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东方微曦2019-11-04 18:363,420

  那是1998年的春天。下岗潮正令一些人惶惑不安。其中一些成为“移民”,涌入到大城市,投入自己新的人生历程,参与到“新故乡”的建设之中。他们也许不会意识到,作为个体,他们在完成自身蜕变的过程中,终将改变和塑造一个伟大的时代。

  一、

  氤氲的画面慢慢清晰,嗡隆的声响逐渐确凿。这是一个喜筵现场。并不豪华的饭店却显得乐意融融,并不繁喧的场面却显得人情味十足。电器修理师振海正携他的新婚妻子——裁缝周瑾在人群中穿梭,不住地敬酒、还礼,不住地欢笑、应承。我们看不清他们对面变幻的宾客,只是看到振海和周瑾的脸都已潮红,振海还在为周瑾挡酒。宾客甲:“喜结良缘啊!”

  振海:“谢谢啊,来!敬您一杯!”

  “唉?新娘怎么不喝酒?”

  “她不会,我替她。”

  “那可不行!你的酒量我清楚,还替人家呢?不会就学!我教她。周瑾,今天可是你们大喜的日子。”

  周瑾很豪迈地往振海前头一挡,举起了酒杯:“来,我敬您!”

  人们笑了:“这媳妇爽快!比振海还实在!”

  二人先后仰脖、尽饮……

  周瑾:“吃好,喝好啊!”

  一位六十左右的干练大婶儿——炒米巷的街道办副主任王大妈挤到近前,对振海和周瑾耳语几句:“你们什么时候过那边?街坊都不乐意了。”

  周瑾往不远处望望,豪爽地走去。一行三人向炒米巷街坊所坐的“专席”走去。这“专席”的邻桌还坐着周瑾的妈妈赵爱英、振海的妹妹刘振华,还有振海的女儿小佳……还没靠近,街坊们就开始“发难”:“唉谁给你们牵的线?”“谁给你们搭的桥?”“谁让你们有情人成了眷属?”

  周瑾忙不迭回话:“都是你们啊!”

  街坊们不依不饶:“亏你还记得!把街坊晾这儿这么久!得罚!”

  “光罚酒可不行!得罚点别的,唉?主持人呢?“回忆影楼”少东家呢?小麻秆儿!”

  在不远处和人寒暄斗酒的照相馆少东家小麻秆儿闻声跑近:“这儿哪这儿哪!敬酒吃完了?那吃罚酒!来来来,先放下杯子!先来个‘空中加油’!”

  大家齐声吆喝:“好!——”

  大堂外面,一个神秘女人走来。她穿着暗色衣服,戴着深色的太阳镜。她缓缓走上台阶,进入饭店大门,有迎宾的招呼:“您出席谁家的宴席?”

  神秘女人低沉声音:“有叫刘振海的?”

  女迎宾:“哦,往前走右拐大厅就是。”

  神秘女郎循声而往,喜庆声浪越来越近。主观视点中,门口有一块牌子:刘振海、周瑾——新婚大喜……女人终于绕过廊柱:欢腾热烈的景象印入眼帘。神秘女郎停住,目光搜寻着里面的目标……

  街坊邻居推搡着一对新人,让他们表演着所谓节目。

  小麻秆儿:再就来个“龙凤戏珠”!

  振海讨饶不过。只得从托盘里衔起一块糖,向周瑾探去……

  远处那神秘女人默默地看着……闹新人的现场不断升温,在她眼里,振华和周瑾的欢乐表演逐渐幻化为多年前的振海与另一个美丽女人的婚礼……那位新娘正是此时的这位神秘女人……

  突然,一个小女孩的出现打断了女人的回忆。振海和周瑾的“龙凤戏珠”表演结束时,一个小女孩跑到振海身旁。

  神秘女人不禁低唤出声:“小佳!”

  女儿小佳跑到爸爸跟前,保护着父亲。

  小佳;“你们别欺负我爸爸!”

  小麻秆儿:“小佳来保护你爸爸啦?你不懂,你爸爸想让我们欺负,他高兴我们欺负!”

  大家哄笑。振海弯腰安抚女儿:“小佳,没事儿,到姥姥那儿去!”

  小佳厥着嘴跑去,跑回周瑾妈妈身边。

  周瑾妈妈爱英;“没事儿小佳,爸爸高兴。”

  神秘女人仍在关注着,在她主观里,自己和振海携手幼年时的小佳,在游乐场欢乐地游玩。那样欢乐,那样温馨。

  振海还在那边“抵御”着罚酒,泼辣的妹妹振华开始替哥哥挡驾:“唉!节目都表演啦,干吗还罚酒啊?他不能再喝了!?”

  振海晕着,却不服输:“没事儿振华,哥还行……”

  在振海转头地那一瞬间,忽然扫见不远的入口处有个女人……振海眨眨眼,仔细看去……

  一名服务员正在询问一个神秘来客:“请问是您要找的人吗?您怎么不进去?”

  那神秘女人不说话,一动不动地注视这边……振海转头恍神再看,那女子转身离去。

  “看什么呢?喝啊!”

  振海没看到什么,转回头来应酒,一连三杯……大家齐声叫好!

  二、

  这是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大概六十平米。虽然并不豪华,但经过主人用心的装修和布置,处处显得精致而温馨。一居室外面的大间是起居室兼夫妇的卧室,里面的小间是女儿小佳的卧室。厨房和小卧室两边各带有阳台。卫生间更是整洁。

  新娘周瑾和妈妈爱英把酒醉不醒的振海扶上床,帮他退去外衣、鞋子,盖好被子。

  妈妈:“这孩子真老实,只要别人敬,就只管喝;也不会想法儿推一推。”

  周瑾:“他那笨嘴笨舌的,哪能说得赢别人?”

  妈妈笑笑:“不过他也是高兴啊,自己想喝个尽兴。”

  周瑾嗔怪中有怜爱:“这这下该有多难受啊?

  妈妈:“男人嘛,难免的。”

  周瑾和妈妈把小佳安顿上床。另个女人不由得多看几眼这“另一个女人留下的孩子”。

  妈妈:“也不知道这父女俩以前的日子怎么过的,家里没个女人,可怜的。”

  周瑾望着孩子,没说什么。

  妈妈:“以后有你了……这孩子长得真水灵!”

  周瑾:嗯,人们都说,长得像她妈妈。我想看看她照片,可振海没让我看过,说全扔了,我不信,他准藏起来了。”

  妈妈叹口气:“不管女人长得多漂亮,有情有义才行啊。这么好的女儿不要了,老公也不要了,怎么说也……”

  周瑾:“他们父女俩肯定是受了不少制的,今后我不会让他们再受苦了。”

  妈妈:“你也不能让自己受苦!”

  周瑾看看妈妈,宽慰地笑笑。

  二人走回大间。振海还在床上沉睡。周瑾和母亲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继续轻声地交谈。

  妈妈:“妈明天就走了。”

  周瑾:“妈,您再多住几天吧。”

  妈妈:“不了,想家;院子里的菜得打理,阿黄也得照看了。”

  周瑾:“不是青黄伯伯给看着呢吗?”

  妈妈:“哪能老麻烦人家?妈出来时间不短了,该回去了。看着你和振海把事办了,妈就放心了。振海踏实、稳重、顾家,妈没什么放心不下的,该回了。”

  周瑾看看妈,眼睛有点湿润:“妈……”

  妈妈摩挲女儿的头发:“以后的日子,得靠你们两个人商量着过;你平常别光顾着裁缝店的营生,得多顾家。多和振海、小佳在一起相处,感情才会慢慢深。可再不敢光顾着忙营生,冷落了家人,时间长了这家就有缝缝了……”

  周瑾欲制止母亲:“妈!不会的……”

  妈妈赶紧宽慰女儿:“对,不会不会!妈就给你提个醒。你将来肯定会甜甜美美、安安心心的……妈相信振海,不会像那个怀亮……”

  周瑾不想听:“妈您又说这个了!”

  妈妈情真意切地开解:“不说了不说了……妈还是那句话,相信我的毛亲将来一定会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周瑾流出眼泪,头枕在妈妈肩头:您放心吧。受过一次伤,好长时间都没缓过来,直到遇见了振海,我才知道从前是没找对人,这次找对了。以前不敢想这事儿了,就想把这辈子混完;现在才知道,我还有好日子呢……”

  妈妈抚摸女儿的头:“前两天妈跟振海谈过,你们两个都不是第一次,所以有没这个仪式没关系。可振海说不能委屈你,他要像第一次一样办这个婚事。他要证明这个“二婚”反而比你们第一次都要稳重,你们真的要天长地久、不离不弃。”

  周瑾抬起头:“这是他跟你说的?”

  妈妈看着女儿:“对呀。”

  周瑾:“没想到他笨嘴笨舌的还会说这个。”

  妈妈笑了:“妈可是还等着抱外孙呢。”

  周瑾再次枕到妈妈肩头:“呵呵……妈你放心吧……”

  次日早上,行李已经早早打点完毕,振海和周瑾准备送母亲走,小佳也在那边帮忙。

  振海:“妈,您怎么就这么着急呢?”

  妈妈笑着:“在城里住,待久了会闷的。”

  振海:“您到公园多转转,也能交到朋友。”

  妈妈亲切的:“以后吧。妈还来呢,可能不久以后妈要去趟五台,那时候还路过呢。”

  振海:“那好吧。”

  小佳十分懂事乖巧的:“姥姥,您什么时候再来呀?”

  妈妈:“姥姥家有一只大黄狗,姥姥回去喂饱了它就来。”

  小佳:“那你快点回来呀姥姥,不行就把大黄狗一起带来。”

  爸爸妈妈都笑了。姥姥也笑了:“哈……好!小佳好好上学念书;俗话说,念书念书越念越舒。”

  周瑾拎起了提包:“妈,走吧。”

  振海:“小佳和姥姥再见。”

  小佳:“姥姥再见。”

  妈妈:“再见小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