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暗夜魔神
南山东篱2019-10-15 10:544,648

  现在是盛夏之夜,外面繁星璀璨,月儿弯弯,在这个异时空,虽然新奇热闹,所见所闻,从没经历过,可是筱梦璇她还是很想家,想父母,想儿子,也想念陈云生的木讷。明月寄相思,不知道现在他们过得怎么样了,儿子没有在身边,定然是不习惯的。筱梦璇突然就掉下泪来,而且泪水越来越多,抹都抹不过来。自从来到这里,今天是她第二次哭,她的思念从未停止,心里也不是不怕的,担心真的回不去了,担心二十一世纪再也没有她这个人了。她不属于这里,如何能做到既来之则安之?

  “咚咚咚。”叶傅明在外面敲门,问道:“丫头,睡了吗?”她赶紧擦干眼泪,跑过去开门:“爷爷,怎么还不休息。”声音有点嗡嗡的。“怎么?想家了。”叶爷爷自己倒了一杯茶,无限感慨的说:“丫头啊,你本不属于这里,爷爷也不是有意瞒着你,你能不能回去得看机缘,所以,凡事看开些。”筱梦璇轻轻地点点头,叶爷爷继续说道:“我们这礼也献完了,我过两天就要回桃花镇,这宫城呆的闷,我也烦那些应酬。丫头,你以后怎么办?”听叶傅明这意思,估计是不打算带她回去了,筱梦璇觉得有点懵,说道:“爷爷,我肯定跟你回桃花镇啊,我还能去哪?爷爷,我喜欢桃花镇,那里的环境是我曾经一直向往的。”

  叶傅明却摇了摇头:“丫头,我跟你叶妈妈养养鱼,种种菜,生活在桃花镇,我们喜欢那样的生活,桃花镇也需要我们。可你还年轻,那里也没适合你做的事情,时间久了你就会厌倦的,你总不可能就天天在那里等着回家吧?要等多久呢?一两年,还是二三十年?孩子,你不能这么过日子,你的路还长呢!”筱梦璇觉得那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很多人求还求不到呢!她说:“爷爷,我懂一点医理,帮着叶妈妈打理那些草药,学点东西,没什么不好啊。”叶傅明却说:“你还年轻,应该在外多见点世面,不应局限在那里。而且,你若真的想回去,你的机缘也许在这里。”筱梦璇陷入了迷茫,的确,桃花镇风土人情都单一,也许待一辈子,她也找不到回去的机会。她不明白上苍给的机缘是什么,但是,但凡有一丝可能,她也是要尝试的。

  “丫头,你留在皇城吧,我跟尊皇已经说好了,你今天又结识了菀儿公主,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在这里,你会找到你想做的事,也会生活的更好。”听着叶傅明略带沉闷的声音,筱梦璇觉得好伤感:“爷爷,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叶妈妈,你们待我如此好,我如何报答你们的恩情。”叶爷爷拍着梦璇的头,说:“傻孩子,我们认识,然后结缘,都是天道轮回,不要说什么恩情。你身上自带的气息与这个时空的人还是不一样的,有纯厚神力护体的人即能感受得到,尊皇第一次见你就瞧出来了,你以后一切小心,你身在皇城,尊皇会安排人保护你,你安心。”“爷爷,难道我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吗?”听着叶爷爷这话,筱梦璇突然觉得有点害怕,有什么未知的东西正在向她靠近。“丫头,有些事情我以前没跟你讲,是觉得时机没到,如今你给我就要分开了,我就跟你说说吧。我直觉你的出现,跟有一个人或许是有点关系。爷爷现在要跟你讲个故事,故事有点长……”

  自从筱梦璇到这个时空以来,从未见叶爷爷如此慎重过。只听得叶爷爷娓娓道来:“历史上有过一次大祸,差点毁灭了这个时空。而那次大祸的起源就是时空乱流带来的那位穿越者。在这里,最阴暗的地带就是在西边的墨海,那里原来是大片的雪山,种满了梅花,花开的时候,芳香四溢。后来,因为巨变,那里沦为墨海。在几万英尺的海底,沉睡着魔族的领袖,也是魔族的创始人—暗夜魔神。暗夜魔神刚开始也不叫暗夜魔神,名薛煜天,他跟现在的尊皇本是嫡亲兄弟,因为一个女人,两人决裂。那个女人名叫花纤楚,她和你一样,不是我们这个时空的人,是第一时空的。三十年前,同样是一场时空粒子乱流,带来了这个特别的女人。我跟在父亲身边,见过花纤楚几次。花纤楚有一头长长的卷发,喜穿旗袍,大眼睛,瓜子脸,也喜涂丹蔻。我们并不太知道什么是旗袍,反正是花纤楚自己剪裁缝制的,后来她在这里生活,更是做起了旗袍的营生,各种美轮美奂的旗袍都是花纤楚设计的,那时候在宫城也掀起穿旗袍的风潮。只是后来巨变突发,尊皇下令销毁了所有旗袍,这世间便就再没了旗袍,旗袍更是成了虚寰国的一个禁忌。”

  叶傅明说起那段往事,无限感慨,喝口水,继续道:“花纤楚的故事,得从她巧遇了在外游玩的薛煜天说起,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可她的言行却处处透露着与这里不一样的别样风味,一切都与这个时空格格不入。薛煜天那时候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遇见这么个奇女子结伴而行,很快两人便产生了感情。薛煜天把花纤楚带回宫城,见了自己的君父和兄弟姐妹。而当时定为尊皇传继者的大皇子,也就是你见过的那位尊皇,薛煜天的大哥—薛煜澈,也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花纤楚,深深的被这个穿旗袍的女子吸引了,无法自拔。起初,大皇子只是默默关注花纤楚,他眼见她和自己的弟弟生活甜蜜幸福,尽管自己失意痛苦,但心里的这份爱慕,还是被他自己深深掩埋了,他并没有过多打扰他们的生活。那时候的薛煜天把花纤楚宠上了天,要什么都能给她弄到,更是陪着她在懋易廊坊开了一间很大的旗袍馆,给她在琉璃坞按花纤楚给的图纸打造了一栋两层的楼房,花纤楚管它叫别墅。那样的建筑风格,还一度被一些王公贵族所追崇,奈何尊皇觉得有些花哨,与节俭之风相悖,故而禁止建造。那两年是花纤楚和薛煜天最幸福的两年,他们的爱情,被当做典范写进了嘉礼阁的阁册里。如果后来没有那一场殃及国土的虫灾,也许花纤楚和薛煜天能一直这样幸福,直到老去。”

  叶傅明的神情充满了惋惜,眼神里透漏出太多无奈与悲戚。缓了缓,又接着说道:“后来虫灾突发,尊皇和我的父亲,当时的掌尊,借力于桃花树的灵力,联合施法,也没能阻挡它的蔓延,那些恐怖的虫子是上古时代留下的小昆虫,因时空乱流波动,磁场变异而衍生出来的。后来掌尊和尊皇合两人的血,滴进桃树,受桃树的指引,要取东槐山顶擎天峰上的那尊陨石,放入东槐山上的南湖,陨石幻化成的万千气息,才能杀死小昆虫的变异因子,从而不再攻击人族百姓。东槐山也是圣地,地势险峻,没有一点神力的人根本靠近不了。尊皇下令所有皇家子弟都要合力去取陨石,把它搬进南湖,解救百姓。一场浩劫,就此改变了众人的命运。薛煜天恰好被安排和哥哥薛煜澈一起,没想到遇上火山爆发,熔岩流侵袭,薛煜天推开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却被吞噬在滚滚熔岩里。等平定完虫灾,大家再去找寻他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了,尊皇用尽全力,都没能找到他的小儿子。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死了,花纤楚在家里哭的肝肠寸断,整日以泪洗面,却再也等不来她的夫君。大皇子眼见花纤楚日渐憔悴,亦跟着寝食难安,经常去花纤楚的别墅去开导她,逗她开怀,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花纤楚日日买醉,醉的不省人事,有一天,花纤楚把前来劝慰,陪着她喝酒的大皇子当成了她的心上人,投入怀中,而微带醉意的大皇子面对自己心心念念的梦中人,没有勇气拒绝,两个人就这样酿成了大错。等花纤楚清醒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花纤楚崩溃了,她在家中割腕被大皇子救下,大皇子派人日夜监视她,生怕她有个闪失。两个月后的一天,花纤楚晕倒了,那时的她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大家都以为是营养不良,却不想是怀有身孕。当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起,花纤楚再也不闹了,每天麻木的坐着,再不肯见大皇子薛煜澈一眼。日子流水样过去了,在花纤楚临盆的当天夜晚,消失很久的薛煜天却回来了。原来在那场灾难中,他并没有死,熔岩侵袭了他,可他有神力护体,只是高温长时间烧着他,抹掉了他大部分的记忆。他清醒的时候,已经记不起自己是谁,在茫茫荒野中,他逗了很久很久,才走到一个小渔村,是当地的渔民救了他。被精心照顾了几个月,失忆的薛煜天的伤慢慢好起来。他一度以为自己要废了,可是心中隐隐有份牵挂,是心底那份对花纤楚的爱意支撑着他的意志,终于等到康复,能重见爱人,只是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赶回宫城,就听说花纤楚临盆,顿时五脏俱焚,他疯一样不顾任何人阻拦,冲进花纤楚的房中,绝望嘶吼,问花纤楚为什么?花纤楚骤然看着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薛煜天,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一口鲜血自丹田喷涌而出……我想大概是对生命的绝望让花纤楚心脉俱断,花纤楚临死之前,望着她的煜天,想说点什么,可最终只流下两行清泪,什么只言片语都没留下就咽了气,薛煜天是真的疯了,神志完全丧失,在花纤楚死的那一刻。他抱着花纤楚的身体在别墅里坐了三天三夜,谁也不见。外人只听得夜夜哀嚎,撕心裂肺。三天以后,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薛煜天,已经是满头银丝,双目失明。他知道一切真相时,薛煜天也就成了真的暗夜魔神,他把人性所有的善良,所有爱意的灵魂全部散去,结成网,陪伴他圣洁的爱人。而把所有的怨恨,暴虐,都施加在他大哥未来要守护的这片土地上,他召集了名下所有的随从和战士,成立了魔族,他要毁灭这个世界,祭奠他的爱情,祭奠他的纤楚。尊皇心痛儿子的境遇,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薛煜天把他对天地的信仰毁于一旦,世间被搅得生灵涂炭。当年的战火一发不可收拾,薛煜天见着尊神族就杀,见着普通老板姓,也杀。他要把他的痛苦加倍还给他的大哥。尊皇再请我父亲出山,不惜一切代价,拼上无数战士的生命,战火才最终被掐灭了,没有不可控地继续蔓延下去。到底是他心爱的儿子,没舍得杀,只是把他放入了西边的雪山,以毕生的神力划了一个结界,而尊皇的元灵就此归息桃花树。没想到的是,结界形成后,冰雪消融,满山遍野的梅花瞬间黯然失色,万物凋零,形成了现在的墨海,暗夜魔神也不受时光的约束,得到了永生,双眼也重见光明,但是结界,他突破不了。因为是尊皇以己生命为代价,封印了他。薛煜澈也是自此承继了皇位,成为新一代的尊皇。”

  叶傅明说完这个故事,神思恍然。隔了好一阵,才慢慢开口:“你和花纤楚本属同类,墨海是否能恢复它本来的芳华,必然与你有关。到时候囚禁在里面的灵魂也会苏醒,可能又是一场不可预知的劫难。花纤楚已经死了,而如今你的到来,配合上尊神族的明月斩,以及魔族至今下落不明的夜天令,就能唤醒暗夜魔神,这是只有我和尊皇知道的秘密。暗夜魔神的部下,在当年的那场血雨腥风中并没有赶尽杀绝,如果他的后人知道了你的存在,你的安危,将会被推置在风口浪尖之上。到时候这个人间又会经历一场怎样的洗礼呢?”

  叶傅明说完这一切,眼神已经聚焦在某一个远方。筱梦璇听完,那样的惊心动魄好似自己也亲身经历了一遍,为纤楚的遭遇感到惋惜,那应该是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子,她的故事,也不仅仅是叶爷爷说的这么简单而已吧。暗夜魔神是经历了怎样的情凄意切,呕心抽肠,才会有后来的毁灭。

  “爷爷,我的到来已经扰乱了这个时空,是吗?”筱梦璇抚平久久激荡的心绪,闷闷的说着。叶傅明看了看她,说道:“梦璇,任何事情,有因必有果。我的父亲神寂的时候,说过花纤楚的灵魂一定会回来,我不确定是否你的出现就是这个契机。你们本就是同一类人,身上带的气息也一样,所以往后,你要保护好自己,自己的身世,切记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免得被人利用。”筱梦璇心里划过一个让人恶寒的念头:我该不是花纤楚派来复仇的吧?想到这里心中凌乱了。叶傅明继续说道:“丫头,你就好好留在皇宫吧,平时做点你想做的事情,你有危险的时候,爷爷自会出现在你身边,不用怕。什么时候累了,你叶妈妈那里也随时欢迎你。”筱梦璇要暂时离开这两个亲人看来已成定局了,内心有点悲伤,但也没别的法子,只能默默点头。这里是宫城,在尊皇身边,安危应该还不用过多考虑。筱梦璇觉得留在皇城,可能也是尊皇的意思,并不是叶爷爷一个人的决定,毕竟自己的出现,可能对这个时空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