不饱、睡不香、死不了!”

  琥珀觉着自己回答得还算平和,就是不知道为何把暗夜给怔住了,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愣是好一会没转眼。

  下一章(调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