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生物筛选
占一点2019-12-06 10:393,459

  科生所有一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先进武器那就是万物谱,只要是宇宙里的物质,这个谱上都有记载,而且是动态的,完全可以看到其行踪。石圭通过计算机筛选万物谱后,惊奇地发现地球上有一种生物失踪了,它就是人们在夏夜经常听到它鸣声的那种生物——蝉!

  计算机出现了语音提示:有一天,我会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你们会因我而失眠。一只蝉在离开地球前流泪地说,我爱你们地球人,可是你们却熟视无睹。失眠后,你们想会起“蝉”这个家伙来,你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来到地球,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了,我没日没夜地叫喊着“知了,知了,知了,”那不是叫喊,那是蝉语,你们也不明白我到底叫什么,想说什么,现在我告诉你,蝉语翻译成人话就是:爱。

  蝉消失后会引起人们失眠,并且失眠人群在不断地扩大,历时很长,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

  石圭百思不得其解。

  是蝉自行死亡呢,还是外星人偷走了呢?方汶讥讽地望着石圭,“你们这个万物谱能靠谱么?”

  狄人娇说,“既然是蝉消失了,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我们何不来一个人工制造蝉呢。”

  “对,你说得太正确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对了,就人工造蝉。”他立即要求助手赤土迅速准备材料,并且亲自给邱毅打电话寻求预算,这既是客气话同时也是不容违抗的命令。

  当然,人命大于天,上十万人仍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些狗屁的申请报告、审核听证会、投票表决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得让路。

  “人工孵化蝉?太慢了。”邱毅在电话那头反驳说,“配种也得耗时,恐怕你的蝉还没有放回大自然,镇上的人可能就都死光了。我看用ND打印机制造出来,简单、效益高。”

  石圭讨厌这种拿生命如儿戏的主官,漠视别人的生命等于就是怠慢自己的身体,这无异于杀人,所以他很是反感,虽然心里觉得打印蝉这个方案可行,可是嘴里却硬起来了,“邱主任,别忘记了,这事是我负责,如果有什么闪失,责任重如泰山啊!”

  “听你的,完全听你的,我只是与你商量并且向你提建议而已,没有违抗或者拖延的意思。”

  石圭就喜欢直来直去,明明白白,一种简单的工作,职责内的事谁都会知道怎么做,如果说层层请示汇报,不仅拖延了事,还会造成不必要的内耗,所以他一贯的风格就是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并且每次都水到渠成,马到成功,同事们都戏称他为石鬼,那意思非常明白,就是鬼点子多,方法奇特,别人办不到的事难不倒他,别人会做的事他会做得更好。

  一个专家论证会就在这个森林深处的小会议室召开了,赤土宣读了人工造蝉的方案后,专家们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只有方汶反对这个方案,其余专家一致通过,结论是再也没有比这个方案更科学、更及时,现在不是学术讨论,更不是学术研究,现在是要解决问题,是要让全镇十多万人能立即入睡,让他们恢复到正常的生产生活。这是一个硬道理,方汶虽然极力反对ND打印机制造姑且称之为ND蝉吧,这东西虽然从科学家论证上没有问题,但是没有实践检验,也没有试用,效果怎么样呢?万一?她只有闭上双眼投了弃权票,这在她参加种类论证会上的立场相反,仅仅一次,她历来的作风是旗帜鲜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水分,更得不得半点官场主义习气,从这一点上来说她与石圭的性格有着惊人的相似,所以就成为共同语言,可是这次,她不能苟同了。

  一个制造人工蝉的工厂临时盖起来了,ND打印机也开始日夜加班加点,机器人干事效率就是高,任务按期完成。

  从设想到计划、到论证、到组织生产、到出产品,仅仅只花了两天时间,虽然期间很多老人因为没有熬过失眠症来享受ND蝉带来的快感,从早到晚他们都在渴望着ND蝉早日投放到大自然。

  ND蝉与实体蝉无论是从造型、重量、功能、智能等一百多项指标来测算都是一模一样的,完全是实体蝉的再版,所以石圭踌躇满志,志在必胜。

  ND蝉经过测试后符合自然的各项指标,并被批准投放到大自然。通过直升飞机撒播到绿野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森林、草地、山地、峡谷,精准到田间地头的每一个角落,人们重新可以听到蝉鸣了,诗人说池塘边的榕树下,“知了”可以叫着夏天了!

  奇迹出现了。第一夜,所有失眠的人睡了一个安稳觉了,这是自从失眠以来的第七天了,人们的体力消耗已经达到极限,也就是从科学上讲,人如果连续失眠十天以上就可能崩溃,疯狂或者死亡。

  奇事出现了。第二天,所有失眠的人再也没有醒来,也就是了绿野镇的全体民众都睡过头了,出现了深睡不醒的症状。

  失眠症变成了睡眠症!你说可笑不可笑?

  “是那根弦出了问题?”赤土说,“我严格按照教授提供的配方来打印制造的,操作程序也没有问题的,我确信,上次我们用ND打印出来的青娃引诱出原配后,成功复活了,用的就是这个方案的。”

  俄罗斯专家普林斯娜回答说道,“是呼吸声频率调整低了一个分贝,所以诱发人们沉睡不醒,下次打印的时候调高一个分贝就行。”

  “可是我们方案里还缺乏一个回收功能,现在如何收回已经投放在大自然的ND蝉呢?发动村民走到田间地头去将蝉一个接一个地捕捉回来?可能不现实吧。让蝉自然死亡吗?没有设计这个功能,当初设计的时候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

  保护生物协会的单于火雄向国家安全局报告了此事,这太不靠谱了,也不可思议了,我们甚至怀疑这场灾难是不是他们这些科学家干出来的恐布事件呢。

  国家安全局的方正接到命令,立即逮捕了石圭,将他投进了大牢。

  方汶等一行专家前往国安局求情请愿,理由很简单,现在是危难之际,在没有搞清楚状况前最好不要妄用执法权,更不能乱用酷刑,疫情离不开石圭,这中间请求警方决断,因为方案里的一个分贝的比例不知是谁篡改了,所以生产制造者是按照修改后的配方来打印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警官赵页面说,这种排除法很简单,我们通过排除法就能推断是谁干的好事,实验室里只有石圭、赤土及其2名工作人员。

  赤土说,“金娜进去过。”

  赵页面说,“金娜也进去过不错,但是金娜进去的时候全体人员都在办公,没有作案时间,再说她也没有必要明显地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石圭所带领的科生所工作人员会不会有内鬼呢,也未可知,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石圭最多也算得是监管失责。摆在石圭自己面前有四种洗清自己嫌疑的方法:一是能将ND蝉收回;二是让蝉自动消失;三是让蝉失灵停止鸣叫;四是重新制作一种可以替代ND蝉的生物来化解前一批ND蝉,那么最有可能的是那一种呢。

  “立功赎罪吧。”警察赵页面采纳的大卫的建议,“”放人,将功赎罪是最佳选择,不然,这个罪名会落到我们警察身上,我们可不背这个黑锅。

  石圭对于自己被关紧闭的事习以为常,他最关心的事是如何收回ND蝉,人们失眠可怕,但是没日没夜地沉睡更可怕,大地像死一样的沉寂,山川无语,静水深流,真是路断人稀,哀鸿遍野。

  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的,是谁调高了一个分贝呢?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普林斯娜找到了解决办法,其实简,就让通过传感器来微调每一个ND蝉发声的振动频率,但是这是一步险棋,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能准确调高的精准度在当今世界还没有先例,已经失败过一次谁还会让你再失败第二次呢,我们需要的是一次成功,即可以解决全镇人民长睡不醒的问题,还可以帮助石圭洗清罪名。当然后者是其次。但是谁愿意冒昧地去做并且承担此风险呢?

  世界顶极的科学家们纷纷云集到绿野镇,其中有三个科学家已经感染了失眠症,现在应该称之为沉睡症。

  石圭敢作敢为,并且已经作好了再关紧闭甚至坐牢的风险,挑起了这个重担,大家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为他攥了一把汗。

  传感器显示已经顺利地与几万只ND蝉的神经系统连接上了,微波长短与频率与刚好合适,只等待一声令下,按下启动键盘了。

  还是石圭按下指挥纽,有效时间为24小时。

  24 小时后,奇迹再次出现了,这次全镇的人民集体从沉睡中苏醒了,狄人娇伸了几个赖腰后恢复到平静的生活中,但是午后明显地感觉到极度的兴奋,浑身上下发热,烦躁。她将这一情况迅速地向石圭报告,(狂太症状)

  晚上,全镇疫情出现了,大多数患者有低热、嗜睡、食欲缺乏,少数有恶心、呕吐、头痛、背腰痛、周身不适等;对痛、声、光、风等刺激开始敏感,并有咽喉紧缩感。

  方汶掷地有声宣布:狂蝉病暂时性爆发了。这是由于病毒繁殖刺激神经元,特别是感觉神经元而引起。

  邱毅紧急从国家疫情总部运来大量的疫苗,关将军调来军队医务人员,日日夜夜,挨家挨户注射免疫血清。

  这一折腾五六天了,总算控制住了疫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