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鬼林
末大也2019-11-03 19:022,910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进去就一定出不来呢。”

  他那句话很明显的意思就是他一定知道点什么。拉巴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不对劲,在原地踱步了几下。

  “这里是鬼林子,人进去就会迷失方向,永远走不出来。”

  “呵呵。”胖子就冷笑了两声,“我的拉巴哥哥啊,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别那么迷信行吗。”

  一旁的薛宁也附和道:“没事的,如果是林子太大容易迷路的原因的话,我们这里有电子卫星地图,我们走一段可以定位一个点,要是真迷路了,我们也能顺着卫星地图上的点往回走。”

  说完薛宁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比手机略大,有两指厚的仪器。

  “这是便携式的电子卫星GPS,电量可以维持两个星期,要是没有电了也可以用后面的太阳能板充电。”

  他翻过手里的GPS,在背面是一块整面的太阳能板。

  拉巴还是叹气着说,“进了鬼林子,什么都没有用的,上师说过,这里是杰那多地狱。活人是不能进去的。”

  拉巴说到这里浑身不自然的打着哆嗦,我一看他这样子,现在肯定是不能在带路了。但是我们也不能没有他,我们这三个人要是自己走进去,虽说有卫星地图的帮助,但是差不多也就是只能自保,找人是一定没有希望的。现在先得说服拉巴进去。

  我看向胖子,胖子似乎和我想的差不多,就问:“你们这个杰那多地狱是个什么东西。”

  说着我就把拉巴拉坐下,正好我们也已经走了这么久,借此机会休息一下,

  “哎……杰那多地狱就是杰那多的地狱。”

  在拉巴后来的讲述里我们得知了一段隐晦的内容,西藏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一直都是以各种宗教势力为政权的政治体系,不乏有一些我们众所周知的例如象雄王朝,古格王朝,或者是吐蕃。但是各地却都是氏族宗派势力单独统治,也可以把它比作中原的分封制或是藩王制度。

  在很早之前的墨脱雅鲁藏布江流域这段,一直定居于此的还是珞巴人,这片区域还是属于藏文化传说中的格萨尔王的统治区域。但是也已经临近边界。格萨尔王,在藏族传说中是莲花生大师的转世,一生戎马,扬善抑恶,弘扬佛法。

  但是这些与我们的故事无关,转回正题,珞巴人部族在此地生活的几个世纪里,常年受到来自于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另外一个宗族国家的烧杀抢虐。虽说是在边境,但也是格萨尔王的地盘,肯定不能让自己的子民常年生活在水生火热处境里。

  格萨尔王就率领重兵与那个国家的统治者杰那多宣战,战争一直延续了几十年也没分出胜负,最后不得已互相让步划分了界限,自此之后互不相犯。

  其实到这里也就应该没什么了,但是后来的一支给喇嘛庙选址的队伍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入了那一片属于杰那多的区域。期间他们在林子里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后来只有一个喇嘛上师和一个藏人从山里回来,藏人已经神志不清疯掉了,喇嘛也奄奄一息。

  在喇嘛的讲述里,他们进入山林之后就来到了一片无法想象的区域,在这里他看到了夏格巴林,夏格巴林在藏语里是赎罪的意思。喇嘛当时在这里用夏格巴林这个词的意思其实就是,他看到了赎罪地狱。喇嘛之后不久就死了,也在没有说什么。那个藏人也就一直疯下去了。

  之后的很多年里,对于杰那多的国家在没有任何的消息,他们在没有来抢虐,也没人在见过那个国家的人。有庙里的上师就说,杰那多和他的民众遭到了天谴。杰那多活着的时候杀孽太多,死了就被佛爷惩罚,将他紧固在他生前统治的地方,管理那些身前作恶多端,死后到此地受惩罚的人,喇嘛一行人是擅闯了禁地,受到了杰那多的惩罚。

  再后来这片也被当地人叫做,杰那多地狱。胖子和薛宁听完就哈哈笑了起来。薛宁就说:“其实我们可以换个思维方式来想这件事情,进入这片林子的那群人,可能是吸入山林里太多的瘴气,其他人都是被毒死了,喇嘛和藏人跑了出来,但是藏人脑神经受到了毒气的侵袭,神经受到损伤,至于喇嘛他可能也是中了毒产生了幻觉。”

  薛宁说的这些很能让人信服,但是这么说来那进去那两个人岂不是很危险,他们也不知道进去多久了,要是我们再不进去救援,他们可能真的凶多吉少。

  我把想法和他们一说,几个人也是觉得不能再等了,但是拉巴还是死活不走。

  “我们的队员现在很危险,实在是不能再等了,这样,我答应你我们出去之后你的报酬我们会给你再加两倍。”薛宁掏出笔记本,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拉巴。

  拉巴还是推搡着,“这不是钱的问题。”话还没说完,就被胖子提溜起来。

  “甭管什么问题,现在是人命关天,天塌了也得进去了。”

  再后来,拉巴在胖子的胁迫,和薛宁给他开出的再加双倍报酬的情况下,拉巴还是走在了我们前面带路,但还是明显能感觉到他略微有些发抖。

  在出发之前,薛宁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种铝箔盒装的白色药丸,他说这些都是在之前预料到的,害怕森林里有瘴气,所以就提前准备了这种可以中和毒气的药。

  他又说:“但是这种药的作用只有十个小时,在时间到之前就得服下下一颗药,不然还是会中毒。”

  我看了看,铝盒子里还有至少一百多颗药丸,暗自放心下来。这药拿在手里挺硬的一颗,小拇指头大小,我放到嘴里,才触碰到舌头。那种硬壳就化开在我的口腔里,一股苦涩感沾满的我的口腔,难闻的气味直冲进我的肺里。

  我一个仰头,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吐出来,薛宁一把捂住我的嘴。那股苦味瞬间就占满了我的口腔和食道。过来好久才减弱到能接受的范围,我大口灌着水壶里的水。薛宁才在一旁说。

  “吞服,要吞服,这个很贵的不要吐出来,不然太浪费了。”

  我大骂你怎么不早说,胖子和拉巴看我这样,就头一仰张大嘴把药丸丢了进去,喝了口水直接咽了下去。

  薛宁又在绑红丝带的地方用GPS定位了一个点,我们就进入了这片林子。起初周围的样子和外面也差不了多少。高耸的树冠,遍布缠绕在树干上,地上的藤蔓,地上长有到半腰的杂草或是矮树。

  直到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周围的环境开始有些变化,藤蔓开始密集起来,我们举步艰难的前行着,还好哪两个人走过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有被压过的杂草,和被砍开的藤蔓,我也搞不懂,明明前面都没有路他们为什么还要往前走。

  路上藤蔓遍布,被砍开的的缺口很小,我们又背着很大背包,所以还得清理开挡路的藤蔓,我们才能慢慢前进,拉巴的山刀,砍起来很是费劲。就换胖子上,胖子拿着那把前几天给我处理蚂蟥时候的藏刀开路,倒是砍起藤蔓来很是锋利。那把藏刀胖子喜欢的厉害,哪天我们走的时候被胖子死缠烂打的买了下来。

  藤蔓随着我们潜入林子的深度越来越密集,途中也发现了两条红色的丝带。胖子力气再大,刀再锋利也架不住藤蔓密集,胖子累得够呛我们都是隔一会换着来。

  前方正砍着藤蔓的胖子突然就停了下来,扶着藤蔓就说,“行了歇会吧,这俩倒霉孩子真是一根筋啊。”

  我们也都被累得够呛,四个人一合计就休息吧,看了看GPS我们一直是朝西北方向前进的,走了四个多小时也不过才不到十公里而已,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我们几个又商量了一下。

  这样再走下去也不行,我们还是都都躺会,缓一缓体力,等天亮再出发。连续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已经消耗掉了我们大量的体力,再加上整晚上没怎么好好睡觉,这样走下去迟早出问题。最后我们计划轮流守夜,每个人一个小时,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能休息至少三个小时。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迷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