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森

  “大人,夏将军说过,在他来之前……”一名副尉急忙道。

  “滚蛋,老子现在就要抓住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给干了!”塔校尉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副尉只得带着兵马开始强攻客栈,但是数队人进去之后,都是有去无回,到后来竟无人敢入内。

  姜若兰太过厉害,那些普通的士卒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塔校尉见状嘴角抽动起来,这女人确实有本事,如果换做是他,估计早就被抓起来了。

  “把客栈给老子拽倒!”塔校尉当机立断,不再派人入内,而是着人给客栈四周绑上绳索,另一头则系在战马之上,近处有士卒以钝物撞击,外头则是数十名骑兵同时扬鞭,竟是要把客栈给生生地拽倒。

  “大人,这样一来,那女人不是必死无疑了吗?”副尉提醒道。

  “就算是具尸体,老子也要让她知道羞辱我的下场!”塔校尉怒吼道。

  “不好,房子烧起来了!”一名士卒突然呼喊道。

  塔校尉眉头紧蹙,果然看到有黑烟从房子里飘出,他不由冷哼道:“自寻死路,这么大的雨,火怎么可能烧起来?”

  士卒们没有收到远离的命令,只能继续硬着头皮拉拽客栈,客栈不断晃动,摇摇欲坠,但是塔校尉错估了火势的强劲,虽然外面大雨,但是屋内却被浇满了酒水和菜油,这火烧起来极其迅猛,转眼间便燃起了整间客栈。

  由于那些战马还在拉拽,恰好到了客栈承受的临界点,火焰让客栈更为脆弱,一声刺耳的巨响,客栈轰然倒塌,那些刚刚才反应过来的士兵急忙向四周逃窜,只是客栈因为火烧的关系,倒塌的太快,不少人直接被砸到在地,一阵烟尘激起,又迅速被大雨压下。

  眼前客栈已成废墟,大雨如注,再次地陷入了沉寂,火焰也逐渐被浇熄,塔校尉立刻吼道:“快去把人抬出来,给我仔细找,就算是尸体也要把那女人找出来!”

  士卒们急忙上前,他们人数众多,很快就从废墟里把自己同僚的尸体抬出来,偶尔有一两个还是奄奄一息,也算是命大,但估计以后也是个残废了。

  “大人,找不到那女人的尸体!”

  “怎么可能?!”塔校尉暴怒不已,一鞭子抽在那前来禀告的士卒身上,直接下马,骂骂咧咧地指着那群正在废墟中翻找的手下,“都是废物,给我仔细找,我就不相信她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大人你小心。”副尉小心地跟在他边上。

  “你给老子起开,我就不信找不到她了!”塔校尉一脚踹开一块碎木,倒也算是身先士卒地和大家一起翻找起来。

  但是令他不可思议的是,还真就没有姜若兰的踪影,就算真的插翅飞了,也不可能没人看到吧?

  不过,就在塔校尉恼怒地拿着自己的士卒发泄时,他没有察觉到脚下走过的一处地方,因为被黑灰覆盖而并不明显的木板,森冷的目光从被烧开的缝隙中出现。

  “老子告诉你们,今天若……”一阵剧痛突然从他背上蔓延开来,他惊愕地瞪大了双眼,自己的胸口被一把细剑贯穿。

  “大人!”副尉也是惊愕地叫出声来,眼看着塔校尉的眼球凸出,张嘴想要惨叫,却叫不出来,因为下一刻,另一把细剑已经将他的喉咙割开,鲜血喷了副尉一脸。

  细剑从已经成为尸体的塔校尉身上抽出,大雨落下,击打在姜若兰高束的马尾与她银制的面具之上,眼神冰冷。

  “来……来人,杀……”副尉的话语还未说完,自己的喉咙就和塔校尉一样,被生生切开,鲜血在雨中成扇形喷洒而出,若不是姜若兰经验丰富,及时躲闪,她也会被喷溅一身。

  大雨之中,众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废墟之中,踩在塔校尉尸体上的女子,她手持双剑,马尾高束,一道惊雷在天空闪过,将她冰冷的面容和银制面具照亮。

  先前点燃客栈之后,姜若兰便躲进了客栈的地窖之内,虽然被烟雾熏呛了一阵,但是因为大雨的缘故,火焰并未烧太久,烟雾也被驱散,随后她便一直隐藏在地窖之中,等待着他们把地窖口的那些断岩废木搬开,恰好失去耐心的塔校尉从上面经过,给了姜若兰一击即中的机会。

  雨点击打在每个人的脸上,士卒们看着姜若兰却不敢有半点异动,直到一声被烧毁木头的破裂声响起,战斗一触即发!

  细剑挥动,划破雨线,水珠四溅,伴随着鲜血喷洒,姜若兰的身形不断掠动,每每剑光闪动,便有人一命呜呼。

  那些外圈是的士卒看着在里面大杀特杀的女人,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们现在都知道,这个将军口中的梁关女武神有多么可怕。

  攻势暂歇,姜若兰的身上也已经满是鲜血,大多数都是来自于敌人,而自己只是手臂等地方有一些擦伤而已,她不断地呼吸着潮湿的空气,雨珠从她的眼帘滴落而下,透过雨势,注视着眼前源源不断的鲁国士兵。

  一阵嘶鸣声突然响起,众人诧异地望向声音来处,居然看到一大群战马脱缰向着人群冲来,那些战马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刺激,看到人群也是不管不顾,横冲直撞,把士卒们的阵线彻底冲乱。

  姜若兰抓住机会,探近一名骑兵身旁,将其斩杀,夺枪上马抓缰绳,干脆利落,一气呵成,借着大群战马冲撞,手中长枪乱舞,就势突破重围。

  就在她即将逃出生天,向着城门口疾驰而去时,居然看到迎面而来的夏车儿,夏车儿领着本部人马已经赶到,看着先头部队居然被姜若兰搅成一团,顿时暴怒,举着大刀便冲向姜若兰。

  姜若兰就等你冲出来,若是你龟缩在队伍中,她反而不好办,她最擅长的,就是这种阵前斩将之事,虽然经过一场混战,体力消耗颇多,但是就着战马冲锋的势头,她的长枪足以所向披靡。

  也许是夏车儿多年为将的本能反应,原本他颇为轻视是女儿身的姜若兰,对方又有过体力消耗,所以他才敢拍马上前,可是姜若兰突破雨线的势头,居然让他心头一紧,转攻为守。

  不过姜若兰的速度太快,夏车儿自己也是在往前冲,收不住战马脚力,被姜若兰手中长枪迎面刺中,直接飞出马背。

  姜若兰没有想着去确认夏车儿的死活,而是趁着众人大乱,掉转马头,向着周围的房屋小巷而去,那些鲁国士卒因为要查看自己将军的情况,只能稀稀疏疏地射箭追击,片刻后居然让被团团包围的姜若兰隐入民房间的弄巷,等到众人追来,便只剩下了那匹身中数箭,奄奄一息的战马,而姜若兰,早已不见踪影。

  ……

  潮湿黑暗的破旧房屋内,姜若兰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伤口包扎,虽然受了伤,但也比被杀的塔校尉还有不知死活的夏车儿要强许多。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脱身,外面肯定满是追兵,城门也早已封闭,城关就只有这么大,只要用地毯式搜索,她迟早会被发现,她能杀十个一百个人,但是鲁王军却源源不断,她的体力迟早会耗尽。

  就在她思考之时,突然察觉到屋外异动,她立刻手持双剑,指着门外。

  “别紧张,我不是鲁国人。”来人忙道。

  “那你是何人?”

  “我是刘掌柜的近卫,他让我来接应姜将军,我们再等一等就可以出城了。”

  “……哪个刘掌柜?”

  “刘善开刘掌柜。”

  ……

  刘善开负手而立,在山坡上注视着远处缓缓靠近的两道人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毕竟在他看来,他不仅做成了这一桩一本万利,毫无风险的买卖,让姜若兰欠了一个大人情,最重要的,就是把一个陷入绝地的被困者,从敌人手中安然救出,这种成就感,绝不比做成买卖要差,毕竟对于他而言,生意买卖只是稀松平常之事而已。

  不多久,早就换了一身衣装的姜若兰与那名近卫一同来到刘善开面前,刘善开忍不住自己的笑容,咧嘴道:“姜将军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这种绝地都能逃出生天。”

  姜若兰注视着刘善开,拱手道:“多谢刘掌柜出手相助了。”

  “应该的应该的。”刘善开笑眯眯道。

  “只是我很奇怪,你不是说,我们的生意只做到送走他们三个人吗?”姜若兰不解地看着刘善开,似乎有些看不透这个老狐狸了。

  “本来确实是这么打算的,我一个做生意的,没必要趟这趟浑水,送走他们三人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处,但是你就太重要了,我真的怕走漏了风声,以后没办法再入鲁国做生意,甚至于夏车儿狗急跳墙把我们一块给灭了。”刘善开点点头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