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东方微曦2019-11-16 17:193,528

  振海和周瑾把妈妈送走了。火车开动,站台上的两个人挥着手,直到火车远去……

  炒米巷是一条小型商业街。不宽的马路两边散落着各种店铺。振海的“宏升”电器修理行就在这里。“宏升”的左边是姜嫂的“瞑目”寿衣店,右边是两代麻秆儿的“回忆”影楼,对面则是鲁铁生夫妇的“大通”面食馆。在“宏升”里面的屋子里,则安置着周瑾的“彩霞”服装加工店。

  上午的阳光射进小店。一位客人送修一台CD机后刚刚离开,振海坐在操作台前重新忙碌起来。里间传来“嗒嗒”的机器声,周瑾正坐在缝纫机前加工服装。四周的墙上挂着样衣,桌上码着厚厚的图册。

  “宏升”的门吱呀一声推开,居委会王大妈引着一干人进来。

  振海:“王姨来啦!都来了?早啊。”

  王大妈:“嗯,刚开完会,一块来看看你们两口子。”

  女人们走进里间,周瑾放下手里的伙计照应。

  周瑾:“王大妈、姜嫂,大伙儿都来了!”

  王大妈:“刚办完事儿也不歇几天?这就开始忙了?”

  周瑾:“没什么好歇的,再不赶工手艺都快生疏了。”

  姜嫂手摸挂着的衣服:“周瑾,这都是你的手艺?做工真好!”

  周瑾谦恭:“过奖了。”

  小麻秆儿在外面对振海:“你看人家小年轻结了婚都时新度个蜜月,振海也不带着周瑾出去旅游旅游?欧洲、埃及、东南亚先不说了,丽江、九寨沟、乔家大院总该去游游吧?”

  里面的周瑾为老公开脱:“其实我俩都不是好玩的人。”

  小麻秆儿:“光顾着挣钱了?光挣不花,想拿你们家的钱把银行金库挤爆了?”

  振海嘿嘿一乐。

  周瑾也笑了:“看您说的,太夸张了!”

  王大妈:“小瑾,裁缝店的手续都办齐了?”

  周瑾:“都办齐了。我府东街店里的东西都搬过来了,那边都退了。”

  王大妈:“好好干吧。以后你们两口子,里外两间,一间电器维修店,一间服装加工店。相互激励,肯定能越干越火。”

  鲁铁生:“夫唱妇随嘛!一个耕田一个织布——般配!”

  大家齐笑。

  小麻秆儿唱起来:“树上地鸟儿……成双对……”

  他正唱着,突然有人进来——街道办干事小郑进来。

  小郑:“姜嫂哎,您这儿呢!?”

  姜嫂:“怎么了?”

  小郑:“有人投诉你又把广告摆街上了!”

  姜嫂:“没有啊!是不是我那刚招的小姑娘……”

  众人鱼贯而出……

  只见,姜嫂店前的马路边沿果然立着“寿喜烧——给你别样的彼岸之旅”的广告牌子。

  姜嫂:“哎呦喂,小姑娘小姑娘哎……”

  王大妈:搬回去搬回去!

  姜嫂搬着牌子往店里走。“大通面馆”那边,许氏叫老公鲁大回去照应:还不去买菜?!早市马上完了!

  鲁铁生往自己家饭铺走去。“回忆影楼”那边,老麻秆儿吆喝儿子帮忙:“回来打灯!”

  俯视下,宏观的炒米巷,各家各户都要开始一天的忙碌。

  振海返回他的“宏升”,一抬头,周瑾正甜蜜的望看他:“你这儿还真热闹啊。”

  “对呀,你慢慢就习惯了。串门儿聊天是必修课,好在有个事大伙儿都能照应。”

  周瑾笑笑:“继续?”

  振海幽默的:“go on!”

  夫妇二人重新落座,开始忙各自的。

  在一家地下旅馆的公共洗漱间里,先前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子再次出现。她刚在洗漱池前刷完牙,带着嘴中的泡沫照照镜子。她失神地捋了捋头发,然后拿着脸盆走了出去……

  女子走过狭长的走廊,她的步履缓慢滞重,整个人病病恹恹。她推门走进一间客房。

  电视机里播放着不知什么电视剧,女人把脸盆踢进床下,瘫坐到床上,呆呆地看了起来。

  门开了,青年男子子康手拎一袋小笼包走进房间。

  子康:“刚起?”

  女子不语,还在注视着电视。

  子康:“这几天太忙,没来……唉,没吃呢吧?我门口买了包子。

  子康往自己嘴里塞一个:嗯——味道不错!

  女子少有反应,只是冷漠的一句:“房子找着了吗?”

  子康嚼着包子:“不用找了。”

  女子终于转头看看他,子康拍拍手,调低电视机音量:“跟你说个事儿,咱们要去上海。”

  女子只是看着他。

  子康兴趣盎然:“我一朋友在那儿开公司,做贸易;他跟我说,现在咱们这儿发电用的煤,特紧俏。他呢,认识宝钢供应科的人,他们想打开原料采购的渠道。我跟他说了,过去跟他们具体谈这个事……现在不管炼钢厂还是发电厂,都需要大量的煤炭。”

  女人没有积极回应,子康进一步宣布着他“宏伟”计划。

  “先把买家落实了,再回来找卖家。我全省地方上那些朋友,肯定有矿上的关系,他们能帮上忙。这就买家卖家齐了,只要我中间倒腾一下,就能赚个差价。这可不是倒卖苹果柿子,这差价是天文数字——个人吃公家,那能把人肥死。天赐良机啊!”

  子康十分积极地等待女子的反馈。终于,女子发表见解——却极简短。

  女人:“要这么简单,别人为什么不干?”

  子康有点扫兴,但还是尽力说服。

  “靠,你怎么老提这种幼儿园级问题?我这种对商机的敏锐嗅觉不每个人都有的。我凭这个(指了指脑袋)——智慧;还有这个(指了指耳朵)——信息。这不每个人都有的。

  女人:“你说无数遍了!你的大生意什么时候做成过?你怎么还能那么天真?

  子康有点儿无趣了。

  女人:“能不能找点儿正事儿干干?梦该醒醒了!看看现实!刚回太原,因为你欠你亲戚朋友的钱,咱连你家都回不了了,我在这地下室呆了快二十天了,你不想办法、不管我,还在外面瞎折腾!”

  子康的激情被瞬间冷却,情绪急转直下:“行了你烦不烦啊?!什么叫瞎折腾?我来这儿不是让你泼冷水的!要你不是干这个的!”

  女人轻缓但尖锐的:“那你要我是干什么的?花我的钱,维持你生计?让我打工,你做白日梦?”

  子康:“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女子:“‘总有一天’……我对你都绝望了。”

  子康稍微停一停:“那你活该呀。 绝望也是你自找的,是你自愿的!”

  女人:“是,是我自找的、自愿的。当初我昏了头、瞎了眼。被你的花言巧语骗了,那时我对你的白日梦还不了解,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干大事的。我太天真了!那时候你还弹吉它,还谈艺术、谈世界……我就是被你给骗了。”

  子康:“我可没主动骗你啊。”

  女人:“你没主动?“

  子康:“我主动什么了?我图你什么?你当时都结婚了还有孩子!我单身!而且你就是个村里来的女人,没文化没品味,在这儿打工赚钱,我图你什么?不是你招惹咱俩能到一块儿吗?不是你自己愿意,你能抛夫弃女跟我走吗?”

  女人喝止:王八蛋!

  子康怔了一下:“到底谁主动?还说我呢?是,你出去打过工,我是花过你的钱;可你不也好长时间不做事了吗?至少我一直在努力,你呢?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病殃殃、死气沉沉,就会说自己累累累,我不知道你干嘛了那么累?说老实话,跟你在一起我有什么劲?跟个行尸走肉似的,你对我绝望?我还对你绝望呢!”

  女人扑上来,捶打男人身体。两人倒在两张床之间的地下……

  女人:“混蛋!王八蛋!”

  子康抓住女人的手将其制服:“别打我!……别打!……我要去上海,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女人:“你去死吧!去死吧!”

  子康甩掉女人的胳膊,站起来,拿起外套拂袖而去。

  女人呆立片刻,走到床头柜前,发狠地把子康带来的包子抛在门上。

  裁缝店里,周瑾从里间走出来,为振海端来一杯热茶。

  周瑾:“歇歇吧。”

  “我不累。”

  “眼睛累啦。”

  “哦,呵呵,好吧,歇会儿。”

  周瑾帮振海按摩脖颈,然后又帮他作眼保健操。

  振海:“真舒服。”

  周瑾:“以后每天给你按摩吧,坐在桌子前头,长时间低头不动,容易患上颈椎病。你得预防着点儿。”

  振海:“别光说我,你不是?你也得预防。(转身向周瑾)你坐下,我给你按。”

  周瑾:“不用了。我也该去接小佳了。”

  振海:“哦。”

  振海喝水,周瑾拿起工作台上的一个CD机外壳:“今天修了多少件?”

  振海:“一台笔记本,两台CD机;都是简单的电路问题。基本上一测电压,就找到了;焊接的时间比开机的时间长不了多少。你呢?”

  周瑾:“我可没你那么快,把款式、面料定下来,构思、测量、划线,然后裁剪;刚出来一套工装的版型。”

  振海想起来:“今天鸥胜品牌的代理商来了,想让我作他们的指定维修点。”

  周瑾:“那太好了。”

  振海:“不过得接受培训考核,合格了才能签约、挂牌。”

  周瑾:“努力吧。没准到那时,咱们这个门面就不够用了,得扩张了。知道我的目标吗?”

  振海:“做出自己的牌子。”

  周瑾笑了:“我说过好多次了吧?不过太遥远了,也许就是个梦,不过是能给我动力的好梦。”

  振海:“好梦会成真的。”

  周瑾笑笑,站起身,走出门去。振海继续修理电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