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刺客
琳琅没有猫2019-11-25 15:113,044

  重阳前三日,梦亡人白衣素服,眉眼依旧。

  及秋山尘土隔,冷清清,夜寒风骤。

  半月挂在高空中,冷冰的银光斜泼在石碑上。

  寂静无声。

  白衣少女半蹲在石碑前,右手轻轻抚过冰凉的碑面,其上刻着“陆弈鸣”三个大字,触目惊心。

  “哥哥。”

  清冷的女声十分突兀,她点起火折子,燃起了两支蜡烛。

  “我来看你了。”

  少女全身轻微颤抖,一双眼好似黑曜石一般亮,却落下两行泪,“吧嗒吧嗒”砸在石台上。

  她掏出两个酒杯,倒满了。

  “这第一杯酒,敬你我一世兄妹缘,情深缘浅,若有来生,我们投胎寻常百姓家,还是兄妹,可好?”

  她仰头喝光手里那杯酒,抬手将另一杯酒洒在地上。

  复又倒满了。

  “这第二杯酒,敬今夜雨歇夜凉,冷月上空,纵使阴阳相隔,我与哥哥仍能共赏一轮明月。”

  她再度喝下酒,手微微抖动,倒满了第三杯。

  “这第三杯酒,敬天意无常,造化弄人。世态炎凉,人情浅薄,我陆羲禾又活过了一天。”

  喝完三杯,陆羲禾凝视石碑许久,微红的火光中,映出一双冷眼,悲愤,不甘,杀气沸腾。

  香烛燃尽,黑暗占据世界,她站起身来,迈着坚定的步子向前走去。

  正文

  “小姐小心!”满身血污的婢女扑到陆羲禾的身前,陆羲禾扶住她的身体,手中的身躯仍有余温。

  “快跑!小姐!”一个瘦弱的婢女大喊了一声,声音戛然而止,缓缓倒了下去。

  四周刀剑之声不绝,两队人拼命厮杀,显然陆羲禾这边占了下风。

  本来她今天出门到云山寺,是为了给娘求一个平安符。虽然她娘并不稀罕…

  谁知出了云山寺不久,一伙人便忽然冲了出来。陆羲禾是悄悄出门,并没有带多少护卫。秋兰扔出一袋银两,想打发了他们。谁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杀了陆羲禾!

  自己的人已经所剩无几,陆羲禾从地上捡起一把剑,正要上前,却被一个婢女撞了个满怀,险些摔倒。对面一个人见状,挥刀便砍,陆羲禾极快地闪开,却还是被那人划了一刀。刀伤并不深,可她感觉右肩好像失去了知觉,麻酥的痛感渐渐蔓延开来。

  “小姐!”秋兰见状,甩开与她缠斗的人,跑到陆羲禾身边,阻止有人再伤了她。

  “跑了这么多次,看你还能往哪跑?”为首的人得意道。陆羲禾这边人死的只剩四人,她是插翅也难飞了!他示意手下住手。

  “这位大哥,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一直追杀我?你告诉我,也好让我死个明白。求你了…”她眼里泪花闪动,看起来极为可怜。

  那人见陆羲禾不过一个小姑娘,受了伤脸色惨白,又是将死之人,一时心软道:“要怪就怪你得罪了梁家,我们收人钱替人办事,你到了下面,可别埋怨我们。”

  梁家?陆羲禾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她眸光一暗,随即又道:“命该如此,我自然不会怨你们。只是这位大哥,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那人一愣,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

  陆羲禾又接着说道:“这就难怪了。你有所不知,前朝征战时,曾在云山大开杀戒、疯狂屠杀,导致无数怨灵在云山徘徊不去,见人便杀,夜夜鬼泣嚎哭,方圆五里没有人敢靠近。后来一位周游各国的大师途径此地,感觉怨气甚重,便施法布阵,想要镇压怨灵。然而怨灵怨气过深,大师只好建议在此地建一座寺庙,以暂时镇压怨灵。”

  那人似乎有所动摇,望了望四周,感到浑身凉飕飕的。

  “建寺之时,大师告诉众人,万万不可激怒怨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人听出陆羲禾的话外音,怒道:“扯什么!给我杀了他们!”

  他的手下顿时亮出刀,陆羲禾神色大变,惊恐地喊道:“我没有骗你们!你们看那块石碑!”她手指着半山腰的方向,距离很远,可那石碑却异常清晰地立在那里。

  “那是为了安抚怨灵而做的镇魂碑,当时大师与怨灵交涉,怨灵答应不再作恶,只是此地不能杀生。一旦杀生,他们便会杀掉整座山的人。”

  那人神色异常,将信将疑。陆羲禾见状又道:“曾经也有人不信,声称去云山故意杀人,看那怨灵拿他如何。结果,整个云山上空被黑色笼罩,上面惨叫声不断。后来人去看的时候,山上已经没有活物了,凡是被血溅到的树木,从此不再生长,渐渐凋零…”

  那些人往四周一看,果然那些树半死不活的!脚底寒气渐升。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千真万确。几位大哥,为了杀我赔上你们的性命,太不值了。不如等到了山下,你们在动手,如何?”

  那人想了想,“哼,反正你也活不了了,早死晚死都一样!”他挥挥手,手下的人麻利地将这四人绑了。

  陆羲禾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一面忍着肩膀的疼痛,一面思考如何脱身。

  不知道刚才她趁乱派出去的人能不能成功求救…

  就算找不到人,她们也不会死,她的暗卫就在附近。只要她一声令下,这些贼人必死无疑。可是不行,暗卫还不能暴露。只能再拖一些时间,再赌一次!

  一行人下山的时候,那为首的人猛地转过头来,“你他娘的骗我!”

  陆羲禾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自己没长脑子怪谁?”

  那伙人这才反应过来,拎刀便冲了过来。

  正在这时,一道银光从她眼前飞过,直中那人眉心,那人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直直倒了下去。

  转眼间,局势大变。

  “统统拿下。”

  陆羲禾望去,一个白衣男子正站在身后,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射出柔和温暖的光芒,颀长身影,罔若明珠在侧。

  他身后不过几人,却轻轻松松地拿下了贼人。

  “公子,这些人怎么处置?”

  白衣男子收回了目光,“送去官府。”

  陆羲禾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白衣男子见状,“派人送她回去。”

  不过是路人罢了。

  他转身离开,复又想起什么般,“马车在山下。”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秋兰连忙将陆羲禾扶起来,背起她朝着山下走去。

  那辆马车停在山下,车旁挂着一个灯笼,写着一个“宁”字。

  “秋兰姐姐?”

  身后的两个女子提醒她该走了,秋兰不费力气地上了马车,好像没有背一个人似的。

  陆羲禾一晚上并不安稳。

  这天夜里,她梦到了哥哥,梦到了曾经的娘亲,梦到了曾经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梦到了曾经那段美好的时光,梦到了或许想见或许不想见的人…

  “小姐!小姐!醒醒!”

  陆羲禾猛地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原来是她的贴身丫鬟秋兰。

  “天亮了?”

  秋兰是从小跟着陆羲禾的丫头,看她脸色惨白,又想到刚才陆羲禾睡觉的时候大喊快跑,可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姐,还有一个多时辰天才亮呢。小姐,伤口上了药了。您还疼吗?要不明天我们去找夫人吧,叫她给您请个郎中瞧瞧…”

  “哼,我看不必了。”

  想到她娘亲对待她的态度,她就一阵恶寒。

  什么血浓于水,根本都是骗人的!

  秋兰替她盖好被子,劝道:“小姐,您毕竟是夫人的骨肉,她不会不管你的。”

  陆羲禾笑了笑,眼里却毫无笑意,一双褐色的眼眸寒意直达眼底,“秋兰,八年了。哥哥走后,她有没有正眼看过我,对我怎样,你看得清清楚楚。要不是我命大,你今天还能见到活着的我吗?罢了,我要洗漱。”

  “是,小姐。”

  秋兰打来一盆水,递上毛巾,等她洗漱完毕。

  “小姐,昨天,是那位宁公子派人送您回来的。他没惊动任何人。小姐请放心。”

  “对了,小姐。云山的传说,您从哪听说的?奴婢好像没有听说过…”

  陆羲禾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你也信,我瞎编的。”

  她擦干净脸,盯着镜子看了好长时间。

  镜中人的脸稚气未脱,虽然稚嫩,却难掩倾城之色。

  “那贼人说,我得罪了梁家。原本我就怀疑梁姨娘,现在看来,非但这次,之前的那些也跟她脱不了干系。”陆羲禾眼中闪过狠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