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调查取证
占一点2019-12-13 11:541,816

  我们日常生活中见到或者听到的比喻禽流感、老鼠疫、埃博拉病、非典等流行传染病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症状,什么感冒、发烧、出血、呕吐等,可是今天这种感染出现的症状仅仅就是人体失眠,到底是什么引起失眠呢?带着疑问和空虚,方汶趁着这个空档进入感染区调查取证,她想弄清楚事件是否如石圭所说的生物链断裂所致,如果说真是生物链断裂,那么为什么偏偏是蝉消失,而不是其它的诸如猫啊狗啊是呢?为什么蝉的消失会引起人们失眠,而青娃的消失将会对人类有什么重大损失或者灾难性的后果呢?或许单于火雄只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们的组织者,从美好心愿出发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保护地球生物,而他们对于理论上简直一窍不通,会员都是门外汉,更不用说学术研究的,那么他在会上提出的生物链断裂观点仅仅因为是猜想后的常人推理,或者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呢。无论如何别人门外汉都能在这个问题在上提出了一个一二三的观点,而我们专门从事学术研究的专家却束手无策,这不是滑稽可笑么?

  方汶了解到,公元91500年的此时、此地、此刻爆发过惨绝人寰大规模的蝗虫,《荻族志》记载,“蝗虫浩浩荡荡、遮天蔽日,所到之处寸草不留、树木秃顶,鸟兽惨死,蝗虫食人者比比皆是,百无一法,火烧不死,水淹不败,喷灰不倒,只要望蝗兴叹,坐以待毙,万里山河,民不聊生,哀鸿遍野”。此后每五百年后的这个时段都有虫灾。难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小时候的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仍然记忆犹新,家乡遭遇特大虫灾,这些毛毛虫都是从马尾松、白杨树上随落叶一直不停地往下落。一片叶子约有三、四条,大片叶子上甚至有几十条,人从树下经过的时候,这些毛毛虫就像下雨一样从空中飘落,一会功夫浑身全是虫。屋顶上,墙壁、门窗、床上、桌椅上、衣服上、锅碗瓢盆里到处都是。有一天扯猪草回来后,浑身上下奇痒难耐,不一会儿全身都是鲜红的块状肉包,伸手一抓出现一道道血印,从头到脚无孔不入,甚至连腋毛里也浮肿起来,没办法子,母亲用家乡的艾叶烧火给我洗澡,虽然略感凉爽,但是仍然止不住地奇痒难耐,只能哭天喊地咆哮着,简直就是鬼哭狼嚎。几乎家家户户传来这种撕心裂肺的叫声。

  其实,毛毛虫分布很广,各种树木上多生有这种小毛虫。毛毛虫的行为在昆虫生活史上称为「完全变态」,在生物演化史中,鳞翅类昆虫与双子叶植物伴生共同出现在地球上,吃草、吃叶、吃花儿也就成了祖传的天性,不论成虫、幼虫皆然,不过历经千万年的演化过程,却也渐渐出现了纯肉食性的毛毛虫,它们不但吃蚜虫、介壳虫,甚至连近亲的孩子也一样「来者不拒」!生物界中有着太多太多令科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会吃肉的毛毛虫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看着美丽的蝴蝶和蛾子飞舞在花丛、树林中,以口器采食著花蜜或树液,实在令人难以想像,它们之中有些竟从小就是杀“虫”不眨眼的刽子手,也充分证明了“美丽的东西往往是危险的”这句话。就以夜蛾为例,它们偏偏喜欢「标新立异」,看到植物就讨厌,而且还食不下嚥,反而把四处爬行的同类当成“天下第一美味”,因此形成了“毛毛虫吃毛毛虫”的奇特生态景观。在生物界仍是一团解不开的谜雾。毛毛虫掉到人身上,其众多的刺毛接触皮肤后可断折,毛腔内的毒液便注入皮内,因毒毛的毛腔内充满毒液可引起皮肤剧烈瘙痒与疼痛,有时痛得像被火烧一样。被蛰伤的皮肤中心可有小丘疹,痒痛症状可持续数小时或更久。毛毛虫中还有一种叫剧毒十二点,模样恶心,它的体内含有剧毒,重者可致人死亡。

  这么多虫子是如何来的?虫灾应该如何防治呢?当时自己还小,望着父母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刻骨铭心。方汶心里暗暗地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一名治虫专家,以解心头之恨。岁月终于不负有心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成为一名生物流行病学家,踌躇满志,自以为可以包医百病,可是灾情到面前来仍然是束手无策,可见学问无止境,技艺无高低。既然低智商的虫子可以折磨人类,为何不进行预防,或者消灭掉,以减轻人们的痛苦呢,方汶暗暗下定决心,对于蝉的疫情绝对查个水落石出,弄出个云开雾散。

  绿野镇在拉拉山口冲积平原上,南高北低成扇形,从出口的尽头算起,边界线周围长达五百公里。按照国际惯例,先实行定点普查,然后统计,这规定的动作很快就完毕了,甚至经过最仔细的检查也没有发现任何过去或现在有传染病的痕迹:没有流行病的任何征兆,没有死亡的迹象,连一只苍蝇仍然在健康地飞行着!

  这就怪了。难道冥冥之中有一个人,用一只看不见的左右手控制着这场灾难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