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灰狗,葬佛丹
禅子2020-03-14 09:412,410

  之后,罗婉莹便时常来找潭水玩。

  “道长道长,你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

  “道长道长,我们来玩翻花绳,好不好?”

  “道长道长,你唱《清静经》给我听,好不好?”

  “道长道长,你看我带什么过来了?”

  潭水不禁莞尔一笑,道:“婉莹,你怎么跟小姑娘似的?”

  能得一声“婉莹”相称,罗婉莹似口含蜜糖、舌底压香。她唇角带笑,说:“我本来就是个小姑娘啊,怎地,你还不信?”

  潭水说“我信”,又问:“婉莹,你到底带什么来了?”

  罗婉莹眨眨眼,却偏偏不肯告知。她笑说:“你摸摸看。”

  潭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去碰,入手软绒绒的,肉滚滚的,似是活物。

  罗婉莹见潭水眉目舒展,就问:“猜到是什么了吗?”

  潭水反问:“是小狗吗?”

  罗婉莹看着潭水膝盖上那只毛茸茸,眼睛还没睁开的小狼崽,说:“真不愧是道长,一猜就中。”随后,她又问,“可还喜欢?”

  潭水说:“喜欢呢,你送我吗?”

  “道长也摸摸我。”罗婉莹握住潭水的手,往脑袋上放去,“你是喜欢这个小东西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潭水入手,摸不到冰冷的水晶装饰,只摸到顺滑的发丝。他替罗婉莹理了理头发,将其碎发捋到耳后,说:“婉莹,你于我之重要 ,何必再去比较?”

  闻言,罗婉莹眸光明灭,她问:“是这样吗?”

  潭水一声“当然”说的风轻云淡,又自信笃定。

  一股嗜血的念头涌上,罗婉莹口干舌燥的感觉愈发明显。她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敢再继续待下去,只好草草找了个借口离开。

  潭水奇怪:“婉莹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像个男人?似乎与罗如森一样?”他起身,喊了几声“婉莹”,却无人回应。

  此时,秦焰又不知到哪里去了,不在身边。

  潭水抱着怀里的小动物,心想:“旁人都当我眼瞎了,心也盲了。其实我都是知道的,无暗与婉莹,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森罗殿内,烛光摇曳,珠帘红帐内,一魔高坐其上。一人,矗立殿下。

  “药已经炼出来了吗?”

  “药已经练出来了。”

  “给我。”

  “此药名为‘葬佛丹’。”

  “知道了。”

  一个木盒子甩过来,蜡烛尽灭。

  秦焰接住盒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月色融融,雾色蒙蒙,脚下的路似铺了层霜色。

  “师父,倘若此药真的有用,我不会求人帮忙。我要重新炼制一枚,每一个步骤都亲自来,直至将丹药呈至你面前,将你身上的毒解尽。”

  秦焰喃喃自语着,来到了小意宅。

  弦月皎洁,清光幽幽。

  篱笆内,秋千上。

  一个白发素衣的男子坐在秋千上,怀抱一只幼狼,足尖点地轻晃。月光浸润那名男子,使他仿若月光幻化出来的,并不真实存在的虚影。

  “师父。”秦焰喊道。

  潭水起身,说:“你回来了。”

  看着那依稀含笑的容颜,秦焰的心不知怎地,就痛了起来。他“嗯”了一声,说:“师父,我想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潭水问:“那你想去哪里?”

  秦焰说:“我本无父无母,是师父给我新的生命、姓名,与存在的意义。于我而言,天地无家,唯有师父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归宿。因此,师父在那里,我就在那里。”

  潭水“嗯?”了一声,就听秦焰来了句“不过”。

  “不过,我觉得这里不好。我们至少应该住在一个山高云深,人迹罕至,风景清幽的地方,而不是这个无人之境的魔族领地,寄人篱下。”

  潭水说:“你说的,其实不错。既然你想离开,那今夜我就同婉莹与罗门主说一声,辞别众人后,与你一起寻个你话中向往的地方生活,可好?”

  秦焰说:“明天再说吧。”

  潭水伸手说:“先回屋,外边冷。”

  秦焰牵住那只手,低眉笑了笑,说:“有师父在,我怎么会怕冷呢?”

  “少贫嘴。”潭水牵着秦焰进屋,“我怀里的这只狗儿,是婉莹送的。你看看毛色,取什么名好?”

  秦焰一看,心想:“这难道是之前那只狼王的崽?”却没有将心中猜测说明。他再次端详了一番潭水怀里的小狼崽,说:“黑色的脑袋,白色的身子,就叫‘灰狗’好了。”

  灰狗睁开眼睛,是一双翡翠色的碧瞳,在夜里冒着光。

  潭水摸了摸灰狗的脑袋,说:“既然是黑白相间的,叫‘墨白’岂不更好?”

  秦焰也不忤逆潭水,他说:“那它大名叫墨白,小名叫灰狗好了。”

  潭水说了句:“也好。”

  灰狗打了个哈切,舔舔嘴唇,就闭上了眼睛。

  晚上,师徒两人打坐修炼。

  秦焰打开木盒子,只见金光霎时间照满竹屋。他立即吞下那颗金色的参杂红色血丝的葬佛丹。

  葬佛丹内蕴能量巨大,秦焰一介凡躯,承受不住,身体顿时开裂,金光自裂缝中渗出,修复了又裂开、修复了又裂开、修复了又裂开……如此持续不断,疼痛逐渐加深,他再忍不住,闷哼出声。

  潭水察觉有异,立即还神,询问:“无暗?”

  “师父……”

  听着秦焰隐忍痛苦的声音,潭水立即拿过秦焰的手,把脉。当然,这并不是医者把病人脉的手法,而是另一种。

  “无暗,你体内怎么会有这样磅礴的能量?”

  潭水一边问,一边动手给秦焰身上施加封印。

  秦焰不答,只说:“师父,好痛……”

  潭水不断施加封印,一连施加了九道。

  秦焰的身躯终于不再崩裂。

  “这九道封印名为‘锁魂’,需要以我的血为媒介施展。往后,待你修为增进,封印自然会解。”

  潭水一边说,一边拿出水明剑,割腕放血。

  此时,潭水承受痛苦的能力已经比初来时强上许多。水明剑割破肌肤,血一滴一滴自伤口渗出,然后又一滴一滴落到秦焰的伤口处。

  血由一个伤口渗进另一个伤口。

  秦焰体外浮现九道封印,伤口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师父,对不起……我把那由百颗佛心炼制的‘葬佛丹’吃了。”

  秦焰立即找来药与布,替潭水包扎伤口。看着那好似一折即断的手腕以及那刺目的伤口,他吸了吸鼻子,忍住眼泪,哽咽道。

  “吃了便吃了吧,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潭水并不怪罪,突然间一连施展九道“锁魂”封印,让他也没力气去生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生不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生不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