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伊人已去
被她气死2020-01-02 08:532,838

  看着崔文昊能下地活动,颜语窈高兴的不行。崔文昊看着拍手的她说道:“我的玉佩呢?还不给我?”

  “不给了,省得你惦记她。”

  崔文昊瞪了她一眼,吓得颜语窈赶紧掏出玉佩说道:“至于吗?还给你。”

  崔文昊把玉佩装进怀里,颜语窈问道:“有个事一直想问你。”

  “哈哈哈。从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吧。”

  “啊!”颜语窈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你不就这件事上不了台面吗?”

  颜语窈小心的问道:“那以后我还能找你吗?”

  “能,不过保持这个样子就行。”

  “咯咯咯,好。”颜语窈说完就偎依上去,崔文昊别扭的推开她说道:“你去跟老杨说一声,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往长安去。”

  “哦。”颜语窈小嘴儿一翘,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郑灵馨带着千儿从外面回来,她问道:“你身体好了吗?就在这儿多休养几天吧。”

  “没问题的,明天能走。”她不知道崔文昊惦记着太真,心早就飞到了长安。

  ————————————————

  崔文昊有伤,路上不赶,三天后才到长安。崔文昊本想立刻去找太真,想到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还有血污,只好先跟郑灵馨回家去。

  郑灵馨爷爷虽然心里感谢崔文昊救下了一家人,可是跟崔文昊说话总是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崔文昊把家里的长辈一一拜过之后,郑铭才放他去休息。

  洗完澡,天也快黑了。因为过年,郑家大部分人都回来了,难得的团圆。

  家宴把崔文昊想溜出去的想法打破了,他一个上门女婿,坐在末席倒也自在。烦恼的是他要给长辈们一一敬酒,这种事最上头,别人认识他,可是他对长辈根本认不全,别看都是自家的叔叔大爷,除了婚礼那天见过一面,后来就没再见过。

  崔文昊只能通过面貌判断年龄,一圈下来,尴尬无比。尴尬的不止他一个,别的晚辈好像也不喜欢这样的宴席。都全都见过面,开始闲聊。

  崔文昊大概听说有一个表哥没来,具体什么事那大爷红着脸说不出话。

  等回到房中,尴尬又起,这儿不像自己家里有个小床。千儿和盈香都会睡在屋中的外厅,而这时候,郑灵馨已经躺在被窝。

  盈香和千儿笑盈盈的要给他宽衣,惊得崔文昊忙拦住她俩说道:“去给我弄点水,我想喝水。”

  灯光虽然不亮,但也可以看到郑灵馨红光满面,娇羞异常,他心里打起鼓来,不会是为了报答自己救命之恩,今天要跟自己圆房吧。

  俩侍女笑的诡异,崔文昊心里发毛。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崔文昊问道:“我睡哪儿?”

  “咯咯咯,姑爷,说什么呢?”千儿笑道。

  盈香说:“当然跟夫人一块睡了。”

  崔文昊听到郑灵馨翻身的声音,抬手说道:“不行不行,我失血过多,不能同床。”

  两人没想过这样的事,被崔文昊一说,盈香问道:“那怎么办?”

  “我看这炕挺大的,要不你们跟小姐睡吧,我睡你俩的床。”崔文昊说完就往外走。

  郑灵馨猛的坐起来喊道:“你回来。”

  崔文昊有意解释一下,回头眼都要闪掉了。她真的是什么都没穿,挺拔亮眼,崔文昊忙转过身去,说道:“你快躺好,别冻着。”

  郑灵馨心里难过极了,她斗争了一下午才做出的决定,没想到被崔文昊拒绝了,这时候他转过身去,透露着一股看都不想看的意思,郑灵馨往床上一躺,哭了起来。

  千儿去安慰郑灵馨,盈香拉着崔文昊到炕边。崔文昊一挥手说道:“你们出去吧。”

  “是。”两人施礼走出屋子。

  崔文昊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别哭了,咱不是说好了吗。”

  郑灵馨问道:“说好什么?”

  “我们在外人面前是夫妻,我会尽快想办法跟你离婚的。”

  郑灵馨听完,哭声更大了,急得崔文昊不知改怎么劝。郑灵馨的变化明显是从土匪窝把她救了出来的原因,她肯定是想用身体来报答自己,崔文昊说:“那个,其实你不用这样,再怎么说我也不能眼看着你让土匪抓了去。”

  “呜呜,是不是谁被土匪抓了你都会去救?”

  “嗯,路见不平,就得拔刀相助。你不用学那些以身相许的,不值当。”

  “值!”

  我靠,她说的斩钉截铁,崔文昊说道:“那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还小,我不能跟你圆房。今天,要么你穿上衣服,我在床边睡,要么我出去睡。”

  关于年龄的问题,郑灵馨听盈香说过,居然是真的,想来这是崔文昊的底线,她没办法改变,只好说道:“只要你在这儿睡觉,我穿。”

  郑灵馨说完,起身要到衣架拿衣服,崔文昊怕她着凉按住她说:“我来,你躺好。”

  可算是不再说话,崔文昊身边有个她,睡觉也不踏实,不过至少能对得起太真了。

  天一亮,崔文昊就窜了出去。家里的长辈都忙着朝事,不用请安。

  路上买了些吃的,到了岳观分给小道童和师父。除了吴筠的几个亲传弟子,别人对他还是不错的。再怎么说他也是吴筠的挂名弟子,辈分在那边摆着呢。

  道士们看他回来都很高兴,争着朝他施礼。崔文昊发了果脯,带着一大包来拜见师父。

  见礼之后,两人说起近况。崔文昊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吴筠看他脸色惨白,问过之后才知受伤刚好。

  崔文昊如坐针毡,吴筠拂尘一摆笑道:“你自己去观中走走吧。”

  “呵呵,师父,弟子一去多半年,还真有些想观里生活,我去溜达一下。”

  “去吧,如若无果,回来找为师。”

  崔文昊作揖径直往别苑而去。到了门口,崔文昊愣住了,别苑大门紧锁,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了。他大惊下,翻墙而过。

  伊人已去,别苑中空无一人。崔文昊虽不死心,直到最后一间房看完,才确定太真已经不在此处。

  崔文昊的心一下子空了,他往门口一坐,思索着太真的过往。这时候他发现,对于太真一点都不了解。

  她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太真从未提起过,崔文昊不禁哈哈大笑,两人的感情仅仅是一夜有情?

  失恋的痛楚如刀割一般,胸口生疼。他这时候想起师父刚才说的话:“如若无果,再去寻他。”

  难道师父的意思是知道太真去哪里了?崔文昊惊喜之下起身就跑。

  吴筠依然在大殿中打坐,看他前来,起身说道:“随我来。”

  “是,师父。”

  吴筠带崔文昊来到卧房,从高台上拿出一个盒状的东西,说道:“这是太真留给你的。”

  崔文昊接过盒子就要打开,吴筠急道:“等等。你不知道盒子怎么打开?”

  崔文昊看了一眼盒子,问道:“师父,这怎么了?”

  “这是冰心笺,如果你硬拉开,里边的信件就会被销毁。”

  “啊。”崔文昊又仔细看过盒子,盒子四面都有一个凸起和几个凹槽,看样子应该是把它拨到哪一格,然后才会打开,有点密码锁的意思,他不解问道:“师父,这该怎么开?”

  “我来吧。”吴筠接过冰心笺,在盒子的四面拨动了几下,蜡封脱落,盒子开了。

  吴筠递出盒子说道:“出去看吧。”

  “是,师父。”

  盒子里是一封留给崔文昊的信:

  奉君知:

  妾身无法与君话别,遇君之后,妾身方知爱意何来。妾身自知与君可得千年之恋,奈何妾身命运多戕,君之爱恋无缘拥抱。

  光阴三月,妾身心身俱满,天上人间想来不过如此。

  然妾身无法摆脱命运之安排,只得随波逐流。

  君自珍重,后会无期。太真洒泪瑾上。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醉太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好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