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将军夜带甲 黄草莫哀唉
妖藏刀2020-01-21 02:102,243

    北定王境北方边境,这里黄沙漫天,连接北定王境与北戎的是不知有多广阔的沙漠长廊,世称黄沙域,有一队骑士正顶着风沙向着北定边城汉亭城缓缓行来,一人三马,不见风尘色;呼吸吐呐,沉稳有力,眼中精光内敛,一看就是内力深厚的好手。领头之人是一个中年人,腰挎长刀,毡帽兜头。中年人骑马跨上一小山坡,打量远处的天际,还是一片黄沙景象。

         “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到达汉亭城。”

         “将军,应该快到了。我问过这里的向导了,这里距汉亭城很近了,海默人会经常用黄沙域的特产黄沙鼠,黄沙狐的皮毛去跟晋人交易,他们交易的地方就应该是汉亭城。”有一位骑士跨上前来说道。

          “这么说,我们就快要到了北定王境了?太好了。七十年了!”这位将军不无感慨道,语气甚是唏嘘。七十年前的北定王就是从这条道,领了三千甲士,直捣了北戎的龙庭,杀了北戎王,自此之后,北方游牧民族便失去了他们的支柱,分裂的部族开始了兼并攻伐,而衰微大晋王朝挺过了这场劫难,又延续了七十年的寿命。而如今,他,北戎硕和部的大拔首硕和加龙,将要从这里击败他北戎的宿敌,一血前齿。

          硕和加龙调转马头,领着这队人马,在黄沙中奔行,不时有骑士用长枪从黄沙里挑出黄沙鼠,几里之后,他们就在一片夜色中没入了一片军营帐中。

         此时的北定城中,王生却在向凌山请罪。

        “殿下,跑掉了一个人,都是臣的罪过,臣愿将功补过,请命臣去捉拿此獠。”

        “不必了,你有更重要的事,处理好明日的招兵事宜。”

        望着王生的背影,凌山知道这件事还真怪不的他,没有想到酒鬼会出手,他不由想到了上一世,他听说过的酒鬼的传说,那时他逃过了那场大火,浑浑噩噩的扮作的一乞丐,混进一酒店听那说书人说过好像是与北定城具亡了。

        “酒鬼,曾经是你祖父的书童。”帷幕后走出一老人,声音尖细,拄着拐杖。如果是大牛在这里,一定会感到惊讶,这个拐杖曾经出现在北定城南门外十里。

        “哦,拐老,你知道他。”凌山显然对酒鬼很感兴趣。

         “酒鬼,原名李不九,与幼时作过王上书童,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去了北方边境参军入伍,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在王上接位之后,他却陡然辞官,浪迹江湖,行侠仗义,因他喜爱美酒,人称酒鬼。”拐老用尖细的声音缓缓道来。

         “酒鬼,天有仙酿,地有酒鬼,五大宗师之一,唉,来,拐老”凌山不无感慨,引拐老坐下后,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拐老。

          “他现在应该是半步通神。先前他只用一滴酒水就迷了那娃娃的心智,可见他的酒神通已初入门禁了。我到是想拦下他,可王上曾说过只要是酒鬼的要求都要尽量满足,所以我便只警告了一番。”说到这儿,拐老停下来喝了一口茶水。

          “拐老,今日真是多亏有您,不然我北定王府怕是躲不过这一劫。自您从东州玉京城随祖母大人到我北定之后,一直为我北定王府鞍前马后,兢兢业业。今日更是挽救了我北定王府。请受我一拜。”说完这话,凌山后退一步直鞠到底。

         拐老却是赶上前扶起凌山。见凌山表现只觉得自己一切所为都是值得的,更为凌山的成长感到高兴。他们都没有提起今日去刺杀北定王后,即凌山祖母的大宗师,死人而已。其时早在凌山醒来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王府老管家拐老,并祝他突破了境界,这对上一世有万年经验和阅历的凌山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时间疏忽而过。第二天,寅时刚过,凌山便着甲在身。他要在今日率领着新招募的士兵,奔赴战场,他没时间去等新兵练好了,也没时间去跟他的老师司马内相扯皮。昨日,他将王府的安危交给了拐老,如今天下唯一神通境,足够扫灭一切来敌。

         而此时的硕和加龙也整合军队,踏上了征程。

         日上当头。

        “王生,击鼓点兵”。

          凌山身着一身玄铁黑甲,腰挎长刀,站在高台喝到。昨日刚发的招兵令,今日一个上午就有了这三千好汉,要不是凌山要求高,怕是还能招到更多。大牛就在这其中一个,他失去了亲人,他要报仇,他要更强的力量,所以一听说北定王府世子殿下招兵,他就急匆匆赶来了,总算是在这里赶上了。西北民风彪悍,人人习武,好行侠义,敢作敢为,只要稍一训练都是好兵。

         凌山带着三千兵马从城南军营向南而去。回望那高耸的城楼,它依旧宏伟雄壮。司马昭明带着一众人站在一老妇人身后,在南门城楼上目送着三千兵马的远去。老妇人摆了摆手道“各位都回吧。老身再待会儿。”说完便又看向了南方,那里马蹄儿踏碎了一片黄草。

  “是,王后。”司马昭明领着一众人回去了,大军出征,他还有许多事要忙,可不能在这儿干吹风了。

  凌山始终知道他要想亲自领兵出击,只需要说服一个人,那就是她的祖母,北定王境的王后。有了她的支持,那些文官宿将就闹不起来。因为他的祖母不仅是北定王后,更是大晋长公主,当今天子的亲姑姑。当然凌山知道这位天子如今怕早已成了北戎的刀下鬼了。

  在凌山的祖母在城楼为她孙子送行时。春风楼内一曲羽衣舞,不知迷醉多少人心。东极宫,西望亭,胡茄声起,道不尽离愁别绪。东坊,定安客栈,一面纱女子看着这北定城蓦然升腾的气运默然不语。硕和加龙的马蹄踏入一片枯黄的草地。

  凌山将会改变他上一世的命运,他将全力以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