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冤家路窄
洛鱼2019-11-23 10:472,188

  “你站住。”这声站住是那个小师妹喊的,冲琥珀喊的。

  这是招谁惹谁了?琥珀不悦道:“有事?”

  “你住这?”

  琥珀不耐的“嗯”了声。

  小师妹走近琥珀,“我给你双倍的银两,把你的房间让给我。”

  琥珀不予理睬,转身上楼。

  “你……哼!一个凡人,也配摆架子。”小师妹气道。

  这话有些伤人,听得也不大痛快,大抵又是一个瞧不上凡人的,所以越是如此,琥珀越是无视。

  “你这下贱的凡人,给我站住。”小师妹又怒道。

  哎呦喂这语气,琥珀不得不顿住步子,准备好好说道说道。

  涟溪却先往前一步,力斥道:“对我主人讲话客气点。”

  “主人?”小师妹扫了涟溪与雨燕一眼,然后似笑非笑道:“一个凡人,竟然有两只灵兽,呵……”

  是以,琥珀再次看到了嘲笑的神情。

  怎的,自己就这么像个傍修士的主?琥珀很想对涟溪和雨燕讲,削她,给我狠狠的削她,可也只是想想,此刻空明不在,琥珀估莫着两婢女不是对方四人的对手,而且空明也叮嘱过郡都城是个很混乱的地方,处处得小心行事,只得咬了咬牙忍住让婢女动手削人的念头。

  稍平息了会怒气,琥珀便扬额道:“凡人又如何,至少我能住在这郡都城最好的客栈。”

  小师妹脸一绿,“你……不知死活。”

  琥珀忙往涟溪身后退了两步,瞧那小师妹的架势,八成是要操家伙干架了,琥珀嘴上强硬是一回事,真要干起架来,那赶紧躲才是王道。

  “小师妹,别胡闹。”又是那师兄的一声呵斥。

  “我小师妹有些任性,得罪之处,还望姑娘见谅。”那师兄双手作揖对琥珀道。

  任性?见谅?在琥珀看来,这位师兄看似明事理,但都是表象,真明事理又怎会等到此时才开口阻止,所以也定然不是什么善茬。

  琥珀一摆手,“好说,别让我再遇到你们便好。”

  “你……”

  “小师妹”,又被一声呵斥打断,“走吧!”。

  那小师妹走时瞅琥珀的眼神有些不友善,琥珀直接转身,不带搭理。

  上楼前,琥珀瞄了眼柜台的掌柜,不简单的人啊,堂中几位客人或看热闹或事不关己当没瞧见也就罢了,但有人争吵掌柜都能那么平静的瞧着戏就复杂了,何况他的眼神好像一直在往那个小师妹身上打量。

  回到客房,琥珀一脸吃瘪的坐下,毕竟心里还是有些气闷的,涟溪忙倒了杯水,琥珀端起茶杯一口饮尽,问道:“虽说气势上勉强赢了,但若是我未忍住真让你们动手,结果我们是不是会很惨?”

  “不,他们会……”,涟溪干脆的答道。

  琥珀的眼神中透着怀疑。

  一旁的雨燕则坚信的讲:“主人,他们可能未看出涟溪姐姐的修为,若是知道了,哪里还敢对主人这般放肆。”

  “真的?”

  雨燕点了点头,“嗯,他们许是瞧着奴婢的修为很低,便就认为涟溪姐姐的修为也不会太高,所以……”

  “你俩修为相差有多大?”琥珀好奇道。

  “奴婢才化形初期,就算奴婢运气很好,至少也需六、七百年以上,方能到涟溪姐姐现在的修为,那些人虽比奴婢厉害,可比起涟溪姐姐还差得远呢!”

  琥珀甚是埋怨的将婢女望着,早知不用怕,刚刚也便不用躲得那么怂了。

  等待有些无聊,琥珀便和衣睡了一觉,可醒来时空明却还不见回来,坐不住,躺不下,琥珀也就不记劝告的带着婢女出门了,毕竟听雨燕讲了涟溪的修为后,琥珀出个门也底气十足了。

  这次琥珀没有往大街上凑,而是走往一条僻静的小溪边,此时正很没形象的坐在一颗歪脖树下纳凉。

  有流水有树木,是个好地方,就是偏僻了些,买了张地图都绕了好几圈才找到这么个地。

  “哪来的打斗声?”听着有些吵,琥珀便问道。

  雨燕一愣,有些茫然。

  瞧雨燕的表情,琥珀十分怀疑雨燕许是有耳背的毛病,又转头对正在溪边戏水的涟溪问道:“你听到了打斗声吗?”

  涟溪摇了摇头,弱弱道:“主人,你…是还未休息够吗?”

  琥珀有些凌乱了,幻听?可那声音着实很真切,似就在前方不远处。

  “你们俩跟我来。”琥珀不大相信是自己耳朵有毛病。

  沿着小溪边走了一小段路,拐了个弯琥珀便愣住了,叹道:“真是冤家路窄!”

  “主人为何这样说?”涟溪不解道。

  “你未瞧见那四个瘟神么?我这运气怎的就这般衰呢?”琥珀意有所指的瞅了瞅前方那四位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师兄妹。

  涟溪顺着琥珀的目光看去,“主人你…你说什么呀?”

  琥珀抬手一指,“说他们啊!”

  “主…主人,前面除了一些杂草树木,哪…哪有人?”涟溪与依旧茫然的雨燕对望了一眼,甚是惶恐道。

  涟溪与雨燕惶恐不安的神情使琥珀骤然紧张起来,不止幻听,莫不是还出现了幻觉?自己这特么是病入膏肓了?

  使劲揉了揉眼睛,又瞧了瞧,心有些哇凉哇凉了。

  “夫君,咱们精心设计的双重幻阵,竟然被那个小丫头看透了。”这话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妇人说的。

  正为自己的病而默哀的琥珀一听,顿时清醒过来,原来是有人在前方设了幻阵,遮蔽了外人的视线。

  琥珀记起暗夜曾提过一次,自己天生就能看穿任何阵法衍生出的假象,一时未想起来是这个缘故。

  琥珀偷偷瞄了一眼,自己开始未曾注意到的那对凶神恶煞的男女。

  如此看来刚才的打斗声便是来自他们,不过那几位瘟神好像正处于下风,困在了阵中原地打转,而且脸色有些难看。

  但这……与琥珀完全没有关系啊,干笑了两声,若无其事的对两婢女说道:“其实根本就没人,只是我闲着无聊同你们闹着玩呢!走,咱回吧!”

  下一章(无路可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