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打脸复仇的重生女
双木草2019-10-16 09:534,306

  齐玉秀此人,心高气傲,自视甚高,却没有匹配野心的能力,也没有高傲的资本。

  生母贾氏出身大儒之家贾家,贾家昔年因涉及科举舞弊一案被抄家,没落了下去。贾氏被辗转卖入齐家,后来成了齐家的二夫人。齐家是商户人家,倒没有那么讲究嫡庶,区区一个贱妾,也称做二夫人。

  贾氏自诩清高,带着翰墨诗书之家的清傲之气,目下无尘。原本也没什么,毕竟士族出身。但贾氏对商贾很是看不起,几次三番怂恿齐老爷卖掉齐家家产专心考取功名,以早日脱离商贾之名。幸好齐家掌家的人一直都不是老实温吞耳根子软的齐老爷。不然几个齐家也不够贾氏祸害。

  贾氏看齐家的人,素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自诩高人一等。齐玉秀自小跟在贾氏这样的生母身边长大,性格十成十随了贾氏,还曾直言不讳说过“誓死不嫁商贾”的话,也不想想自己吃住用的都是商贾之家。但这话也受到很多穷酸文人的追捧,把她视为扬州城的清高才女。

  齐玉凌作为齐家长女,开始掌齐家后,齐玉秀一度看齐凌的目光一向带着同情和鄙夷,贾氏还哭哭啼啼去找了齐老夫人,说什么秀儿的嫡姐不守妇道抛头露面的在外经商,会影响到秀儿的婚嫁,还哪个好人家还敢娶秀儿?

  十分的膈应人。

  齐老夫人被气得七窍生烟。

  诸如此类的事情多了,贾氏和齐玉秀这对母女简直极品到无话可说。

  齐玉秀前世今生最看不起最嫉妒仇恨的人,都是齐玉凌。是她嫡姐又如何?不过满身铜臭唯利是图的商贾一个。她可是名满天下的大儒贾成道的外孙女,扬州城的第一才女!

  可是,就是她看不起的齐玉凌,轻而易举的勾得她的夫婿秦王神魂颠倒。

  为了齐玉凌,她所挚爱的夫婿竟然一脚踢掉她腹中不足月的孩子,害她终生无子,在后宅争斗中郁郁而终。

  齐玉凌!死前她怨恨的诅咒着,如有来世定要你血债血偿!偿还我的锥心之痛!

  没有想到,老天爷都帮她!时光为她倒流,让她回到二十多年前,她及笄的两个月前!

  前世,她的嫡妹,齐府的三小姐齐玉宁,害她昏迷了半个多月,差点没命。齐玉宁却只是被罚跪了祠堂。

  她醒来后愤愤不平,直言齐玉凌处事不公,被齐玉凌借题发挥软禁在后院,错过了一年一度的桃花节,错过了和秦王第一次见面。

  而齐玉凌这个浑身铜臭的贱人,故意让她错过桃花节,抢夺了她的风头,在桃花节上吸引了九王爷的注意。

  既然重生一回,她定不会给齐凌这个心黑恶毒的贱人抢走她姻缘的机会!

  贾氏哭啼啼道:“大小姐这话太诛心了!秀儿可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那么恶毒的诅咒她呢?”

  心里也是十分的仇恨不安,这两个是出生低贱的商户女,害得秀儿额头上的伤口那么深,日后要是留下疤可如何是好啊。

  贾氏抱着女儿,泪汪汪的心疼道:“娘苦命的秀儿啊!”

  那些世家大族可是不会娶一个容貌有损的女子的。她这一生已经够委屈的了,只盼着她的宝贝女儿能早日嫁入士族,脱离身份低下的商贾之女的身份。

  一时之间,贾氏充满了怨意,绣儿出事她也找过老爷做主,求严惩三小姐。

  只可恨老爷空有齐家大爷的身份,当家做主的却是十五岁的齐玉凌,这事还是交由齐玉凌处理。

  到底是低贱的商贾人家,让未出嫁的女儿掌家,没规没矩。换了在士族之中,在家从父,哪有女儿骑在父亲头上做主的道理。

  虽然没有读心术,但叶无卿从这对母女丰富多彩的表情里大概也猜出了她们在想什么,看好戏看的不亦乐乎。

  最后是齐玉秀哭得白眼一翻昏过去,满足了小小恶趣味的叶无卿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昨晚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的雨,雨打芭蕉淅淅沥沥,叶无卿听着这声音睡得非常的香甜。

  第二天醒来,院子里绿肥红瘦,雨打桃花,落英缤纷,分外妖娆。

  屋子里熏燃着上好的檀香,花团锦绣的屏风后,窗前立着一张美人榻,叶无卿披着乌压压的青丝懒洋洋的斜靠在塌上背枕上,伸出纤纤玉手,捻起旁边茶几上的葡萄。紫色的葡萄晶莹剔透,沾着清甜的泉水水珠,盛在透明的瓷碟上,说不出的诱人。

  叶无卿懒得剥皮,红唇轻启,露出小截粉色舌尖,一粒粒的葡萄被卷入唇齿间。

  叶无卿半眯着凤眸,像极了慵懒狡猾又风情万种的狐狸。不用一举手一投足,浑身洋溢的风华就能轻易勾得你神魂颠倒,辗转反侧。

  原主性格冷静不言苟笑,年纪不大沉稳干练。

  有外人时叶无卿还勉强演一下戏保持人设,没人时彻底放飞自我,懒洋洋的像个跟没骨头的吸人精气的狐狸精一样。

  系统在思考着要不要下个任务给她个祸国妖妃的身份?

  叶无卿吞下最后一颗葡萄:“那个重生女现在在干嘛?”

  系统几乎想喜极而泣:“宿主,你终于想起任务了!”

  不等叶无卿再开口,生怕她会反悔的系统,噼里啪啦的调出重生女和任务世界的资料。

  “齐玉秀重生之后,第一件搞的事,就是借助前世的便利,在知府千金筹办的桃花宴上惊艳四方,一扫前耻,获得扬州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接着去龙安寺庙救了遇刺重伤的九王爷,以救命之恩获得九王爷垂怜。齐家富可敌国,财帛惹人眼红,九王爷也不例外,齐玉秀为了讨好九王爷顺便报复齐家,将谋逆的信件放置齐家书房,并且‘大公无私’作证证实齐家勾结外族谋逆。在九王爷和齐玉秀操作之下,盛极一时的齐家大厦倾倒,满门抄斩,家破人亡。齐玉秀因为仇恨嫡姐齐玉凌、嫡妹齐玉宁,将二人卖入最低贱的官妓营,且终身不许赎身……”

  系统的解说同步伴着像是电影一样的片段,一帧帧的出现在叶无卿脑海里。

  “……齐玉凌为保护年幼的嫡妹被人凌辱至死,齐玉宁在感念齐家恩情的江湖侠客帮助下,逃出官妓院,偷渡远赴海外,昌盛了数代的齐家彻底落败。而齐玉秀因为‘大义灭亲’,举报作证齐家谋逆有功,在九王爷的帮助下被判无罪,还带着齐家万贯家财,改名换姓成为了九王爷的妾室,因为有重生的契机在,齐玉秀帮助九王爷过关斩将,最后登上高位。九王爷登上九五之后,已经没有重生先知的齐玉秀失宠,后面更是因为得罪了皇帝的新后,野心勃勃自视甚高的齐玉秀被新后一杯鸩酒赐死。齐玉秀虽然死了,但她引起的祸乱并没有结束,后来使得天下生灵涂炭,东晋国四分五裂,长达五十年战火不休。”

  “原本登上皇位的是德高望重贤明宽厚的太子,东晋国在他治理之下,虽无大功,但亦和平安稳。百姓安居乐业,东晋的太平昌盛自他起,延续数代近两百年。而九王爷生性暴戾多疑,大好喜功,在位期间穷兵黩武,加重赋税,四处征战,加之其在位期间水患旱灾不断,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百姓揭竿而起,其中由江南士族陈家首领的起义军被朝廷大军击败于朝暮城,皇帝下令活埋七万多的起义军,哀鸿遍野……”

  “齐玉秀重生之后,身上带有天地之运势。因为她重生之后一心一意为九王爷筹谋,这运势自然而然成为了九王爷助力,借着齐玉秀的运势,九王爷击败了原来历史上的崇明帝,做上了皇帝。如果没有齐玉秀的运势,他在崇明帝登基第三年就因为谋反被杀,消失于历史洪河之中。”

  系统对叶无卿道:“只要毁掉齐玉秀的运势,没有她这个异类的存在,历史就会朝着原来的轨迹发展。”

  齐玉秀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变故,也就是他们的任务。

  叶无卿手里捻着一颗圆润剔透的葡萄,等系统说完以后,慢悠悠的开口,“听你这样一说,我怎么觉得那个九王爷更欠抽?干脆直接弄死他不就得了?”

  重生女把他拱上皇位之后,他过河拆桥弄死了重生女,还把这个世界祸害的差不多。相比之下,重生女害得齐家、害九王爷那些红颜知己、害九王爷对手,这些罪行根本不算什么。

  论罪,他比重生女严重了无数倍。

  而且没有这个九王爷,重生女也折腾不出那么多事。

  “不行,”系统道,“齐玉秀重生回来就是为了九王爷,齐玉秀现满心满眼除了复仇,就是夺得九王爷的心,她的运势已经跟九王爷纠缠在一起。如果没有销毁齐玉秀的运势,就杀了九王爷,齐玉秀会疯,这个世界会崩溃的。”

  因为齐玉秀的运势,与这个世界的天道息息相关。

  叶无卿也是服了,“又弱又蠢又作死的天道。”

  话音刚落,外面晴天万里的天空,突然打了一道响雷,洪亮的巨响,几乎打在头顶屋檐上。

  系统吓得差点要躲回空间。

  叶无卿眉毛都没动一下,一手锤开窗户伸出脑袋朝天,“咋滴,做的出这种蠢事还怕被别人讲啊?”

  天上又一声闷雷,不过这次声音小了很多,似乎有点害怕。

  系统:……

  骂完的叶无卿缩回脑袋,继续懒洋洋没骨头一样斜在塌上。

  “继续说。”

  系统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继续开口。

  “齐家本是举国豪富,掌东晋的经济命脉,财力雄厚,齐三小姐齐玉宁在崇明帝时期,嫁给了情投意合的皇长孙,成为皇长孙妃,也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慧贤太后。因新帝年幼,慧贤太后垂帘听政,推行了一系列利国惠民的政策,减轻赋税,开通海外商道,发展农业,并大力提升了女子的地位,后来逐渐出现女官的存在,女子不再拘于后宅之中,有才华者可走上朝堂,为官为吏。

  齐家也因为她攀登上高峰。后世历史学家评价,慧贤太后除了政治出色以外,也是历史第一个女权斗士,为后代提升女子的地位立下了赫赫功劳。

  齐玉秀重生之后,因为联合九王爷给齐家按上谋逆之名,齐家落败,未来的慧贤太后流落海外,生死不知。齐家的财运和慧贤太后的运势,尽数落到齐玉秀身上,所以后来才轻易的摧毁了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叶无卿:“啧啧,好惨一天道啊。”

  系统:……

  叶无卿咬着手指里的葡萄,唇齿间三两下把它吞了进去,“齐玉秀有重生的契机,堪称毒辣的手段,再加上逆天的运势,最后还是被人过河拆桥弄死了,看样子挺蠢的,难搞的只有那个九王爷。只要九王爷没有帮齐玉秀坑害齐家,不坐上那个位置。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问题。”

  “系统,给我那个九王爷的资料。”

  系统迅速调出虚拟屏幕,两只小手点啊点。

  虚拟屏幕内无数的数据水流一样快速流过。

  “东晋国九王爷,年二十六岁,皇帝第九子,丽妃次子,封号秦,喜好武艺,熟读兵书,生性桀骜,乖戾难训,阴险狡诈,痴迷权势和杀戮。外祖是扬州城的宣平侯,宣平侯九日后过七十大寿,九王爷的封地距离扬州三日路程,特意赶来扬州祝寿。在扬州一年一度的桃花宴上与齐玉凌齐玉秀相遇,齐玉秀对其情根深种痴迷不已,但九王爷只正视了齐家当家人齐玉凌。后来途中遇刺重伤,逃至龙安寺,被重生之后熟知遇刺一事的齐玉秀所救。”

  叶无卿得出结论:“是个高智商高武力的变态啊,嘿嘿。”

  叶无卿的嘴唇愉快的上扬,微眯眼眸,舔了舔嘴唇。

  嘿嘿,这个九王爷听上去就很好玩的样子。

  系统:……

  宿主,你现在更像个变态。

  叶无卿这边暗戳戳的准备计划去坑一把九王爷,那边的重生女不出意料,开始要搞事了。

  齐玉秀陪着生母贾氏,一大早的,极为罕见的去齐老夫人的院子里请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炮灰又在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炮灰又在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