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灰尘与星辰
九天2019-11-19 22:403,042

  送走韩雨嫣,洛尘给范宏昌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至尊别墅里。

  “宏昌,有什么事?”

  一个小时前,范宏昌说是有要事汇报,还要当面说,洛尘察觉不同寻常。

  范宏昌摆摆手,让佣人都离开。

  “老师,京都那边线人传来消息,三大家族越来越不和。就在昨天,在燕灵山爆发一场大规模的武斗,甚至惊动了政府军。”

  “啧啧,有意思。”

  洛尘嘴角泛起冰冷的笑意,“群狼相争,必有死伤。正好可以削弱他们的力量,对我来说是好事情。”

  “对了宏昌,我那个得意的弟子,你可打听到什么?”

  洛尘故意将“得意”两字咬的很重。

  范宏昌面色古怪,反问道:“老师,你可知道现在京都三大家族分别是什么?”

  “古家、龙家和云家,难不成有所变动?”

  “不错。”

  范宏昌点头,“十年前,燕灵山一战,三大家族元气大伤,那个叛徒却保存了实力,斩杀了云家家主,从而控制了整个云家!”

  “什么?!”洛尘脸色暗变。

  “当年老师你创建明部和暗部,明部交给她掌管,她却笼络人心,带着整个明部反叛。燕灵山战后,明部保存的实力不小,她趁火打劫,率领明部袭击云家,雷霆手段斩杀云家家主等一些反抗分子,最后彻底掌控!”

  十年前京都燕灵山一张,范宏昌虽然不在,但却能想象得到无比惨烈。

  他忠诚于洛尘,自然对那个叛徒万分怨恨。

  “现在,京都三大家族是古家、龙家和蓝家。”

  范宏昌咬牙切齿,老眼之中寒光烁烁,“那家伙真够狠的,硬生生的将云家改姓了。据说为此当年京都还掀起一股风暴,但都被她死死压了下去。”

  “逼的云家改名换姓,啧啧,不愧是我的好弟子!”

  洛尘冷笑。

  恩将仇报,欺师灭祖,过河拆桥,冷血残酷……

  这一个个骇人的词语,谁能无法和那个美丽温柔、天真无邪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可事实,却被她体现的淋漓尽致。

  洛尘闭上了眸子,脑海浮现一道妖娆到极致的倩影,似乎有着魔力,勾人心魄。

  “老师,弟子等你恢复巅峰,陪你一起杀回京都,拿到属于你的一切,同时清理门户!”

  “你有心了,但时间还早,我现在刚刚度过长生劫,要想恢复到巅峰不是那么容易的。”

  洛尘顿了顿,又道:“宏昌,交代你一件事。”

  “老师,请吩咐。”

  “前几日,我在一个武者手中得到一枚古朴玉佩,其中蕴含精纯的灵气,能够助我恢复实力。他曾说玉佩是在古迹之中淘到的。你派人出去寻找,多多留意。”

  范宏昌抱拳,“老师放心,我会尽力帮你搜寻。”

  “没事的话,就送我离开紫鹊山吧。”

  直升机载着洛尘出现在菱湖公园的大草坪上,由于是清晨,没什么游人,所以不必担心暴露。

  洛尘原计划是要回家,但说巧不巧,在公园门口碰到项元和项彩儿这对爷孙。

  “洛先生,真是巧了。”项元抱拳。

  “大师好。”项彩儿躬身问候。

  “老先生,早。”

  算算日子已经七天了,洛尘笑道:“之前说过每七天给您检查一次,今日正好,我可以给先生看看身体恢复的如何。”

  “那就有劳了。”

  经过上一次的治病,这会儿洛尘熟能生巧。

  检查了一下,他发现项元底子非常浑厚,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再过半个多月差不多就能痊愈。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

  项元三十多岁留下暗伤,一直折磨着他,煎熬了四十多年,不但没有卧床不起反而身子骨还很硬朗。

  这都是因为项元武道根基稳固,自然身体素质强。

  等暗疾彻底痊愈,就可以再次修炼。

  不过……

  “咦?”

  洛尘皱着眉头,上一次只专注疏通心脉没有注意其他,现在看来,项元体内的筋脉都非常粗糙。

  按理说练武之人,体内诞生出内劲,蕴养筋脉,会让筋脉越来越温润坚韧。

  “你过来。”

  “啊?我吗?”

  项彩儿走来,洛尘并指打在她手腕之上,后者神色困惑,“先生,我也有病吗?”

  洛尘没有言语,只是眉间皱成了“川”字。

  “你们修炼的功法可带在身上,能否借我一观?”

  项元道:“正好在车里。阿虎,快去取来。”

  “好的老爷。”

  保镖阿虎从越野车中取出一本册子,恭敬的递给洛尘。

  大概扫了几眼,洛尘知道了真相——

  项家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后人,而项羽的武道功法是洛尘传授的。

  岁月变迁,世代交替。

  传承到如今,这《项氏心法》已经缺失很多,无法修炼到武道宗师的境界,同时路子太野。

  一句话,伤身体。

  正因为如此,项元乃至年纪轻轻的项彩儿体内筋脉都变得粗糙脆弱,长此以往,甚至有筋脉断裂而丧命的危险。

  要知道,项家绝学《霸王伏虎拳》主要意境是刚猛。想象一下:

  刚猛的拳法遇上脆弱的筋脉,会有什么后果!

  “先生,有什么问题?”

  “心法太简陋粗糙了,继续修炼下去别说有所成就,你们性命都会有危险。彩儿才二十左右吧,筋脉粗糙程度已经相当于三十岁的女人。”

  “啊!”

  项彩儿吓的花容失色,都快哭了,“那,那怎么办?”

  项元同样心头震惊,他叹道:“事实上,我早有猜测,我们项氏心法传承千年,早就有很多漏洞。不过想要修补,就算是武道宗师也不一定能办到。”

  “自我之后,项家儿女我都限制修炼。”

  “二代只有彩儿的父亲修武,三代之中,若非彩儿执意要求且天资聪颖,我也断不会传授的。”

  项彩儿急的直跺脚。

  女人对年龄可是非常敏感的,洛尘说她二十岁的年纪,三十岁的筋脉,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三四十就要成为老太婆了!

  “呜呜呜,爷爷我不想变成老太婆,我不修炼了,我要吃中药养生,我要变年轻漂亮。”

  “这个……”项元一脸尴尬。

  洛尘哑然失笑,道:“别激动,我说出来,自然能够修补改善功法。”

  “此话当真?”项元老眼精光闪闪。

  “我没必要欺骗。”洛尘收起本子,看了看时间,道:“这本子我带走了,等我修改好会通知你来取。”

  项元赶紧抱拳,由衷的感谢:“多谢先生,项某人感激不尽。对了,前几天我家老三应该和先生联系了吧。”

  “项志雄吗,联系了,帮他解决了一个仇家。”

  “那臭小子从小就不成器,喜欢走一些歪门邪道,若是做了什么让先生不满的事情,先生尽管教训,不必给我面子!”

  洛尘淡笑,知道项元指的是什么。

  他一个长生者,自然不可能因为小事和项志雄赌气。

  “时间不早了,改天见。”

  洛尘匆匆离开菱湖公园。

  回到自家小区,发现楼下停了一辆玛莎拉蒂。

  炫酷又拉风,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光芒,几个小姑娘一边拍照一边发抖音。

  这样的豪车怎么会出现在破旧小区?

  没有多想,洛尘进了家门,喊了一声:“我回来了。咦,雨嫣你也在啊,没去公司?”

  “额,没去,家里有点事。”韩雨嫣眼神飘忽。

  看了一眼客厅,洛尘这才发现还有一位陌生男子,正在和刘香兰说说笑笑,韩建业正在给他沏茶。

  冷傲的韩雨婷也坐在男子对面,满脸笑容。

  且看男子,一身名牌西装,劳力士手表,头发梳的油光锃亮,身材不错应该经常健身,长得也不赖。

  楼下那辆玛莎拉蒂的主人,显然就是他。

  “哟,这位就是洛尘兄弟吧。”

  没等洛尘发话,男子率先走来,伸出手,“哥们你好,我是雨嫣的大学同学,洛辰。”

  “叫啥?”

  “姓是一样的,名可不同。你是地上灰尘的尘,我是天上星辰的辰。”

  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眸子深邃,眼神意味深长。

  洛尘皱着眉头,心头不悦,但大家都看着呢,他总不能给脸色,那样显得小肚鸡肠。

  “你好。”

  握上手。

  霎时,洛尘眼底寒光一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五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五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