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飞崖寻助力 西征终有迹
妖藏刀2021-01-19 04:352,187

  玉屏城,在这一方土地上,巍峨耸立,虽然高不过东面崖。但是,器宗门人在这里修建改造,他早已经是北凌的一座大城,控扼东面大晋。如今又在凌山征伐西荒的时候,替他守住了北凌的东边防线,挡住了北戎的进攻。

           玉屏城的守将凌飞崖,算是凌家旁支血脉,按照辈分来算,凌山还要管他叫一声叔父。而且这人还与他的父母亲相熟,不过要将这几十万的难民安置好,而且还要对付拓跋康,他确实感觉到压力很大了,如今的器宗宗门就在东面崖中。想要将玉屏城守好,必须要倚仗器宗。他们的守城器械精妙绝伦,巧夺天工。凌飞崖安排好军营中的一切事物,回到了他的镇守府,召来了器宗门人。

            宽衣窄袖袍,袍子上还有三角形符号,四边形符号,更有一些滚木,棍棒之类的器具符号,这种服饰便是器宗的统一制式服装。

            一身轻袍行天下,器物制成万物理。器宗弟子云墨海就这样跨进了门来,面带笑颜气度轩昂地与凌飞崖相互打了招呼后坐下。

          “这一次怕是要麻烦器宗门人了。”

          “是啊,真是没有想到北戎的实力这么强大不知道大晋的密卫是怎么办事的,都不知道北戎的实力,真是妄自尊大,无怪乎大晋就这样被灭了。”

           其实对于天下有识之士来说,天下形势还是很明朗的,不在北戎,就在北凌。不过对于器宗来说,还是希望北凌得天下,但看北戎在中原的所作所为,就不是可执天下牛耳者也。

          “不知道宗门中的震天雷还有多少?”

          “师弟放心,我宗已经召集人手赶制震天雷,这东西管够。”

           “那我就放心了,如果缺少人手,只管跟我说。此危机时刻,我们更应该要同舟共济,共渡难关,我北凌对器宗必有厚报”

            “镇守言重了。我宗必定竭尽全力帮助师弟守好玉屏城。”

            “多谢师兄,不知道师傅近来如何?”

            “哦,你放心吧,师傅好得很。你也知道他老人家在研究怎么带人飞上天的机关,好像师傅已经有了想法了。唉,对了,师傅常提起你,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也要常回去看看。”

            “唉,诸事繁杂,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就只能有劳师兄多照顾了。”

            “好,那在下告辞了。”

          送走了同门师兄林飞亚一个人站在送客亭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飘落到玉屏城,昨日江山一夜白,凌飞崖长长叹了一口气。

         “飞侠兄,今日怎么和如此多愁善感呢?”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王生到了这里。

          “王同领见笑了,还要多谢你在这一次救了我一命。”凌飞崖转过身望向穿着一身甲胄的王生说道。

          “飞崖兄客气,是王上命在下引兵前来相助。”

           “哈哈,”

            凌飞崖笑笑,询问王生,他可知道王上对玉屏城还有没有其他的安排。

           “王上的意思还是防守为主,只要我们守住东面崖,不让北戎越雷池一步,等到王上西征结束之后,必定东征天下。”

          “是啊,攘外必先安内,可是北戎的实力却比想象中的要强大,他们的士兵竟然都有先天,简直不敢想象,他们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而且他们暗地里隐藏的力量,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是啊!不过我北凌的实力也不弱,飞崖兄应该看到我带过来的那五百血衣卫了吧。只要按照王上给的法诀练习,我们的士兵能力会在短时间内取得很大的进步。”

            王生与凌飞崖相谈甚欢的时候。在北凌的西方边境却是一片杀伐气象。西荒部落散落而居,游牧而生,在这一个冬天,他们都会向更西边的西沙流域迁徙,因为那里更暖和,有丰富的青草。过了西沙流域,便要进入西州地界了,西州百国百城,他们他们又以星圣城为首,哪里便是西州王族所在之地,也是他们祭祀先祖的地方神圣之地,星圣城所在的这一片绿洲,便叫星圣洲,星圣城的总教堂就在这里。

           西州的房屋多是圆屋锥顶,他们的城池形状各异,有的层层叠叠一屋着一屋,有的又相距甚远,更要与周围的地形相结合,他们相信一个好的排布布局,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也能够给这个城池带来好运。每当他们要修建房屋,或者是修缮城池时,都会请来星圣教的星建师,为他们观天运,察风水。而星圣教也是由此而兴。

            星圣教总教堂内,西州王正在这里坐做着祷告,如今已经又快要临近祭祀日,每当这一日的到来,各个城池的城主和各城有身分的贵族,就会相聚在星圣城一起祭祀先祖

            “望父神,诸天星圣保佑我们星圣城。”

           祷告完毕,旁边的侍从将西周王扶起。在教堂的最高处,他见到了星圣教的大主教。

            “你为什么要掺和那些东州人的事?你可知道你为我们带来了多大的祸患。”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北定王欺人太甚,难道你就不想恢复当年古西王的荣耀吗?”

             一头白发的大主教,容颜未老,皮肤格外白皙。不会有人知道她已经快要百岁了,作为一位修炼有成的伪神通境武者,她始终将自己的身体状况保持在强盛状态。

              大主教望了西州王一眼,又想起了那个温柔可爱,聪明善良的小女孩。

             “就算如此,你也太过心急了。更不应该无虎谋皮。昨日我观星辰东耀西移,怕有杀伐之事,你早做准备。”

               望着大主教离开的背影,他想到了自己当日与东州宗盟来人相互盟约之后,她又与北戎的人达成了协议。他忘不了老北凌王带着他的二十万黑甲军兵临城下,逼死了他的妻子,还让他的宝贝女儿嫁给了他的孙子。

           “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西州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语。

           遥远的东州,山海关上,拓跋云站在烈烈风中观望着他的天下。身穿虎纹盔甲,头带狼头盔的北戎儿郎们赶着成群的晋人犹如赶着成群的家羊跨过了山海关。他们带着成堆成堆的财货回家。

            北定城南面小院内有一位老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到了这里拜访。

            凌玥回到了北定城大闹了一番西风阁。我们的北凌新王后柯梦婼也知道了他的丈夫去征伐她的母国去了。

             信天翁在北凌的天空往来更加频繁。在这个乱世里,每一个人都将身不由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