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融灵
其叶2019-11-29 16:382,609

  正当众人在议事堂议论时,堂外弟子来报,说是邹家小公子邹志恒刚刚苏醒了。

  听闻此消息,大家神色各异。

  邹家主自是激动,匆匆向堂中几位辞过后便赶去看他的宝贝儿子了。

  叶潆泓和叶怀靖远远对视一眼,叶怀靖微微点头,叶潆泓便跟着去了。

  沈思文见身边的叶潆泓离席后只剩下那个木讷的楚柏舟,拈起桌上的一块糕点跟了上去。

  楚柏舟也想去见一见那个还不到开光境界却能打败近半仙境界怪物的人,获得楚凌许可后也去了。

  于是议事堂里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小辈都走了,剩下的小辈人也想离席去探望那位邹公子,在各自家主的默许下跟着前几位一起走了,堂中只剩下了各家的家主继续他们的交谈,但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早已飞去了别处。

  叶潆泓等人在邹家主之后来到了邹家厢房,刚踏进大门,他们就隐隐觉得有些奇怪,昏迷多日的小公子醒了,邹家厢房上下没有想象中的欢喜之气,倒有几分悲切。

  叶潆泓在这几日多次来这里看望邹志恒,对邹家厢房每个房间住着什么人了如指掌,因此他无需家仆引路便熟门熟路地找到了邹志恒的厢房所在。

  邹志恒醒了,也傻了。

  厢房中邹家主站在那里,仿佛老了十几岁,再没有方才在议事堂谈笑的模样,身边有家仆装扮的人安慰他。

  安慰之言也不过什么“吉人自有天相”,“焉知非福”之语。

  邹家主听了稍微有些宽心,但看着躺在床上呆呆愣愣的,不知在呢喃什么的邹志恒又不禁再次愁上眉头。

  叶潆泓几人见此也颇为吃惊,尤其沈思文和楚柏舟两人万万没料到这种情况。

  沈思文啧啧两声,对楚柏舟耳语,“这邹志恒怕不是太逆天了遭报应了吧。”

  楚柏舟不置可否。

  叶潆泓征得邹家主同意后,近前看了看邹志恒的情况。

  确实不太妙。

  他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叶潆泓仔细辨了好久才听出那其中两个字是“有火”。

  没明白什么意思,叶潆泓将疑问按在心底,询问邹家主,“阮门的阮大小姐来看过吗?”

  “已经派人去请了。”邹家主声音沙哑。

  叶潆泓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只静静地站在邹家主身后等着阮令仪。

  房中气氛一时间分外低迷。

  不一会儿,阮令仪在家仆的带领下匆匆赶来。

  阮令仪看到沈思文也在屋中,脚步略略迟疑还是来到他身前行了一礼又立刻走到邹家主身前,“见过前辈。”然后对着邹家主身后的叶潆泓微微点头。

  叶潆泓以同礼回之。

  “阮小姐不必多礼,犬子就有劳了。”

  邹家主欲屈身行礼却立刻被阮令仪拦住,“邹家主客气了,救人为上。”话罢她便来到床榻边细细察看邹志恒的情况。

  良久,她紧蹙着眉对邹家主道:“令郎的症状似是被摄了魂,又似是魂魄残缺,小女学识浅薄,暂时还未能觅得救治良方,还请前辈另寻高明,别耽误了公子的病情。”

  邹家主眼前一阵发黑,眼看就站不住了,亏得叶潆泓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才堪堪站住。

  “这……怎么……我的儿啊……”邹家主悲痛呜咽。

  这阮令仪是阮门医术佼佼者,甚至就连她的父亲,阮门门主的医术造诣都不及她,这回连阮令仪都说无法了,这不就等于没救了吗?

  阮令仪仿佛猜透了邹家主心中所想,当即安慰道:“前辈不必太过忧心,阮门医术并不完全,小女医术也并非十全十美,九州中定然有隐士或者江湖行医有法子治得了这病。”

  邹家主当然知道这只是安慰之语,并未放在心上,不过他还是感激道谢,派人将阮令仪送了回去。

  见阮令仪也束手无策,楚柏舟和沈思文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一同随着阮令仪离开了。

  “邹家主,若有用到叶家叶远楼的地方,还请您不必客气。”叶潆泓在几人走后朝邹家主作了一揖。

  “大公子不必如此,”邹家主忙将叶潆泓扶起身,“这是恒儿的命,还请叶家宽心,不必放在心上。”

  叶潆泓默了一会儿,继续道:“令郎遭此不幸与叶家不无关系,叶家必倾上下之力为令郎寻方医治。”

  “如此,那便多谢了。”

  此时邹志恒突然从床上直直地坐起身,胡乱挥舞着双手,嘴里喊着:“红,有血,火……”说着,他便要挣扎着下床,看他的行为举止已然是失了心智。

  “快快快,快把小公子带回床上。”邹家主对一旁的家仆命令道。

  可邹志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家仆三两下地摔开便要往外跑。

  叶潆泓疾步上前点了邹志恒的几处穴道将他放倒后由家仆将他重新带到床上。

  做完这些,叶潆泓朝邹家主深深行了一礼便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叶潆泓一直在琢磨邹志恒口中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想着想着,他脑中突然闪过那天一剑斩杀槐树精的人。

  火象术法,血红瞳孔。

  他觉得就是是因为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邹志恒才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越想,他越肯定。不知道那人为何要利用邹志恒,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一个又一个问题最终都没有解答,他甚至连那人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

  他满身戾气,仿佛是踏过尸山血海而来的人。

  叶潆泓定了定心神,大踏步朝叶归蓁厢房走去。

  这边邹家主送走了叶潆泓又令房中家仆退去后,满脸阴郁地看着床上安然入睡的邹志恒。

  “摄魂……”邹家主自语,而后声音渐渐颤抖:“儿啊……谁害你至斯?是谁……肯定是叶归蓁那个贱人……儿啊”

  既是摄魂,那肯定不能只摄一魂,被摄魂者剩下的魂魄也会随之慢慢消散,最后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他想了想,还是咬牙缓缓捏出一个法诀,一道红光陡然闪现眼前又慢慢幻化成一个阵法图朝邹志恒身上拢去。那阵法像蛇一样缠住邹志恒的身体,最后隐入邹志恒的体内,不留一丝痕迹。

  这是邹家祖上传下的融灵阵法,有镇魂安魄之效,能保魂魄残缺者剩下的魂魄不随已经散去的魂魄一同消失,如若不能召回那散掉的魂魄的话,融灵阵会让此人彻底失去心智,只能像傀儡一样行动生活。

  “儿啊……别怨爹……”

  叶归蓁从叶潆泓口中知道了邹志恒现下的情况不妙,当下便要去探望他却被叶潆泓拦住了。

  “好好养伤,剩下的别管。”叶潆泓冷声道。

  “可人家毕竟是因为我才……”

  “与你无关,”叶潆泓停了停继续问:“我且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火象血瞳的人?”

  叶归蓁脑海中立刻浮现了那晚苏有初失控时的样子,血色眼眸,嗜杀气息,火象……

  “认识?”叶潆泓见她仿佛陷入回忆,追问道。

  叶归蓁一个激灵立刻否认:“不,不认识。”

  叶潆泓怀疑地看着叶归蓁。

  叶归蓁坚定地点点头,“不认识。”

  叶潆泓见叶归蓁矢口否认,也不再说什么,嘱咐几句后便离开了。

  叶归蓁长吁一口气。

继续阅读:朱雀玉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