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成亲
范九2019-11-19 19:383,193

  直到跨入大门,耳边又一声巨大的鞭炮声震耳欲聋,让她的思绪乱了又乱。

  还有,刚才妇人说过自己父母入狱,那是什么?她一个二十号一世纪的人,崇尚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格言,自己的双亲也一直尊随着这句格言,怎么会下狱?

  “不,不对……你刚刚说大理寺?”苏凉止的声音依旧柔弱的如同棉花,心中的惊讶却像是巨石被炸开了一样。

  “是大理寺,苏家满门抄斩,如果不是皇后娘娘求情,您如今也在大理寺,根本就没有机会成为如今的云府少奶奶。”

  即使,鞭炮声“啪啪”响,妇人也听到了苏凉止的声音,为她解答。

  不明白她为什么声音中带着惊讶,但表面上依旧一片笑容,惹不起的人物,她只能选择有问有答,少听少说这几个字。

  苏凉止皱眉,跟大理寺扯上关系,她们的那个时代大理寺是一片景区,虽说也是天牢,但,那是历史啊,怎么现在这个名字却出现在真实的世界里。

  她想了想,问:“这里……的皇帝是谁?”

  她苏凉止本来是想问这里是哪里,又觉得这个问题没什么可问度,刚刚人家还说她和云家二少爷成亲,这里自然就是云府,所以,转了个弯,知道了皇帝,就能知道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时间。

  妇人回答:“当今圣上是赵炀帝。”

  苏凉止感觉双腿发软,要说刚才是还有些力气,站在就是完全的没有任何力气,如同瘫痪了一样,也幸亏她的身子轻柔,妇人倒也扶得住。

  “赵炀帝?”赵炀帝是谁她都不知道,她自认为自己的历史学的不错,在那些知识里却唯独没有一个赵炀帝。

  苏凉止现在可不单纯的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中,她这是穿越了,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一些陌生的人,她还要嫁给一个陌生的人。

  “是啊,赵炀帝。”妇人附和的说。

  “那这里是哪里?我知道这里是云府,我想问的是这是什么朝代?皇帝继位了多少年?”苏凉止问的话大有大逆不道的言语,妇人好忙的捂住她的嘴巴,就怕她在说出些更多不该说的话。

  “少奶奶,虽说站在是皇亲国戚,但也不能随意讨论天子,让人听了,是大逆不道的言语。”

  苏凉止没把她的警告放到心里,她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关于自己问的问题,“那你先告诉我这里究竟是哪里?”

  妇人只以为她是在牢里关糊涂了,倒也回答了她,“这里是金陵五十三年,现在位的是五皇子赵炀。”

  苏凉止听到她说的思绪不断变换,这时候人早已经被拉着跨过了火盆。

  很快,就走到了大厅,一进去,妇人就看到了坐在高位的皇后娘娘,她一身明黄色的衣裙,上面绣着一只用金色的凤凰,栩栩如生,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端坐,一丝不苟的垂落在耳朵两旁,这就是天下的典范。

  云皇后向妇人递一个眼神,妇人点点头,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只有两人才只知其意,被盖头遮挡住视线的苏凉止自然没有看到。

  再说,就算看到她如今也没有闲工夫去想那代表的意思。

  一旁的下人们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牵红,一头给了妇人,妇人又将末端塞进了苏凉止的手中,另一端则是被小斯牵着给了同样一身红袍的男人手上。

  男人如今气宇轩昂的站在人群的视线之中,如果不是双某种的好奇出卖了他,真的让人错忆他并不是傻子。

  想来这桩婚事是由皇后娘娘亲手撮合,皇上下旨,宫里的人应该没少教习这位俊朗不凡的白痴的皇亲国戚。

  随着,礼官的一声又一声的跪拜之礼,以“送入洞房!!”为结束。

  算是完成了大婚礼仪,苏凉止期间一直都是僵硬着,脑中犹如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就连动作什么的她都不记得,更别提礼官的三拜,她就像是被人提线的木偶一样,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人搀扶入了房间。

  然而,刚到房门口就因为失血过多,让她还未进去就晕死在了扶着她的丫鬟身上。

  再次醒来,周围一片静悄悄,面前的红色将她的视线全部挡着。

  即使是在躺着的姿势,那盖头就像是长在她头上一样,没有被拿下来。

  她想要把盖头掀开,却不料直接动着受伤的手,那疼痛感立刻窜进了她的全身,这才想起来,她的手腕受伤了,还是自杀未遂。

  苏凉止只得放弃这只手,用另一只手将盖头解开,入眼处又是一片红色,她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借力做了起来。

  屋内烛火燃烧,晕黄的灯光将整个空间装扮出一股温暖的气息,静静的空气,在流转间,格外的清净。

  红色的地摊上,绣着好看的花纹,离床榻不远处是一张圆形的木桌,上面盖着大红色的桌布,周边放着几把圆形的木凳,上面也被铺了一层红色的娟布。

  不远处的飘窗上也是一层红色的薄纱,风吹过,纱布随着风轻轻的在空间形成了一抹弧度。

  苏凉止如今所触碰的视线之处都是用红色包围着,就算是有别的颜色也是很少。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受伤的手,看了一下伤处。

  果然,不再流血了,只不过上面被人用着棉布缠了厚厚的一层,想来在她昏迷的期间有人处理了她的伤口。

  苏凉止看着陌生的环境,这间屋子,似乎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再看一下自己,红色的衣服,她果然是嫁人了,她一个光棍了二十多年的人居然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把自己嫁了出去,就连丈夫是谁都不知道,万一长的哇瓜裂枣怎么办?她总不能认命吧,这可不是她,这一刻脑子里飞快出现一个字。

  “逃!!”

  是啊,必须离开云府,她拍了下床,不料,反而叫床榻上的花生桂圆之类的吉祥物砸的手疼。

  在此时她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了,她穿越到一个女孩的身上,这个女孩在花轿之中改变主意,不想嫁了,所以,选择了割腕自杀,不成想,她阴差阳错的替代她,灵魂进入她的身体,稀里糊涂的嫁进了云府。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门被人“哐当”一声从外而内的推开。

  那人脚步轻快,就像是一路跑着过来,在苏凉止还没有看清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就被直接撞倒在床上。

  得嘞,后背不用说了,触碰到床面上的花生桂圆,又是一阵疼痛,她都不知道就在刚才自己是怎么在上边睡得像个死猪一样。

  苏凉止忍着疼痛,心中的火气一下子蹭蹭的往外冒,简直就是想拦都拦不住。

  她算是明白了,在这几个小时里,她经历了生死,经历了人生中的大事,到了就像是活受罪一样。

  是,原来她是羡慕电视剧里的传统婚礼,看着漂亮,又气派,重要的是她喜欢红色,看着喜庆,谁知轮到自己就各种的遭难,这哪是结婚,简直就是遭罪。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头顶一个男人的声音,“娘子,你没事吧,小初初不是有意的。”

  那人仿佛也意识到自己的鲁莽,撞疼了自以后会一直陪着她玩的小娘子,懊恼自己的不知轻重。

  他赶忙的拉起苏凉止,却不料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啊!!”

  “放手!放手!”

  听到她痛苦的声音,云初景连忙的放手,这一次,她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撑在床上,好避免自己再次砸到那些床上的东西。

  “好疼啊!你没看到我手腕受伤了!”苏凉止吼他,雪白的额头上镀上了一层薄汗,这人是真的没有一点眼力劲儿,没看到她手腕上受伤了吗?

  她倒吸一口凉气,看了一眼自己被包扎的手腕,红色的丝绢布上已经有一片的阴影了,这是伤口裂开的前奏,已经流血了,离开口还远么!

  苏凉止仇视的的视线落到男人的身上,就被他的样貌惊艳,那人的容貌在晕黄的灯光下就像是一块儿未雕琢的美玉,如墨黑色的长发被系上一条红色的丝带,剑眉下是流动的眸子,不掺杂任何的杂质,长而卷睫毛如同蝴蝶展翅而飞的翅膀,开合间,形成了漂亮的弧度,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张薄而性感的红唇。

  如今他一身大红的喜袍着身,更加的让这张容颜上添加了一模妖艳的气色。

  这让苏凉止暗暗称赞,假若脱下一身红色的妖艳气息,必然会是一副温文如玉的君子。

  “娘子……娘子……对不起,初初不是有心的,娘子疼疼,初初把痛痛赶走!”

  说着,小心翼翼的捧起了她受伤的那只手,当真的在她的伤口的地方轻轻的呼呼。

  苏凉止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自己的手腕,疼痛感立刻减少了一半。

  是美男啊,她不敢眨眼睛,生怕把面前这个漂亮的出尘男人眨没有了,这样的后果,就变成了直直的看着男人。

继续阅读:003 嫁个傻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嫡妻:候门少奶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