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中小语
其叶2019-10-19 16:412,598

  第二天,叶归蓁规规矩矩地同各世家的小姐和楚家的各位夫人坐了一上午,在宴会上用过早餐午饭后才回了厢房,那时叶澄泓早就连人带行李都不见了,叶归蓁对着空了的房间怅然若失了一会儿,转身便对上了叶潆泓的脸,叶归蓁一个激灵行了礼然后匆匆跑了。

  大哥的脸真是十几年如一日,一点表情都没有,这得吓跑多少小姑娘,叶归蓁暗搓搓地想。

  “我大哥,模样不错,修为也可,就是一张化不开的冰块脸,我以后能拥有一个大嫂吗?”回到自己的厢房后,叶归蓁叫出苏有初说道。

  “你很闲?”苏有初拍了拍袖子,旋身坐到几案上,嘲讽,“你是不是跟那些女人待久了,整日里就知道操心别人的家事,你有那个功夫不如多操心操心你自己。”

  叶归蓁不爽,“什么叫别人的家事?那是我大哥,亲大哥,他未来的幸福,我这个做妹妹的难道不应该多操心一下吗?”

  “你父母可都还在呢,想越俎代庖也得挑时候。”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中午的时光在笑闹争吵中很快就消磨掉了。

  叶归蓁出门时,外面阳光正好,春日融融,身子都生了一层暖意。

  她用手挡了挡阳光,又伸个懒腰,叹了一声:“看这大好春光,阳气滋生,正是我等灭恶妖歼邪祟的好时候,怎能随意浪费于围猎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身上。”

  “嗯。”不远处院子门口有人应了一声,似是在认同她的话。

  叶归蓁吓了一跳,连忙朝门口看去,那是一个略感熟悉的面孔。

  男子身着玄色长衣,发带束发,未加冠,稍显稚嫩,但他并没有少年的活泼感,反而给人一种木讷的沉闷感。

  仔细想想……叶归蓁的确想不起来他是谁,也不知他刚才是否听到了她无礼的言论和和粗鲁的举动,她当即含笑行礼,力图表现得温婉礼貌些,“不知是哪位公子?来叶家厢房所为何事?”

  来人不慌不忙地回礼,“见过叶小姐,在下楚氏柏舟,奉家父之命带叶家各位前往悠山台。”

  原来他就是那个楚柏舟。

  楚家主让他来的?那可真是司马昭之心。叶归蓁心想。

  “多谢。”叶归蓁还是得体地礼谢,“请稍等片刻,我这便去请家兄与家父。”

  “不必。”话音刚落,叶潆泓的声音便淡淡传来。

  “劳烦楚公子,家父早已前往,我们即刻便走。”叶潆泓不露痕迹地挡在了叶归蓁身前,对楚柏舟说。

  楚柏舟从叶潆泓身上感受到了不爽,虽不明原因,但他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很喜欢他,他不是会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人,于是当下,他略一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虽然有些无礼,但他确实不想在这种不舒服的气氛中待下去,左右他也只是听父亲的吩咐来这里叫他们去悠山台,目的已然达到,他就此离开也无妨。

  叶归蓁当然也感觉到了叶潆泓身上压抑的气息,只道自己又哪里做错惹这位哥哥不开心了,当下也没敢说话,在叶潆泓身边低眉顺眼,一副任您吩咐的样子。

  “愣着做甚?还不快走,如若迟到便是我们失礼了。”叶潆泓说,那冷冰冰的感觉一如往昔。

  “哦,是。”叶归蓁点点头,越发不懂叶潆泓的脾性。

  下午的围猎在悠山台的一个林子里进行,由于楚庄的弟子提前做了些措施防止大精怪进入,这一片林子只有一些楚家自己豢养的低级小妖,叶归蓁打起精神捉了几只最终还是兴致缺缺地躲在一个小山洞里。

  苏有初出来翻了翻她的收妖袋,“就这么几只?”

  “够多了,挺给面子的,也没给我爹丢人吧。”叶归蓁夺过袋子,一边收一边叹道:“好想回蓬莱啊,那边的小妖怪比这里的有趣多了。”

  可能蓬莱真的是块风水宝地,仙气儿足,在那里修炼的小妖都精明得跟什么似的,叶归蓁捉妖时与它们斗智斗勇倒也分外愉快,而围猎时的这几只妖……叶归蓁咂舌,也许是人为圈养的原因,她总觉得这里的妖少了几分灵动气息,乏味得很。

  苏有初坐在叶归蓁对面好笑道:“你这人可真奇怪,你当初在蓬莱时一直想出来看看,但一直没什么正当理由,这下终于出来了,不过几天就想回去,来来去去的,不累吗?”

  “人活着不就是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来来去去吗?”叶归蓁靠着石壁反问,她看了一眼苏有初,“不过也是,非我族类,你怎么会懂?”

  不同族,不同语。这大概是叶归蓁最经常反驳苏有初的话了,长久以来,乐此不疲。

  苏有初浑不在意,他同叶归蓁一样靠着石壁,二人一时间相对无言。

  山洞内很安静,两人的呼吸微不可闻,叫喊欢呼声远远传来。

  “清扬禁制……怎么样了?”叶归蓁开始没话找话说。

  这一问倒让苏有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叶归蓁以前从来不在意清扬禁制的事情,禁制解了几层此类事她都浑然不关心,左右这只是他自己的事,对她而言也不过是一把剑的关系,他懒笑道:“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快解开了吗?”苏有初没有刻意隐藏实力,故而叶归蓁明显感觉到他的气息比从前强了许多。

  “早着呢,”苏有初道,“清扬的禁制少说也是拥有半神修为的人设下的,而我修为被压制这么多年,四魂支零破碎的,现在根本聚不到一起,修为大打折扣,处处受到禁锢,这禁制哪有那么容易被解开,也没见你以前这么关心我。”这话虽是调侃,但总感觉带一点安慰的意味。

  “哦,没事,”叶归蓁不在意地挥挥手,“我也就今日闲来无事问问你而已,既然还没,那你就继续吧。”但自己却悄悄地长舒一口气,不知为何就有一种放下心的感觉。

  苏有初不正经地调笑道:“怎么?是不是担心清扬禁制解开后我就会走,有点舍不得我?”颇有几分纨绔,又有几分认真。

  “你想多了,”叶归蓁极力否认,“我不过就闲来无事,随口关心关心你而已。”

  “哦,那谢谢叶大小姐的关心,我还真是感动。”话虽如此,但苏有初还是那样一副懒散的模样,半点没表现出他的“感动”。

  叶归蓁一时无言,她想了想还是说道:“苏有初,我发现你最近好像有点变了。”

  苏有初抬了抬眼,“是吗?哪儿变了?我怎么就没发现?”

  “你好像没以前那么懒了,虽然还是懒,但就是没有那么懒了,好歹让我有一点相信你之前的确是半神。”叶归蓁真诚地回答。

  苏有初好笑,“你原来一直怀疑我诓你的吗?”他知道自己懒,他也不知道半神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不过仔细想想,最近好像确实解清扬禁制比从前勤快不少。

  “是啊,”叶归蓁点头,一脸认真,“你最近解禁制挺努力的吧。”

  “那有什么办法,毕竟我还年轻,有生的希望当然要抓住了。”苏有初双手枕在头后。况且,若他一直被困在清扬禁制里,不知半神劫落下的话会不会对叶归蓁有影响,他不能连累了她。

  年轻?

  叶归蓁好笑地上下打量他,算起来,这只朱雀历了三次劫,至少一千五百岁应该有了吧,不知道他们朱雀族是怎么定义年轻的,但是这年龄以她看来确实是谈不上年轻。

继续阅读:突生变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