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反戈指向无赖侯,公堂之上尽是疑
周音2020-07-19 13:402,203

  贺剑远眼疾手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掌将那人的拳头拦了下来。只差四五厘米的距离,楚子衿的左眼就要多一圈别样的颜色了。楚子衿倒吸一口凉气,表面故作镇定。

  “放肆!”贺剑远怒斥道。

  “你,你,你……”那人的手被贺剑远牢牢抓住,慢慢逆着手腕子转,那人苦不堪言,“疼,快快放手!”

  贺剑远看了一眼楚子衿,楚子衿也示意放了他,贺剑远把住那人的手腕,用力往前一推,那人不受力,重重跌倒在地,贺剑远怒视他道:“还不快滚。”话音刚落,那人一手按住受伤的手腕,屁滚尿流的夺门而出。

  楚子衿见那人走远才回头询问琴师的状况:“你,没事吧!”

  琴师“咚”一声跪在了楚子衿面前。

  我靠,不至于吧,本王还没亲自出手,来个话本子里的英雄救美,怎么就要以身相许了?楚子衿心里暗暗想到。

  “公子今日出手之恩,奴家来日做牛做马,比报公子大恩,”琴师还没等楚子衿的话出口,急道,“此人并非善类,公子和您的手下快快离开技坊,回到家中收拾细软,逃离安城,躲得越远越好。”

  楚子衿越听后面的话,怎么越发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啊,在安城,能叫他收拾细软快快避难的,还没出生呢,他笑着扶起琴师,道:“姑娘放心,本公子不怕这些,倒不如姑娘给本公子讲讲,你是如何惹上这泼皮无赖的。”

  听了楚子衿一席话,琴师眉头紧锁,不由多说,拉起楚子衿的手腕,就往门外走,贺剑远也没搞明白情况,只能赶紧跟上。

  “姑娘,姑娘……”楚子衿一边轻轻拍打琴师拉着他手腕的手,一边叫喊,可琴师并无回头听他闲聊之意。

  琴师猛地一个急刹,楚子衿险些撞上她的背上,还好贺剑远扶稳了楚子衿:“这下怕是走不了了,是奴家害了公子。”琴师缓缓松手,目视远方的街道。

  这话更是让楚子衿蒙圈,他和贺剑远随着琴师的眼神,看向远方――红压压的一片,来势汹汹。怕是安城驻扎的五千红甲军队,来了恐有一半多,不一会儿就包围了他们。士兵们让出一条道来,从那头渐渐露出刚刚那个无赖的身影,而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穿墨青官袍的中年男人。

  那人是谁?安城好像没这个官吧?楚子衿用眼神示意贺剑远道。

  是啊,公子这下可是玩嗨了?贺剑远回问道。

  “跑,接着给我跑一个。”那人高傲的昂着下巴,用鼻孔对着楚子衿,道。

  穿墨青官袍的男子笑嘻嘻的道:“侯爷,您想怎么处置是俩犯上作乱的人。”

  “留着干嘛,杀了吧。”说完,那个被称为侯爷的泼皮转过身,许是不想看见血光。

  话音刚刚落下,士兵们拔出泛着银光的铁刀,准备向前拿下楚子衿主仆二人的时候,楚子衿用手按了按他的太阳穴后,衣袖一挥,贺剑远立刻明白楚子衿的意思,木讷的从怀里摸出一块铜色虎纹的令牌,上写“晋王”两个大字。

  士兵一见,瞬间收起兵器,跪在地上,低着头,呼声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那穿墨青官袍的男子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以后也跪下了,跟着呼道。琴师见状也跪了下来。

  被称为侯爷的人,闻声回身一看,都跪下了,他不解的望着贺剑远手上的虎纹令牌,一时间没了话语。

  “大胆,见了晋王令牌为何不跪,来人,给我拿下。”贺剑远也顺势摆起谱来。

  两个红甲兵听令立刻起身,持刀将侯爷押跪在地,侯爷拼命反抗,还道:“你们连假冒的令牌都能刻错字,想要冒充豫王殿下,能不能先普及一下文化知识!”

  贺剑远一脸无语的介绍道:“此乃朝云幼皇孙,晋王殿下。”

  男子在脑海里过了一圈,寻找内心深处的记忆――那年夏天他不满七岁,老侯爷接到密报后,满脸忧思,蹙眉长叹故太子一脉恐保不住了,幼孙在无翻身之日了。这些话正好被他偷听到。

  “老子是忠勤侯,你敢如此待我!”男子回神后,大声疾呼道。

  “忠勤侯?哪里的?”楚子衿这前半生算是困在安城坐活牢子,哪里知晓安城外的是是非非。他看着贺剑远问道。贺剑远摇了摇头。

  那个穿官服的回话道:“回王爷话,他乃是忠勤侯凌康。”

  “哦,”楚子衿拉长音,故作听懂了,“你又是哪里来的腌臜货,安城好像并无没有你端饭碗的地儿吧。”楚子衿一语双关,明着说他不是这儿的人,实则在说他在安城混不了。

  “回王爷话,下官是祁阳知府,李尢,是同忠勤侯一起来的。”

  楚子衿叉着腰,虚着眼睛,有道:“这女子同你家,呃,这个,这个……”楚子衿故意卡词道:“中气侯,有何瓜葛。”

  琴师和贺剑远差点没笑出声,中气侯,楚子衿也是能取出来。

  李尤正经的回答道:“此女子名叫……”

  “得得得,听你在这儿哔叨哔叨的,本王也是脑壳子晕乎乎的,你们三人,还是随本王走一趟安城知府衙,把这事给弄清楚吧。”楚子衿看凌康的样子,心里暗想:明面上不好偏私了琴师妹子,把你这滩稀泥推给花老头,我再暗示他,看你还怎么闹,哈哈哈……本王真是太聪明了,既不用本王出手也能和好这摊子稀泥,哈哈哈……

  “王爷,王爷……”贺剑远叫回思想早已漂离的楚子衿,示意他该走了。

  衙内,花洪岩一袭墨青官服,正坐高堂,侧边坐的正是楚子衿,下站祁阳知府李尢,忠勤侯凌康,琴师跪在堂下,花洪岩重拍惊堂木,吓得正在喝茶的楚子衿都抖了一下。

  花洪岩望着楚子衿,笑嘻着一张脸,小声赔礼道:“王爷,下官有罪……”

  楚子衿摇了摇头,示意继续后,花洪岩正视堂下问道:“堂下何人?”

  “忠勤侯,凌康。”

  “祁阳知府,李尢。”

  “立春楼技坊琴师张妙人。”

  “何人状告何事?”

  凌康抢先道:“我要状告张妙人,逃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