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毒计
琳琅没有猫2019-11-24 10:213,217

  她眼神示意身边的婆子,那婆子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陆羲禾忽然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她抬头对上梁姨娘的目光,微微一笑。

  梁姨娘,终于忍不住了吗?

  她正想着,一个婢女端着茶盘走来,她的脚崴了一下,手中滚烫的茶洒向了陆羲禾!

  陆容婉眼色一变,将陆羲禾一把推开。

  “你怎么做事的!”陆容婉全然不顾手上的烫伤,冷着脸责问那个婢女。

  陆羲禾被推开得及时,只是衣裳被淋湿了一片。

  徐夫人被吓了一跳,“快叫大夫!你们有没有受伤?”她不耐烦地对那个婢女呵道:“还不去领板子!”

  那婢女畏畏缩缩,吓得说不出话来,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徐夫人叫人把她拖了出去。

  “好好的宴会,竟让这蹄子坏了兴致!”徐夫人气急,又关切道:“陆家姑娘,可受伤了?严不严重?”

  陆羲禾的视线,轻轻落在陆容婉的手上。原本细嫩的手,如今红了一大片。

  “回陆夫人,只是烫了一下,不严重。”陆容婉说完,把手背在身后。

  “都红成这样了,还说不严重!快跟我来。”徐夫人将陆容婉带走了,临走之前,嘱咐道:“张婆,你派人带陆家五小姐去换身衣裳,她肯定吓坏了。”

  陆羲禾看起来的确是吓坏了。

  她知道梁姨娘想干什么了。陆羲禾跟着婆子离开了偏厅,秋兰跟在后面。

  梁姨娘得意地笑了。

  “你不是很能耐吗?看这次你要如何化解!”

  梁姨娘心里狞笑道。

  陆羲禾跟着那婆子走进了偏房,迅速地换好衣服。

  她猜梁姨娘会用迷烟迷倒她,然后把她送到不知道什么人的屋子里。

  好恶毒的心思!

  陆羲禾冷笑一声,刚闻到一股异样的味道,就假装晕了过去。秋兰也假装晕了过去。

  方才的婆子早已被支开,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打开了房门。

  看到这两个人已经晕了,她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个陆羲禾有多大本事,也不过如此!

  她将陆羲禾扛到肩膀上,正要跑去护卫院,忽然感到脖子一酸,无力感袭来,那人昏死过去。

  陆羲禾拿帕子擦了擦手,眼里寒意越发渗人。

  “出来吧。”

  一名黑衣少女应声落地,“主人。”

  “她既然看不上徐允,就把她送给徐府的护卫。罢了,听说徐府五公子好饮酒,常年宿醉,昨夜才吃了花酒回来…”陆羲禾冷冷说道,“这个人,随便你处置。”说完,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在走到护卫院之前,她还骗自己,这些都是一场误会。

  看来,是她对他们太仁慈了!

  陆羲禾走了许久,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她暗骂自己笨,绕着水边走了好几圈。

  “可是迷路了?”

  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她回头去看,只见宁遇安笑着站在树荫下,如画里走出来的人。

  “宁公子?”

  宁遇安笑了笑,“姑娘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陆羲禾不方便与他走的太近,便走到另一棵树下,树旁是一座断桥,不长,约有七块石头。

  桥下的荷花开得正好,大片的莲叶浮在水面,极为雅致。

  “徐夫人爱花,尤其莲花。徐老爷为她买下天都最气派的府邸,在徐夫人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种下莲花。”

  宁遇安解释道。

  “徐老爷对徐夫人真好。”她浅笑回道。

  宁遇安笑了笑,“时候不早了,我送姑娘回去吧。”

  陆羲禾点点头,跟在他后面,看上去极为乖巧。

  陆熠然等人早就到了,宁遇安和陆羲禾走进来时,陆熠然眸色一紧。

  宁遇安不在意这些,笑笑便过去了。

  陆羲禾扫过厅内众人,梁姨娘和陆静姝都不在。

  陆羲禾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好戏开始了。

  果然,徐夫人清了清嗓子,对着众女说道:“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你们莫要拘着自己。”

  “是。”大家齐声道。

  徐熙叶第一个站起来,甜甜地笑道:“夫人,熙叶近日新学了一支舞,名为惊鸿,不知可否为茶宴助兴?”

  徐夫人欣慰道:“便依了你了。”

  “谢夫人!”徐熙叶掩饰不住的笑意,去偏厅换了一套衣服便回了。

  待徐熙叶再次出现之时,厅内一片赞赏之声。

  只见一曼妙女子,清颜华服,青丝墨染,若仙若灵,仿佛从梦境中走来。

  正在这时,一名柔弱女子站了起来,“不如我为熙叶抚琴吧。”

  徐夫人默许了。

  琴声渐急,徐熙叶的身姿舞动地越来越快,如玉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水的双眸欲语还休。

  她舞姿轻灵,双臂柔若无骨,身轻如燕。令人如饮佳酿,沉醉其中。

  一舞毕,徐熙叶和那柔弱女子相视一笑。

  “好!好!”一男子在席间拍手叫好。

  徐夫人见那男子衣着华贵,说道:“小王爷喜欢便好。这是我家三姐儿,熙叶,还不给小王爷问好?”

  徐熙叶转向男子的方向,福身道:“见过小王爷。”

  小王爷的眼里满是喜爱,或许是太炽热,徐熙叶低下了头。

  “起来,这么多礼数做什么!”小王爷说完便大笑。

  几个人跟着欢快地笑起来。

  “徐夫人,小女唐明玉,才疏学浅,唯有琴艺尚可。不知…”

  徐夫人见唐明玉样貌平平,笑道:“不必拘着。”

  唐明玉谢了徐夫人,便坐在厅中央,试了调便开始抚琴。

  陆羲禾没有关注这些,她本来就不喜欢歌舞。

  陆熠然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

  她好像不开心。

  他单手托腮,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忽然间,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视线。

  又是这个陆容婉。

  陆熠然对陆容婉没有任何好感,他别开头,自顾自饮了一杯酒。

  “五妹,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没事吧?”陆容婉担心道。

  “四姐难道盼着我出事?”陆羲禾对她没有好气,表面上在笑,冷冷的语气却只有两人能够听见。

  陆容婉被呛的莫名其妙,只好道:“也是,五妹你这么聪明,定能保全自己。”

  陆羲禾笑笑,低声道:“四姐,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有那个机会,还不如帮你娘想想,如何爬上陆家主母的位子。”

  “你!”陆容婉气急,想了许久说道:“你不知好歹!”

  “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好心提醒你,别被徐夫人几句话哄得犯傻,徐家可不是什么好归宿。”

  陆羲禾这句话说的真挚,陆容婉听得出,“你懂什么,莫要胡说。徐夫人只是带我去上了药,不曾说些别的。”

  两人之间气氛属实奇怪。

  陆容婉心想,她总归是自己的妹妹。女儿家的好光景不过十几年,日后嫁去夫家,免不得要被礼教束缚,想要真正快活也不易。

  她识趣地回去了。

  唐明玉弹琴间,一名男子以箫声相和。一来二去,两人心中竟添几分朦胧情意。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徐家三公子徐敬。

  徐夫人眼尖,瞧见了自然不高兴。

  唐明玉是什么身份,一个从五品文散官家的女儿,也敢来高攀徐家?

  那位陆府来的姨娘也不知去了哪里,许久也不返席,连带着她那个庶女也跟着不见人影。

  真真叫人心烦。

  “张婆,你派人去看看陆家的,别出什么事。”

  “是。”张婆冲下人使了个眼色,一个小厮悄悄地溜了出去。

  陆羲禾观察到这一切,心想,来了!

  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对待其他人的态度愈发温和。

  “去查查刚刚发生了什么。”陆熠然对手下吩咐道,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罕见地见到了羲禾真心的笑容,什么事让她如此开心?

  张婆派出去的人很快回来了,说是只找到了梁姨娘,如今在西暖阁和徐家的赵姨娘叙旧,已经催促她快些回了。至于那位陆家三小姐,四处寻也没瞧见人。

  “快去找,无事倒也罢了,出了事我如何交待!”徐夫人眼皮“突突”地跳,她隐隐感到不安。

  早听说这个梁姨娘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今日一见,果真是商户之女,上不了台面。若是陆夫人出来走动…

  想到这些糟心事,徐夫人都替陆府头疼。陆夫人自己不争气,怪不得别人。

  梁姨娘从西暖阁出来,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临进门的时候,酝酿了片刻情绪,进门便惊慌失措道:“这可怎么办,出了这种事,我怎么跟老爷交待…”口中呢喃不断,仿佛一个受了惊吓的人。

  徐夫人叫停了琴箫合奏的二人,“可是出了什么事?”

  梁姨娘捂着胸口,正要说准备好的那套说辞,余光中,竟然见到了陆羲禾。

  她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里,一副无辜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