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通俗小说
珠箔罗衣2020-02-05 03:382,321

  谭意意军训时是正经学过两招擒拿手的,虽然学的时候马马虎虎,但此番出手看来,倒真是又块又准,没荒废那段煎煮咸鱼时光。莫说座上那几位,就是身边的霍司翰钟恕,也是生生愣住好几秒。

  霸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眉毛挑起,抚着女人肩膀的左手轻轻弹指,轻触大拇指上碧玉扳指,人已经缓缓站起来:“小姑娘,如果是我十年前的脾气,今天你这眼珠子跟手,已经不能再带回家去。”

  霍司翰轻扶额头,倒不愧素来是几个里头反应最快的,长气一叹已经确信眼前事情。一手把谭意意拽到身后:“詹先生,今天是我朋友失礼,我代她向你陪个不是。这条项链,请你开个价,不管你开什么价格,我把它买下来。”

  “既然知道我姓詹,就该知道,我詹某人送给女人的东西,断没有再被别人攥在手里的道理。”

  “那依詹先生的意思,想怎么解决?”

  “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轻轻,算有三分眼识,姑且给你一个面子,留下她一只手,我就不跟你们计较。”

  “你说,留下她一只手?”

  “不错,她那只手抓的项链……啊!”

  詹先生的话只说到了一半。

  冽冽风过,骨头碎裂与惨呼的声音。

  甚至没有人来得及看到霍司翰怎么出手。詹先生的右手像一只颤在悬空的拂手瓜,靡靡下垂,生生是已经断了。

  钟恕喃喃自语:“你在这小子面前要谭意意的手,怕不是给自己找事情,是想给我找事情。”

  谭意意仿佛也吓到了,手下一抛,项链飘荡空中,划过一条闪亮的流星弧线,已经被美艳女人双手紧紧抓住。

  十来个孔武健硕的光头保镖一拥而上扑向霍司翰,詹先生抹了一把脸,满脸都是血,哇哇嘶叫着拿起酒瓶子就砸进来。钟恕站在旁边扭扭脖子,也没看清楚他怎么出手的,揪住两个光脑袋往外一掼,不费吹灰之力将两人地挡着酒瓶子扔在地上,脸还看向霍司翰:“司翰,下手注意点,别出大事,听说你老爷子最近要回南城。”

  场面一片混乱,只听见乒乒乓乓,大厅里的镜框、瓶子、灯柱不知道碎了多少,一见这种场面,有胆小跑得远远要走人的,有胆大凑近看热闹的,有打电话报警的,当然还有侍应赶紧去内室找老板的。

  谭意意不知什么已经施施然窜在外围坐下,顺手拿起吧台一杯蓝色夏威夷,笑得比手上那杯绚丽的亮晶晶液体还甜:“霍司翰,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霍司翰咬牙切齿:“你身娇肉贵,万一磕着碰着点,回头倒是给你逃考物理找个好理由!”

  “大家同学一场,我袖手旁观好像有点不像话,要不我帮你料理两个?”

  “用不着!”一手“咔嚓”一声动作利落脱掉对方的手关节,对方“哎呦”叫着,立刻倒地打滚去了。围着几个被他眼神一扫,吓得连连退了好几步。

  李渝就是在这混乱的时刻走出来。

  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一身灰色条纹衫,不高不瘦,不胖不矮,算不上丑,更谈不上好看,脸上常年一副雷打不动似笑非笑表情,扔在人堆里就立马消失那种。不过此刻身后整整跟着几十个人黑衣大汉,个个凶神恶煞凶相毕露,气场很足。

  看到这满屋狼藉一片混乱,脸上似笑非笑表情也一分未边:“那个不长眼的毛头小子,跑到我场子里闹事,我李重庆,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霸道的人物!”

  霍司翰拍拍袖上尘埃,已经站出来:“抱歉叨扰贵宝地。对贵店造成的一切损失,我会如数赔偿。”

  “损失,自然是要赔的。但你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寻衅生事,胳膊需由胳膊换,揍人需由被揍结,你明白吗?”

  谭意意轻扶额头,不由垂眼睫“唉”了一声,仰头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站起来,径直走过去,伸手拉开霍司翰衬衣上第一颗扣子,露出脖子上一根银色X形链子。

  “谭意意!”她的手指凉得像条小蛇似的,带着一股奇异的果酒香,霍司翰一时竟忘了躲开,只重重吐出三字,懊恼自己稍不留神间生生又被算计。

  周围已经是窃窃絮絮的议论声。

  “詹老虎最近惹什么事了,竟然是霍家的人!”

  “霍家?哪个霍家?”

  “你觉得呢?还有哪个霍家?”

  李渝雷打不动的假笑脸上已经变了颜色,额头上绵起一层豆大的汗珠。

  看热闹人群中鬓发半白的蔡警官解救了他。

  “意意,”他站出来:“听修一说,你必修课都挂科了,怎么不在家好好复习?”

  谭意意尴尴尬尬站起来,笑得更是尴尴尬尬:“不是我,陪朋友来的,陪朋友来的……”

  钟恕的白眼都快翻到太平洋外。

  门外,鱼贯而入的大队警察也已经到达。

  声势很浩大,110鸣着警笛由远及近,然后叫经理带路进来。一光头保镖看到警察,已经捂着伤口迎上去:“警察同志,他们打架斗殴,出手伤人。”

  为首鹰鼻深目的警察,埋头瞟了瞟一地狼藉血污,又看向李渝:“怎么回事?”

  “这帮狗东西不学好,看小姑娘长得好看,调戏良家,人小姑娘男朋友就在这儿呢,自然不能忍,该出手时就出手喽。没想到,嘿,小伙还真有两下子,你看,然后就成了这样子……”

  “态度放端正点,什么叫该出手时就出手,有事报警找警察知道吗?”

  光头保镖叫起来 :“调戏良家?良家在哪里?我们好好来喝酒的,他们动手伤人还栽赃陷害!”

  詹先生已经走上前,眼睛一瞪,一脚把他踢回去:“警察同志,对不起,我刚刚,喝多了酒……”

  谭意意一听乐了,都说混夜场的都是人精,这些人,简直就是人精中的变脸精,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他们戏既然唱到这一出,自己又怎么能辜负?只用力揉红眼睛,拉起霍司翰的手:“司翰,你的手都流血了,痛不痛?这帮人太坏了,欺人太甚…”

  这样娇娇弱弱的小姑娘,这样郎才女貌的小儿女,为首的警官怒了,指着詹先生一伙手一挥:“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叫什么叫!通通带回去,一旦查证情况属实,按治安处罚条例拘留十五天!”看向霍司翰:“你把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留一下就行了,赶紧带小姑娘回家吧,看她哭得,都吓得发抖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推心置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