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处可逃
洛鱼2019-11-23 10:472,292

  “姑娘,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啊!”凶神恶煞的男子走出幻阵,一个瞬移,挡住了琥珀回去之路。

  “什么人?”涟溪似明白了什么,挡在琥珀身前厉声道。

  男子在涟溪身上扫视了一眼,又望向琥珀,“来头不小啊!”

  “夫君,我瞧着她虽是个凡人,可完全不被幻阵迷惑,不止有些来头,还很是不一般,我们何不将她带回去好好试炼一番,兴许能有大收获呢!”那个妇人也走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男子嘴角浮出阴笑,“是啊,既然来了,你们也就别走了吧!”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涟溪突然释放出自己隐藏的修为。

  夫妇俩惊道:“妖丹后期。”

  “夫君,这……”,显然,夫妇俩未料到一个凡人带的灵兽竟有如此高的修为。

  琥珀见那夫妇有所顾忌,正寻思着再讲些狠话出来唬唬他们,好让自己全身而退。

  可未料到那男子与妇人对望了一眼之后,一把大斧果断出手,打斗就此展开。

  涟溪还算反应灵敏,以一根绸带应对,顺势缠绕住大斧,而此时一旁的妇人也开始出手,形成了二对一的局势。

  琥珀紧贴着站在雨燕身后,以防他们突然暗中偷袭,毕竟此种事琥珀还是第一次碰到,紧张、害怕的心理自然少不了;且雨燕的修为较低,就是入战也帮不上什么忙。

  一个结丹中期与一个结丹初期的人,同时对付一个妖丹后期的妖,一般来说涟溪应该是有胜算的,但涟溪一直处于佘山修炼,未有对敌经验,如今还是一对二,腹面受敌,所以在琥珀看来,涟溪并未占到上风,这把琥珀的小心脏吓得够呛。

  大抵涟溪自己也发觉自己处于弱势,故一直边挡边退,退到小溪边时,涟溪才一念咒,绸带在水中画一条弧线,一时,缓流的溪水开始翻腾,形成无数根细小水线向夫妇二人缠绕而去。

  男子一大斧砍下,水线断开,一瞬间又自行连上,水线越变越细,如水蛇般缠绕越来越紧,夫妇二人不论怎样击碎或者斩断,水线还是会重新形成,局势在斧光蛇影中转瞬扭转。

  琥珀放下心来,回头瞅了瞅仍在阵中转圈圈的几个瘟神,其他三个还算好,不过那个刁蛮的小师妹就有些严重了,脸色苍白得无半点血色,没人扶着估计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可以直接将他们拉出来吗?”琥珀向雨燕问道。

  “当然不可,虽然主人能看到他们,但他们仍然是在阵法中,也就等于是在另一层虚幻的空间,主人你无修为,若是强行将他们带出来,阵法的反噬便会伤及主人。”

  “那要如何做才可以?”琥珀蹙了蹙眉问道。

  “这……若是能破阵或者找到阵眼,他们便能出来了。”

  “破阵?”琥珀瞧了瞧雨燕,叹气道:“阵眼在何处?”

  “奴婢不知,但主人既能看透阵法,可曾有注意到方才那对夫妇出来时是在何位置?”

  琥珀边想边瞧着阵法处,在阵中各个方向,都有几颗不易察觉但同样矮小的树,而那个男子与妇人出来时都在同一个地方,碰了同一颗树,琥珀走过去,也试着伸手摸了摸第三颗树。

  没反应……

  又试着东敲敲西打打。

  仍是没反应……

  琥珀这小暴脾气顿时噌的一下上来了,牙关一咬,袖子一撸,准备拨树。

  树虽不大,但好歹也是颗树,琥珀本以为会是件蛮吃力之事,谁知未使多大劲便连根拔起了。

  转瞬,四瘟神齐刷刷的朝琥珀看过来,然又望了望不远处正在打斗的三人。

  “原来是姑娘救了我们,陆衡在此谢过。”那师兄双手一抱拳,言谢道。

  那位林师妹却是一脸的不屑,“师兄,何必谢她,出现得这么巧,谁知道她们是不是一伙的。”

  雨燕怒道:“不知好歹。”

  这话琥珀很是认同,但此刻见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模样,便也懒得计较,小树一扔,又观察涟溪去了。

  涟溪那边此时看来已是胜券在握了,这边的人也顺带救了一把,琥珀觉得是时候带着婢女们撤了,可正在此时,一个黄褐色的葫芦突然冒了出来,只片刻,便将涟溪施法召出的水线全部吸了进去。

  被解开束缚的夫妇顿时凌厉的朝涟溪正面攻击,涟溪一边接招一边闪躲,想找机会再施水术,却一直被阻断。

  快靠近水源时,正面的男子一斧砍去,又被涟溪以绸带缠住,谁知背后却迅速出现一老者,无比阴狠的一掌朝涟溪后背击去。

  涟溪后背中招,前方又受到男子一道凶狠的斧力重创,这突然的变化来得太快,等大家反应过来时,涟溪已被击落在地,大囗鲜血吐出。

  一个未经对敌的妖丹后期,怎可能敌过三个结丹期的人同时围攻。

  雨燕与陆衡三师兄妹见状,知道形式不妙,便立马迎上去对敌,琥珀扶着那个虚弱的小师妹到更为虚弱的涟溪面前,眼里有着心疼,心中有着怒火,可偏又无能为力。

  替涟溪拭了拭嘴角的鲜血,还未来得及安慰,另一边已传来阵阵哀嚎,三个结丹期的连手,胜负可想而知,所有人都被打倒了,一个个嘴角溢着血。

  此时,一种无路可逃的感觉蔓延开来。

  老者三人用一种瞧死人的眼神瞧着琥珀等人,然后中年男子又转头对老者恭敬开口道:“爹,幸得你及时赶来,不然今天…怕是要吃亏了。”

  “那么久未归,我便是担心你们失手。”老者一甩袖,有些气愤道。

  见老者不悦,妇人也弱弱开口道:“爹,本来我同夫君早就得手了,只是…只是让突然冒出来的几人坏了事,才……”顿了顿又道,“不过其中有个凡人好似不大简单,她不只有妖丹后期的灵兽护着,而且还能看穿幻阵,我们是不是将她带回去试炼一番?”

  老者瞪了妇人一眼,“胡闹,越是不简单越要赶紧了结了她们,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妇人头一低,“爹说得是,是我糊涂了,那…除了我们要的那个,其他的就……”

  老者往涟溪身上瞟了一眼,道:“其它的无所谓,不过妖丹后期的妖丹可是个大补的好东西。”

  妇人会意的点点头,又看向琥珀等人,嘴角浮出狠笑。

  下一章(蓝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