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行济2019-10-30 19:082,284

  序 言

  君王多雨露,

  化育一人心!

  古往今来多豪杰,唯待圣人点玄机。

  以东方大国为核心宗主的人类,掌控者老祖宗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皇资帝藏。

  一个神秘莫测的因缘,导演着全人类如何找到文明社会的大课题。

  跌宕起伏千年的历史,揭示出了人类真正的统治工具,引导完善着,智慧的价值观,不断探寻,人类最好的领导方式。

  而这一切,

  缘于一个梦,一本书……

  楔 子

  戊戌赫曦年,炎暑炽盛貌,历来多有大事发生。

  楚地灵泉山,顺龙盘结,群峰高耸,三面环水。无边碧浪之间,蜿蜒崛起云山、大龙山、二龙山、龙障峰、玉屏峰、马鞍峰等,山环水绕,湖山钟秀,林泉幽穆,自古便为三界视为“福地仙壤”。

  山中灵泉寺附近,有色碧味甘的清泉潭。潭水之中,一轮弯月正随着波光闪烁着银色的清辉,幽蓝的天空挂着忽明忽暗的点点繁星。

  潭边伫立着一位白衣男子,背负着双手仰头极目远眺,林梢上,如蝉翼般的薄薄云幕随秋风游走,白衣男子的心绪,亦随着不断变幻着的云幕而起伏不定。

  “夕风凄魂,清皎月,却缺;秋枝残云,枯痕零落,却冥。”

  当年恰逢祈鲲本命年,立春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在新年除夕前的一个星期,久病的父亲终因不治撒手西去。全家人哀伤难忍,祈鲲祈鹏兄弟二人为亡父法事,春节期间大雪纷飞……

  正是:

  邻里贺春,亲朋纷至,

  熙熙攘攘,欢声笑语撞门扉。

  但舍中,碗筷一双,

  菜几碟,供奉高堂。

  疾风寒,孤灯烛影,

  寒衾难眠。

  而后数月,祈鲲长侍左右,慰母伤怀,望能节哀顺变,驱散阴霾。

  孰料仲夏酷热难当,体弱多病且长期抑郁伤感的母亲,不慎中暑晕厥。

  鲲鹏兄弟慌忙送医抢救,心中不停祈求神灵,暗自默念呼唤祷告,执母之手,衣不解带日夜陪护一十九天。

  暑月二十九日,慈母不治亡故,祈鲲踉跄悲戚放声痛哭,满胸哀伤,再难抑制……

  慈母远赴天国,日夜思念、忧伤与日俱增,淌下的泪啊,比之前数十年流过的还多。

  诗云:

  日来抚像哀思,

  夜里衔泪诗文,

  终日想念,攒眉千度。

  入口皆为苦味,

  合目即现母归,

  恍如隔世,度日如年。

  短短半年时间,二老双双离去,祈鲲终日以泪洗面,肝肠寸断。戊戌年的殇痛,永生难忘,感幸贤妻稚儿,相慰相伴,略缓愁肠……

  祈鲲蓄须留发,于灵泉山墓园边草庐住下,为父母守孝。无论刮风下雨、酷热严寒,清晨傍晚必向二老请安,清扫于墓前。

  每次泣拜,感念双亲的恩情,不住深情地呼唤,在心底忏悔自己未能尽到孝心,虔诚地祈求神灵,佑护父母渡过彼岸,去往极乐世界,再无痛苦忧伤。

  话说这一天,梅月初十,母亲远赴天国整整一百日。祈鲲如往常一样,焚香沐浴,一袭白麻孝服,手捧着一大束母亲昔日最喜爱的康乃馨,早早来到了墓园。

  灵泉山麓淫雨霏霏,乌云密布,四下空无一人,只听得林间风啸乌啼,更让人觉得无比伤感和孤寂。

  祈鲲叩拜双亲,缓缓起身抹去泪痕,脑海中,不断闪过亲爱母亲的笑貌音容,仿如就在昨日,顿觉心中酸楚无比。

  祈鲲仰望苍穹,但见漫天细细的珠帘挂满了天幕,泪雨交织,又已模糊了双眼。

  说来也巧,忽见天空中层层的乌云往四周散去,仅留两朵浅色云团挂在眼前。这时,透过云层洒下来的阳光刚好镶嵌在两朵云团的周边,泛着金光。细端详,两朵云团极似父母的样貌。

  祈鲲抬眼望着这祥云降瑞,感怀神光普照,激动地向着云端里的母亲朗声颂道:

  “悲风摧,淫雨霏,

  龙泉麓,香烛泪。

  母仙去,百日新,

  思如潮,泪难尽。

  忆儿时,百天欢,

  今相望,慰母安。

  仰天啸,哀不见,

  今世缘,来生念!”

  许久,望着天空,直至金光和那两朵云团悉数散去,重又乌云翻滚,雷声大作,祈鲲知是父母已随众神仙去,遂收拾好匆匆返回。

  夜里,所有人都已睡去,祈鲲轻抚母亲的画像和诸件遗物,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心绪起伏,沉浸其中久久不能平静。夜深人静,衔泪诗文抒怀,不觉中竟昏昏睡去…

  或是梦中,祈鲲搀扶着母亲的手,漫步在百花丛中,母子互道离别思念之情,难舍难分。周边众仙、童子、精灵嬉戏追逐,一片欢乐祥和。

  忽见金光闪处,缓缓走来一男一女二人,男的鼻直口方,眉清目秀,女的肤白如玉,发黑似墨。

  二人含笑来到面前驻足端详,周围众仙童子纷纷围了上来,欢呼雀跃:

  “人祖、人祖…”

  打量了片刻,那女仙微笑道:

  “祈鲲依依不舍来看望陪侍母亲,孝心可敬啊!你可还记得我们?”

  祈鲲一脸茫然,又转头看看母亲,母亲却笑而不语。祈鲲回头答道:

  “不好意思啊,怪我愚钝,一时不能记起二位上仙。”

  “不妨事,那时你还小,也怪不得你。庚戌四月初八,你初降人世时,我们曾为你赐福,如今能有如此孝心,难能可贵,也不枉我们对你寄予的厚望。”女仙笑道。

  祈鲲听罢,忙躬身行礼答谢:

  “感恩上仙的厚爱,感谢对我思念母亲之情的体恤,感谢二仙对我父母的关照!”

  那男仙朗声笑道:

  “善哉,子之言是,你命里机缘如此。而今,世间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完成,今日就此别过。”

  祈鲲愈发迷惑,急忙向二仙问道:

  “敢请问上仙,命里我应如何?我想能在此多陪母亲一些时日,行吗?世间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办,一定尽力办好。”

  那女仙悠悠说道:

  “自是念你孝心感动天地,苍天亦垂泪,才得以母子相会于此。

  只是,观四海之内,阴气至满,阳气衰微,望你能联络世间圣人、英豪,点化并帮助世人振奋阳气,定要还大地一个生机盎然。待功成时,你们母子相会便无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