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强者如斯
帝森2019-11-22 11:123,184

  轲合见到面罩下姜若兰的样子,居然呆滞当场,不仅是因为对方是一名女子,更重要的,还是她不可思议的面容。

  姜若兰冷哼一声,再度挥动起长枪,而反应过来的轲合也是挥舞大刀。

  这一次姜若兰并没有选择格挡,她一手拽动马头,一手持长枪向着轲合的胸口突刺而去。

  马头被大刀斩去,姜若兰的长枪也已经触及轲合的胸口,在失控落地之前,姜若兰猛然推了一把枪柄,让长枪脱手而出,直接将轲合贯穿。

  轲合惨叫着从马上摔落下来,姜若兰也是因为战马被杀,在地上连打数个滚,她粗重地喘着息,耳边是马匹奔驰而来的声响,她眉头紧蹙,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身来,抽出腰间的短刀,一步一步向不远处的轲合走去。

  被长枪贯穿胸口的轲合还在地上抽搐,他看着靠近自己的姜若兰,眼中满是恐惧与不可思议。

  他不相信自己居然输给一个女人,而比自己即将死去更恐惧的是,眼瞳里不断放大,姜若兰的那张脸庞。

  一半清丽隽俏,眼神坚毅,一半丑恶可怖,狰狞如鬼。

  这是他生前最后的画面,姜若兰将他的头颅割下,然后从怀中取出半部银制面具,戴在自己的那半张脸上,一手持枪,一手拎着轲合的脑袋,脚下踩着鲜血直流的尸体。

  原本在冲锋之中的苍狼骑兵几乎都在那一刻停下来,带着惊恐与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此地。

  他们不敢相信,这二十来个最为精锐的苍狼护卫以及武力不俗的轲合,居然被四个人彻底打穿。

  孔池将细剑从苍狼护卫的胸口抽出,面色阴沉地走到姜若兰身旁。

  贫瘠的地上,躺着抽搐的苍狼力士,趴在他身上的郑小七缓缓抬起头,鼻青脸肿,满嘴是血,他吐掉了嘴里的血肉,瞥了一眼被他咬断喉咙的苍狼力士,扶着自己脱臼的肩膀,走向姜若兰。

  浑身是血的吕烛,拖着自己几乎没有知觉的左腿,一瘸一拐地向他们靠近,在他身后,是满地尸体,和几匹低头的战马。

  “恶魔,他们是恶魔……”不知是谁喊出了声来,在场的所有苍狼人都怒吼了起来,原本以为他们会因为轲合的死而丧失斗志,但是没想到这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怒气,号角声响彻天际,原本正在围攻商队的苍狼骑兵听到号角,全部撤出,重新集结,向着姜若兰四人冲杀而来。

  商队剩下的二十几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看到了生存的希望,但是他们仍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妈的。”郑小七痛骂一声,他们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切,面对数百骑兵的冲锋,他们绝无生还的可能。

  然而,就在苍狼骑兵即将席卷这里再无一战之力的四人时,急促的箭雨骤然飙射而来,紧接着是汉人军队冲锋的战鼓。

  姜若兰疲惫地侧过头去,那军队中竖起的,是鲁国的旗帜。

  ……

  虽然是来自于梁国的商队,但是毕竟身处于鲁国边境,鲁国也不像成国那样执着于征服梁国,如今的鲁国皇帝是个敦厚平和之人,不喜刀兵,提倡发展经济,开拓商路,所以对其他国家的商队格外重视。

  有苍狼骑军堂而皇之地在边境屠杀他国商队,这如何能忍,不仅喜欢搞经济的鲁国皇帝不能忍,那些在边关收税收礼的守将也不能忍,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一个小小游牧民族居然敢阻碍国家的发财大计,鲁王山关守将得到消息后立刻集结部队,马不停蹄地杀过来,失去了轲合指挥的苍狼骑兵只能作鸟兽散,消失在荒原之中。

  姜若兰缓缓打开房门,感受着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脸庞上,虽然只有一半能够感受到这份温暖,但是劫后余生的空气,总是那般令人舒适。

  她缓缓走向客栈大堂,刚进来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对自己呼喊。

  “大姐,这里这里!”

  郑小七坐在桌前,向着姜若兰挥手,一旁的孔池正慢条斯理地喝着小酒,而郑小七则是大吃大喝,满嘴油腻,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发现每次受伤,你都能立刻活蹦乱跳的,手接上了?”姜若兰坐下身来,看向已经吃了不少东西的郑小七。

  “别说,这开运号的随队大夫水平是真的不错,咔咔两下就帮我给接上了,要不咱们把他拐……”郑小七自知又失言,尴尬地低头啃起烧鸡来。

  孔池重新给自己倒上酒杯,恭敬地向姜若兰端起来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孔池敬姑娘一杯。”

  孔池一饮而尽,复而又是满上,继续端起来道:“这第二杯,是敬佩姑娘的巾帼英姿,孔池这一生历经无数战斗,虽然大不多只是剑客对决,但是这一战的确是对姑娘五体投地。”

  他再度饮下,第三次满杯,这一回他没有急着喝下,而是眉头紧蹙地看着酒杯,叹息道:“想我一世练剑,自诩梁都第一,但最后却落得一个丧家之犬的下场。”

  姜若兰沉默地看着孔池伤感,她知道此刻的孔池需要倾诉对象,所以安静地听着对方的话语。

  “不过,大丈夫,练得一身剑术,不能锄强扶弱,还有什么意义?对不起手中青锋,也对不起历代剑术前辈。”

  孔池感慨完,再度举起酒杯,对着姜若兰与郑小七道:“这第三杯酒,是向二位抱歉,在下还是没办法随二位回去。”

  姜若兰与郑小七对视一眼,孔池则是继续道:“早先在好友协助下逃离梁都,一路上皆是追杀的刺客,甚至连累了朋友与路上好心收留的夫妇,我不论这些人是那纨绔的族人还是以往仇家落井下石,至少这险象环生之中,在下明白梁国已不能容我,是保护自己还是不再继续连累亲人好友,我都不能继续留在梁国。”

  “可你跑到鲁国这里有什么用?这些人的血债怎么算?”郑小七却撇撇嘴道。

  “小兄弟,你还年轻,看上去似乎孑然一身,自然无法知道我的顾虑,你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报仇,而我,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且不连累身边的人。”孔池却摇摇头道,“我知道你们这次为了找我煞费苦心了,想必这一支商队都是你们安排的吧?”

  郑小七嘴角一抽,尴尬地给自己倒起酒来,姜若兰却微笑道:“开运号的商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但是和他们的掌柜达成一点合作还是可以的。”

  “原来如此,不过,其实我也没有要从军的打算,我只是一名剑客而已。”孔池看着姜若兰道,“别意外我怎么知道你们想拉我入伍,现在整个梁国,谁不知道梁关女武神的名号,就那标志性的银制面具,如今的梁都街上都开始卖了,毕竟以一己之力,打退十万成国士兵,这等功绩,足以载入梁国史书。”

  “孔先生过赞了。”姜若兰摇摇头谦虚道。

  孔池却道:“不是过赞,当我看到姜姑娘使的那一手双持定方流,我是打心底里佩服姑娘的,这一次,真的是对不起你们了,让你们大费周章来此,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孔池过意不去,却无可奈何。”

  “看来孔先生去意已决,若再坚持就是若兰不识趣了。”姜若兰点点头,给自己也满上酒,“那就敬孔先生的侠肝义胆,敬我们并肩作战,也敬孔先生前路坦途。”

  郑小七似乎还觉得有些不服气,对于他而言,付出了这么多,甚至差点赔上一条性命,结果换来的只是一杯酒水,当然是不服气的,可是既然作为主导者的姜若兰都放手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看到喝起闷酒的郑小七,姜若兰轻笑一声,问道:“吕烛呢?他的伤势如何了?”

  “估计快死了吧。”郑小七不以为然道。

  “这次他可是挡在我们所有人的前面,身上的刀伤箭伤都是替我们挡的。”姜若兰小心翼翼地盛上一碗热粥,自如地喝起来。

  “行行行,不咒他了行吧?不过他虽然很讨厌,打起仗来真他妈够狠。”郑小七咂咂嘴道。

  “狠?说起狠,有你狠?我都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还能用牙齿把那苍狼人的喉咙给咬断的,和他们比起来,你才是狼吧。”姜若兰打趣道。

  “大姐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一点也不比我差,至少我绝对做不到把别人的头皮扒下来披在自己的脑袋上。”郑小七算是胆子够大的人了,想起姜若兰面无表情把苍狼人的头皮剥下来披在自己头上的时候,他就感到一阵恶寒。

  一旁的孔池想起当时的场面,也觉得有些反胃,急忙喝了两口酒压一压几乎涌到喉咙口的异物,他活了将近四十年,与人比剑,血肉横飞的场面都是常事,杀人也杀了不少,但是他肯定也做不到姜若兰的这个行为。

  “若不狠一些,怎么从万军从中活下来?”姜若兰不以为然地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