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刺杀
周音2019-11-14 18:043,276

  安城宁静的夏夜,晋王府花园里的蝈蝈聒噪的叫着,池中荷叶上的青蛙与蝈蝈互相辉映,当然,与之相辉映的还有从晋王屋里传出的节奏感超强的呼噜声。晋王楚子衿房中驱热的冰块嘀嗒嘀嗒的滴水声清脆悦耳。楚子衿已经热到睡成一个大字形,占据了床的三分之二。躺在他旁边的晋王妃慕容汐优雅的侧着身休息,也并没有因为楚子衿的呼噜声影响睡眠。

  这过分宁静的夜呀。

  楚子衿的房间某一处窗户被捅出一个洞,从洞外渐渐伸入一个小拇指粗细的竹筒,竹筒的小口里冒出一阵阵白烟,窗外贴着墙蹲着一排的黑衣人,约十来个,领头的见吹烟的完事也蹲下来后,笔划着“三”,“二”,“一”,然后将手捏紧成拳头,一行人纷纷溜到门口左右,领头的从自己左脚长靴里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轻轻的剥门阀,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一个窄窄的入口,蹑手蹑脚的进入房中。

  见晋王夫妻二人依旧熟睡,领头的黑衣人才示意门口的众人进入。

  他们将刀剑轻轻拔出,慢慢靠近床边,生怕把晋王夫妻二人吵醒。结果被楚子衿的一个特大声的呼噜声给吓得立马靠在床边隐藏,不敢轻举妄动。过了一会,领头的率先站起身举起匕首,匕首明晃晃的光照在楚子衿白皙的脸上,领头的黑衣人竟然有了一丝犹豫,顿了几秒后,他深吸一口气,将匕首刺向楚子衿的胸口,快要刺到的时候,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拦下了,领头的黑衣人抬头一看,说道:“你怎么会……”

  还没说完就被踢出门外,爬起时还有些吃力。楚子衿并未被吵醒,而是翻个身,继续睡。慕容汐反而被惊醒,望着坐在床周围围着一圈黑衣人,都举着明晃晃的剑准备刺向楚子衿和她,还好楚子衿的贴身大力来得及时,挡住了这些黑衣人的攻击,而其他护卫也是渐渐赶来。慕容汐扯动着还在熟睡的楚子衿的衣角,说道:“王爷,王爷快醒醒。”

  楚子衿虚着眼,望着一脸紧张的慕容汐盯着他,没睡醒的楚子衿懒洋洋的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汐儿,你怎么了?”

  说着,一个黑衣人被打伤倒在床上,楚子衿被吓得坐起身,黑衣人凶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紧楚子衿,用尽全身最后一些力气,将手中的匕首用力向楚子衿一扔,楚子衿的两个眼珠子都快吓得掉出来了,连后退都忘了,慕容汐见被吓傻的楚子衿,翻身抱住楚子衿,替他挡下致命的匕首。楚子衿汗水直冒,低头看着也正看着他的慕容汐,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

  倒在床上的刺客脱力死后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看着整个背全是血的慕容汐,吓得直道:“大力!找,找大夫,快去西厢房找吴大夫,不,去城里找最好的刀伤大夫,快点。”

  一旁正在拼死厮杀的大力,回首应道:“属下,遵命。”

  楚子衿望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慕容汐,只能安慰慕容汐道:“哪个,汐儿,没事儿,不会死,这血没流多少,放心,不会死,不会死……”

  慕容汐大口出气小口进气,艰难的对楚子衿说道:“王爷莫急,臣妾不会死的,臣妾还要陪你,陪你一起钓鱼,还要,还要等你带我骑马呢!”

  “对,对,咱们还要去钓鱼,我还要带你去骑马,我想,我骑着高大的马儿一定很有风范……”楚子衿一个人抱着慕容汐叨叨了好久,慕容汐只是望着他,眼皮眨着,眨着,越发沉重,渐渐合上。

  慕容汐醒来已经是三日后。

  慕容汐半虚着眼,感受阳光打在她身上的温暖。适应了一会儿后,趴在床上的她环顾四周,竟,没有一个人在旁伺候。慕容汐缓缓起身。

  “奥,嘶……”在起身的过程中不小心扯动到了左臂伤口附近的肌肉,顿时,慕容汐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汐儿,”楚子衿刚好碰见慕容汐起身,立马跑过去,扶住慕容汐,道:“大夫说你要卧床静养,醒了怎么不叫人呢,还要起身。”说着把慕容汐一把抱进怀里,一脸怜惜。

  “没事的,臣妾只是想起来喝口水,顺便活动活动。”慕容汐望着那一张精致绝伦的脸,紧盯着那双装住星辰大海的眼睛。楚子衿的一抹微笑,足以让人舍去天下。

  “伺候的下人呢!”楚子衿环顾四周,竟然无一人在旁伺候,又道:“大力,大力!”

  随声从门口进来一位长相呆板,手上提着一盒糕点的男子,走了大约四五步后,停在原地向楚子衿行礼道:“王爷有何吩咐。”

  “这屋里伺候的人呢?”

  “王爷,您忘了,是您说的王妃娘娘需要静养,除了每日换药,下人不准打扰。”

  楚子衿的记忆在大力的点播之下瞬间进入他的大脑,小声低语道:“是这样啊。”

  “王爷,没别的事,属下就告退了。”

  大力慢慢后退,准备转身出门时被楚子衿叫道:“站住!”

  大力立刻回头,道:“王爷有何事吩咐。”

  “把你手上的糕点拿过来,”大力听后将糕点双手奉上:“差点忘记了这糕点的事儿。”

  “王爷,这是?”慕容汐问道。

  “这个是你最喜欢的一品居的流苏糕,我专门给你买的。”楚子衿的声音瞬间温柔下来,说着还把糕点拆开,摊在左手上,给慕容汐看。

  慕容汐望着那些金黄黄的糕点,准备伸手去拿的时候,楚子衿却抢先拿起一块,递到慕容汐嘴边,道:“你活动不便,我喂你吧。”

  慕容汐侧着头望着还杵在一旁,等着吩咐的大力,楚子衿瞬间懂了,瞪着大力,咬紧后牙槽道:“还不走吗?”

  大力这才缓过神,道:“是。”然后。赶紧溜走。

  “关门!”楚子衿一吼,原本到院里的大力立马灰溜溜掉头把门关好。

  “没人打扰了,快吃吧。”楚子衿举着糕点,对慕容汐道。

  慕容汐轻轻咬下一口,糕点的渐渐从开口处留出红色的心,慕容汐抓住楚子衿举糕点的手,递到楚子衿嘴边,道:“王爷,你也吃。”

  楚子衿咧嘴笑着,一口把手上剩下的糕点咬住,用嘴递到慕容汐嘴边,示意慕容汐要不要吃,慕容汐用手推住楚子衿的胸脯,道:“王爷你自己吃吧,臣妾想休息一会儿。”

  楚子衿吞完糕点,一脸坏笑道:“你一个人休息多无趣啊,我们两个一起睡吧。”

  慕容汐听后,立马道:“臣妾口渴,对,口渴,想要喝水。”

  楚子衿轻轻把慕容汐放到床柱上,用枕头靠着,然后才去倒水。

  慕容汐接过水杯,边喝边聊道:“昨夜的刺客,抓到了吗?”

  “嗯?昨夜!你都睡了三天了,还昨夜呢。”楚子衿拿过空的水杯,随便借机调侃道。

  “王爷,刺客还有活口吗?”

  “当日你昏过去了之后,刺客大多被大力解决了,抓了两个活口,一个只交代了一行十一人,其它什么都没交代就被另外一个刺客杀了,还有一个服毒自杀了。”楚子衿边说边将杯子放回桌子上。

  “十一个刺客全死了?”

  “对,大力数的,一共十一具尸体。”楚子衿坐在床沿上,看着慕容汐道。

  “王爷可有怀疑过是谁派人刺杀的你。”

  “我从小到大被人刺杀的事情无数,想我死的人也多,我管他是谁呀。”楚子衿把过往的多次刺杀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经历过那么多次刺杀,那夜为什么你还怕成那个样子?”慕容汐也反过来调侃道。

  “那是杀人诶,你以为是杀鸡杀猪嘛,多杀几次就不怕了。”

  “可臣妾听说,王爷是大白天在街上被人刺杀,伤到身子之后,从此,十八般武器是提都不敢提,。”

  “胡,胡扯八道,谁敢在我背后嚼舌根子,拉出去打死。”楚子衿紧张的说道。

  慕容汐听后挑眉挤眼一笑,道:“母亲说的。”

  “母亲!”楚子衿顿时心里一凉:“放屁,不可能。”

  “嘶……”慕容汐的伤口又疼了起来,慕容汐自己坐了起来。

  “怎么了,伤口又疼了!”楚子衿一脸心疼的望着慕容汐的背。

  “嗯。”

  “什么狗屁大夫,治个伤都治不好,还老犯疼,你等我,我去找他,看我不把他的破医馆给拆了。”说着楚子衿就准备起身,慕容汐一把拉住楚子衿温热的手。

  “大夫看病抓药,病者久病未愈,又不是大夫的错,而且我才伤几天,你就想要痊愈,大夫开的也不是灵丹妙药,所以,你就别找人麻烦了。”慕容汐的声音越发的温弱。

  楚子衿回身望着慕容汐,温声细语的道:“好,一切都听你的。”

  楚子衿坐在床沿边,轻轻将慕容汐放在床上侧躺,他脱下鞋,蹑手蹑脚的跨过慕容汐,然后,躺在床上轻轻抱着慕容汐的肩,闭着眼睛道:“昨晚没睡好,我再睡一会儿,你不许动啊,会吵醒我的。”说完,楚子衿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慕容汐背对着楚子衿,看着楚子衿的手,竟下意思的笑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福祸书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