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红血满山林 钟鸣马潇潇
妖藏刀2020-01-16 08:462,955

  太阳挂在西边的天空,摇摇欲坠,光芒从云层中穿过,散发出斑斓血红的色彩,给远处的山林批上了一层红衣。这个时间,天荡山的深处,甲木村只剩下了一片废墟,一缕余烟自烧焦的木炭上升起,直上天穹;这里的碎尸残痕遍野。

          啊!

         一声凄历的喊叫惊起村外树梢上的野鸟,簌簌的飞向了远方。大牛站在村口,他呆住了,久久的回不过神来,他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一仰头,栽倒在地上。太阳很快只剩下了半个脑袋,大牛悠悠醒转,他看向了老韩叔。

         “唉,人死不能复生,看开点。”韩老年叹了口气,对大牛进行安慰。他手臂上绑着的白布被从伤口渗出的血染红,满头的白发随便塔拉在肩上和脸上,皱纹密布的脸上满是苍桑,他就这样踞坐在一片草地上。

          在甲木村的废墟上,乙木村跟丙木村的人正在清理这些遗物。太惨了,全村一百多口人,包括老人和小孩无一活口,都死了,而且连尸首都不全。两个村子里的人都心有戚戚焉。在这乱世来临之际,人命如草芥。

           乙木村与丙木村的村长都站在一处小山坡上,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问题,争的面红耳赤的。大牛无心去关注这些,他飞奔在废墟场中,不停的翻找,他不愿意相信,他的老母亲就这样离开了他。他明明已经换回了回春草,老天爷就这样给了他希望,又给他打碎了。最后,他从黑色污泥中找到了一根发簪,紧紧的握在手里。

          “今天下午我正在院子里小憩,突然有一支数十人的商队从山里下来,我一看就知道他们非一般的商队,各个身手不凡。他们没走官路,应该是走的山中小路,这些年东州动乱,昏官恶吏,作威作福,灾祸连绵,又多是这样的人乔装避难而来,我也未发觉什么不对,便不作理会。不成想,不一会儿却感到山中有一股极强的震动,分明是有绝顶高手在交手;我立时便向震动传来的方向赶去。但我刚靠近就感到一股绝强的气息扑面而来,我被震飞了,只感觉天旋地转,撞到了一块巨石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已经身受重伤,幸好有乙木村和丙木村的人相救。但等我们赶到这里时,已经晚了。”

           西边只剩下了一片红霞,太阳也已经落下了山去。篝火旁,大牛蜷缩在地上,双目有些无神。韩老年在一边将他所知道的情况一点点的讲诉出来。周围有很多人在忙碌,他们穿梭在甲木村遗址上,用一些木料搭建一座简陋的祭台。韩老年停下了话语,沉默了下来,天色已经渐沉了下来。

           天暗了下去,北定城四坊还是灯火通明,北定城这样的一座大城是没有宵禁的,它和白天一样忙碌,行人穿梭不息,东连东州关西,南通南林诸蛮,西制西州百国,北拒大萨满草原戎狄;连通四域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了这片大陆交汇的中心,四方的商客旅人汇聚于此,使其工商业发达程度远超大陆其他名城。可是世人怕是很难相信这样一座可谓是大陆第一名城所在的地方在两百多年前却是一片无人问津的不毛之地,此是后话。

          北定内城宣阳楼,一身铁盔甲的王生敲响了景阳钟。

          咚!

          咚!

          咚!咚!咚!

          ~

          悠长磅礴的钟声叫响了北定城,宣阳楼上景阳钟,不到生死不响动。多久了,这激荡的钟声又响起了,在这座城里的老人们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先辈们筚路蓝缕,开辟家园的激情时代。钟声未响七十载了,西北承平七十载了,今日钟声响起,难道这北定城将有覆亡的危机?

          钟声还在响起,小李子背着老掌柜回到了城南的小院里。小李子没有想到当他赶到集合点的时候,那里已是一片血色,许多的人倒在血泊中,刀枪剑戟杀作一团。老李头自然看到了小李,他现在挡着两个兵卒的攻伐,很是吃力,这两个兵卒竟已达到了先天之境,联手之下,他这个宗师高手一时还拿不下。小李子施展身法很快到了老掌柜身边,横剑一劈,就将其中一个兵卒撞飞。

           “又一个宗师境高手,嘁”王生手握刀柄,昂仰着头颅,意气风发道。今日回到军营,他就命人按名单监查,果然发现了问题。他先不动声色,命人将情况和计划禀告世子殿下,得到了殿下的首肯后。待到这伙人在这马家大院汇聚后,才骤然发难,准备一网打尽。

            自小李子加入战团,场上情况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一面倒的杀伐,刀枪宗副宗主莫道寒,联合小李子和老李掌柜,一路杀伐,已经要脱离了战场,到了边缘。

            “走,小李子”老掌柜真气鼓荡,推开了包围过来的士兵,和小李子一起翻墙而出。而莫道寒却陷入一片杀伐中。看着老掌柜发出宗师巅峰的力量突出重围,莫道寒眼神微凝,长枪一扫,枪变刀势,砍翻了五名士兵;腾跃而起,就要翻墙走了。这时的风静了,一股厚重压迫感在他们的心中升起,在场的不管身经百战的士兵,还是纵马天下的侠客,都感觉难受至极。

          “这是,是大宗师”。

          莫道寒跌落在地上,枪尖驻地。一股山岳之势压在他的身上,使他动弹不得。这就是大宗师,从领悟天地大势,到自然运用大势。墙外的小李和老掌柜刚跑出十丈,大势一起,他们就被压的不敢动弹了。

           王生缓缓抽出了长刀,刀气纵横,由近及远,碎肉飞溅;莫道寒只感到有一座大山压过来,多久了,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已经开始有些恍惚了,脑子里冒出了一些画面,小的时候他喜欢跑到村外的山坡看野外遍地的牛羊在阿爸的长鞭下迎着朝阳奔向远方,又迎着夕阳奔回;可有一天这牛羊再也没有奔回来了,骑着高头大马的朔方人提着他阿爸的脑袋冲进了他的村子,那奔来的骑士,高高举起了长刀就要砍下,血色的光晕倒映在他睁的大大的眼球,生命就像一束束凋落的花,溅落成泥。时间久远的快要记不清了,莫道寒此时却对那刻历历在目。他不甘心,有一股微弱的波动从他身上扩散,他挺枪直立起来;寒气向四面蔓延,地面凝结起一层白雾。

       “嗯?了不起,不愧是西北第一才,这个关头竟然能够跨入半步大宗师。可惜了。”王生不能不感慨,世间有多少大宗师,一手都数的过来,不能不觉得惋惜。但殿下有令,留他不得。

        “你的寒冰劲能够达到这个程度,只需打磨一番,大宗师可期,实属不易,奈何为贼。且看我的,山崩!”

          王生长刀直劈,一股山崩之势豁然而来,冰屑四碎开来,莫道寒能感到自己的内息不受自己的控制,随山崩之势在体内炸开,筋脉寸寸断裂,他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轰然倒地不起。王生收刀入鞘,抬眼忘向墙外,正准备举步向墙外去,却陡然停下,不知何时一股酒香弥漫了院子。

          小李子 打开院门,酒鬼还在桃花树下喝酒,书生停下了读书声,望了过来,小李子没跟他们打招呼;他迈着蹒跚的脚步,走进了房间,将老掌柜放到床上。

          钟声还在悠扬的响起,四十九匹军马自宫门出向四方去,马铃声起,战旗飞扬,军马上的兵士带来了招募兵员的消息。

          “奉世子殿下令,值四方不宁,南蛮犯境,北戎叩边,西原逞威,东乱又起;号勇士以卫家国,募豪杰以讨四方;望我凌人承接先辈之志,拓不世之勋。~,布告四方,咸使闻知”。

         马儿长嘶,踏遍了北定城的大街小巷。这一夜,这座城无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