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救命之恩
南山东篱2019-10-18 09:174,986

  筱梦璇跟小翠回到家中以后,二话没说,赶紧躺回床上休息。一觉醒来,已经天擦黑了,今天在王府耽搁了一点时间,睡晚了。趁着晚饭前这点时间,她看了下薛子麟家书房的尺寸,布局在脑海里已经大致形成,便提笔开始画图纸,比不得以前用软件做,现在纯粹靠画笔制图和标尺。等忙活完的时候,小红进来喊她用膳了。工作太忘我,竟然肚子饿都被她自己忽略了。对筱梦璇来说,怎么说薛子麟上次在店门前也给她解了一大围,她生平最不喜欠人人情,对于他家的书房,自是尽心尽力,不敢有半点马虎。用过晚饭,又着急带上小翠去到店里,交代掌柜明天把图纸交给作坊的师傅,并再三叮嘱尽快赶制完成。掌柜看他老板认真的样子,自是不敢有半点懈怠的。

  放下心头事,筱梦璇让小翠陪着,慢慢走回筱菀居。这里的冬天很冷,筱梦璇紧紧披风,握紧手炉,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月亮雾蒙蒙的,不禁又想起了遥远时空的儿子和陈云生。不工作,静下心来的时候常常都会想起家人,来了这里这么久,筱梦璇从来都是没有归属感的,总觉得不过是借住在这里一样,终究不过是一位过客。她轻轻问身边的小翠:“小翠,你的家人在哪呢。”小翠或许也感染了她家姑娘这相思的氛围,悠悠的答道:“姑娘,我家里是在南边的萍乡,我上面有个哥哥,已经成家了。我在十三岁那年就因为资质特别被前来选宫人的宫官看中入了宫城,此后每年二月份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我能进宫,在我们那里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毕竟尊神族的地位是远远高于人族的,所以我的家人都以我为荣,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的苦。”听着小翠这番话,只能说酸甜苦辣,冷暖自知。

  筱梦璇反倒又安慰起小翠来:“小翠,如果你想一直和亲人在一起,我可以放你回去的呢。”小翠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筱梦璇,说道:“我们从入宫那天起,就已经是是尊皇尊后及整个皇室的人了,只有犯罪了的才会被送回原籍,姑娘,你怎么放我啊。”筱梦璇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慢慢说道:“若我在,你一直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等有一天你碰上喜欢的人,我还喝你的喜酒呢。其实也还好,你至少每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与亲人团聚呢。”她们就这样聊着聊着,忘记了冬天的冷,也消散了彼此对亲人相思的愁苦。

  筱梦璇看天色尚早,故而提议出去散散步。路边的灯笼很亮,这里很人性化的是会有专人点灯,直到半夜十二点才会熄灭。他们走到了子母河边,今晚这里还有人在这里放祈福灯船,小小一只,在水面上摇曳。筱梦璇转头对小翠说:“小翠,我们也来放吧。”她想为家人祈福,也想为桃花镇上的叶陵容和叶傅明祈福。小翠很快就去买来了祈福灯船,一朵莲花上面点着一颗蜡烛,蜡烛最下面系着一纸条,上面记录了人们各种各样的愿望。

  筱梦璇小心翼翼的写下自己的愿望,原本自己并不信这些,总觉得是世人逃避现实的寄托,但在今晚,筱梦璇虔心写下自己的祝福,以此祈福远方的亲人和诉说心中绵延的牵挂。当人们对现实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把愿景寄予在神灵身上,只为保留最后那一丝期盼。筱梦璇系紧了纸条,放入河中,她一手撑着河堤,一手划动水面,想把灯船推入远方。谁知她竟然重心不稳,身子一斜,悲催的掉进了水中。水瞬间没过头顶,灌进口鼻。她是旱鸭子,不会游泳,当年学了好久都没学会,她还记得来到这个时空就是落水来的,这初冬的水,冰凉刺骨,她的身体被泡的越来越麻木,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想她大概这就要回去了吧,这祈福灯船还真是灵验。惊叫声,喧闹声,渐渐离她远去,筱梦璇的身体慢慢沉入河底,恐惧不再,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期待着醒来已经回到二十一世纪,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

  筱梦璇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各种片段在她的脑海中交织,而她却什么也没看清楚,什么也没记住,只觉得脑袋像是灌了铅,很重,很痛,她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小翠小红焦急的眼神,还有泪盈于睫的菀儿。筱梦璇一阵悲恸,泪水迅速蔓延开来,庆幸自己没有一命呜呼,又懊恼她竟然没有就此回去,心如坠冰窟。她试图开口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可嗓音嘶哑,试了几次,才有一个整句子冒出来:“菀儿,你哭什么?”菀儿抓紧她的手:“梦璇,你吓死我了,你昏睡了五天,一直高烧不退,大夫来了一批又一批,最后是十哥哥亲自请来了隐退的决明子,给你施针,你才醒过来的。”小翠和小红也高兴的抹了泪水,说道:“姑娘,真是万幸你醒过来了,不然我这辈子该愧疚死了,是我没看好你,你才落水的。幸亏四皇子刚好路过,而且四皇子水性极佳,不然,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姑娘了。”筱梦璇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心里想着,如果没被人救起,她是死了还是回去二十一世纪了呢?这里恐怕谁也给不了她答案。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上天都不让她回去呢,可能机缘还未到。薛子菀凑到筱梦璇身边,说道:“梦璇,以后出门身边带上君父给你的那些亲卫吧,这次大家真是被你吓到了。”筱梦璇轻轻应着,旋即又想起自己昏迷那么久,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叶妈妈,她转头问小翠:“我叶妈妈可知道?”小翠回道:“姑娘,没有,十王爷让我暂缓通知,说你定是怕叶妈妈担心的。等决明子看诊完再告诉不迟。”筱梦璇看了眼远远坐在茶几旁的薛子麟,心里是真的感激他,感激他的善解人意。

  此后的几天筱梦璇就被人当菩萨一样供起来了。薛子麟在她清醒后来筱菀居又看过一次,他这次为了筱梦璇到处奔走,连隐退的神医都被他翻了出来,果真是非一般人的,也真真是用了心的。筱梦璇想她以后再也不能在心里称呼他为黑面神了,她又欠了他一个人情,人家三番两次的帮了自己,她还对他不屑一顾,实在说不过去,筱梦璇此时在心里也算彻底接纳了这个朋友。山高水长,无以为报,筱梦璇只有时常让小翠去店里催掌柜不能放松十王爷的单子,她是真心的希望为他做一间漂亮的书房,回馈他多次的仗义相助。

  还有一件事,是小翠日日提醒她做的,那就是痊愈以后,亲自登门拜谢四王爷的救命之恩。筱梦璇是一个特别感恩的人,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她此前并没见过这位四王爷,自己贸然前去,怕是有诸多不便,她便邀请菀儿作伴,在痊愈后的第三天,带上小红准备的礼物,一行人亲自登门道谢。虽然这位四皇子救了筱梦璇的命,可筱梦璇却对这位救命恩人真是一点印象也无,可能在上次皇家晚宴上见过的,只是时间久了忘记了,再说当时也没特别留意谁来。薛子菀说她的四哥哥名薛子辰,性格孤僻,难以亲近,平日作风更是低调,能被他救了实属罕见。

  在菀儿一路跟筱梦璇说她这位四哥哥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四王爷的府邸,大门与薛子麟的府邸看不出来哪里不同,可当她们被王府管家引进门的时候,就看出大不同了。其他的王爷府邸筱梦璇没去拜访过,就和她所知道的十王爷府相比,这四王爷府显得有点寒碜。院子里落叶铺了一地,也没人清扫,角落的地方甚至还有杂草疯长。鲜花更是一朵没见着,虽然是冬季,堂堂皇子,也不该这般萧瑟啊。筱梦璇用眼神问菀儿,菀儿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估计她平日里也不大来这里逛的,她随后便向管家发问:“管家,我四哥这府邸怎地如此破败?”管家倒是随意的回道:“公主平日里少来我们四爷府上,必是奇怪的。以往我们王爷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不在府上,府上加上我不过四个伺候王爷的,王爷吩咐不必刻意清扫,除非影响行走了才让人清理这些枯叶杂草。王爷喜欢种菜,这府上最值得的一看的就是王爷那片农场了。”听管家这番话,这四王爷是位世外高人。

  菀儿又道:“如此说来,我这四哥哥倒是不拘小节啊。”管家呵呵一笑,已经引着众人来到了大堂,管家对着里间喊:“王婶,快上王爷带回来的好茶,公主来了。”说完又转向她们说道:“公主,姑娘,先品茶,稍坐片刻,我去请王爷。”筱梦璇和菀儿就坐在厅里喝着茶,吃着点心,等着救命恩人召见。等了没多久,管家出来了,大家伸长脖子往他的身后看,可惜连王爷的影子都没瞧着。菀儿站了起来,俏皮说道:“我这四哥哥好大的架子啊,连妹妹的登门都不待见啊。”管家一脸歉意,说:“公主莫怪,我家王爷说了,救姑娘是小事,刚好碰上了,用不着这么重视。而且我家王爷正在后院农庄施肥,不方便待客,失礼之处,公主莫怪才好。”菀儿本欲再说什么,筱梦璇伸手拉了菀儿一把,对管家说:“管家,能否引我们去王爷的农场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我是诚心当面致谢的,怎好就这么回去?”管家低头想了想,公主难得来一次,不好做的太难看,故而还是答应了她们。众人随着管家,来到了后院。

  这里与前院的萧瑟根本是两个极端,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座大型的玻璃屋,屋子设计的很现代化,筱梦璇看的眼前一亮,这跟她梦想的花房何其相似。筱梦璇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里,迫不及待推开玻璃门,里面竟真的是色彩斑斓,分门别类的种着白菜,黄瓜,豌豆,茄子,辣椒,西红柿等等。菀儿在筱梦璇身后大声叫起来,兴奋的摇着筱梦璇的肩膀说:“早就听说四哥哥这里非同一般,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啊,梦璇你快看,这里竟然种了这么多菜。”

  在菀儿大叫的时候,远处角落里的南瓜藤后面站起来一个人,菀儿说完的时候,那人已经转过身来,清俊的一张脸,干净,没有大幅度的表情,看到薛子菀的时候,竟然眼神带点迷茫,愣愣的站在那边。菀儿看到他,大叫:“四哥哥,你太厉害了吧。”“哎,小心,别踩着我的菜。哎,停,别过来,我身上脏兮兮的。”菀儿奔过去,这位四王爷脸上却呈现不自然的神情,应该是与人少有亲近的。

  薛子麟也冷心冷面,但是对菀儿这样漂亮讨喜的妹妹还是相当宠溺的。筱梦璇走到他的面前,真诚的说道:“我是筱梦璇,谢谢上次王爷在河边救了我。”接着,她深深鞠了一躬,薛子辰有点措手不及,一下不知该如何应对,好一会,他看着筱梦璇说道:“你该多休息,何必跑这一趟。不管那晚落水的是谁,我都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此温润的嗓音,莫名让筱梦璇很窝心,她回答道:“王爷是举手之劳,于我,却是救命之恩,我已经大好了,谢谢王爷关心。”薛子辰听完,沉思一会:“你跟公主不嫌闷,就在这农场里转转,我还有片菜地没施完肥。”筱梦璇轻轻点头,或许大家都说四皇子难以亲近,可她在这片农场里,内心却无比安宁。她喜欢这儿,真心的喜欢,闻着空气中的味道,犹如回到了小时候的老家。

  那时候她的妈妈也是种着大片的蔬菜,小小的梦璇就在田间穿梭,打闹,是那么的快乐。菀儿就像一个好奇宝宝,指着这个问筱梦璇,指着那个问筱梦璇,而她真的全部都能答上来。四王爷的眼神在筱梦璇清晰回答菀儿问题的时候,时而会飘过来,筱梦璇撞见他的视线,都会报以微笑。等到菀儿终于问累了,她在一片西红柿旁边坐下来,说:“梦璇,我觉得四哥哥应该是很想念他的娘亲的。”薛子辰留恋乡野,或许就如菀儿所说,他也只是留恋母亲的味道,筱梦璇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就理解了他的孤僻不合群。母亲早逝,自己又生活在民间,回到并不熟悉的宫殿里,跟一帮并不熟悉的亲人生活在一起,跟筱梦璇的命运,竟然有点大同小异。不习惯跟人亲近,只能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怀念成长的故里,怀念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忙完了,向着筱梦璇这边走来,说道:“我先去换衣服,等会送你们回去。”筱梦璇连忙摆手:“不用了,我们自己回就可以了。”这时候菀儿却说:“梦璇,等会我就直接回我的寝殿了,君父早上说有事让我去见他,你就让四哥哥送你回去吧,免得又有什么意外。”筱梦璇还想说什么,四王爷已经抬脚出去,留下一句“等等”就出去换衣服了。

  筱梦璇和菀儿出去找到留在大厅的小翠和菀儿身边的玉儿,招呼着准备回去。很快,四王爷换好衣服出来了,穿常服的他,更显风神毓秀。眼看现下已没有再拒绝的余地,筱梦璇也只能客随主意。出了大门口,薛子菀就带着玉儿坐上她们来时的马车回去了,这里是宫城,她回去倒是不远的。而筱梦璇则坐上王府的马车,赶车的就是四王爷。这般待遇,不得不说她此刻真的受宠若惊。马车走的不快,筱梦璇对王爷的亲自相送,再次表示感谢。他回头看看她说:“不必放在心上,以后就叫我子辰吧,我从来不喜欢别人叫我王爷的。”筱梦璇稍作停顿,就应了他,他隐隐觉得筱梦璇其实是懂他的。到了琉璃坞,筱梦璇邀请他来家里小坐,他婉拒了,说下次。筱梦璇也不勉强,只说随时欢迎他。虽然他们都没有特别聊什么,但是,筱梦璇知道他们彼此或许都把对方当成了朋友,而她心里是如此的欣喜,在这个时空,能遇上薛子辰。她是如此渴望一份真挚的友情,而她也觉得薛子辰就是那个站在友情桥梁另一端的人,她在这端等候良久,终于等到他的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