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东方微曦2019-11-15 17:222,446

  振海所乘的捷达车驶进村中。七拐八拐来到雪莹家院前。红梅已经在此等候。车子停下,红梅迎过来。振海下车,二人一边走一边说。

  红梅:“我没跟她说。你亲自跟她说?”

  振海:“对。”

  红梅:“你想好了?”

  振海:“差不多吧。”

  红梅:“我估计她不会跟你走。”

  振海:“我跟她谈谈。”

  红梅:“就算她愿意,你老婆呢?”

  振海:“她还不知道。”

  红梅:“你准备把她安顿到哪儿?”

  振海:“至少,比这儿强的地方吧。”

  振海走近雪莹厢房,转回身对红梅:“等等我。”

  红梅点点头,振海走进了屋。

  振海走进雪莹的厢房。屋里光线依然黯淡,仿佛有过往时光的沉淀。饱含喜忧、悲欢的沉淀……雪莹躺在床上,精神比前一次更萎靡,情绪比前一次更颓丧。只有小佳的照片在床内侧的阴影里。雪莹听到声响,缓缓转头……二人都没有很快说话,静默。

  窗外远处,山上的布谷鸟叫声,雪莹循声而望。

  雪莹:“以前,我家养着一只鸟,笼子挂在院儿里,每次她听到山上的鸟叫就拼命叫,还用力扑打。有天早上起来,我看见她死在笼子里了,翅膀上都是血,断了。”

  振海轻声的:“雪莹,我是来接你走的。”

  雪莹无神地看着窗外,没有反应。

  雪莹:“老人说一家物如一家人,一家人像一家物。那鸟死的时候我没哭过,没想到现在我就要跟她一样。”

  振海重复一遍:“我是来接你走的。”

  雪莹缓缓转过来:“接我去哪儿?”

  振海:“太原。”

  雪莹:“干嘛?”

  振海:“治病。”

  雪莹:“死在笼子里还是死在山上是一样的。”

  振海:“雪莹,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

  雪莹:“是,我原来可不是这样。可是谁也抗不过,抗不过命。”

  振海重新运一口气:“我包了一辆车,咱们今天就走。到了太原先把你安顿到旅馆,然后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平常我会尽量去照顾你。”

  雪莹依然面向相反一侧的窗外:“你太傻啦。你原来就傻,现在还是。”

  振海:“你在这儿是等死。”

  雪莹:“去哪儿都一样。”

  振海:“不是你想的那样,只要努力,你完全有机会。”

  雪莹:“你又不是医生……”

  振海:“我知道点,至少咱们得试试。”

  雪莹:“你老婆让你试吗?你女儿呢?我记得她可恨我了,比仇人还恨!你跟她对着干,值吗?”

  振海顿一顿:“这些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

  雪莹:“我不走。我要呆在这儿,哪儿也不去。我不用别人可怜,不用你可怜,你不配……”

  振海的表情已经很沉重:“雪莹……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你看看!原来你不是这样的!你原来有一股劲儿!你那股劲儿去哪儿啦!?你一直是按你的想法、你的主意干事儿的!谁也拦不住!你有主意、有主心骨,可怎么两年不见你成这样了?!被谁打败啦?!啊!?你被谁打败了?!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结婚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生小佳的时候你不是!你不要那个家的时候也不是!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就三年就让你趴下了?!你太让我失望了!那天一看到你你就让我失望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也不应该!到底是谁,是什么东西让你软成这样?啊?!”

  厉声质问完毕,振海带着满脸的泪水走近雪莹的床。

  振海:“不行,你跟我走!你必须跟我走。”

  振海尝试抱起雪莹。背身的雪莹早已泣不成声,此刻,她在振海的带动下半转过来,极力抗拒着振海。

  雪莹:“你滚!别碰我!你滚!——”

  振海:“你必须跟我走!”

  雪莹:“放开我!放开!”

  雪莹拼尽全力跟振海“搏斗”,二人纠缠不决。

  雪莹:“我完啦!让我死吧!死!”

  振海:“不行!不行!”

  雪莹:“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

  振海……

  雪莹屋外,红梅的老公大海不知何时也来了,红梅扎在大海怀里哭泣着。大海紧紧地抱住红梅。屋里的声音一声声撞击人心。

  屋里,经过一场“搏斗”,两个人筋疲力尽。雪莹倒在床上,振海在地下喘粗气。

  振海:“当初你走的时候也有过这么几遭。可你还是走了,为什么?你觉得你是往上走,往好里走。可走到现在……你服吗?甘心吗?”

  雪莹不语。

  振海:“累了吧?”

  雪莹无语,还是一动不动。

  振海走到雪莹跟前,把雪莹背起,雪莹无力地推搡几下……雪莹咬住振海的肩头,狠狠地;振海咬着牙,忍着。

  振海背着雪莹,手拿小佳那张照片,走了出去。

  红梅两口子终于看到振海把雪莹背了出来。两个人目送两个人走出院子。

  雪莹家院外,振海把雪莹放上捷达车。转回身。红梅两口子在他跟前。

  振海:“我们走了。”

  红梅看看车中,俯身:“雪莹?看,小时候咱俩栽的那棵树。”

  红梅指指不远处场上的一棵杨树:“好了回来看我。”

  振海上车。捷达车启动,绝尘而去……

  回到太原的时候,天色已晚。捷达车一直开到了一家旅馆外面。振海把雪莹扶下车。两个人走进了旅馆。

  这是家叫做“憩园”的旅馆。振海搀着雪莹走进了318房间。雪莹疲惫地倚在床上。振海为她倒了杯水,也坐下。

  振海:“累了吧?躺会儿吧。”

  振海想帮雪莹躺下,雪莹拒绝,振海退后,重新落座。

  振海:“这儿离人民医院很近……说老实话,我也没计划好。不过着急,觉得得把你赶紧接来,你不能再呆在河边了。我老婆还不知道。我就希望你能配合,那样我少点麻烦。我跟服务员说了,说你是住这儿看病的,他们会多照应。明天去医院,看医生怎么说,该住院就住院。”

  雪莹依然无语。敲门声响起,外卖送来晚餐。

  振海张罗开:“快吃吧。”

  雪莹无动于衷。

  振海:“不饿吗?”

  雪莹无语。

  振海:“那我走了以后你再吃吧。这儿有个手机,直接拨出就是我的号……我得走了。”

  雪莹无动于衷。振海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转身走出。

  他来到服务台前,找到了经理。

  振海:“318住着一个病人,麻烦你们多留意一下。”

  经理:“我已经吩咐她们啦。”

  振海:“谢啦。”

  说罢,振海轻轻地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