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挑衅
琳琅没有猫2019-11-24 18:303,411

  晚风吹起了绿叶,余晖尚在空中,陆羲禾踩着自己的影子,步伐轻快地向前走,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秋兰在身后注视着她,小姐似乎很开心?

  她也跟着笑了,小姐开心,她也替她开心。

  忽然,一个不善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羲禾!”

  陆羲禾秀眉微蹙,一见来人,她微笑道:“三姐身体还没大好,怎么能在外面吹风?受了风寒可怎么办?”

  陆静姝恨得牙痒痒,强忍着没有发作,“我姨娘被禁足,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这话我倒是不知三姐从何问起,梁姨娘被罚禁足,是爹的决定。和我有什么关系?”陆羲禾装作不解的样子问道。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揭开你的真面目,叫所有人看看,你有多恶毒!”陆静姝气急,说话更是不经脑子。

  “三姐,好端端地你怎能这样说我?自从你落水后,你对待我的态度越发奇怪了。三姐?”陆羲禾作吃惊状,“三姐你放心,那个侍卫早就被暗中解决了,你不要担心。”

  这件事是陆静姝的丑事,那种羞愤的感觉,她永远不想再经历了。

  一定是她!陆静姝怒视眼前似笑非笑的陆羲禾,这件事和她脱不了关系!

  她姨娘也一定是因为陆羲禾,才会被爹罚禁足的。想到这儿,她更是气愤,“我们走着瞧!”

  说完,强忍着想打她的冲动扭头便走。

  陆羲禾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她整日不学无术,脑袋空空如也,还想报复?真是个笑话。

  “小姐,莫要轻视他人。”秋兰温声提醒道。

  陆羲禾笑而不语。

  可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着陆静姝的终身大事,徐府看重礼节,梁姨娘是陆静姝的生母,如果还被禁足的话,陆家的面子过不去。陆景便解了她的禁足。

  梁姨娘恢复了自由,心中虽不满陆景的安排,但毕竟徐家的家世摆在那儿,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在准备衣裳首饰的时候,旁侧敲击地问陆静姝可有不满意。

  陆静姝自然不满,告诉梁姨娘自己想要去京城,不想一辈子待在天都这种地方!

  梁姨娘心里发了愁,思量这婚事如何推脱。

  她脑子转的极快,陆家和徐家要结亲,这点无法改变,可是去成亲的人,是可以改变的!

  她欣喜道:“静姝,姨娘有办法。徐府的宴会你照旧去,其他的交给姨娘。”

  “姨娘,你要做什么?”陆静姝不解道。

  “你只要知道,姨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梁姨娘温柔地抚摸陆静姝的黑发,“只要你能过得好,姨娘就放心了…”

  陆羲禾想到梁姨娘恨得牙痒痒,一时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便将其当作陌生人,看也不看一眼。

  梁姨娘眼尖,在路上遇见了去小花园的陆羲禾。

  “站住!”她凌厉的声音传到陆羲禾耳里,陆羲禾皱了皱眉,“梁姨娘?”

  她回头,微微笑着,一副恭敬的姿态。

  “这里没有别人,少装模作样!”梁姨娘语气不善。

  陆羲禾反笑道:“梁姨娘,这次是你走运。下一次,你可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少女天真的笑容里夹杂一丝嘲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梁姨娘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她强忍着怒意,咬着牙挤出一个笑。

  这个死丫头!

  梁姨娘被气走了,她的丫鬟胆子小,匆匆行了礼,便跟着梁姨娘跑了。

  “明日就是徐府茶宴,梁姨娘也会一同前去。你派人看紧她,我猜她已经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秋兰追问道:“小姐,要星儿动手吗?”

  陆羲禾抚摸着手腕上的玉镯,眸光越发暗沉,“不必,她是我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剑,做这种事情,太委屈她了。”

  天色渐晚,西方霞光满天,陆羲禾闭上双眼,脸颊上映出晚霞的瑰丽。

  她本就长得可爱,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看起来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

  陆熠然来的时候,刚好见到了这一幕。

  他心中升起了丝丝暖意,忍不住走过去,摆手示意秋兰退下。

  秋兰默不作声,看了一眼陆羲禾便退了下去,在小花园外等她。

  “在这做什么?”陆熠然的声音突然响起,陆羲禾心中一阵不快,却也没有发作。

  “大哥?你怎么也在这儿?”陆羲禾侧头看他,眼神澄澈,一眼能望到底。

  陆熠然不自然地咳嗽一声,说道:“闲来无事,出来逛逛。对了,药你按时吃了吗?风寒不是小事,小病小痛不在意,以后有你后悔的。”

  陆羲禾听这些絮絮叨叨听得头疼,“吃了。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这些事你翻来覆去地说,不会烦吗?”

  他的手抚过陆羲禾的头发,喃喃道:“哪怕说一辈子,也不会烦…”

  陆羲禾微微侧过身子。

  陆熠然的手停在半空,心里空空的感觉,罢了,她以后会明白的。

  “大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陆羲禾说完,悠闲地从他面前走过。

  “明日还需早起,今晚早些休息。”陆熠然叮嘱道。

  陆羲禾闻言,回头嫣然一笑,“知道了,大哥。你也是。”

  周围的景色刹那间失去颜色,陆熠然笑道:“快去吧。”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陆熠然脸色暮地沉下来,一个黑衣人凭空而降,“大人。”

  “是谁干的?”冰冷的声音问道。

  “梁家重金买通杀手,日夜监视。只要小姐出门,便动手。”黑衣人说完,只觉周身寒冷。

  陆熠然的眼底越发阴冷,梁家…梁平君,好大的胆子!

  “我叫你派人保护好她,你连这个都做不好?”陆熠然动怒。

  黑衣人忙解释:“夏七本来在暗中保护小姐,前几天突然失去了联系,等属下找到他时,他已经…”

  “何人所为?”

  黑衣人摇头道:“查不出。夏七死的蹊跷,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盯上了小姐?”

  陆熠然否定道:“不会。她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接触的人不多。不会惹上这些麻烦。”

  陆熠然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很快,他否定了。

  “或许是他们已经有所察觉,便挑大人的身边人下手。”黑衣人分析道。

  陆熠然觉得很有道理,“把梁家勾结工部尚书谢承远,贪污作假的证据想法交给刑部官员,除了刑部侍郎聂慎,其他人等皆可。”

  黑衣人领命,正要离开,陆熠然却叫住他,“继续安排人,暗中保护她。”

  “是。”黑衣人下去了。

  陆熠然陷入了沉思。

  他的计划必须万无一失,否则将万劫不复。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女孩的笑容,他原本坚定的心,开始有了动摇。

  不会的,他会成功,他会拥有一切。

  等到那时,他就可以好好地保护她,任何人都伤害不了她。

  想到这儿,陆熠然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因着徐府茶宴,陆羲禾第二天早早起了。

  秋兰捧来几套衣服,又命人拿来了几套首饰,陆羲禾挑了半天,总觉不妥。

  “这几件颜色过于艳丽,反显得俗气。”陆羲禾蹙眉道。

  秋兰放下那几件艳丽的衣裳,终于寻得一件云雁细锦衣,面料为云锦,色泽光丽灿烂,状若天上云彩,暗纹精美。

  “小姐,这件如何?”

  陆羲禾满意道:“就它吧。”

  秋兰又寻了一件缕金白蝶穿花云缎裙,替她穿好。

  陆羲禾乖巧地坐在铜镜前,一言不发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长发如墨,秋兰梳了又梳,挽成燕尾髻。

  秋兰欣喜道:“小姐真美!”

  陆羲禾不语。

  秋兰为她敷上铅粉,细细晕涂一番,见皮肤更加光亮,又拿出一罐胭脂来。

  “此胭脂清香不似其他,极好。”陆羲禾赞道。

  待画完眉,陆羲禾将一只珊瑚手钏戴在左手上,又挑了几件还看得过眼的配饰戴好。

  “时辰差不多了,小姐,该走了。”

  等她们走到陆府门口的时候,其他女眷已经到了七七八八。

  陆羲禾前脚刚到,陆容婉也到了。

  陆弈轩讽刺道:“四妹今天一个人?你的姨娘没有陪你来吗?”

  陆容婉一身白衣,远远一见如仙子降世。她本就清冷孤傲,妆容亦是淡淡的。

  “三哥,姨娘要忙府里的事情,不便离开。”陆容婉没有被他影响,语气礼貌而疏离。

  陆容婉说完,眼神扫过陆羲禾,见她小小年纪,却如一朵人间富贵花娇丽美艳,不知道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忽然心中愧疚,不敢再与陆羲禾对视。

  陆容婉移开了目光,可陆羲禾的视线,依然落在她身上,冰冷、讥讽。

  梁姨娘打圆场道:“时辰不早了,车已备好。该上车了。”

  陆熠然今日一身玄衣,墨发高束,一双迷人的眼眸中,透露出寒意。

  待梁姨娘和陆静姝上了车,他便上了第二辆车。

  陆弈轩不满地看了眼陆容婉,随后也上了车。

  陆羲禾朝陆容婉笑了笑,上了最后一辆车。陆容婉犹豫了半晌,只好随之上了陆羲禾的车。

  两人并肩而坐,谁也不看谁。

  陆容婉想等陆羲禾主动开口。

  偏偏陆羲禾是个极有耐心的人,她浅笑着,仿佛心情很好。

  “阮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