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茧自缚
琳琅没有猫2019-11-24 10:203,063

  “怎么会?你…”梁姨娘顿时思绪混乱,又不见陆静姝的人影。心中更急,莫不是这小蹄子早就看穿了她们?

  众人不解之时,张婆派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一个,神情慌张,畏畏缩缩道:“夫、夫人…”

  徐夫人呵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小厮忙跪下,又道:“奴才刚刚…刚刚…请夫人亲自去看吧。”

  “带路。”徐夫人心口发闷,好好的茶宴被搅合成这般样子!

  张婆附在耳边说明了一番,徐夫人脸色极差。

  “梁姨娘,跟我来!”徐夫人口气不善,梁姨娘只觉两眼发昏。她已预见了结果。

  梁姨娘心存侥幸,只盼着不是三姑娘出了事。

  可是如今老四老五都在…

  陆熠然听完手下打探回来的消息,抿紧了唇。

  这个梁姨娘,还真敢对他的人下手。

  阮阮可以这样轻易放过她们,他可不会。

  梁姨娘走在徐夫人身后,紧紧攥着手帕。

  茶宴的众人找了借口纷纷离去,只剩下陆家和徐家的人。

  陆羲禾在丫鬟的搀扶下起身,不知怎地,与宁遇安的视线相撞。

  宁遇安静静地站在门口,唇边似乎有浅浅笑意。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没有看到三姐?”陆容婉悄声问道,拉住了陆羲禾的手。

  “不知道。”陆羲禾跟着走出去,经过宁遇安的时候,她脚步顿了顿,微微点头示意。

  宁遇安收起扇子,回以一礼。

  两人的举动悉数落在陆熠然的眼里。

  他真想弄死这个姓宁的!

  “大哥,我们也快过去看看吧。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陆弈轩抱怨了两句,催促他快走。

  徐允一副了然的表情,视线在宁遇安身上停留片刻,“陆兄,想必是你妹妹的事。”

  陆熠然脸色阴沉,面色不悦地跟了上去。

  栖芳院是徐府五公子徐谦住的院子。

  徐谦生母的娘家颇有权势,因此徐谦打小嚣张跋扈,从来不把规矩放在眼里。整日无所事事,花天酒地。

  徐夫人气冲冲地叫人打开院门,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到正房门口。

  里面有女子尖利的哭声,还有瓷器破碎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

  “是你自己爬到我床上的!疯女人!”

  “胡说,我明明在凉亭喂鱼,一定是你!”

  “疯女人!赶紧给我出去!”

  …

  梁姨娘的脸色大变,这是陆静姝的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是她的女儿…

  陆羲禾瞥见她慌张的神情,心情越发好。

  陆容婉紧抿着嘴唇,脸色极差。这是家族的耻辱。

  陆弈轩愣住了,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徐府的仆人上前撞开了门,这一开门不打紧,门外的人完全傻了眼。

  只见房中一男一女,衣衫不整,玉器花瓶碎了一地。

  陆静姝坐在床上的角落,眼角滑下一滴泪。

  “我没有…”

  梁姨娘浑身发抖,徐夫人冷笑了一声,嘲讽道:“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徐谦不慌不忙地穿好衣服,“我一觉醒来她就在我床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梁姨娘极快地走进房中,站在床前看了一会儿,突然,手高高地扬起。

  这个响亮的巴掌,惊住了在场的几人。

  “姨娘…”

  陆静姝不可置信地捂着脸,瞪大双眼望着梁姨娘。

  “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梁姨娘声音带着哭腔,眼圈通红,一把抱住陆静姝,哭了起来。

  徐夫人本想指责的话,此刻却因为这一个巴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了。

  陆熠然冷眼看着这一出闹剧,他余光注意到陆羲禾全程看戏,似乎没有不高兴。

  可是他不能容忍,他的阮阮被这样欺负。

  如果不是她聪明,今天失了清白的就是她,还要被迫嫁给某个下等的护卫…

  他不敢想下去,他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更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徐夫人正要数落徐谦一顿,徐谦却先开口道:“母亲,儿子可以负责,不如择日将她娶进来,纳为侧室。”

  梁姨娘抱着陆静姝哭成一团,听到此话,却是心灰意冷。

  陆弈轩冲上去,揪着徐谦的领子骂道:“你小子人模狗样的,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我告诉你,你必须堂堂正正地娶她,八抬大轿把我妹妹抬进来!”

  徐谦哪里怕他,“这样的女人,还想让我八抬大轿娶她进门?做什么美梦!”

  徐谦反手推开陆弈轩,对着床上还在哭的两人冷笑。

  “不知廉耻。”

  陆容婉终于忍不下去,“姓徐的,这一屋子人里面,就你最不要脸!”

  徐夫人颇为诧异地望向她。

  “我三姐好端端的,怎么就会出现在这里?分明是你见我三姐貌美,起了歹心!堂堂男子汉敢做不敢当,你也好意思称自己是男人?你就是一个没有担当的懦夫。”

  陆容婉连珠炮似地说完,拿起一件披风走进房中,轻轻地给陆静姝盖上。

  徐谦满脸不屑,“貌美,我可不是什么瞎子…”

  正当这二人争执的时候,陆羲禾悄悄唤来了秋兰。

  “把那个丫头放出来,该说什么,她应该知道了吧。”

  秋兰点头,趁人不注意溜了出去。

  “要说貌美,你和那位陆家五小姐哪个不比她好上百倍?”徐谦回头,暮地撞上一双清澈的双眸,徐谦望着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庞,一时移不开眼。

  徐夫人猛地咳嗽一声,徐谦这才收回了目光。

  “今日之事,谦儿的确有错。可是陆家三姑娘私自离席,转眼就来到了这儿,其中缘由,不得不让人多想…”

  陆羲禾走上前一步,“徐夫人,先前我三姐已经言明,她在凉亭歇息,一睁眼便在这儿了。您是一家主母,想查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应该不难。可是夫人却故意忽略了我三姐的话,只信您府里公子的片面之词。难道说,果真是您的公子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夫人才这样着急替他掩饰?”

  徐夫人脸皮薄,被说破了心事脸色微红。

  “一派胡言。这里是徐府,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陆羲禾浅笑,“不错。这里是徐府,是天都刺史的府邸。想来夫人也会效仿刺史大人,不会失了公正。四姐,你…”

  陆羲禾话音未落,一个人披头散发地从房间里跑出来,冲到陆羲禾的身边。

  陆羲禾脸上的浅浅笑意还未散去,陆静姝抬头,眼神充满了恨意。

  她的匕首举过头顶,正要刺来,忽然尖叫一声,右手的匕首滑落在地。

  庭院中众人皆是白了脸。

  梁姨娘没有拉住陆静姝,跑到门口时恰好见到这副情景。

  “你在做什么!”她扶着门框,几乎瘫倒在地上。

  “我恨你!”陆静姝捂着右臂,近乎疯狂地大叫。

  “怎会有这样的女子!”徐夫人被她吓得连退三步,脸色发白道。

  曾经的将军之女,正经门户出的千金,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泼妇一般,举刀挥向自家姐妹。

  陆家这次可是闹了一个大笑话。

  “我就说,她不是什么良家女子。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动刀…”徐谦还在嘲讽着,徐夫人斥道:“闭嘴!给我去宗祠跪着去!还不都是你惹的祸!”

  房门缓缓关上了。

  陆静姝总算冷静了下来,“这不可能…”

  “我…我没有…我不是…”陆静姝哭着扑向梁姨娘的怀里,梁姨娘抚摸着她的头,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没事的…没事的…”梁姨娘安慰道。

  两人正互相安慰,前方忽然一片阴影笼罩。

  陆熠然的目光好像在看两个死人。

  “大哥…”陆静姝哭喊道,“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告诉爹,我,我会被赶出去的…”

  梁姨娘死死地扯着陆静姝的袖子,抓出一大片褶皱。

  她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

  “一次两次还不够,你们竟还想要她的命。”他冷笑,继续说道:“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陆静姝心中惊恐万分,声音也开始发抖,“可是,是她害我…如果不是她,我怎么可能会发生今天这种事!”

  陆熠然干净利落地走了,一步一步,像是踏在梁姨娘和陆静姝的心上。

  陆羲禾沉默地看着她们二人。

  “小姐,你没事吧。”秋兰低声问道。

  她摇摇头。

  方才,是谁在暗中出手帮了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