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女红
大漠浅水谣2019-11-09 09:002,129

  一大早就洗了个澡,顺便换了身衣服,只是昨夜泡了水的伤口稍微有些化脓,把馥儿吓了一跳,又匆匆忙忙给我换了药,关于那身湿衣服她没有多问,只是在看到那身黑色袍子的时候,有些疑惑。

  我坑坑巴巴地说:“这是我向别人要来他们不要的衣物,用来……当抹布的。”对,抹布,没毛病。

  馥儿惊讶极了:“小姐,如此上乘的料子用来做抹布,岂不是浪费了,这种料子用来刺绣再好不过了,小姐若是不介意,就将这衣服送给奴婢练习女红罢。”

  刺绣?谁会用这种乌漆嘛黑的料子刺绣,电视剧里那些高级绣品的底色可都是雪白雪白的。我掀起地把衣服撇到一边:“深色布料刺绣一定不好看,还是不要了。”

  “唔,莫不是小姐舍不得,想留下自己用?”馥儿手撑着下巴假意思考一阵:“小姐也会女红吗?”

  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技术我还真不会,我忙摆手:“不不不,我不会不会。”

  “小姐从前可是女红可是数一数二的,如今定然也会一些吧,奴婢那里还有些丝线,小姐可以试试看。”

  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当然不会了,所以当馥儿自作多情找来针线“监督”着我绣完一朵我以为的“荷花”后,那下巴,险些掉到地上去,我满不在乎地说:“早说过我不会了。”只是委屈了荒婪这件衣服……。

  “奴婢平日里颇爱做些女红,小姐若是不介意,奴婢愿赠与小姐一些,至于小姐如此刺绣,不伤到自己已是万幸。”馥儿推心置腹,话说得倒也隐晦。

  我努力点头,醉翁之意不在酒。馥儿前脚刚出门,我抱着折叠好的袍子后脚就溜到了荒婪的住处,门口值守的下人已经不见了,也正好,省的跟这些迂腐之人打交道。

  看他昨夜那精神头,今天没人伺候也属正常。我走上前刚准备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荒婪今天换了一身玄袍,正要出门,看见我站门口,一丝惊讶从脸上一闪而过。

  将衣服往前一递道:“还给你。”

  他低头看了看,像是瞟见了什么,一手拎起袍子的一角,那刺绣失败的荷花便完全暴露出来了,真是要命,我还专门折叠整齐,把绣花藏在了下面,他这是什么眼睛呀,一眼就看见了。

  一双眸子在绣花上打量许久,才缓缓开口道:“这是什么?”

  什么破眼神,好好的荷花生生给看成另一种物种,我沉住气说:“看在你三番四次救我的份上,就不计较你看不出我绣的荷花的事了,还有,关于这两朵荷花,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计较了。”谁叫我撒了一个不够高明的谎呢。

  荒婪双手接过袍子表情复杂:“未曾想到靳姑娘女红技艺竟如此精湛,属实令人惊讶。”

  我干笑了两声,心想还有更让人惊讶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呢,不过也没机会让你们知道了,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和你们永别了,呵呵,光是想想都让人兴奋。

  “我知道我这刺绣技艺难登大雅之堂,没学过绣成这样已经很厉害了吧。那个,衣服我还没来得及清洗,以后如果有时间有机会了,我再帮你洗洗吧,眼下时间太紧迫。”还有不足六天了,时间紧任务重,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用。

  荒婪的目光从袍子移动到了我的眼前,颇有些不知所谓地说:“时间的确不多了。”

  这话说的耐人寻味,他这样附和莫非知道我所指是什么意思,似乎也不太可能,我不可能表现得那么明显。没有时间多说废话,向他告辞以后,就径直回房,如果被馥儿发现我偷溜出门,免不了又要啰嗦几句关于莫要误闯禁地之类的话了。

  “靳姑娘。”身后却有人叫住了我,回头看去,那个人问了一句:“如今的你对宫主是否依然有爱?”

  一句话戳到了我最心虚的地方,我定神道:“这个嘛……我不记得了。”所以,我不爱他,花清流除了一张脸比较能唬人,其他真没什么值得我本人提起兴趣的。

  他说:“即便毫无记忆,你却依然愿意嫁与宫主。”

  拜托,这件事轮得到我“不愿意”吗,我回身过去,背对他说:“花清流长得好看,对我又好,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或是雪中送炭,或是绝渡逢舟,所以愿意或是不愿都没有区别。”

  能离开当然最好,即使最后失败了,也算对靳若微和馥儿有个交代,让她们知道我并不想占了靳大小姐的位置。

  回到房外的时候馥儿果然焦急地在门外徘徊,见我回来,松了一大口气:“小姐怎的又趁着奴婢不在溜出门了,若是不慎闯了……。”

  “闯了禁地,可如何是好?”我接下她的话,看着小丫头憋着一口气的样子,我高兴极了:“就知道你要这么说,都嘱咐了多少遍了,我都能背下来了。”

  馥儿却丝毫没有被愉悦的心情感染,一语双关道:“小姐若是一再如此莽撞,奴婢怎能放心离去?”

  我说:“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真的,可以的:“别这么忧虑,这么小的年纪提前长了皱纹可不值当,进去吧,外面真冷,我看看你带来的东西。”一边挽着馥儿的手臂,拖她进了房间。

  馥儿的绣工至少甩了我十八条街,这荷包上的枫叶,手绢上的飞燕,栩栩如生,背后的针脚却一点都不乱,排线十分整齐,我看着手上的两样东西,忍不住连连赞叹。

  她颇有些遗憾道:“奴婢是见不着小姐成婚了,奴婢也没什么值钱之物可以赠与小姐作礼物,奴婢绣工自然赶不上太师府的绣娘,比不上小姐来处的那些奇珍异宝,还望小姐莫要嫌弃,收下这小玩意。”

  眼中溢闪动的泪光告诉我在这一刻,她把我当作了靳府真正的大小姐,情真意切,这一去,或许就是永别,她是真的要和靳若微说再见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嫁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没有穿越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