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爱的浮屠
珠箔罗衣2020-02-07 01:072,327

  霍司翰自知已说得太多。

  他本来并不是多话的人,但涉及哥哥,不免心有不平。他自觉已经有所抑制,但语言,分明句句倒刺伤人。

  也许他心里亦疑惑,像哥哥那样完美的人,不论样貌、财势、品行、真心,便是拿800倍的放大镜挑剔,怕也挑不出半分毛病来。但不说谭嫣,连谭意意也一向站在岑修一一边,究竟是因为什么?

  也许今天谭意意一系列行为太反常,或者说不止是今天,从他回南城来念大学,他们跟小时候,终究是变得很不一样。年少坦荡的那些事事可说、无话不谈,自然而然随着成长消逝弥散,但他很想知道,信任、倾诉、依撑,是否还可以倒回。

  他眼睛直直望着她,想从她眼睛里看出那怕一点情绪泄露,烦他的,驳斥他的,可她只是低着头,将自己坠陷于一片摇碎阴影中,一罐一罐大口喝着啤酒。

  “霍司翰,你知道吗?得知跟你哥一起申请到普林斯顿通知书的那段时间,是谭嫣从小到大,过得最开心的日子。那阵子她连睡着了,嘴角都是向上扬起的。她之所以爽约,是因为我,跟谭诺诺。”

  “那个夏天,妈妈出车祸过世,17岁的谭嫣,突然承担起原本不该承担在她肩上的责任和胆子。本来,她已经重新帮我跟谭诺诺找到收养的人家,但是,踏上机场的那一刻,她终究,还是放不下我们,回了头。”

  “你知道,我跟谭诺诺,并不是妈妈所生,而是监狱里的死刑犯生下。我是杀人犯的女儿,而他,是走私犯的儿子。可收养的人不知道啊,他们以为我们是烈士遗孤,刚开始还和颜悦色,可渐渐听到风言风语,就变了脸色。尤其收养我的那家,男主人本来有严重的家暴倾向,常常把她妻子和我,打得鼻青脸肿……”

  “谭嫣带回我们,在本来明亮教室嬉闹同学甜蜜恋爱的年纪,像一个年轻的妈妈那样,照料两个6岁幼弱的孩子。她放弃去从小梦寐以求的普林斯顿,选择在南大念书。可即便是南大,也维持不得。”

  “我从小神经衰弱,谭诺诺心瓣闭合不全,衣食住行教育医护,所有的一切,都要时间,要精力,要钱。谭嫣很快从学校办了休学,应聘在一家手工艺品店做女工。在那里,遇到了我的前姐夫。”

  “小学三年级,谭诺诺在火车站走失,谭嫣一直认为这是她监护不当的责任,心力交瘁外,又给自己背负起一道沉重的枷锁。”

  “她是年年拿第一领奖台上受人膜拜赞叹的天之娇女,可后来,连张大学的毕业证书都没拿到。她最好的青春所有的精力,被我和谭诺诺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消耗殆尽,她这些年,没为自己买过一套超过100块的护肤品。她匆匆的结婚,匆匆的离婚,她嫁给了前姐夫那样的烂人。她为了什么呢?她本来,不用过这样的生活的,她本来,有光明未来远大前程,有世界上最完美无缺专一体贴的男朋友……”

  “她本来可以活成光芒万丈的女神,是我将她拉入泥潭,吃尽人间疾苦。”

  “而你,你话里刻薄话外轻蔑,想说什么呢?说她挑男人没眼光?指责她对爱情不坚定?可是霍司翰,世界上一半人的痛苦,另一半人不会懂得。现在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又真的能了解,我们这些年所有的竭尽全力一塌糊涂?”

  “你也许会说,何必为了虚无的面子,为什么不去找霍司言帮忙?可是霍司翰,在最爱的人面前,才最不能摘下,自己最后的自尊和骄傲啊。”

  “她跟修一哥哥,是爱情,是感动,是习惯?我曾经也试图从所有蛛丝马迹探寻出一个标准答案。可是后来我知道不重要,我只知道那是她本心的选择,是她用尽全力终于企及维系的生活,我会用我所有的能力保护。”

  “相比你哥哥,修一哥哥好像是个黯淡的人。他不英俊不富有不伟岸,没有在一场爱情中得天独厚先声夺人的条件。可是他的真心他的诚挚,不会不比世界上任何人少半分。他跟谭嫣,他们之间相互最可贵的理解默契,就算我,也是近来才慢慢了解体会。”

  她说了很多话。

  她已经很久没有在他面前说过这么多话。

  空荡荡的石阶地上,一地横七竖八空空如也的啤酒罐子。他听得心抽在一起,那一声声易拉铝铁打在地上,咚一声,呛一声,也打得他的心霭霭坠跌七零八碎。他终于知道她们这些年经历些什么,也终于知道,自己的语言,究竟有多么过分。

  如果那时候,他就在南城,该多好。那些艰难辛苦梦魇的岁月,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无能无力过,蹲下来,夺下她手里紧攥的半罐酒,只将她低埋的脸扶在他的肩头。

  她的脸一片冰凉。

  她是多倔强的性子,才五岁,那样小小的一团,跌在路上,膝盖皮破了那么一大片,医生拿消毒酒精哗啦一声泼在上面,那得多痛啊,痛得她眼泪花都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却绝不肯人前滴下一滴眼泪。可是现在,却是他来惹哭她。

  “意意,对不起。你昨天说得对,是我自以为是,欠缺基本的同理心和共情力,我活在自己浅薄的认知里,什么都不清楚不清醒。”

  “意意,可是有一点你错了。我不是世界的另一半人,我从来,都是站在你那边的。”

  “我不喜欢岑修一,不止因为我哥,不止是我自己的私心。有些事情,我现在没有证据。我只能说,他才不是心思简单的人物。我怕他接近谭嫣姐,目的并不单纯。”

  谭意意已经抬起头,拿他的衬衣抹干脸上的眼泪鼻涕。

  “霍司翰,你自己说的,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必须站在我的这边。有件事,我刚好想问你,今天晚上李渝那里,把法兰西之眼将会出现的消息散播出去的,是不是修一哥哥?是不是他,故意想让那两拨人在那里火拼……”

  “意意,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怎么会掺和到这件事情里?”

  “我没有掺和这件事情,我只是,想救蔡警官一命……”

  砰。

  石破天惊的一声撞击声。

  广场下方的103国道转弯处,巨大引擎撞击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的惊呼嘶吼声。

  那些惊呼声是。

  “蔡警官。”

  “蔡警官。”

  ……

  谭意意的心也随着这袅袅喧哗瞬间坠入冰底。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罗生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