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精心谋划
南山东篱2019-10-18 09:338,549

  凌向澜对菀儿的身份展开彻查,以淮水山庄如今的势力,要查个人,还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当知道她是当今尊皇的小女儿,公主身份,皇室的人,凌向澜内心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便觉得合情合理了。筱梦璇是皇室保护的人,她身边出现皇室的人,一点都不奇怪。他沉吟了一下,转身回了西厢房。

  凌向澜走到房门口,阵阵檀香萦绕,他脚步停了一下,还是抬步走进房内。正中央跪坐着一位老夫人,对于进来的凌向澜,不曾招呼,而是眼睛紧闭,嘴里念念有词,手里不紧不慢的拨动着佛珠。凌向澜走进一步,恭敬开口:“母亲。”这妇人隔了好一会,才放下佛珠,由旁边的侍女扶着起身,落座旁边的桃木雕花椅。但见她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用真丝手绢拭去嘴角茶渍,才抬头看着凌向澜,道:“可是有了准确消息了?坐下说吧。”凌向澜退后两步,坐下,对着老夫人说道:“是的,母亲。那个菀儿是皇室的人,当今唯一的公主。”

  此老夫人就是凌向澜的母亲凌清越,淮水山庄的当家主母,在整个淮水山庄地位卓绝。她听完儿子的话,脸上闪过一丝阴狠,又端起茶杯喝口茶,再看,已气色寻常。凌向澜知道母亲是忌讳皇室之人的,故而说完,就静默下来,等着母亲训示。

  老夫人说道:“澜儿,你父亲如今身在炼狱,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想早日一家团圆。”凌向澜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长啥样,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对父亲,情深似海。身为人子,他一直都知道,应该让父母早日团聚。淮水山庄有条天下人都知道的家规,可没人知道其中深意。淮水山庄之所以不与皇室有交集,不过就是皇室其实乃老夫人凌清越的死敌。是皇室,让她与丈夫生离死别,她的怨恨,已经浸透骨髓,她如今活着,也只为那一丝幸存的希望。

  凌向澜走过去,扶住母亲的肩膀,说道:“母亲,有儿子在,定能让父亲重见天日。”凌老夫人伸手拍拍扶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如今时机已快成熟,我们所要等待的人已经出现,也该是时候好好谋划了。她既然是公主,也是那女孩身边亲近的人,那就是最接近皇室中心的人,你用心接触。澜儿,对于那个筱梦璇,也必须密切关注,一刻也不能放松,这一次,不允许再出现五年前的错误了。”凌向澜应声道:“儿子谨记。”

  这一天,筱梦璇正在小花园里修剪枝叶,给玫瑰和百合施肥,这种浓艳和纯白的对比,也是筱梦璇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她可以性感狂放,也可以单纯娴静,陈云生一直知道,除了他,倒也没人知道这个样子的筱梦璇。

  在收拾花园的工作进入尾声时,菀儿来了。看到筱梦璇,高兴的蹦过来,菀儿就是这样,纯粹而美好。她对着筱梦璇说:“梦璇,你猜,我收到了谁的请帖?”筱梦璇看着眼里闪着光的菀儿,笑道:“那是谁呢?我们菀儿这么高兴。”菀儿语气里竟然溢出一丝小甜蜜,道:“凌向澜。”筱梦璇忽的心里一阵冷笑,动作是真快,面上却笑着说:“他啊,他怎么知道你身份的?我记得当时在淮水山庄没说过你是谁啊?再说淮水山庄不是不和皇室之人有往来吗?”菀儿听了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淮水山庄为天下第一大家,想知道个人并不难,他们沉静了那么些年,可能如今也想和皇室打通关系了吧。”看着菀儿的笑容,筱梦璇心里可不这么想,突如其来转变作风,必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菀儿单纯,筱梦璇可不是。局势复杂,一朝一夕也解释不来,筱梦璇只得转移话题,随口问道:“你十哥哥最近怎么没有消息了,还好吗?”菀儿认真的看了筱梦璇一眼,道:“你想他了啊?”筱梦璇一愣,道:“神经,怎么会?就是好久不曾见他,问问罢了。”菀儿呵呵一笑,道:“我听说十哥哥为了躲那个珈玥郡主,每天关在家里,不见外人呢。话说这还是珈玥上次打了你以后出现的状况呢,估计十哥哥是心疼你吧。”筱梦璇噗哧一声乐了:“菀儿,你是不是特别着急把我推销出去啊?他心疼我?别说笑了,我估计他也是烦了想静静而已。我好久都没有去子辰那里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忙些什么?”菀儿拍拍筱梦璇的肩膀,道:“梦璇,我这两个哥哥,你倒是喜欢哪一位?”筱梦璇收拾工具,一边往外边走,一边答道:“都是我的朋友而已,我都喜欢,但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

  菀儿跟出来,道:“好好,你就嘴硬,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应邀去淮水山庄啊?”筱梦璇突然停下,菀儿没注意,一下就撞到了她身上,看着摸着鼻子,一脸无辜的菀儿,筱梦璇道:“你很想去?”菀儿点头。筱梦璇又道:“菀儿,他既然给你发帖,就是已经查过你了,你是当今公主,身份尊贵,不是他凌向澜能随便请得动的人,所以,菀儿,晾晾他,不着急,他如果真有诚意,急的应该是他。再说,我并没有收到人家的帖子,这样贸然前去,有失体面,是吧,菀儿?”

  菀儿放下摸鼻子的手,看看筱梦璇,然后认真点点头。随后高兴的一把搂着筱梦璇的身子,道:“梦璇,还是你想的周到,他凌向澜这么一请就请到了,的确显得我也太不矜持了。”筱梦璇大步走入大厅,去后面净手,出来以后对着菀儿道:“所以在等等,不急。我要去你四哥哥府邸瞧瞧,你跟我一起去还是现在回宫城?”菀儿古灵精怪道:“我就不去了,你好好跟我四哥哥聊聊天,喝喝茶,哈?”说完,菀儿就大踏步出了筱莞居。筱梦璇笑着摇摇头,喊来小翠,带上前段时间做的杨梅酒,出发去薛子辰的府邸。此时正当夏季,这个时空又好种杨梅,筱梦璇本身就爱吃杨梅,吃不完的她酿成了酒,消暑解渴,在闷热的夏日,喝上一杯,惬意逍遥。

  路上,小翠说道:“姑娘真是神,知道好多我以前见都没见过的东西,也会做,好厉害。这杨梅酒我喝着甚好,四皇子也一定喜欢的。”筱梦璇好笑的看着小翠道:“难不成在你眼里,我这是要去给情人送酒啊?呵呵,四皇子是我看重的朋友,有好东西当然要跟他分享的。”小翠道:“姑娘不是喜欢四皇子?难不成是十皇子?”筱梦璇听完大笑,无奈道:“你怎么跟菀儿一样,他们两个,我非得喜欢一个才行?”小翠道:“那倒也不是,只是觉得姑娘对四皇子和十皇子是极不同的。”筱梦璇笑的有点喘不过来气,道:“好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当然是不同的,你可别跟菀儿公主一样,神神叨叨的。”

  马车很快便到了薛子辰的府上,筱梦璇扶着小翠跳下马车,小翠前去敲门,很快门就开了,还是上次的老管家,看到筱梦璇他们,管家一脸笑意道:“姑娘又来了,我们王爷刚好也在府里,快进来。”小翠和管家打招呼,道:“有劳管家了。”筱梦璇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大厅,管家去里间叫他们王爷去了,不一会,薛子辰出来,看到筱梦璇,脸上满是欣喜,道:“今天怎么有空来?”筱梦璇站起来,道:“我给你带来了杨梅酒,给你尝尝。”小翠把酒递给薛子辰,薛子辰接过,把酒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脸沉醉,道:“很香,而且香味很特别。梦璇,谢谢你。既然今天来了,我带你去看样东西。”薛子辰把酒交给管家,带着筱梦璇去了他的农庄。

  这里筱梦璇上次来就见过,这次去却看见那大片的蔬菜基地旁边竟然有一片同样大小的玻璃花房,里面移植了筱梦璇钟爱的百合和玫瑰,绚丽夺目,让人忘记呼吸,筱梦璇都有点语无伦次了,道:“这里怎么会有?”薛子辰展开笑脸,如和煦春风,道:“记得上次我去看你,看到你小花园里种的,我问你是否喜欢玫瑰,百合吗?”筱梦璇惊喜道:“我说喜欢。子辰,我没想到,没想到你这里会种,这也太惊喜了,哈哈哈……”薛子辰看着乐的开怀的筱梦璇道:“我这里地方大,种上了方便观赏,以后你想来随时来,况且我也喜欢这些植物。”筱梦璇惊叹道:“好漂亮。我从前想都不敢想会有这么漂亮的花房供自己观赏,谢谢你,子辰。我现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表示我的感谢,等下我们去旁边玻璃屋摘点菜,我做几道菜给你吃,就着我刚带来的酒,回赠君的美意,可好?”

  薛子辰低声道:“梦璇,我做这些,不是让你回报什么呢。不过,我倒是期待你做的饭菜。”说罢,两人一起动手摘了一筐子菜回去,筱梦璇很久没有亲自下厨了。以前在二十一世纪,那时候经常给陈云生煮菜,可陈云生嫌弃她煮的不好,后来厨房渐渐的成了陈云生的主场。筱梦璇打算做一个番茄炒蛋,茄子肉末,虎皮尖椒,简单,好处理。而薛子辰看着这个在他的厨房忙的团团转的女人,内心被什么东西塞的满满的,那是多年来久违的幸福感,或者说,他很少有这样的幸福感。他记忆中没有母亲的影子,尽管他如此渴望母爱,可他从来没有过。尊皇每天忙于公务,根本没时间管他,他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多余活着的人,这个世界,之于他,一直都是可有可无,即使有天他不存在了,估计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只有眼前这个女人,让自己觉得,不是那么多余,自己也是被人需要的。看着筱梦璇在白色水蒸气里明亮的笑容,薛子辰觉得他的生活从来没有这样鲜活过,他多希望此刻可以永远定格,时间可以慢点走。筱梦璇回头看着愣愣的薛子辰,笑道:“在想什么呢,你这样子好呆萌哦?”薛子辰走过去,道:“哦,梦璇,什么是呆萌?呵呵,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筱梦璇手上动作不停,道:“嗯,你把菜端出去吧,我炒完这道虎皮尖椒,我们就开饭。辣椒有点呛人,你快出去。”筱梦璇把薛子辰推出了厨房,自己一个人忙活着。薛子辰回头看了眼,心中溢满了感动,如此不舍眼前美景,对他来说,已经是今生最大的奢侈。

  晚饭气氛很好,喝着酒,聊着天,他们两个人都吃的不少,筱梦璇做的饭菜虽够不上专业级别,但对于薛子辰来说,却是最好吃的。筱梦璇做饭的时候,可能蹭到了灶灰,脸颊上一团灰黑灰黑的,薛子辰看到了抬手下意识直接往她脸上擦,筱梦璇虽然已经26岁了,但好在皮肤保养的好。薛子辰只觉触手光滑有弹性,手感极好。筱梦璇看到子辰给她擦灰,倒没在意太多,有点尴尬自己炒个菜搞得这么狼狈,自己抬手狠狠擦了下,道:“没事没事,我还不习惯你家的厨房,吃吧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薛子辰闷笑着夹菜,大口扒拉着白饭。一顿饭下来,筱梦璇吃的很饱,吃饱了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她一般有这个习惯,吃饱了,脑袋会放空一会,什么都不想,就静静坐着。饭后两人聊了会天,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时间竟然已经不早。筱梦璇起身告辞,并且在薛子辰那里顺走了很多新鲜的瓜果蔬菜,在还没天黑的时候和小翠回了筱莞居。薛子辰送完她们,回到院里看见桌上的碗碟,感觉筱梦璇的气息还留在这里一样。今天对他来说,是极其特别的一天,他看了很久很久,才吩咐管家来收拾。

  筱梦璇刚踏进大厅,就看见等在那里的薛子麟。筱梦璇一脸奇怪,他不是关在家里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走到薛子麟身边,问道:“你怎么来了?”薛子麟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她,道:“你去子辰那里了?”筱梦璇点点头。薛子麟咕哝一句:“倒是不见你去我那里。”筱梦璇没听清楚,道:“你说什么?”薛子麟道:“没什么,就是说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等的肚子都饿了。”筱梦璇疑惑道:“你还没吃饭?”她喊来小红,道:“怎么不给十王爷准备饭菜?”小红回道:“王爷说不用,说等你一起回来吃。”筱梦璇对着薛子麟道:“我已经在子辰那里吃过了,要不,我给你下碗面吃吧。”听着筱梦璇那么坦诚寻常的说在薛子辰那里吃过了,薛子麟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何时他们两个已经这般亲近了?

  薛子麟突然就没了兴致,打算告辞回府,他站起身,可又坐下来了,他改变主意了,对筱梦璇说:“好的。”筱梦璇给薛子麟煮了一碗素面,里面放了从子辰那里摘来的蔬菜,卖相还是不错的,顺带给他添了一杯杨梅酒。薛子麟看着摆在眼前的面和酒,脸上终于起了笑意,吃得也香。筱梦璇看他那么给面子,很满意的问道:“这是我酿的杨梅酒?不醉的,果酒。味道如何?”薛子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那味道,酸酸甜甜的,很爽口,道:“不错。”筱梦璇看着他也确实喜欢,说道:“那等会装一坛子回去吧,我做了很多。”

  等薛子麟吃完了面,筱梦璇才问他今天的来意,说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子麟接过小红拿来的手绢擦擦嘴角,道:“我听说你接了淮水山庄的单子,特来问问怎么回事?”筱梦璇道:“是,本来我不是很想接,可菀儿却觉得那地方风景不错,故而又接了下来。”筱梦璇自是不敢说是他家妹子看上人家了,只道是旁的无关紧要的原因。这话音刚落,小翠进来递给筱梦璇一张帖子,淮水山庄的。呵,这凌向澜果然给足了她筱梦璇面子,这请帖来的如此及时。筱梦璇对着薛子麟扬了扬手上的请帖,道:“说曹操,曹操到呢。”

  薛子麟听完,陷入沉思,好一会才说道:“梦璇,淮水山庄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我是想你能慎重考虑一下的。”筱梦璇知道薛子麟是什么人,他从不会多管闲事,他说不简单,那肯定就是真不简单,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其中水很深,但是,对方特意找上门来,自己躲是躲不过去的,有备而来,又怎么会轻易罢休?这次拒了,下次人家依然能找到由头找上你来。所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筱梦璇早就想清楚了,回道:“没事,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接下单子,放心吧,我会把亲卫带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他若是有备而来,我这么躲着,也不是事。”薛子麟看了筱梦璇一眼,他虽知道梦璇是聪慧的女人,可到底还是一届弱女子,又怎么与淮水山庄这样的大户斡旋?薛子麟慎重的对筱梦璇说:“我还是希望你再想想,我怕你应付不过来。如果一定要去,有事情也要随时通知我。”筱梦璇郑重的点点头,说不感动是假的,她何其幸运,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心,她很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筱梦璇接过小红拿来的酒,送薛子麟出去。路上薛子麟看着穿着单薄的她,顺手紧了紧她的披风,道:“夜里凉,别送了,早点进去休息吧,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随时找我。”筱梦璇抬起头来,看着薛子麟,一股子暖意流遍全身,眼前的这个男人,刚毅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柔软的内心。她用力点点头,催促薛子麟赶紧回家。看着已经远走的薛子麟,摸了摸刚刚薛子麟指尖划过的侧脸,一阵滚烫。薛子麟是有叫天下女人痴狂的资本,举手投足,尽显非凡,不然沈珈玥也不会把他爱的死去活来。这男人,如果被他爱上,又会是怎样的幸福呢?

  关于凌向澜的邀约,筱梦璇还是和薛子菀认真商量了一番,基本达成统一意见,那就是应约,时间定在三日后。在前一天晚上,筱梦璇在脑海想了无数种可能,也为自己打气,有那么多人护着,告诉自己不用怕。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筱梦璇就起床安排行程了,要带的工具,要带的人手,都开始一一准备,天大亮的时候,菀儿来了。很显然,今天的菀儿是精心打扮过的,其实以菀儿的容貌,当今天下,能媲美的已经很少,现如今站在筱梦璇面前,美的更是叫人不敢逼视。筱梦璇由衷说道:“菀儿,我要是男人,早被你迷的五迷三道了,哈哈哈……”菀儿一脸娇羞道:“讨厌,就知道取笑我。”筱梦璇一步跨上马车,哈哈笑道:“我可不敢取笑你,你有没有听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我也想做个风流鬼呢。”菀儿听完,红着脸跺脚,娇嗔道:“哼,讨厌,我不理你了。”

  筱梦璇笑的更大声了,心情实在不错,没做多少耽搁,一行人浩浩荡荡向淮水山庄出发。赶到的时候,早有管事的等在那里,几日不见,凌向澜愈发的邪魅,风采卓然。向着菀儿开口,道:“上次不知公主身份,多有冒犯,今日在下恭候多时,已做好准备弥补上次的不周,望公主海涵。”菀儿盯着凌向澜,一双眼睛亮晶晶,目光如水,声音清脆,道:“少庄主太客气了。”凌向澜又开始对着筱梦璇虚虚的作揖,道:“梦璇姑娘有礼了。”筱梦璇恭谨的回礼:“少庄主客气。”筱梦璇其实很厌烦交际上的虚与委蛇,看着凌向澜惺惺作态,不由得又生出前途堪忧的感慨来。一旁的凌向澜眼角余光扫过筱梦璇的脸,心里亦划过无数个念头。筱梦璇给他的感觉其实是很复杂的,至少在他三十年来接触过的女人中来说,是个异类。母亲交代自己密切关注此女动态,其中用意,他当然是略知一二的,具体详情母亲说的倒是不多。

  已近午饭时分,凌向澜引着薛子菀和筱梦璇去偏厅用餐,路过花园时,菀儿被石子绊了一下,凌向澜及时在旁边虚扶一把,惹得菀儿一阵脸红,看的一旁的筱梦璇无比咋舌,这个凌向澜,也太会制造机会了,这毫无心机的菀儿还不被吃干抹净的。饭桌上,凌向澜极尽殷勤的给菀儿布菜,体贴周到,筱梦璇都恍惚了,难道他真的喜欢上菀儿了?两人看起来竟然还有点情投意合的味道,难道真的是两情相悦吗?不知道封舒玄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在筱梦璇眼里,封舒玄对菀儿肯定不是兄妹之间的那种感情,不过世间最难讲清楚的就是一个“情”字了。

  抛开对凌向澜本人的诸多疑惑不说,这淮水山庄还真是景色怡人,实乃避暑圣地。光是量房,估计得耗费小一个月的功夫,至于最后出设计图,又得花去一两月了,以现在作坊的产量,成品出来,得一年的时间吧。量房这一个月,肯定是的住在这里了。凌向澜准备了一座非常雅致的别苑,供薛子菀和筱梦璇住下,菀儿身份特殊,常住不可能,而筱梦璇却只能因为繁重的工作量,免于来回奔波的疲惫,选择小住淮水山庄。

  薛子菀陪着筱梦璇量了三天房,也是累的不行,对着筱梦璇故作幽怨的说:“梦璇,我没想到这工作这么累人的,平时看你这比比,那画画,以为简单的很呢。”筱梦璇手上不停,对尺寸一一记录,笑着回答:“菀儿,这才开始呢,你可不许喊累啊,这地可是你极力要求来的哦。”薛子菀对于筱梦璇的取笑,笑骂了一声筱梦璇。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山庄的伙计进来找到她们,说道:“外面有两位公子,说是来找二位姑娘的,少庄主命我前来让二位贵客前去前厅。”筱梦璇看着菀儿,说道:“这两位公子也不知道是谁,不过肯定是来找你的啦,走,去瞧瞧。”菀儿本来就觉得累了,愉快的放下手头的事情,跟着筱梦璇一路来到前厅,发现是封舒玄和她十哥哥,兴奋的跑过去,叫到:“麟哥哥,舒玄,你们怎么来了。”封舒玄敲了一下菀儿的头,佯怒道:“你这丫头,出门也不告诉我一声,害我一番好找,去了筱莞居,碰上子麟才知道你来了这儿。”菀儿摸着被敲痛的额头,大声抗议:“每次都敲我头,都傻了。”筱梦璇听完,和封舒玄一起笑了。

  站在封舒玄旁边的薛子麟,长身玉立,筱梦璇看着竟然有丝感动,这三天不见外人,现在看见故交,格外亲热。薛子麟对着筱梦璇,眼神清亮,说道:“看你久不回府,我来看看你,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筱梦璇就觉得自己那颗心在蜜糖里滚了几滚,甜丝丝的,再开口,声音都温柔了几度:“我们在这里很好,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对了,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个山庄的主人。”封舒玄已经抢在薛子麟前面回答了筱梦璇:“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与凌少庄主相互认识了。”封舒玄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凌向澜一眼。筱梦璇突然觉得空气中流动着非常微妙的因子。凌向澜的神秘和不同寻常的气息,估计除了菀儿,谁都感觉到了。

  凌向澜提议,邀请封舒玄他们参观山庄,却被封舒玄婉拒了。筱梦璇和薛子麟单独聊了一会后,就带着菀儿回了宫城,筱梦璇想着离别前薛子麟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手里握着的是薛子麟赠与的短刀,外表精致,内里锋利,心里一阵纷乱。做为一名都市女性,生活在这里,筱梦璇本身有着更成熟的心智,对周围环境,也有着更为敏锐的察觉性,薛子麟嘱咐自己小心,那就更加印证了筱梦璇对凌向澜的猜测。希望这一年,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往后的日子,筱梦璇每天忙忙碌碌,凌向澜倒也并没有过来过多打搅,从菀儿回去以后都没见过这位凌庄主了,让筱梦璇更加看不懂这个人,只觉得行事诡秘,越少接触越好。连续量了了五日,筱梦璇亦觉得有点吃不消了,吃饭都没有什么胃口了,还有点低烧,便打算歇歇。这期间,筱梦璇见过一次淮水山庄的当家主母,凌向澜的母亲,远远看到,也只是点头致意,只觉得是个厉害的妇人。筱梦璇在这里生活这几天,也没有机会到山庄周围转转,问了管家,有没有什么好去处,管家说山庄东面有座杨梅园,可以去转转。筱梦璇一听说是杨梅园,浑身来了劲,感觉嘴里唾液都在不停的分泌了。她谢过管家,带着小翠,拿着小箩筐,向杨梅园出发。筱梦璇并没有带上亲卫,她想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自然不喜欢太多人跟着。

  淮水山庄不愧为天下第一庄,地理位置极好,视野开豁,风水极佳。筱梦璇向着东面去,走了好一会,才看见漫山遍野,红星点点的杨梅园,一大片,越走近,杨梅的酸甜味越浓。筱梦璇雀跃的对小翠说:“我们多摘一点回去,酿酒。家里的杨梅酒没带出来,这些天可馋死我了。”小翠笑眯眯回道:“姑娘慢点,姑娘做的杨梅酒,味道极好,小翠也爱呢。”筱梦璇拉着小翠,狂奔向杨梅园,边跑边说:“等酿好了,晚上我们就可以小酌几杯,打发这无聊的日子了。”

  跑进杨梅园,筱梦璇看着娇艳欲滴的杨梅,忍不住摘了几颗丢进嘴里,满满的享受,表情甚是可爱。对着身后的小翠说道:“这味道,真是爽,小翠,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我也爱吃这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杨梅园,只能自己去买。”小翠回道:“掌尊大人不种杨梅吗?”筱梦璇愣了一下,说道:“叶爷爷那里有种的,叶妈妈喜欢拿来做成杨梅干,味道也是极好的。我说的是在我来叶爷爷家之前啦,哎,你不会懂,你也尝尝,别只顾着摘。”小翠丢了一颗进嘴里,吐着舌头说:“好酸,我却不如姑娘这般喜爱吃杨梅,呵呵。”等到摘了满满两箩筐的时候,筱梦璇摸着肚皮打嗝,满口的杨梅味,牙根有点酸酸的。在不知不觉中,筱梦璇和小翠已经走进了杨梅园的深处,现在返程的时候就犯了难,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出。小翠一脸茫然的望着她家姑娘,筱梦璇也很苦恼,她本来就一点方向感都没有的,现在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只能凭着感觉,带着小翠出这杨梅园。好不容易出了园子,却已经不是来时的方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