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生变故
其叶2019-10-31 17:152,399

  叶归蓁扁扁嘴,嘟囔一句,“老朱雀。”

  “老女人,”苏有初耳尖听到了,他回嘴,又轻蔑道:“话本上那些跟你一般年龄的大家闺秀此时都已经嫁人了,说不准孩子都有一堆了,再看你这副德行,别说那个楚柏舟了,就那个沈什么的都不一定看得上。”

  叶归蓁脸一红,“谁要他俩看上了?你先把你一堆破事处理好再来嘲讽我吧,保不准我还活得比你还久呢。”

  凡人可以通过修炼来延长寿命,每达到一个境界,寿命便会延长百年,越往后也会有千年、万年之久,若是顺利登仙成神便是真正修成了长生不老。

  他们跟朱雀自然是不同的,大多数人只希冀延年益寿,很少有人去追逐长生不死。但朱雀不同啊,他们只能去历劫成神,去炼就不死之身,否则,他们只有两千年的寿命,甚至都比不上一些有大造化的人。

  也不知苏有初听没听见,他没有说话,于是叶归蓁也不说话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有初懒懒开口,“我要回清扬了。”今天实体的时间已经用完了,他还要继续回去解禁呢。

  叶归蓁起身,“好啊,我也该准备准备跟他们会合了。”

  苏有初点点头,“要不要赌一把?你肯定是这群人里猎物最少的。”他指了指叶归蓁腰间的收妖袋。

  叶归蓁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于是头探出洞口看了看又拍拍收妖袋,“我一会儿再去抓几只,左右这些小妖精也不能吃,捉完出个风头后放了就行。”

  叶归蓁一直觉得,妖精虽与人非同族但也是天地生养的,又修了许多年,这么白白被他们这些不成器的世家子弟捉来消遣实属不该,所以她在蓬莱时只杀作恶的妖精,那些没什么道行的小妖精都是捉着玩的。

  苏有初毫无形象地翻个白眼,不想再跟这个女人多说一句话,一个旋身回了清扬。

  只是事情远没有叶归蓁想的那么顺利,她刚出洞口便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尖叫。

  远远望去,尘土飞扬。

  听声音应该是有很多人往这边赶,不知出了什么事。叶归蓁边想边往人群赶去。

  叶归蓁站在许多狂奔的世家子弟前,想跑。

  那群人身后是一只巨大的槐树精,没有五官却传来一阵阵嘶吼,枝叶为手捉了许多的人,树根作腿正追着这些世家的公子小姐们不放。

  “这槐树精怎么回事?”叶归蓁惊诧。

  《九州精怪录》有载,槐树岁长易修,百年精,千年地仙,万年神。怎么讲槐树修正途更明智些,可眼下这只分明是修了歪门邪道的模样,而且看样子,它即将修成半仙。

  他们修为不高,顶多是开光之境,在它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叶小姐,快走!”人群中有一公子认出了呆呆不动的叶归蓁,大喊。

  叶归蓁回神,立刻加入了逃窜的人群。

  “怎么回事?围猎的场地不都被清过了吗?怎么会有即将登临半仙的妖精?”叶归蓁问。居然还攻击我们?这楚家的人是怎么办事的?

  “不知道啊,”身边有一锦衣公子回道,“我们正准备回呢,这鬼东西突然就出来了,捉了我们好多人,就连阮小姐都被捉了去。”阮小姐自然就是阮令仪。

  “楚家的人呢?我兄长,楚柏舟,还有那个沈思文,他们人呢?”

  “他们就在这里待了半炷香的时间就被楚家的弟子叫走了。”

  眼看那怪物越追越近,他们的人越来越少,叶归蓁咬了咬牙,喊道:“这么跑下去不行,目标太大,迟早会被这只老妖怪追上的,所有人散开跑,能躲就躲,有谁跑出去了就找厉害的帮手来!”

  这些人正缺指挥的,就算是瞎指挥,他们也认了,当下就按叶归蓁的话四散开来。

  看着这群人走干净了,叶归蓁却停下了。

  她是开光巅峰,虽不是半仙的对手,但好歹能拖一阵等到高手过来。

  “禁灵阵对它有用吗?”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槐树,叶归蓁密音焦急问道。

  “够呛,你可以试试,”苏有初从从容容不慌不忙,“这妖精有点怪,它修的好像不是什么寻常邪术,你要小心。”

  “别废话,它来了。”说着,一片阴影已经覆盖了叶归蓁的单薄身躯。

  “用灭灵阵能好一点。”苏有初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浑不在意地提到。

  “灭灵?”叶归蓁犹豫。

  “怎么?担心它会死?别想太多,你修为太低了,这灭灵阵对它来说就是个稍微强一点的禁灵阵,根本造成不了什么实际的伤害。”

  “不是,”叶归蓁无奈,“我根本没记住灭灵阵法。”她不学无术,自知理亏,越说越小声。

  “……”

  叶归蓁看着奔跑的槐树精,当下捏了一个法诀,祭出一个阵法落到槐树精身上,阻住它的步伐。

  那槐树精轻轻一挣便破了那道阵法,看来是生气了,它速度越来越快地朝叶归蓁奔来。

  “都跟你说了禁灵阵没用的,”苏有初慢悠悠说道。

  “那怎么办?”说着,叶归蓁旋身躲过了槐树精的叶片攻击。

  “死扛啊,”苏有初道,“我今日实体时间已至帮不了你了,要么你扛到厉害的人来,要么你扛到明天我救你,你选吧。”他声音居然有点恶趣味的愉悦。

  “不用你,你还是闭嘴吧。”叶归蓁虽然知道苏有初有理但还是没忍住骂了一声。

  “好吧,”不必做事,他应得也爽快,“我闭嘴,你自求多福吧。”话罢,他便不再出声。

  叶归蓁听闻此言气闷,但深知此事怪不得他,几息后便聚精会神地开始与那精怪过招。

  槐树精巨大但灵敏度很差,而相较之下叶归蓁身材娇小,四下活动方便,最适合缠斗。叶归蓁这么想着也这么干了,但是她第一次与这种大型树精打斗,难免经验不足,身上被灵活的树枝条抽了许多下,雪白的脖颈甚至脸上已经有了几道红印子。

  当枝条第二次擦过叶归蓁的脸时,感受着火辣的痛感,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不会毁容吧。

  念头一出,她立马甩了甩脑袋摒弃了多余的想法,现在最重要的可不是脸而是命。

  天色渐暗,已经不知几个时辰过去了,叶归蓁体力将尽,可是楚家连个人影都没到。

  叶归蓁再次被摔落于地,忍了忍还是吐出一口鲜血,她脸色白得吓人,嘴唇倒是被血染得鲜红,身上的白色衣裙被划破,星星点点沾染了她的血和一块又一块的灰土。

  躲过槐树精的枝条,叶归蓁又是一口鲜血,她从来没这么狼狈过,昏迷前仿佛又看到了苏有初的红色衣袍。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她耳畔轻喃:睡吧……

  我在呢……

  她彻底昏了过去。

继续阅读:禁制削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