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东方微曦2019-11-06 15:244,019

  电视机仍然开着。那女人孤独的呆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又忧心忡忡。她脑海中间或出现昨天某人的婚礼情景,以及今天与子康争吵的画面。女人不胜烦闷、走出房间。

  旅馆里,有人结伴返回,显得欢愉融洽。这与女人此时的心境形成反差。女人走上长长的、通向地面的台阶,来到地平线上。

  她独立风中,茫然地看着周遭的纷纭世态。时值下班时分,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络绎不绝、川流不息,各种声音嘈杂的绞在一起,一股脑撞进女人的耳鼓。女人心情烦乱,进而哀伤。无依无着的她眼看走入了绝境,不知从哪里找到温暖和慰籍。

  女人返回旅馆。她走过服务台又折回,看着台子上的电话。

  “这个电话能打吗?”

  服务员:“可以。”

  女人拿起电话,犹豫再三。拨出了号码。

  此时,振海还在干活儿。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你好。”

  女人为这“突然”而熟悉的声音慌神。

  振海:“喂?请问哪位?喂?”

  “是我。”

  振海也瞬间“凝住”。

  些许呼吸声,无语。

  振海:“谁?”

  女人:“我”

  振海:“……雪莹?”

  雪莹……

  振海:你好,好久没联系了。

  雪莹……

  振海:喂?能听见吗?

  雪莹:能。

  振海:你好吗?

  雪莹:原来你还在用这个号?

  振海:一直没换过。

  雪莹:很长时间了。

  振海:自从有了手机,七八年了吧。

  雪莹再次停顿,在她脑海中闪现八年前,振海和自己在电信商场的情景。

  振海:这两个号选哪个?

  雪莹:尾数0310那个,这不是咱们店的门牌号吗?代表咱们俩永远在里边不分开。

  雪莹回到现实。振海还在电话那头。

  振海:你回太原了?

  雪莹:嗯。

  振海:嗯,给我打电话有事?

  雪莹:……突然想起来,想看看你的手机号换了没有。

  振海微笑:哦,呵。

  雪莹……

  振海:想小佳吧?

  雪莹:哦,对了!她怎么样?

  振海:放心,她很好,学习成绩也很好,很懂事。

  雪莹有些神往:她长高了!头发都那么长了,像个大姑娘。

  振海有些意外:你见过她了!?

  雪莹意识到:哦,没有!我猜的,不是吗?

  振海释然:她是长高了,辫子老长,越长越漂亮了。

  雪莹……

  振海:子康呢?

  雪莹:他?就那样吧。

  振海谨慎的:……你们结婚了吧?

  雪莹失神的:结婚?

  振海:嗯?你还好吧?

  雪莹:……我这次回来就呆几天,本来想,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见见面。不过,现在不合适了,算了。

  振海:……你住哪儿?

  雪莹:……就这样吧,我挂了。

  振海:喂,喂?

  雪莹挂掉电话,她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努力控制着自己……她跳上床,一头扎在枕头里,痛哭起来。

  与此同时,在宏升,振海的心绪也被刚才的电话彻底搅乱了。他已无心工作,整个人沉在回忆和猜想之中。这时门开了,周瑾领着女儿小佳回来了。

  小佳:爸爸!

  振海:唉!回来了!?

  小佳模仿成人顾客的声音:录音机修好了吗?

  振海像往常一样配合女儿表演:给您修好了!

  小佳:好样的!

  父女二人击掌。小佳径直跑到振海的工作台前,踩上凳子开启上面的一台音响。

  周瑾:小佳,回家听吧,不然晚饭又要晚了。

  小佳请求:就听一遍,我们合唱队下个星期比赛的就是这一首。

  周瑾:那好吧,我和爸爸收拾东西,听完这首咱们就回家。

  小佳:好。

  音响中传出一首童声合唱曲目。小佳和着录音歌唱,悠扬的乐曲传遍整个房间。周瑾在里间整理自己的东西。振海在外间收拾。可不一会儿,振海看着小佳出神。雪莹与自己共处时的画面再现。在歌厅中,雪莹唱着歌,一曲终了时,小佳也唱完了。

  周瑾:走吧。

  小佳:回家喽。

  一家三口关了灯,走出店门。振海锁上店门,三口人走上回家的路。

  深夜,华灯掩灭,万籁俱寂。城市陷入了沉睡。小佳也已进入梦乡。周瑾也已入眠。唯独振海失眠了,他睁着眼回忆傍晚时的那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他悄声地下床,来到阳台上。他拿出手机,拨打了某个号码。等了很久,对面有人接起了电话。显然对方是被吵醒的,态度并不十分友好。

  旅馆服务员:喂?

  振海:对不起打扰了。请问雪莹在吗?

  服务员:现在都几点了?

  振海:对不起。

  服务员:现在不喊人了,明天打吧。

  对方欲挂,振海紧急:哦,那请问这是哪儿的电话?

  服务员:招待所啊!

  振海:哪个招待所?

  服务员不耐烦的:好烦哪,几点了?红树招待所!打他手机!要不明天再打!

  服务员挂断电话。振海放下手机,回到房间。他轻轻地躺回床上。脑海中还是纷纭不散。

  上午的阳光经过反射,投进店里,一种温暖油然而生。振海的修理台上偶尔闪烁光华。各种零件、机箱、工具有条不紊的摆放在各自的位置上。他们的主人来到桌前,开始落座忙碌。“嗒嗒”声再次响起——里面,周瑾在缝纫机前工作。踏板翻飞,布料缓缓从机器那头垂下。满屋的服装成衣与“半成品”,到处的服装书籍。

  振海看一眼周瑾,从抽屉中拿出一张女儿小佳的照片,把它装进口袋里。他犹豫片刻,走进里屋。

  振海:周瑾……

  周瑾仍在劳作:嗯?

  振海:我上午得出去一下,欧胜的人约我见面。

  周瑾:哦,谈加盟的事情?去吧。

  振海:好,我尽快回来。

  周瑾:没事儿,中午我给小佳做饭。今天有来取机器的吗?有的话把单子留下。

  振海醒悟:噢对……有。

  周瑾看看振海,笑了:高兴得忘了吧?放桌上吧。有送修的,我会留下。路上小心。

  振海:好。

  振海有些局促的退出来,走出“宏升”。

  他一路辗转,一直来到一个僻静的巷子。他抬头确定一个招牌,然后走进它的入口。振海走进旅馆,停在服务台前。

  振海:你好,请帮我查一下,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叫雪莹的客人?

  服务员翻查旅客登记簿……

  服务员:叫什么?

  振海:雪莹。

  服务员:没有。

  振海:没有?噢,子康!郑子康!

  服务员再次翻查。

  服务员:1105,跟他一起来的有个女的?

  振海:对,1105,他们在吗?

  服务员:不知道,自己去找吧。

  振海:谢谢。

  振海走下狭长的台阶,进入“地下世界”。

  那边的盥洗室里传出水龙“唰唰”的水声。不一会儿,从那昏暗中走出一个人影……雪莹捋了捋长发走出来,原本美丽的面容憔悴、焦黄。

  振海在迷宫一般的走廊中找寻“1105”。二个人分别从一条狭长走廊的两端相对而来,毫无预兆。他们竟越来越近……无意、发现、辨认、证实……二人驻足,相对而立,沉默良久。

  振海:好久不见了。

  雪莹有些惊讶:你怎么会来这儿?

  振海:找你。

  雪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雪莹迈步,继续向前走,振海跟上……

  二人相跟着走进了雪莹的房间。

  振海看看屋里:子康呢?

  雪莹收拾自己的东西:不在这儿。

  振海干巴巴地站在那儿:回他家了?

  雪莹:可能吧。想呆会儿就坐。

  振海找个地方坐下。沉默……

  振海驱赶着拘谨,开口:回来多久了?

  雪莹心不在焉的:忘了,几天十几天吧。

  振海: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

  雪莹:很好啊,怎么了?

  振海:……那就好,你昨天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儿呢,所以我就来了……没事儿就好。是不是想小佳了?想见她了?我……又结了。小佳跟她继母的关系很好。所以,我不能擅作主张让小佳跟你见。所以我今天带了这个来找你。

  振海掏出小佳的照片,递给雪莹:上个月刚照的。

  雪莹接过照片。

  振海:你拿着吧。我记得当初你走的时候很匆忙,除了衣服和随身的东西外没带别的,连张小佳的照片都没有,不是很快又要走了吗?留着吧。

  雪莹看着照片,差点哽咽,振海关切的

  振海:要是你还是想看看小佳,那我只有带你去她学校,远远的看看她。

  雪莹按耐着感伤,冷冷的:你不恨我啦?为什么来说这些?为什么给我送这个?

  振海笑着摇摇头:不恨了。现在我想通了,也明白了,你没错。先不说对小佳,反正你对我没错。因为我们俩的确不合适,你跟子康才合适,所以你当初离开,跟他走,没什么错。我现在懂了,明白了。这也是我认识现在的妻子之后慢慢懂的。

  雪莹:我跟子康合适?

  振海点点头:对呀。

  雪莹无声的哭泣,振海有些手足无措

  振海:你怎么了?

  雪莹:我没事儿。

  振海:跟子康怎么了?

  雪莹质问着:干嘛老问这个?这事用你管吗?跟你有关系吗?管得着吗?

  振海:对不起,我知道我管不着。可,可你昨天打电话就有点不对劲,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就算帮不上,我想跟你说,不管发生什么,往好处看,都会过去……

  雪莹:你说这个什么意思?!

  振海:没什么意思啊。

  雪莹:你以为我怎么了?你觉得我怎么了?我需要你帮助吗?你想通了,你觉得你过好了,就来这儿显摆了?

  振海:不是……

  雪莹:你想通没想通、结婚没结婚,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想知道!……我告诉你,我很好!我和子康也很好。你不用来这儿显摆,也别想来气我!

  振海:我没有啊。

  雪莹:一口一个你结婚了,一口一个你又结了!很了不起吗?值得炫耀吗?还说我没权力见小佳,我说我要见她了吗?我想见的话你又能拦得住吗?还有你现在的老婆?她算什么?小佳是我生的!

  振海:我没这些意思。

  雪莹:我跟子康很好,不管怎么样,不管贫富冷暖我都跟定他了!我当时的决定没错,我没后悔,永远不会后悔!我现在很幸福!你走吧!出去!我不用你可怜,更不用你帮忙!你别自以为是了!

  振海愣着不动

  振海:雪莹……

  雪莹:你出去!

  振海:好吧。你保重。

  振海几乎被推出了雪莹房间。雪莹“啪”的关上房门,转身倒在床上哭泣,她用被子捂上嘴,以免发出声音。雪莹手中紧紧攥着女儿小佳的照片,含泪的眼睛深情的看着女儿欢笑的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