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烟花楼
大漠浅水谣2019-11-19 09:002,133

  晚一些,黎夜羽来了,我和小浔聊着二十一世纪的事情,眉飞色舞的,不过,一见黎夜羽,我们便同时收了口,不再多言。

  我见黎夜羽的肩头有些白色的碎物,心想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大帅哥,不会还有头皮屑吧。他顺着我的眼神看到自己的肩,微笑道:“下雪了,西弦国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雪了。”

  原来是雪,我这一百多度的闪光真是没救了。

  鄙视过自己以后,没有多想便跑出了木屋,天空果然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小浔来的时候还没有沾染到雪花,我想应该刚下不久吧,雪下得却有些大,现在天上的飞雪连人的视线都遮挡住了,丘陵的地面上也是薄薄的一片白色。

  以前我住的那个省是盆地,雨都很少见更何提这鹅毛般的大雪了,真是让人兴奋。

  我像只脱缰的野马在大雪纷飞中奔跑,手捧成碗,接住薄薄的一层雪花,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一舔它的味道,虽然什么味儿都没尝出来,却依然很开心。

  小浔跟在屁股后面吵吵嚷嚷:“你怎么什么都吃,也不怕吃坏肚子。”

  舌尖的冰凉感还未过去,我口齿不清地反驳道:“我可是国防身体,这点东西还不至于。”是啊,作为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身体本钱倒还不错。

  “纪姑娘也是许久没有见到下雪了么?”黎夜羽走到我的身边,望着漫天飞舞的白雪,轻声问道,好似声音一大,便会打扰这安静而纯洁的雪花。

  “也算是很久了吧。”盆地的雪花不过是“撒盐空中恰可拟”而已,我说:“我要等到雪花铺面山坡,再堆一个大大的雪人,比我还大的那种,为它装上黑色的眼睛,红色的鼻子,就在这里,当我的护卫,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穷山峻岭,我也有个伴。”

  黎夜羽安静地听完我的絮叨后,说:“纪姑娘很快便可远离这穷山峻岭。”

  “什么意思?”怎么,他们兄弟俩准备放了我吗,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吧,且听听他下面怎么说。

  黎夜羽有些好奇地看着一边的小浔:“小浔未曾与纪姑娘提起今晨之事么?”

  早上?什么事?

  小浔满不在乎地耸耸肩道:“今晨,婪音宫的总管来见了哥哥,可是那又如何?”

  “荒婪?你们说什么了?”就算是谈判见得也应该是花清流,见荒婪顶个啥用。

  “他似乎是瞒着清流公子来见我的。”他又淡淡地说。

  我这下就想不明白了,要说荒婪接到命令来这里谈判倒也还说得过去,可是他为什么要瞒着他的大BOSS去见黎夜羽呢?

  “嗯。”黎夜羽点点头,又说:“想知道他和我聊了些什么吗?”

  我也点头。

  金碧辉煌的书房中,一袭金色衣袍的男子坐在上位,微眯着眼看直立于前方眼中满是寒意的黑衣男子。

  “怎么,清流公子这是在妥协么?”金衣男子戏谑的说道。

  黑衣男子眼中的寒意越见得强烈起来,他看着那上座的男子道:“这个世上能够让宫主妥协的人还没出生,宫主此次并不知我来见你。”

  金衣男子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是吗?那么不知荒婪大人此次前来是为了哪一桩?”

  “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黑衣男子顿了顿说道:“靳若微那个女人还不值得宫主为他牺牲如此之大,你这次恐怕是押错宝了。”

  “这怎么能说是牺牲呢?这桩交易成功的话对大家都好,更何况,荒婪大人怎知清流公子的想法,如此武断的就对清流公子与靳小姐的感情做了断定。”

  黑衣男子冷笑道:“红颜祸水,这点宫主还是很明白的。”

  “荒婪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早看出来他看我这张和靳若微一模一样的脸不顺眼了,没想到他居然会干出这种暗地里拖人后腿的事,真是打心眼儿里鄙视他,不行,看来等黎夜羽拿到他要的东西后我还是必须要回一趟婪音宫,我要打荒婪小报告,告他一状。

  “纪姑娘何必如此动怒。”黎夜羽忍不住笑了笑。

  “他这话换了谁听都火大。”我甩出一句。我担心万一真的像荒婪说的那样靳若微不值得花清流做出牺牲,那我在黎夜羽这边不就命悬一线了么?好人难做啊。

  “其他人不好说,唯独对于靳姑娘我认为清流公子是绝不可能放下的。”

  “是,是吗,既然你这么有信心的话,那我祝你成功!”我松了一口气。花清流最好别抛弃你家靳姑娘,我然我就代表靳若微消灭你。

  正当我在默默祈祷时,远处突然飞来一个黑衣人蒙面,吓得我躲到了黎夜羽的身后。那黑衣人飞到黎夜羽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主上,少主,清流公子来了,按照约定,是独自一人。”

  “什么?”我从黎夜羽身后钻了出来惊奇地看着黑衣人,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前一秒还在说他。来得太给力了。

  黎夜羽看着我仿佛在说:如何,我说的不错吧。

  “那我们快去吧。”虽然我不知道黎夜羽究竟要什么,但是能让花清流那样的人考虑这么久,一定重要得不得了吧。

  “我与少主先行一步,你带靳姑娘姑娘随后到烟花楼。”黎夜羽对黑衣蒙面人吩咐道,没毛病,又叫回靳姑娘了。

  “属下领命。”黑衣人一板一眼地答道。

  转眼间已见黎夜羽使出轻功往山下飞去,小浔看了看我,说:“纪锦书,一定要保重。”便随着黎夜羽一同离去。

  他也在为我溶溶的前路而感溶同情吗,他能溶溶到溶清流溶一来便意味着什么吗,花清流真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啊。

  “姑娘有请。”这厢黑衣人已经站起了身来机械且恭敬地对我说。

  于是我在他的带领下也往山下走去,山上融化的雪水让我的行动没有平常那么利索,走得有些慢。嫌行路无聊,我便拉着黑衣人叨嗑。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太师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没有穿越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