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成疯成魔
南山东篱2019-10-18 11:015,341

  沈珈玥不管薛子麟是拒绝,还是接纳,她依然故我的出入薛子麟府邸,薛子麟在的时候,她会给他煮上一碗莲子羹,不在的时候,她就在姐姐曾住过的园子里溜达一圈,想着自己的心事。姐姐离开五年了,却跟从未离开的时候一样,房子依然整洁,用过的东西依然井然有序的放置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她知道,她争不过一个死人,所以她从不跟姐姐争。这么多年了,她相信她是薛子麟身边最最亲的那个人,总有一天,薛子麟会接受她,除了她,薛子麟还能接受谁呢?她就是靠着这个认知活了这么些年。

  入秋的天气,总是干燥而清冷的。今天府里如往常一样安静,能清晰的听到假山上喷泉的潺潺水声。沈珈玥问了管家,知道封舒玄在府上和薛子麟下棋。她朝着平日里他们下棋的地方走去,听见两人如常般高兴的聊天。封舒玄道:“你的棋艺,就算我这辈子耗费心血,也难以企及了。我倒听说梦璇也是会下的,你跟她对弈过没有?”薛子麟笑道:“你小子,喜欢的东西,三分钟热度,又不肯费脑,唯有喜欢菀儿这事上,倒是难得的坚持。我也知道梦璇会下,但是没机会跟她论高低。”封舒玄道:“哈哈,你倒是正儿八经约人家呀,我觉得她肯定会答应的。子麟,说正经的,菀儿这次回来,我怎么感觉她心里有了人。”薛子麟抬眼看了看封舒玄,道:“你就会说我,你自己也是时候挑明了说了,你不说,她还当你是哥哥呢?怎么知道你的那些花花肠子。”封舒玄急了:“嘿,你这人,能不能好好说话,谁花花肠子了?我看有花花肠子的那个人是你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眼睛,就差长在筱梦璇身上了。”薛子麟道:“关于这点,我不否认,我的确对她动了心思。舒玄,你知道吗?我以为我的心早死了,我真没想到它有一天还能活过来。”封舒玄也感叹道:“的确不容易,珈羽对你的打击太大了,前些年,我都不敢在你面前提。如今这样,我很欣慰,只是梦璇看上你了吗?”薛子麟听到这个,讪讪道:“她就算没答应,至少也没拒绝。”

  这一段对话,一字不落的被沈珈玥听到了,她只感觉身体一踉仓,怎么都站不稳,手在不停的颤抖。她刚刚是幻听吧,对,一定是幻听。她能接受薛子麟永远爱着沈珈羽,因为沈珈羽死了,活人总比死人有希望,可她绝对不能接受他爱上别的女人。她扶着旁边的假山,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试了好多次,才勉强站稳,她定了定心神,向着薛子麟走过去。

  封舒玄看她过来,打招呼,道:“哟,珈玥来了啊,今天又有莲子羹喝了。”临到眼前,才发现沈珈玥有点不对劲,那感觉跟没了魂魄的木偶一样。沈珈玥哆嗦着嘴唇,向着薛子麟,问道:“麟哥哥,你不是说爱姐姐一生一世,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么?”薛子麟站起身,扶着颤颤巍巍的沈珈玥坐下,道:“珈玥,你手怎么这么凉?你先坐下。”沈珈玥睁着一双大眼,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止不住的往下落,她盯着薛子麟的眼睛,锐利的一声大喊:“麟哥哥,你回答我。”封舒玄看到情绪几近崩溃的沈珈玥,使劲朝薛子麟眨眼,让他闭嘴,可薛子麟像没看见一样,对着沈珈玥说道:“珈玥,我永远爱你的姐姐,这点从未变过。”沈珈玥声音哽咽,道:“那你为什么会喜欢筱梦璇?她有什么好?她没我漂亮,也比我老气,你为什么会?麟哥哥,你不能这么对珈玥?珈玥等了你那么多年啊。”沈珈玥哭的有些岔气,歇了一会继续道:“麟哥哥,我比姐姐更早喜欢你,以前有姐姐,我不抢,可姐姐不在了,你为什么还是看不到我?这么多年,你知道我的苦吗?”薛子麟也有些动容,封舒玄更是不忍。沈珈玥的执着,所有身边的人,没有谁看不见,除非那人瞎了。薛子麟对待沈珈玥,一直像亲妹妹一样,与菀儿没差分毫。就算他隐约知道她的心思,碍于沈珈羽的那层身份,他更加不忍心戳穿她,他一直恪守本分,能回避就一直回避。薛子麟以为他这样做,沈珈玥会慢慢断了心思,他怎么也不会意识到她竟然会越陷越深。薛子麟艰难地开口道:“珈玥,我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我失败了,我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你,那是对你不尊重和不负责任,珈玥你为何就是不明白呢?”封舒玄叶跟着劝道:“珈玥,世间唯有感情之事,强求不得啊。”可沈珈玥跟没听见似的,嘴里念念有词,站起身来往外走,撞到柱子上,也不觉得疼,心里不停的问,为什么?她脚步不停,一阵风似的跑了。

  封舒玄心道不好,对着薛子麟说道:“我看情况很不对劲,她这样走出去,指不定干出点什么事情,子麟,赶紧去追吧。”发愣的薛子麟突然醒神,二话不说,提脚紧着追了出去。

  沈珈玥魂不附体的走到筱莞居,走到筱梦璇面前的时候,筱梦璇被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问:“珈玥,你怎么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筱梦璇上手摇了摇,重复一遍:“珈玥,你到底怎么了?”沈珈玥涣散的眼神终于有了聚焦,她盯着筱梦璇,问道:”你告诉我,麟哥哥为什么喜欢你。”筱梦璇心里一咯噔,这下麻烦了,看这情形,怕是知道点什么了,筱梦璇突然就乱了方寸,只得推脱敷衍道:“珈玥,你冷静一点,你麟哥哥并没有喜欢我。”沈珈玥一把甩开筱梦璇,大声道:“都这时候了,你还骗我。麟哥哥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虚伪的女人?”筱梦璇急了,喊道:“不,珈玥,你肯定是误会了,没影的事呢。”沈珈玥用力的抓住筱梦璇的肩膀,道:“看看啊,这脸蛋,啧啧啧,你就是这样勾引麟哥哥的吧?我今天要是把它毁了,你说麟哥哥还会爱你吗?哈哈哈……”筱梦璇心里叫苦不迭,现在的沈珈玥已经疯魔了,她再也不能刺激她了,跟一个疯子,道理是讲不通的,只得拖延时间,盼着外面人发现异常,筱梦璇一边看着外边动静,一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道:“珈玥,你听我说,你冷静一点,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沈珈玥听完,又是一阵狂笑,尖刻的说:“怎么,你也怕了?你不是到处炫耀你所谓的才华来勾引男人吗?在我看来,你的才华不过是一些不入流,上不的大雅之堂的歪门邪道而已,不要以为你真的有多了不起了。”筱梦璇还来不及回应,小红小翠听到动静,都跑了过来。大家一片慌乱,小翠哆嗦嘴唇说道:“珈玥郡主,你冷静一点。”一边的小红赶紧跑出去找十皇子,还没出门口,就碰到急匆匆赶来的薛子麟和封舒玄,后面还跟着薛子辰。小红慌忙说道:“不好了,珈玥郡主好像疯魔了,现在正在威胁我家姑娘,你们快去救救我家姑娘。”众人听完脚步更快地进去了。

  沈珈玥看到她的麟哥哥急匆匆来护着面前的女人,更加怒火攻心,一把扯下头上的蝴蝶金簪,对准筱梦璇的咽喉,薛子麟立刻刹住前进的脚步,手脚一片冰凉,眼神惊恐。沈珈玥看到薛子麟此时的样子,心里泛着无边无际的绝望,悲伤如杂草一般疯长,这个男人,终究再也不可能是自己的了。泪水迷蒙了双眼,拿金赞的手不停颤抖,隐隐划伤了筱梦璇纤细的脖子,立时一道血痕出现。筱梦璇感觉脖子上火辣辣的疼,清晰的知道自己处境非常危险。慌的看向薛子辰,灵光一现,道:“子辰,你快跟珈玥说清楚,明明是我们两个相互喜欢,你快解释啊。”薛子辰顿时愣住了,看了眼脸色苍白的薛子麟,机械的回道:“对,珈玥,你误会了,我很早就喜欢上梦璇了,喜欢她的是我,你快放下簪子。”沈珈玥听完有点想笑,声音发狠,对着封舒玄说:“当我三岁小孩一样好糊弄吗?舒玄哥哥,你说。”封舒玄看到薛子麟眼里掠过的痛苦,筱梦璇的临场救急,薛子麟怕是走了心了。情况危急,已经管不了许多,目前形势最重要的是稳定沈珈玥的疯癫,封叔玄权衡再三,故而说道:“是,珈玥,你麟哥哥喜欢梦璇,纯粹是对她才华的欣赏,与男女之爱无关的。你快放下,危险。”沈珈玥喃喃自语:“当真是这样吗?当真是这样吗?”

  筱梦璇感受到沈珈玥逐渐软化,她飞快向一旁的亲卫使眼色,她的亲卫也看准了时机,乘着沈珈玥愣神的空隙,飞快的打掉沈珈玥手里的凶器,筱梦璇顺势摆脱了沈珈玥的钳制,跌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浑身瘫软。薛子辰飞快走过来,扶住筱梦璇,道:“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儿?”筱梦璇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虚弱的回道:“没事,我没事。”说完望向薛子麟,正好薛子麟的视线也投向这边,目光落在两人相扶的手上,眼神伤悲,欲说还休。筱梦璇心口一震,竟然觉得一口气上不来,憋的慌。

  薛子辰在一旁静观两人的眼神交流,心里除了苦涩再无旁感。有些东西,或许真是命中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刚刚危机时刻,筱梦璇是在演戏,可他却是真心的,他说的都是真的。除了他自己,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罢了罢了,此生就这样吧,就这样守护在她身边就好。等薛子辰想通了这些,沈珈玥已经被薛子麟带走了,走之前,什么都没说,封舒玄长叹一声,摇摇头也跟着走了。

  筱梦璇扶着薛子辰的手臂站起来,对着薛子辰说道:“子辰,今天我也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谢谢你刚刚的配合,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改日再聊。”说完,就回了屋。薛子辰在筱梦璇的房外久久凝视,直到夕阳的余晖笼罩了她的房间,放佛在他们之间制造了一道天然屏障,让他无从跨越。薛子辰往前小小迈了半步,可终究还是收了回来,慢慢转身离去。

  沈珈玥被薛子麟带回郡主府,沈珈玥一把抱住薛子麟,泪水再次落下,破碎的声音自嘴角溢出:“麟哥哥,珈玥真的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能。”薛子麟看着眼前透着绝望的女子,心里何尝不是一片凄苦。如果珈羽在天有灵,能否教教自己该如何做?梦璇难道真的喜欢子辰吗?她是因为子辰才不答应自己吗?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又该如何?

  薛子麟知道自己心里喜欢的是谁,必须要跟沈珈玥说清楚,再不说清楚,对沈珈玥怕是万劫不复了。他轻抚着沈珈玥的发丝,说道:“珈玥,在麟哥哥的心里,你一直是我最亲的妹妹,像菀儿一样。我答应过你姐姐,一定护好你。我们成亲的时候,她就跟我提过,说她知道你的苦,你小时候是那么活泼可爱,可长大以后却日渐消沉,是她这个姐姐没有及时发现问题,没有照顾好你,珈玥,你不知道,在珈羽的心里,你有多重要,她有多想给你最好的生活,可你的沉默将她一次次拒之门外,即使这样,她依然不改初衷。如今你姐姐不在了,我会信守当初对她的承诺。珈玥,别执迷不悟了,你将来一定会遇见更好的人,那人会把你放在心尖上,护你一世无忧,保你一世幸福。”

  沈珈玥听完,用力抱着子麟,使劲摇头,咬着嘴唇,呜呜出声:“麟哥哥,除了你,珈玥谁也不要,谁也给不了珈玥幸福。”

  薛子麟听着,叹口气,再次出声,道:“珈玥,麟哥哥注定要有负你的深情,此生无法给你想要的一切。珈玥,别怪我,珈羽离开的时候,我真的试着尝试过,可你永远只能是我的妹妹。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可原谅我不能爱你。”

  沈珈玥的心,仿佛在这一刻,被人打入地狱,彻底死了,她的手慢慢垂下,像木偶一样呆坐在椅子上。薛子麟吩咐沈珈玥的侍女看护好她,就离开了郡主府。他心里也有没捋清的问题,想一个人静一静。在薛子麟离开后不久,沈珈玥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里,侍女敲了好几次门都不应,担心出事,等找来管家撞开门的时候,就看沈珈玥挂在半空中,脚边是被踢倒的凳子,而她已经毫无生气,像个纸片人。万幸管家救下来的时候尚存一丝气息,人倒是也救回一命。

  沈珈玥的自杀惊动了尊皇尊后,沈珈羽和沈珈玥是尊后兄长的亲闺女,很早就养在尊后身边,在尊后心里,那是跟菀儿一样的情分。当年沈珈羽的突然离去,尊后肝肠寸断,如今沈珈玥又为了薛子麟寻了短见,尊后只觉得一口血气上涌,人就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看着沈珈玥毫无生气的脸,苍白的唇,眼泪扑簌簌地掉。她握着沈珈玥的手,一个劲的说:“傻孩子哟,傻孩子哟,早说过让你放下,你不听劝啊。”等到薛子麟匆匆赶来的时候,尊后起身就是一巴掌,打的薛子麟头都偏了过去。尊后厉声说道:“子麟,你让我太失望了,你怎可让珈玥如此伤心,你不知道珈羽是怎么死的吗?要是珈玥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有何颜面面对我的兄长?如何面对我沈氏一门?你叫我怎么活?”

  薛子麟看着躺在床上的沈珈玥,内心充满了愧疚,事情怎么就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呢?都是自己的错吗,没处理好跟沈珈玥的关系,才差点害死了她吗?面对君后的指控,薛子麟无言以对。他默默注视着沈珈玥眼角的泪水,那一片晶莹,折射出自己是多么的自私,多么的冷漠,多么的无情。

  尊后接着说道:“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这么多年过来了,事情总归要有个了结。你也没遇上合适的人,为什么珈玥不行?反正,我决定了,等珈玥彻底康复了,你们就成婚。”薛子麟骤然抬头,急道:“母亲。”沈珈玥在床上幽幽说道:“姑母,别强迫麟哥哥,算了。我就是个没用的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早点随了姐姐去。”

  尊后急忙走到沈珈玥身边,把沈珈玥的头搂在怀里,说道:“傻孩子,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不允许你自暴自弃,你是我们虚寰国数一数二的美貌女子,怎么就没用了?姑母这回给你做主,一定让子麟娶了你。子麟,你过来。”薛子麟走到沈珈玥的床边,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想起珈羽离开他自己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罢了罢了,既然梦璇无意于自己,就应了这婚事吧。薛子麟牵起沈珈玥的手,说道:“珈玥,我们成婚吧。”

  沈珈玥呆呆地问尊后,“姑母,我刚刚幻听了吗?麟哥哥说跟我成婚?他要娶我?”尊后也是喜极而泣,不停的擦拭眼角,笑中带泪,回道:“傻瓜,你麟哥哥要娶你了。姑母现在就让嘉礼阁选良辰吉日,择日成婚。”薛子麟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想到,如果自己的牺牲真能换来珈玥的幸福,也算慰藉珈羽的在天之灵吧。如果自己不配得到幸福,那么珈玥幸福了,也是好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