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六家
其叶2019-09-19 15:033,116

  “说起这玄门百家啊,自然是神都楚庄首当其冲,那场变故之后,若不是楚老庄主楚枫召集玄门中人重立秩序,只怕如今你我也不能在此闲谈!这楚庄现下门生百万,楚家更是人才济济,家族和门派同时振兴,是当之无愧的玄门第一。”

  “这话纵然不错,但我认为神都楚庄为次,这第一嘛,非广陵沈宗莫属。为何?若不是那沈载沈老宗主倾尽宗族之力,沈氏子弟除恶歼邪,不畏牺牲,大战岂能在三年之内结束?虽说门生不比楚庄,但是个个都是以一挡百的精英,而现下那沈家主长子,沈宗大弟子沈思文更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同辈中难逢对手。”

  “什么叫难逢对手?那楚庄的小少爷楚柏舟可是玄门公认的天才,十一岁便可单挑楚庄外门门生,十四岁打败楚庄末位长老,十六岁打败二长老,这份魄力岂是旁人可比的?”

  “你们说的都是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未免也太过单调了,既然你们搬出那场大战,那肯定不能不提阮门啊,要我说,临安阮门医术冠绝天下,若不是当年门生们精湛的医术,怕是伤亡还要再惨烈些。现在行医的医者也多半是出自阮门,若要提年轻一辈的话,阮门虽少有修真高手,但是那医术天才确是不少,阮门的大小姐阮令仪不仅人长得漂亮,心地善良,那医术更是让百家称奇,据说她曾经在义庄将一个死去多时的孩子从阎王爷那儿抢了回来,还有还有……”

  “哎呀,你快别说了,那阮小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痴迷医术,性子沉静得很,她从来都是在自家医室救人,怎么可能跑去义庄,你怕不是编出来的吧。”

  “怎能算编?那江宁陆风阁和江陵南月坊都能放下芥蒂结亲,阮大小姐在义庄救人又算得上什么。”

  “都过了这么久了,陆南两家早该放下了,但此次若不是有咱们蓬莱叶远楼在他两家之间斡旋,只怕这亲也结不成。”

  “可不是,咱蓬莱就是远了点儿,但咱这也是出过仙人的,看咱叶远楼虽是那场大战后才建立起来的,要论起实力,咱可不比他们差。”

  “方才论说后起之秀怎无人提及叶氏双璧?叶潆泓和叶澄泓两位公子相貌、品性、修为肯定是要比那沈思文、楚柏舟好。”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咱叶楼主的两位公子更是如此,大公子清冷如霜,二公子温润如玉,真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

  “怎得只提了两位公子,不是说叶楼主有三个儿子吗?”

  众人闻言安静了一瞬,不过半息便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这位兄台,你是从外地来的吧,哈哈,我们叶楼主是有三个孩子,除却双璧二子,还有一个孩子名唤归蓁,虽顽皮了些,但的的确确是个女儿家。”

  “叶三小姐平日里的举止全然不似一位大家闺秀,活泼好动的伶俐性子可没少让叶楼主头疼。”

  “叶家家风严谨,叶远楼内外门生更是斯文稳重,这三小姐相较于叶家其他人确然更像个皮小子。”

  “也难怪,这叶家从古至今的历任家主只有公子,还从未有过千金,好容易得了个掌上明珠,叶家上下难免会对叶三小姐娇纵些。”

  “叶三小姐从未踏出蓬莱一步,再加上我们蓬莱比其他地方确实偏远了些,也难怪会有此传言,哈哈。”

  外地来的那人先是面露尴尬,听闻此言后才稍有缓和,继续同众人攀谈起来。

  “过几日便世家围猎了,今年好像是在神都的悠山台举行,也不知哪家子弟能拔得头筹。”

  “这有什么好疑问的,参加围猎的家族虽多,但要说魁首,无非是叶楚沈阮陆南六家争夺,年年如此,从无例外。”

  “……”

  顽皮了些的女儿家叶归蓁此时正难得地在蓬莱城外的一处无名荒庙内闭目静坐。

  庙外阳光明媚,清风微漾,青林翠竹,花香鸟语,正是春日的一派好景。

  庙内阴暗潮湿,供奉的神像倒塌一半,早已看不出是哪位神仙,周身弥漫着腐烂的气息,灰尘四处飞扬,隐隐有一丝腐朽的血腥气夹杂其中却转瞬消散,庙内异常安静,只有叶归蓁微微的呼吸声。

  静心感受良久,直至再也感觉不到活物气息,叶归蓁这才睁开眼睛,拿上身侧的剑起身环顾四周。

  “真是奇了怪了,现在小妖都已经修炼得这么精了吗?”叶归蓁郁闷道。

  她前几天在旁边的山中灭掉了一只在周围山村作怪的妖精后遇到一只模样奇特的老鼠精,一路追它至此,没想到进了这座破败的庙后不过几瞬那只老鼠精便不见了踪影,叶归蓁散出灵识去寻它,却是良久不得音讯。

  “人家从一只老鼠修到如今也不容易,不精明些,万一真的被你这种连茅庐都未出的小修士整死了,岂不太亏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叶归蓁手中剑身红光一闪,一个人影幻化出来站在了她的面前。

  “感同身受了?”叶归蓁抱剑挑了挑眉,她一身黑色窄袖便服,长发用发带高束,女孩柔和的五官之上长眉入鬓平添几分英气,倒真有几分世家公子的味道。

  苏有初无拘无束的黑发随意散落在暗红色的衣袍上,面色是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一副妖孽的模样,他手里拿着一把纯白素色毫无点缀的纸扇,妖孽之外却有些许温雅。他展开纸扇笑了两声,凤眸中尽是不屑,一副看傻蛋的样子,“这么蠢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叶归蓁闻言撇了撇嘴,她只想着这苏有初多少也算是个妖,不料竟忽略了,苏有初真身是朱雀,生而有灵,是为人形,根本无需如一般小妖一样苦修,“感同身受”也更是无从谈起。

  苏有初接着说:“我们朱雀生而有灵,与那些小精怪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少拿他们与本君相提并论。”话里话外尽是自负。

  叶归蓁反嘲道:“不过是比他们会投胎,你有什么可骄傲的。看你这般懒散的样子,若生而为鼠,怕是要一辈子在哪个洞里苟且偷生,说不定连妖精都混不上。比起你,我倒是更喜欢那些低档次、踏踏实实修炼的小精怪。”

  苏有初一时无法反驳,他的确懒散,也没什么上进心,在进清扬禁制前,他已经是有半神的修为,若不是有五百年一次的涅槃逼他修炼渡劫,恐怕他不会有如今的修为。

  “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没那么厉害了?”看着苏有初吃瘪的表情,叶归蓁一阵开心,一直看不惯苏有初高高在上的样子,逮到机会嘲讽他不知什么时候成为了叶归蓁一大乐趣。

  苏有初冷哼一声,旋身回到剑中,不再说话。

  叶归蓁见状闷笑一声,摇了摇手中的剑道:“身为一只有幸拥有人名的鸟,你可不能如此小气。说起这个,我呢,还是觉得清扬更好听些,你以为如何?”

  “你闭嘴。”剑中传来恶狠狠的声音。

  叶归蓁佩剑名为清扬,一开始叶归蓁以为苏有初是清扬剑灵幻化而成的,按常理来说剑灵与剑同名,可清扬这个名字偏女性化,放在苏有初这个妖孽身上实在诡异。

  当时苏有初便说,他是被封在清扬中的灵体,原本是有名字的,清扬无灵,他被迫做了剑灵。

  叶归蓁倒也没多想,世上不是每一把剑都能获得机缘修有剑灵,没有剑灵的剑多了去了,只道是清扬从前的某任主人替天行道收了苏有初让他做了剑灵。

  与苏有初相熟之后,知道苏有初是个刚烈男儿,叶归蓁经常拿清扬这个名字来戏弄他,乐此不疲。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看清扬这名字多适合你,倒也没辜负你这副好皮囊。”叶归蓁边说着就要打开荒庙的大门。

  “你……”苏有初想说什么,下一息话锋一转,“有人过来了。”

  “别担心,听声音应该是叶远楼的门生,他们估计是来找东西的,”叶归蓁打开了一道门缝往外探了探,并未见到什么人影,她疑惑道,“这里除了林子和山就只有这座破庙了,我在这待了这么多天也没发现什么宝贝啊,他们能来找什么?”

  “宝贝?未必吧,我倒觉得他们像是来捉你回去的。”

  叶归蓁闻言抖了两下,“不,不能吧。”

  她上次出门捉妖,引火烧了一片林子,最后被罚禁闭,如今她在禁闭期间偷溜出门,若是被抓回去,肯定免不了闭门思过。

  想着,门外传来喊声,“三小姐,大公子在府中等你,跟属下们回去吧。”

  “果然,”苏有初幸灾乐祸地笑了两声,“听声音,看来又是叶传来找你,哈哈,看来你爹又不在家。”

继续阅读:围猎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