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意外收获
占一点2019-12-02 08:441,657

  狄父和狄母寝食难安,夜不能寐,没几天有骨瘦如柴。

  狄人妖知道,父母因为失去了儿子,悲痛所致,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会抹平创伤的,她坚信哥哥没有去世,他一定在某一个地方,通过上次棺材峡的寻找,她更加坚信哥哥那双美丽的大眼一定在某一个角落里注视着正义的一切,她一定要找到他,拯救出哥哥,所以狄人娇近来专门在家里伺候二位老人,百般地孝顺。

  狄父对女儿说:“娇娇,我感觉到你妈有些不对劲了,整夜的睡不着,睁眼望到天明。”

  “可能是思念哥哥吧。”

  “你才不对劲呢?”狄母反对说:“我观察你也是睁眼到天明呢?”

  “你说什么?是这样吗?”狄父拍着脑门子若有所悟地提醒:“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在女儿的坚持下,经过远程体检、诊疗和专家后,确认狄父狄母身体正常,各项指标恰当,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方汶带着金娜登门诊断来了。

  狄父主诉:开始兴奋,回忆往事,脑袋里翻江倒海,浮想联翩,白天黑夜一个样,睡不着,可是人并没有什么疲劳的感觉,日常生活依旧正常。

  父母主诉:通霄达旦地睡不着,饭量大增,精力旺盛。

  “从来没有睡觉?”方汶奇怪地询问,她从事流行病多年,已经成为国际上最年轻的顶棚专家。

  “失眠症!”金娜虽然从师方汶不久,但是已经得到了她的真传,凡事喜欢标新立异,但根本没有想超过老师的意图,只是不假思索罢了。

  “有这样病吗?”方汶显然对她贸然下结论提出质疑。

  “对,对,对。失眠症!”狄母如同遇到知音一般。

  “我也觉得是失眠症。”狄父极力表示赞同。

  “能吃,不能睡,迟早是要出问题的。”方汶觉得肯定有问题,但第六感觉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那就只能喝一些安神补气的中药,调理,调理啊。”

  狄人娇提议到庄园附近转转。

  庄园位于苞米村中央核心地带,周围群山环抱,树林苍翠,溪水绕墙而过,哗哗啦啦,小鸟在竹林里扑楞楞地乱飞乱蹦,沿着铺满鲜花的羊肠小道,不知不觉走到林海的深处。

  “前面,好像有人家,我们去找点水喝。”饥渴难耐的金娜提议,自从早饭出门到现在没有喝水了,大家一致造成这个提议。

  这是一家狄族部落的原住民,虽然到了这个年代,但是仍然保持着古老的生活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院子里犁耕飘香,丰收的玉米、红辣椒挂满蓠芭墙,宽大的木屋,摆满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室内暗香浮动。狄人妖对主人讲明来意,主人好客地捧出竹茶壶,摆出竹茶杯,方汶一饮而尽,沁人心脾,爽意彻骨,大家拉起了家常。突然室内传来了叹气的声音,方汶警觉地聆听着,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弊不住了,试探性地问,主人才叹了一口气,接连打了几个哈欠,指着室内说:“我老婆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医生也看过,就是不知道啥原因。”

  “失眠了?”

  “是的。”主人呵欠连天地接着打了几个,“我也有三天失眠了,可能是被她传染了。”

  方汶在主人的带领下,急忙直到室内,瞧了瞧,琢磨着与狄人娇父母可能是一个症状。

  主人自言自语地说:“我们这个小村庄里总共七户人家,家家都是一个症状。”

  “走,带我们去看一看。”方汶果断地作出决定,好觉得,此事非同小可,有人已经七天失眠了,想一想问题的严重性吧,普通体质的人一般失眠超过七天后就会因为各种营养跟不上,体质下降到极限后,功能开始衰竭,器官受损。

  方汶在主人的带领下,接连走访了其余的六户人家,没有错,都一个症状:失眠!

  方汶给远在医学院的普林斯娜教授讲述了自己的发现和想法,教授建议组织一个网上可视会诊,这一建议得到了方汶的采纳,一个由多方专家组成的可视会诊就在狄人娇的家里举行,狄庄内灯火通明,专家们分别与狄父、狄母咨询情况,还与七户人家进行了视频问诊,基本搞清楚了发病的时间、症状,预料到会发生后果,最后专家一致确诊为:流行病。

  是什么流行病呢?专家们不能确定,医书案例里也搜索不到,临床也找不到一个案例。方汶只得向地球人健康局反映情况,该局的回答让她们大失所望,该局认为失眠是人之常情,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建议交由当地医院治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