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斗鸡
三月不知笑2019-12-13 16:152,259

   屋内,一家三口吃着晚饭。

  “听说今天他们为难你了?”墨母问。

  千辉紧张地看了看房门,确认已经关紧。

  “习惯了,好在还有时间。”千辉回过头。

  “辛苦了。”墨母放下碗筷,伸手轻轻搭在千辉持筷子的手上。

  “舅哥那边有没有消息?”

  “大哥还没来信,我想这几日应该就能给我们答复。”

  “嗯,我相信舅哥。对了,等会拿一千元晶出来。”

  “那么多?”

  “给千胜夜策。他现在的能力帮不了墨儿。”

  “哦,那就不算多。”墨母边罢,端起一碟肉,夹出几片给千墨,然后将肉端回厨房。

  “爹,找舅舅什么事?”

  “你结元形元丹的事。我听说有一个游山药师炼制出了一种药丸,服了之后便可让练习内功事半功倍,所以我托你舅舅去寻了。”

  “我能行的!”

  “那要花时间,我怕你忘记了心法要领,所以越快越好。记住心法之后你就跟你娘去找你舅舅,学成之后再回来。”

  “但元丹呢?”

  “找你爷爷帮忙。”

  “你不是怕爷爷知道吗?”

  “我主动归还心法,然后以希望你取胜为由求你爷爷帮你结丹,他一定不会怀疑我们有其他动机。”以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目的去掩盖一个无人察觉的目的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明白了。”

  “记住,练成之后,千万不要再让你爷爷的真气到你体内。”

  “他能发现吗?”

  “练习过碎元无极的元丹形状他再熟悉不过了。一定注意。”

  “知道了,买药丸又花了不少元晶吧?”

  “值,只要你有出息了,我和你爹怎么样都乐意。”墨母回到饭桌。

  “但也不能因为我~”千墨看着碗里的肉。

  “傻孩纸,我们家不穷的。我们还有两万元晶没有动,攒着给你到神体用的。吃什么,爹娘不讲究的。”

  千辉因为身体问题武功低微,常常被欺负,所以他少时就养成习惯,将所有的元晶节约下来,用于求方问药。生子之后,发现千墨健健康康并无异样,于是又将元晶存起来,为孩子练一身好武功做后盾。墨母也是沾染了千辉的习性,变得异常节约。除了保全宗家的面子而添置一些好衣裳外,他们从不乱开销。

  “等你元形之后,就把那两万元晶用了。然后我们一家三口轻装上路,也不怕被劫。哈哈哈。”千辉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出去之后,没有宗家的月钱,我和你爹也没有太大的本事。所以练功就得靠你自己了,墨儿。”墨母语重心长。

  “嗯!出去之后我会保护你们。”

  “保护是要见血的,你不怕?”千辉问。

  “敢欺我爹娘,定斩不饶!”千墨肯定。

  “你敢杀人?”

  “敢!”

  “杀了之后呢?”

  “就是杀了呀!”千墨不明白父亲的意思。

  “既然都杀了,那你或许可以吸他们体内的元气。”

  “碎元无极不是用来传承吗?不是将我的元气留给后代吗?”

  “是。但你能保证我们历代宗主没有吸过对手的元气?”

  千墨愕住了,很明显他对杀人取气这种事不能接受。

  “因为想要取元气而杀人与杀了敌人再取元气是不一样的。等你长大了就能明白。”千辉夹起根泡菜,抖动了几下筷子,然后递入口中。

  饭后,千墨带上元晶,准备给夜策送过去。

  路过小花园时,他看到千羽正陪着千落练功。说是陪,其实千羽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而已,毕竟以千羽的武功,实在没法陪千落对练。

  千羽原本也是一根不错的苗子,他父亲也是宗主继承人之位有力的竞争者。但出事之后,他家便没了继承宗主的机会。父亲因此染上酗酒之习,脾气变得暴躁,再一次剧烈的争吵后,母亲愤然离开。而千落就是打那时起,担起了家主之职,照顾父亲与弟弟,于是荒废了武功。

  当宗主宣布将在孙子备选接班人时,千羽兴奋无比。原本灰暗的家,在那瞬间看到了光明。也正因如此,千羽之后把绝大部分的心思与时间都花在弟弟千落身上。

  因为今天白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千墨埋着头,加快离开的脚步。一段距离后千落以为自己离开了危险区域,于是将速度放慢,也将提着的心放下来。

  “千墨!”

  一个声音传入千墨的耳朵,差异的他猛然转身。原来千羽一直跟在自己后面。

  “羽哥·····”

  “你去找千锋笑吧!”

  “没有,没有,就是出去转转。”被对方说中目的的千墨十分紧张。

  “别装了,练功就是练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是···”千墨小声回答。

  “见着千胜夜策帮我带句话。”

  “什么?”

  “我为十三年前欺负他的事情道歉。”

  “哦!知道了。”

  “但冤有头,债有主。他有什么火冲着我来,不要撒在我弟弟身上!”千羽语气变得强硬。

  “今天的事吗?羽哥,这事因我而起,是九子找我麻烦在先,夜策帮我才出手的。还有,我不觉得夜策认识千落,更不知道他是你弟弟。”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千墨并没有把自己择开,而是主动承担责任。

  “千落错在先?”千羽先是惊诧,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前他看弟弟一身的伤,便要去问由来,可千落只说是夜策伤的,其他再也不肯说。千羽以为是弟弟是因为自己的错受到了连累而愧疚,可不想,弟弟不说缘由的原因是他自己失礼在先。

  “嗯!”

  “我替千落道歉。但,即便如此,他出手也太重了!”

  “北院不比南院是观赏的锦鸡,我们是斗鸡。敢进来就得有落一地毛的准备。”千墨慢慢战胜了他面对其他宗家孩子时的怯懦。

  听着千墨的回答,千羽对北院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只是在北院呆了短短的两天,一个一直怯弱的人居然长出了硬骨头。若千落也在北院的话,那这次选拔就十拿十稳了。

  “北院是斗鸡的话,千落也应该常常去~”千羽自言自语。

  “什么?”

  “记得,帮我道个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锋啸狂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锋啸狂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